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東有些明白了,精英榜上這些人都是靈動境界之下最強大的人。

每個人都把戰鬥力浸淫多年,普通的靈動境界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此時,莫東才明白點精英榜的權威厲害,同時他發現了方天所說的話。

「方師兄在精英榜第四百位,那麼精英榜第三百九十九位就是靈動境界……」

莫東的話沒有說完,然而張遠、蒙倩倩以及方天都知道了他想要說什麼。

「你猜的不錯,方師兄是靈動境界之下第一人。」張遠看了眼方天,傲然道。

莫東震動,看向方天。

方天臉色平淡,冷漠依舊,完全看不出靈動境界第一人該有的驕傲。

「第一人……」方天忽然念叨一聲,走到洞口最前面,他有些情緒的聲音傳來。

「不過還是蛻凡境界而已,卡在此境界整整四年,算什麼……」

方天的話,似乎引起了張遠和蒙倩倩的心事,兩人的臉色也不怎麼好。

「好了,不要提這些事情了,眼下通靈蓮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你們就不能想點好的。」

蒙倩倩打破了有點尷尬的氣氛。

「師弟,師兄不說虛的,我們需要你的幫助,並且需要你牽引主玄鷹。」

張遠苦澀一笑:「都怪我們運氣不好,來的時候我還對你說要麼很輕鬆,要麼要拚命,如今我們是必須行陷。」

「這頭該死的畜生並不是一直待在這裡,會有幾日它會飛出這裡尋找食物,沒想到我們運氣這樣差。」

張遠很氣憤,然後一臉真摯甚至還有點請求的看著莫東。

蒙倩倩與方天就顯得平靜許多,一副完全由莫東做主去留的樣子。

「張師兄,你正經起來,師弟我還有些不習慣的。」

莫東先是取笑了張遠,然後起身。

「我有一個疑問,憑師兄師姐的實力以及在宗門這麼久,找到一位強大的師兄做幫手還是很輕鬆的。」

莫東的臉色閃爍著一絲疑惑。

「我來解釋吧,一來這個地方是我三人發現的,再找來一個人意味著要分出去一份靈材,更為主要的是還要承擔危險,所以我們不會去找實力比我們高太多的人,那樣我們掌控不了。」

「人心叵測,遇到通靈蓮誰不起貪婪之心,就算是同門師兄也可能做到背後捅刀,殺人滅口。」

「二來,有些我們身上的原因,這裡就不詳細說了,希望你理解。」

暖暖 莫東知道第二原因可能才是他們三人不找強大師兄的原因,不過似乎這有難言之隱。

他沒有繼續追問,其實他這麼一問不是不相信張遠三人,而是因為知道了三人一個比一個厲害的身份后,他心中的警惕性發作。

無論如何,其實在半個月里,不僅是他們在考核莫東,也是莫東在考核他們。

「既然都到這裡了,而且早就答應過你們的,我豈會食言……」

莫東笑道。

「姐姐沒看錯你。」蒙倩倩伸手摸了摸莫東的腦袋,讓後者一頭黑線。

方天雙眸也閃過一絲光芒,其實他們在未來這裡之前沒有將具體事宜告知莫東,也多少帶了點欺騙性。

而對於來到這裡以後,莫東是否繼續履行決定,他們也有自己的計劃。

「好吧,現在就說說我的計劃,按照我們原先的方案,是三個人負責牽引住玄鷹,一人去摘取通靈蓮。」

方天沉吟了一會,雙眼一縷鋒芒射過,道:「我們可以試試將玄鷹斬殺。」

莫東驚愕,不過他心理素質很好,平靜下來以後看向蒙倩倩和張遠。

二人的神色比之他還尤甚,顯然方天要斬殺玄鷹的計劃並沒有提前和他們說過。

「怎麼,你對自己沒有信心。」方天沒有去考慮蒙倩倩與張遠,而是對莫東道。

「我。」莫東很快明白了,方天改變原本計劃是因為他,不過他對自己有信心,但也不盲目。

玄鷹很強大,毋庸置疑,靈動高手都可能隕落在其手中。

尤其,玄鷹是在看守通靈蓮,而他們要奪走通靈蓮,那麼暴怒起來的玄鷹更加可怕。

「這倒是很有機會。」這時候,張遠目中放光的說道。 第一百零八章戰玄鷹!

張遠、蒙倩倩都露出贊同方天計劃的表情。

其實,兩人對方天的話基本是言聽必行。

莫東攤手道:「你們就這樣相信我,我如今也就是蛻凡前期和中期之間的實力。」

「你精妙的身法,以及那柄靈兵,雖然它殘破了,可它對玄鷹依然有極大的威脅,可以說能否斬殺玄鷹,一切都看你。」

方天說道,眼眸里還有一層深意,他心裡覺得他們看到的莫東實力,並不是後者的全部。

「方師兄,我可能沒有那個能耐。」莫東沒有與玄鷹交手過,但和玄鷹交手就等於和靈動高手交手。

張遠與蒙倩倩從來都對方天的話不會懷疑,但此時覺得方天是不是太高看莫東了,還是他有什麼深意。

方天沒有多做解釋。

雖然計劃要將玄鷹斬殺,莫東他們還是小心翼翼,他們從洞中走出后,一直藏在草叢中。

玄鷹卧著睡覺,呼吸間竟然造成旋風,那一雙眼睛在緊閉著,可顫動的樣子,預示著它似乎可以隨時醒過來。

四人的目光都在通靈蓮上停頓了許久,然後分工散開。

這時候,張遠小心的走到山谷的盡頭,他臉色略微有點緊張,畢竟那是玄鷹。

張遠輕吸了一口氣,忽然狂笑起來。

「一頭扁毛畜生而已,我張遠豈能怕。」

幾乎在張遠笑聲剛起的時候,玄鷹的眼睛陡然睜開,那是一雙極為銳利的眼睛。

隨著一聲噶叫,玄鷹的眼睛鎖定了張遠,頓時一道尖銳的叫聲響起。

「看什麼看,小爺就是來殺你的,扁毛畜生,來啊。」

「現在小爺與你在這裡決一死戰。」

「不敢來嗎,畜生就是畜生,聽不懂人話。」

「……」

張遠瞪出銅鈴大的眼睛,指著玄鷹破口大罵,神情和姿態都是極度的鄙夷。

玄鷹的智商已經不弱於小孩,它是聽不懂人話,然而豈能看不出張遠的挑釁。

玄鷹的兩個鼻孔都冒出粗氣,站在地上的兩隻粗大爪子,尖銳的指甲也都鑽了出來。

「廢物,畜生。」張遠向著玄鷹比中指,還撅起屁股,令藏在暗處的莫東等無語。

這時候一陣簌簌聲音,玄鷹身上的羽毛都炸立起來,青色的羽毛竟如鱗甲一樣。

穿金裂石的聲音響徹,玄鷹展翅騰飛起來,瞬息飛到半山腰,然後呼嘯的展翅聲音厲嘯,玄鷹猛地俯衝下來,就像是要空中捕食一樣,撲向張遠。

「我的天。」張遠叫了一聲,玄鷹身軀的龐大從其卧躺的時候就可以看出,然而當玄鷹展翅的時候,其身軀程度漲了兩倍,好像一片青雲。

張遠向後退,手中就出現了一柄雪亮的大刀,在玄鷹距離他三米的時候,他揮舞大刀斬去。

「咔。」

玄鷹竟不閃不避,利爪扣在大刀上,在觸碰的剎那大刀刃上竟然就有了破損。

張遠臉色一變,想要抽回大刀,卻發現玄鷹的力氣不弱於他,此時鋒芒之氣襲來,利爪向他腦袋抓來。

張遠當機立斷向後爆退,可玄鷹的速度太快了,一爪落,就將他肩膀的衣服撕掉,留下深可見骨的爪痕。

就差一點,他的肩膀撕碎。

蛻凡巔峰境界的張遠在玄鷹手上沒有還手之力。

「孽畜。」一聲怒喝,響徹在玄鷹繼續要攻擊張遠的時候,一柄散發著光芒的破劍斬向玄鷹。

玄鷹展翅掉轉身體,翅膀好似人的手一樣,斜扇向揮過來的破劍。

當劍與玄鷹翅膀相碰的時候,玄鷹就憤怒的叫起來,因為它沒有像剛才那樣盪開破劍。

此劍竟然斬開了它的翎羽,破入了它的肉層。

「有戲。」

得救的張遠喜道,他看到了玄鷹翅膀在流血。

莫東卻面露凝重,因為他成了玄鷹的目標,而沒有等玄鷹先向他攻擊,他先提劍向玄鷹斬去。

狂風捲起,玄鷹唳叫不停,它沒有想到一個渺小的存在不僅傷了它,還敢先發起攻擊。

它如人一樣,雙爪立地,用翅膀為武器向莫東斬去。

令莫東駭然的是,他出劍比玄鷹要早,然而玄鷹的翅膀卻要比他的劍先一步落到他身上。

易步踏出,玄鷹雙眸閃過一絲疑惑,就在這個時候它就像被摸了尾巴的老虎,身上根根翎羽立起,簌簌聲個不停。

然而想要起飛的它,還是慢了半步,屁股被莫東斬了一劍,鮮血直流。

屁股不比翅膀,上面沒有多少羽毛,莫東這一劍刺入了五寸,要是玄鷹躲得再慢些,他就可以爆了玄鷹的菊花。

玄鷹大叫,那叫聲悲憤和兇殘,而莫東早在行刺一劍后就向後撤去。

可惜,他雖然有易步在身,還是被玄鷹一翅膀扇中,撞到山壁上。

他的體魄強大沒有受什麼傷,可胸前卻有一道深深的傷痕,玄鷹的翅膀比利器還鋒利。

「轟咔。」

玄鷹一抓襲來,莫東易步躲閃過,那處山壁就轟鳴破碎,動靜觸目驚心。

已經吃過莫東兩次虧的玄鷹明顯謹慎許多,而且攻擊拿出了真正實力,逼迫的莫東險象環生。

他連出劍的機會都沒有,只能是被動躲閃。

「畜生,死。」張遠的加入,讓莫東有了緩息之機,然而玄鷹到底是玄鷹,兩個人齊戰,依然只能被動躲避和應付。

而且,玄鷹對莫東的恨超過了張遠,任憑張遠如何怒罵嘲諷,想要吸引仇恨,都改變不了莫東的處境。

這傢伙,起初還有心思笑話莫東,不過隨著玄鷹攻擊越凌厲,他只剩下憂慮。

忽然,玄鷹動作一滯,傳出憤怒的叫聲,首當其衝的莫東與張遠,耳朵都流血。

玄鷹竟然捨棄了莫東和張遠,展翅向後面飛去。

莫東和張遠都明白肯定是方天和蒙倩倩靠近通靈蓮快要得手,二人自然不會讓玄鷹返回。

「平天劍。」

莫東和張遠都打出各自最強攻擊,想要留住玄鷹。

可是,將通靈蓮看作自己寶貝的玄鷹暴怒起來,雙翅一拍,亂石崩空。

「哇。」

莫東吐血倒飛出去,張遠身上破開了一道口子,血液橫流。

「師兄。」莫東擔憂的看去。

「我沒事。」張遠喂入丹藥,傷口流血緩了下來,可蒼白的臉色告訴莫東,張遠挨的這一擊不輕。

張遠的長處,也在體魄和力氣上,可是玄鷹太強大,他的體魄和力氣沒有用武之地。

這時候,方天和蒙倩倩離通靈蓮只有一手之遙,而玄鷹就感應到,不得不說玄鷹對通靈蓮無比看重。

「快取走。」兩人臉色一變,迅猛乾脆的出手,將五株通靈蓮抓入納戒中。

也就在這個時候,玄鷹到了。

它的兩個爪子,就是最鋒利的武器,破空襲殺過來。

方天與蒙倩倩都同一時刻向後退,二人踩在水上,蜻蜓點水向後躍,可玄鷹更快。

「鏗鏗鏗!」

方天出劍,寒光從長劍上劃過,這是一柄寶劍,斬在玄鷹利爪上,火星四濺。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靈力轟鳴,蒙倩倩身上火紅靈力幻化出一隻紅鷹襲向玄鷹腦袋。

二人似乎阻礙到了玄鷹,都各自鬆了一口氣。

可是就在這時,方天手中的劍扭曲起來,就像被人生生捏起來,而玄鷹的鷹喙閃爍銳芒,衝破紅鷹,劃出一道危險的弧線,向蒙倩倩腦袋叨來。

「不好。」

莫東和張遠趕去,看到這一幕兩人的神情都是大變。

鳥喙尖銳,形似鐵鉤,這要是叨在人身上,肯定落上一個透明窟窿。

「咻。」

鳳鬥蒼穹 蒙倩倩在這個時候看起來已然是躲閃不及,就在鷹喙叨下來的時候,蒙倩倩身上亮起一道紅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