或許是為了戰鬥方便,青年直接穿了一身稍顯緊身一點的衣服,然後一直站到了劉勝的對面。

『哦,湖上還有這個講究?你們就不怕試出真火?』劉勝奇怪的問道。

『當然了,敢在湖上直接掛起自己標誌的隊伍,都是一些實力比較強大的隊伍,但在這些隊伍中,我並沒有見過兄弟你,不知道兄弟貴姓,又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男子眼睛一閃,好笑的看著劉勝他們。

對於劉勝說的試出真火又如何,湖上這麼大的水還害怕火,分分鐘給你撲滅!

『什麼貴姓不貴姓的,我姓劉單字一個勝,我們是剛從陽湖那邊過來的,想著具區湖上到底區域比較大一點,周邊的資源也豐富一些就來了!』劉勝大大咧咧,但也在暗中觀察著對面。

這幾個月來,他也學會了應付各種各樣的倖存者,扮豬吃老虎的事玩起來相當順手,而且他也瞄見了劉歡過來的身影,就說明眼前這些人的威脅不是很大。

『原來是剛過來啊!』男子若有所思,身後那些隊員們也一個個笑容滿面,看他們的眼神就像是看綿羊一般。

『是啊,陽湖太死寂了,而且它湖面環境比較複雜,遠不如具區這邊廣闊,另外我不是說了嗎,這邊資源更多啊!』劉勝強調。

『資源是多,可大多都是有主的,你們估計不好下手!』

『有什麼不好下手,我還打算搶一座湖中島呢,這樣我就算是安家在這邊了!』劉勝不屑道,把一個目中無人表現的淋漓盡致。

『哈哈哈,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知道湖上那些小島都是被什麼人佔據了嗎,就你還想搶一座島自己用!』

男子身後幾人聽到劉勝的話,都像是聽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男子也笑了一下,可還是很快的遮掩了起來,畢竟他現在代表著整支隊伍,可不能給自己老大丟臉,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什麼什麼人,只要他不是三級進化者,對我們而言又有什麼差別,我們勝哥也是二級進化者,跟他們比不差什麼!』老幫子適時的助推了一波。

『二級…!』

正在笑話劉勝的幾人愣住了,疑惑的看著劉勝,等發現劉勝沒有否認,且氣焰比剛才更足,立刻就選擇相信了老幫子的話,然後就趕緊收住了聲低下頭,就好像這樣劉勝就不會注意到他們了一樣。

『您是二級?』男子不注意間已經用上了敬語。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你不信!』劉勝裝作惱羞成怒的樣子,然後直接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機。

『我信我信,劉隊長還請手下留情!』男子腿一軟跪在了地上,身後也響起了下餃子似的噗通聲。

劉勝並沒有停下,反而是繼續釋放著自己的氣機,直到他感覺自己已經釋放到了最大的程度,這才緩緩的收回,而自始至終他的目光都看著對面船上的控制室。

男子猶如離水的魚一樣的大口呼吸,又緩了一會,身體才痙攣著一點點的爬了起來,看劉勝的目光畏畏縮縮。

『對不起劉隊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謝謝你高抬貴手!』男子儘管心裡極度怨恨,可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隊長不會為自己出頭。

他以為劉勝這是在給他難堪,其實他想錯了,劉勝只不過是在警告這艘船的船長,警告他沒事不要去打自己的主意。

在男子難受的想死時,在這艘船上的指揮室,除了他們的船長與另外兩名進化者,其餘所有人都趴下了。

『大哥,對面那些人不簡單,我們是不是不要招惹他們!』一名進化者建議道。

『是啊大哥,你也看到了他那不知道是什麼能力,竟然一下放到了我們所有的手下,這要打起來我們可就孤身戰鬥了!』

另外一人也建議道,在沒有搞明白其他人是怎麼了的情況下,他實在不想再對這艘船下手了。

『不,恰恰相反,他們不也是黑團嗎,那我們就邀請他們加入我們的計劃,借他們的手實現我們的目標!』這隻黑團的老大不這樣認為,他心中反而有另一個計劃,另外就是他看劉勝的眼神很複雜。

如果說之前他看劉勝他們的眼神,是看待獵物的欣喜,那麼現在他看待他們的眼神就是渴望,就是貪婪,他想擁有這種早就聽說過的能力。 第二百二十五章黑白火併

劉勝只是釋放出了自己作為二級進化者的氣勢,可這氣勢對其他倖存者與進化者而言就像是針刺一樣難受,可以使其他人瞬間失去抵抗的能力。

因此警告過千湖號后,劉勝就不在意的拋下他們繼續西行,可沒多久千湖號又追了上來,然後又跟他們并行了起來。

只不過這一次沒有了挑釁,那之前被劉勝教訓了的男子王寶成就站在船邊,一等劉勝看過去就趕緊揮手示意。

『劉隊長,我們隊長有事想找你過去商量一下,有好事!』王寶成說著話,臉上是熱切而忐忑的笑容。

『沒興趣,我們還有事情要處理,告訴你們隊長,讓他去忙吧!』劉勝喊過一嗓子,然後直接就將控制室的門關上了。

他現在恨不得一日到金陵,哪有那麼多的空閑去干其它事情,他們還真當他是黑匪了,想拉著他一起干。

王寶成轉身,臉上的笑容就徹底的黑了下去,一邊向控制室走去,一邊心裡想著各種惡毒的主意,因為劉勝就算推辭了,可他們現在前進的方向卻是最終預定的戰場,那單生意他還是無法錯過的。

自己的邀請被拒,千湖號的船長並沒有什麼生氣的表示,只是示意駕駛員緊跟在劉勝他們身後,然後自己就下去休息了。

而對於千湖號又跟在身後,劉勝也只是瞄了幾眼就不再去看,以後面香河號的實力,他們如果異動,一定會被活活打死。

本以為這件事就結束了,但很快他們就遇到了第二艘西行的船,那船在看見絲毫沒有遮掩的千湖號與振華號后,立刻就湊了過來,然後溫順的跟在了他們的身後。

看見這一幕劉勝眼皮一跳,直覺有點不對勁,這又是一支黑團的隊伍。

果然接下來他們零零星星又遇見了兩條船,兩條從西面直接過來的船。只不過這兩條船卻是一追一逃的狀態,前面是一艘沒有任何標誌的小漁船,後面卻是一艘漁業部門的水上巡邏船,船舷上黑色的舷號清晰可見。

那艘前面的小漁船本來還在向著這個方向全速狂奔,馬達轟鳴中還有一陣微弱的呼救聲,可卻在劉勝打開控制室門走出時突然轉向,然後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向北竄去。

後面那艘漁業巡邏船一個漂亮的水上漂移,然後也向著北邊追去。

『69?』劉勝搖了搖頭,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結果他剛嘟囔完,就聽見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從後面傳來,然後那個跟在他們身後的第二艘黑團的船迅速追了上去。

『勝哥,剛過去的這艘船舷號為59,我感覺它跟那69像是一夥的!』單成放向著下面喊了一嗓子。

『我知道了,你繼續待在上面,我去問問?』

劉勝這次是真的感覺有事了,連忙快步向回走,可走到控制室門口時腳步一停,又重新向著船舷走去,這件事如果想弄明白,就必須去問那明白人。

劉勝來到船舷,看著對面的千湖號,微微氣機一放,然後就靜等著對面來人。

『劉隊長,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找我們?』王寶成跌跌撞撞的從控制室跑了出來,然後就苦笑的看著對面的劉勝。

『你們隊長想跟我商量些什麼事,是否跟剛才那三條船有關?』劉勝絲毫沒有客套,頂著呼呼的風聲就問了出來。

『事關重大,如果劉隊長有空,就麻煩過來一趟吧,我們隊長一定將所有的事都告訴你,而且這件事對你好處極大,絕對不會讓你白跑一趟!』

王寶成口風很緊,堅持要劉勝過來去找他們隊長去談。

『你就直接說你們是不是在西邊有什麼行動就行了,那麼麻煩幹什麼!』劉勝不耐煩,就這麼站著一小會,他已經被曬得汗都下來了。

王寶成還是堅持,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什麼具體,只知道黑團集體有大行動在進行,剩下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見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劉勝鬱悶的揮了揮手,然後就不顧王寶成的呼喊向回走去,至於見面這回事,壓根就沒考慮。

『老幫子,幫我看看還有沒有其它避開西北方向的大河,這個方向可能走不通了!』

劉勝打開地圖,隨意的看了一眼就定下了方向,新吳市那邊算是真的去不了了,如果他沒有猜錯,黑團絕對在聚眾對新吳市的兩隻手臂進行打劫,而這樣的事是他們應該竭力避免的。

『怎麼了勝哥,計劃有變?』老幫子心裡一咯噔,開始猜想到底是什麼原因。

追情哥哥癡愛 『是這樣的,有個事得跟你說一下!』劉勝為難著,側頭看了一眼船外。

『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朋友去了金陵城,我們這次出來也是為了去追他,可沒想到這場大雨造成了大洪水,直接將我們衝出了河道範圍,而我們因為不熟悉駕駛,所以當時就將船停在了洪水中!』

『然後就被我給遇上了是吧!』老棒子一臉茫然。

『是的,你打劫了我們,還想讓我們當你的船員,而我們幾個也就將計就計,直接展露自己的實力讓你們當我們的隊員,然後通過一個理由,成功的讓你們幫我們順利到達這邊湖上!

當然我們也不會讓你們白幫的,你們當時不是看上我們的船了嗎,等我們這趟上了岸,船就送給你們了!』劉勝說完就看著老幫子臉上的表情。

『你奶奶的腿,你玩老子是吧!』

老幫子心裡一怒,差點就忍不住罵出聲。但想著自己的小命,想著這船上的兄弟,再想著自己或許可以真的組成一個船隊,臉上抽動著還是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臉。

『沒事的勝哥,既然這樣我就給你們重新規劃出一條路線,也順帶的給我找一片新地方!』

『你也看開點,畢竟當初你不來打劫我,我們也不會想著主動去騙你不是!』劉勝看著老棒子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胳膊,算是寬慰一下他鬱悶的心情。

『那你們怎麼突然不打算繼續騙我了,還要這麼火急火燎的變換航線,是前面有什麼危險了嗎,那豈不是說這裡有什麼麻煩了?』

『沒有,我只是覺得前面可能有情況,你別忘了剛才那已經是我們遇見了第三艘黑團的船了,你就沒有想過為什麼這片湖上黑團的船這麼多嗎?還有剛才那艘漁船明明是向我們這邊衝來的,可又為什麼突然轉向,還跑得那麼慌不擇路?』

『你是說前面有黑白大戰?』老幫子明白人,立刻就明白了劉勝的意思,轉頭就對著駕駛員喊了起來;『駕駛改變航向,我們向著西南方向前進,把速度撥到最大!』

『已經是滿負荷運行了,你再加大這艘船就別想要了!』駕駛也聽見了劉勝與老幫子的談話,且他跟老幫子是老搭檔了,自然明白他抱著什麼心思。

『不好,那艘振華號要跑!』千湖號上王寶成突然發現振華號的舷線不對勁,這分明是在向他們偏了過來。

『後退,趕緊後退』控制室另外兩名進化者也反應了過來,對面那艘船不是黑團,他們是假的。

『王寶成,趕緊下去叫大哥上來,吩咐其他人做好接舷戰準備!』一個進化者守著駕駛員,另一個駕駛員拿著一桿長槍就向指揮室外面撲去。

那名下命令的進化者話剛說完,還沒等他跑出控制室,突然一股刺痛就向著腦海鑽去,哎呦一聲,腳下拌蒜的就趴在了船的甲板上。

同時控制室的另外三人也一樣的趴了下來,但所幸駕駛員已經拉了後退的操縱桿,不然千湖號非得撞上已經開始變向的振華號。

振華號與香河號上,劉勝與候元同時釋放出了作為二級進化者的氣機,瞬間就解除了一切威脅。

雖然碰船的危險消除了,可誰都不敢掉以輕心,劉勝與候元一直對身後保持著氣機壓迫,同時為防萬一,作為唯一一種遠距離的威脅武器,兩人的手上一人拄著把步槍嚴陣以待。

等到雙方的距離超出氣機壓迫的最大範圍,千湖號上那位已經進入船艙休息的黑團隊長出現在了甲板上,看著遠處兩條船上的兩個人影,想了想還是打消了追擊的念頭。

『隊長,我們就這樣放過他們?』王寶成心有不甘,左手上提著的火箭彈被捏得緊緊的。

『看清楚,兩名二級進化者,你以為我們胃口有這麼好!』

『可這附近已經快要靠近戰場了,我們完全可以向其他幾支隊伍求援啊!』

『求援還要擔人情,那還不如順其自然,他們一定也會被其他隊伍發現的,就讓他們去頭疼去吧!』隊長說完又向控制室走去。

儘管擺脫了千湖號,可劉勝與候元兩人還是不敢放鬆,就連小娟也是能力全開,充當著小隊的預警雷達,果然半小時之後他們的麻煩就再次出現了,一心逃跑的他們,竟然闖進了兩個集團交鋒的戰場。 第二百七十七章求援

在大樓上呆了一會,吹了一會夜晚的涼風,秦思宇就走下了大樓,然後在樓下一群男人看怪物以及唯唯諾諾一樣的眼神中,秦思宇自然的離開了,然後回到別墅,說了一聲讓所有人去休息,就將董瑞琪陳霄梅劉勝候元以及麻叔潘曉紅叫上了樓,並一直帶著眾人來到了別墅的樓頂。

『你們剛才有沒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一上來秦思宇就問向了眾人。

『沒有!』董瑞琪搖頭。

『沒有,你說的是什麼感覺!』陳霄梅也回到道,然後又疑惑的提問了一句。

秦思宇沒理她的疑問,而是看著剩下的幾人,然後對著樓下又喊到;『小娟上樓頂來!』

果然剩下幾人也沒有秦思宇剛才那種奇怪的感覺。

『秦哥,什麼事叫我?』小娟上到樓上,看著樓頂的幾人心裡疑惑,不明白叫自己上來做什麼。

『剛剛,你有沒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好像突然感覺到一股精神力量,或者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被人偷窺?』秦思宇看著小娟黑夜中的臉道。

『精神力量,偷窺?』小娟有點搞不懂秦思宇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

『我剛剛突然感覺自己被人偷窺,而且好像有一股細微的精神力量在我的身邊遊走!』秦思宇介紹到,然後又將自己剛才追擊時發生的情況又描述了一遍。

『不是一直都有嗎,你這一說我想起來了,這種感覺最近一直都存在的!』小娟突然想到什麼趕緊說道。

『具體什麼時候,具體一點?』秦思宇心急道。

『一周前,好像是一周前我突然有這種感覺的,但你今天要不說,我還一直以為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呢,因為這種情況出現得很少,少到我現在已經忽略它了!』小娟回憶道。

『一周前,一周前我還在潤城,當時我剛剛蘇醒沒多久!』秦思宇喃喃自語。

『行了你們下去休息吧,我們已經出不了城了,最起碼等等過這段喪屍圍城!』秦思宇向著眾人擺手,示意他們先下去休息。

『走吧,他需要自己靜靜!』劉勝招呼因這番談話而心事叢叢的幾人,然後自己當先向樓下走去。

秦思宇此時那管得了這幾人亂七八糟的心思,他現在只想著趕緊讓自己靜下來,仔細的擼一擼最近發生的事,看看它們有沒有什麼聯繫。

但他只要一靜下來,心裡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那個詭異的精神力量,那個沒有辦法解釋的精神力量,還有就是今晚出現的變異鷹,他不僅在心裡一直問自己,『西北方到底有什麼?』

因為作為二級後期的進化者,他清楚地知道,精神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傳遞太遠的距離,就連他自身,現在精神力量也只能蔓延身周兩公里的距離,而如果要精細化,這個距離起碼要縮水到百米左右。

而那黑影巨鷹,以秦思宇最後根據聲音的判斷,那精神源最起碼在金陵城數十公裡外!

還有金陵城現在的的狀態,再加上其中埋藏著的問題,秦思宇真的是一刻都在這邊待不下去了,這就是一個危險的炸藥包,說不上什麼時間它就被引爆了,將它上面的人全都炸的粉身碎骨。

而這其中,對秦思宇影響最深的問題,無異於齊明的堂兄,茅山符宗的先行人,因為他到現在都不願正視這個問題,那怕齊明已經告訴了他一切。

影響太深了,僅僅是透過這一件事秦思宇就明白這場末世不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至於其中的內幕他不想去深究,他現在只想回家,將自己最親的人保護起來,這是他僅有的能力了。

或許這樣很慫,或許這跟自己在開始的想法南轅北轍,可秦思宇知道,這就是現實,它強大到可以將整個世界扭曲,更可況是個人。

對這個世界來說,個人根本就沒有跟它玩的資本,或者說連權利都不具備,因為人現在連生存都困難。

清晨當陽光照常照耀在秦思宇臉上的時候,他自睡夢中醒了過來,呼吸了一口略帶硝煙味與腐臭味的空氣,秦思宇邁腿從樓上跳了下去。

當他重新走進客廳,就看見已經有好幾人已經起來,而且全身上下已經收拾妥當,長短武器一應俱全。

看見秦思宇進來,劉勝候元以及董瑞琪向他點了下頭,然後又各自繼續收拾,同時嘴巴也不停的開始進食,因為他們都明白接下來會遇到什麼。

秦思宇沒有上樓,而是直接從客廳里的一個桌子裡面拿出自己的武裝帶,然後就那樣綁在了身上,等綁好了才想起來問劉勝道;『對了勝哥,我的那把神臂弩你們帶出來了嗎?』

『想什麼呢,那玩意早就被用壞了,再加上沒有了弩箭,我們已經將那東西全部丟棄了!』劉勝嘴裡含含糊糊道。

秦思宇聞言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心底暗道自己早知道是這個結果,但現在還是有點不舍的感覺。

轉過頭就看見了下來的其他人,秦思宇瞄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但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又將目光投了過去,然後就看見了正一臉忐忑的看著自己的婁震。

『你好了?』秦思宇吃了一驚,婁震昨天還站不起來才對,怎麼回這麼快。

『是啊我完全好了,不僅好了而且我現在行動能力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因為我進化的能力就是速度,疾速的那種!』婁震興奮道。

『那就好,好了就好!』秦思宇衷心替他高興,臉上的陰霾也暫時消退了一點。

『對了你是怎麼好的,我記得昨天你還?』

緩和過來秦思宇立刻就問道,這是個很重要的事,他要搞明白婁震這麼快時間恢復的秘密,因為接下來的戰鬥,受傷的人肯定不會少,及時恢復就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助益了。

『這得多謝陳隊長了,她的能力竟然有治癒功能,我和小五疤哥他們現在都好了,秦哥今天的戰鬥我能參加了!』婁震激動的道。

『可以,只要你姐同意!』秦思宇拍了拍婁震的肩膀,然後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後的婁清芸,又對更後面的陳霄梅點頭致謝。

等所有人下來完,一行人正在吃早飯,突然外面傳來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且那聲音直直的向這邊而來。所有人同時向聲音的來源看去,尤其是為首的幾人,更是手慢慢地向自己的武器抓去,以為是昨晚那件事的餘波來了。

一整刺耳的剎車聲后,一輛車急停在了秦思宇的別墅前,然後一個急迫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道;『秦隊長,秦隊長在家嗎?有緊急情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