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元嬰』,是一隻成靈的『靈嬰』。」『殘魂』識出此物。

「什麼鬼東西?」秦墨這才壓下心中幾分慌意。

在星域世界之中,有一個強大的門派,名叫『養魂宗』。

此門派修鍊之道與普通的靈修不同,是以養煉魂嬰修鍊。

經常獵殺凝脈期以下的低級修士,活生生的將低級修士的魂魄以特殊的手段取出,據說會關進一個非掌奇特的蛋殼之中,然後再以離奇的手煉孵化養煉,將魂魄養成孵化成『靈嬰』之後,再『吞噬』修鍊。

因此『養魂宗』一直被視作為邪修門派。

不過『養魂宗』的勢力極大,普通的宗門根本不敢攖其鋒芒,而其他大宗門也大多不願意與『養魂宗』同為玉碎,畢竟修鍊之途,無不想謀求究極大道,因此即使『養魂宗』實在招人討厭,但依然在此間大行其道。

這隻看似形同『元嬰』的綠光小人,並非是真正的『元嬰』,正是一隻已經孵化成形的『靈嬰』。

『殘魂』認定此綠光小人就是『靈嬰』。

「『養魂宗』?此生,我必是要去一趟星域世界,見一見這外面的大世界究竟有多大。」秦墨倒吸一口涼氣,暗暗嘆息一聲。

「等你修鍊到了元嬰期,就可以離開這個星球,開始探索這個星域世界到底有多廣闊宏大了,我有生之年,也未能完全踏遍整個星域世界,『血河天界』,妖族星域,魔族星域,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殘魂』暗暗嘆息。

「已經凝脈成功,元嬰還遠嗎!」秦墨體中熱血狂燃。

猛然,秦墨身體忽的一寒,臉色慘變:「『養魂宗』?這隻『靈嬰』若當真是『養魂宗』的大修士所養,豈不……」

想到這,秦墨臉色頓沉。

「此事倒也不必太過擔心。此『百花谷』是一顆墜落的小行星,以此等程度來看,能墜落到此,可見這『百花谷』的谷主先前必遭大難,再則,這裡面的空間之力潰散,自然那人已再無力修復,縱是沒有身死道消,只怕和我比起來,也相差不大。」『殘魂』分析道。

秦墨這才心頭稍松許多。

「不過如此看來,這『空間禁制』之中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得小心。」『殘魂』提醒。

秦墨自然不會再大意。

幾隻『陰司小狼』先是一陣疑惑,跟著竟發出了一陣奇怪的波動,這波動並沒有害怕的意思,反而像是極為興奮。

「這幾隻『陰司小狼』同為陰魂靈物,『靈嬰』雖然也同為陰魂靈物,不過『靈嬰』只是孵化養煉而成,就像是蒸熟的蛋糕,本身並不具體攻擊性,反倒對這幾隻『陰司小狼』來說,是非常好的食物。」『殘魂』提醒道。

見這幾隻小傢伙似乎非但不害怕前頭的『靈嬰』,秦墨也不再強束『陰司小狼』。

四隻『陰司小狼』如同出籠的惡狼,立即撲向了『靈嬰』。

『靈嬰』似乎也察覺到了危險,立即向前逃跑。

不過四隻『陰司小狼』好似飢腸轆轆,疾快的撲了過去。

立即瘋狂的對『靈嬰』展開前撲後繼的攻擊。

『靈嬰』雖然釋放出一團青光保護,但沒過一會青光就被四隻『陰司小狼』攻破,幾隻本是無血無肉的『陰司小狼』此刻狼吞虎咽般的分吞『靈嬰』。

就像是一群撲向食物的食人魚。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才沒一會,『靈嬰』就被幾隻『陰司小狼』吞吃乾淨。

幾隻『陰司小狼』似乎並不滿足,立即散開,要四周搜索其他『靈嬰』。

「回來。」秦墨伸手一招,幾隻『陰司小狼』這才悻悻不願的回到秦墨身邊。

經『殘魂』提醒,秦墨現在也不敢再冒然大意,必得小心翼翼。

召回幾隻『陰司小狼』,秦墨這才警惕的觀了觀四周,見四周再沒其他異常,這才小心翼翼的繼續向前遁去。 一路遁行,秦墨非異常小心。

倒再沒有遇到其他過『靈嬰』,這讓秦墨小心之餘,又有些疑惑。甚至總隱隱約約察覺到暗中似乎有什麼奇怪的氣息?

不過沒過多久,秦墨就將這些拋在一邊。

四周空間里的靈氣越來越濃郁,暗濁濁的空氣里更出了眼肉可見的霧絲,這些霧絲就像是春蠶剛剛吐出來的一層薄薄的絲蠶。

「靈脈中的乳靈揮散程度看來有些嚴重。」秦墨一陣心疼,這麼好的東西,就這樣揮散,實在是可惜得很啊。

稍是一遲,秦墨更是加快了遁速,又走走停停的停了五次后,秦墨忽的停下,眼前往前頭望了望,立即生出一層喜色,跟著急急忙忙朝前頭遁去。

二十餘丈外,秦墨停了下來,盯著眼前一條兒臂粗,約有丈余長,看似一條白腸之物。

此物通體乳白,其中正有蒸蒸白汽如浮絲一般冒出。

「這就是靈脈。」秦墨頓時兩眼一喜。

「正是。」『殘魂』回道。

「這是什麼靈脈?歐陽家族中的那條靈脈不是在地下嗎?」秦墨沒有見過靈脈,但想象中的靈脈和眼前此物似乎有很大區別。

「靈脈有很多種類,歐陽家族之中的『靈脈』屬於星球的地靈脈,也是土靈脈,這類靈脈大多都是由星球內部一條主靈脈牽引,而分開無數分靈脈的一條分支,事實上就像是大河河口的一個流水口。這類『靈脈』不能移動,大多只能用來建築『修鍊洞府』之類。」

「眼下你看見的這條靈脈則是另一類靈脈,這類靈脈形成的原因很多,空間,雲層,氣流,甚至有可能是高級靈獸妖獸身體中的經脈等等。」

「此靈脈是可以直接移動的,星域之上,高階修者之間,一旦寶物已經不能用『靈石』來作為價錢橫量,更可以直接以此『靈脈』來作為交易的物品替換。」

「不過這類靈脈則相對來說比較容易枯竭。」

「這條靈脈看此外形,倒極有可能是某頭高級靈獸身體中的靈經所化。」

『殘魂』細細娓娓講解。

飛越三十年 「高階靈獸的靈經所化的靈脈?那這條靈脈可還有價值?」秦墨眼睛賊光閃礫。

「這整條靈脈已經僵化,像石頭一樣僵硬,其中靈氣也已經快要竭枯,根本沒什麼交易價值了,只怕一旦挪出此空間,這條靈脈便可能毀碎掉。」『殘魂』說道。

秦墨試著碰了碰此靈脈,靈脈外體異常堅硬,表面冰冷發寒:「可惜啊。要是我能擁有這樣一條完整的靈脈,以後修鍊必然長風破浪般前進。」

「趕快檢查一下脈尾,看看脈尾僵化程度。」『殘魂』提醒道。

秦墨立即檢查脈尾,脈尾的僵化程度不比脈頭,依然還有些軟。

「倒也不算太壞,這些靈乳之氣即使揮散,同樣也可以被【戰戟】吸收煉化,提升【戰戟】品階,靈脈中的乳靈之氣對妖族來說,可是極品的修鍊靈物。另外,你的那株『佛心草』也可能直接拿下出來,放在此地孕育。靈脈雖說『僵化』嚴重,不過脈尾的『乳靈』倒也是最濃的,以此修鍊,也是不錯得很。」『殘魂』再道。

「這些乳靈之氣對我來說,也是難得的修鍊之寶啊。」秦墨有些不捨得。

「即使【戰戟】和『佛心草』一起吸收靈氣,短時間也不會影響到你,以你的修鍊所需,根本不足已完全消耗掉乳靈之氣每時每刻的揮散量。」『殘魂』說道。

「這樣的話,那倒是可以讓【戰戟】和『佛心草』來吸收這些乳靈之氣了。」秦墨二話不說,立即取出【戰戟】。

【戰戟】落於身前,似乎也感應到空氣之中濃郁的乳靈之氣,戟身青光一亮,立即化成一株兩丈余大小的青樹,青樹上青色的靈光也立即驟亮,就像是活了過來,四周的乳靈之氣立即快速湧來。

【戰戟】本身就是一株樹妖煉化而成,此時戟身化樹,本能的瘋狂吸收空氣中的乳靈之氣瘋狂煉化。

青光璀璨,碧綠如玉。

與之同時,秦墨遁出二十餘丈距離,再將『佛心草』取出來。

『佛心草』是六品葯苗,對於靈性的敏感遠比秦墨還強。

察覺到空氣中的靈氣濃郁,『佛心草』立即草身黃光一散,便如同一盞黃燈亮起,將四周十餘丈內的空間都照得通透明亮。

跟著,四周的靈氣便迅速湧來。

『佛心草』便如同一張巨大的血口,將靈氣瘋狂的吞入。

五片草葉也立即黃光玓瓅,像是五隻發光的手指。

「即使是『葯苗』,六品的靈草也遠不是三品四品可比的。」

秦墨咽了幾口口水,這才向回一遁,就在【戰戟】和『佛心草』中間的距離停下來,如此左右相隔十丈,萬一出現什麼意外情況,秦墨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幾隻『陰司小狼』在四周不停的嬉遊,秦墨並沒有要收回它們的意思,如今這幾隻『陰司小狼』已經被他訓得相當有素。

這空間對它們的影響似乎也並不大,不知道是因為它們本身個體不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它們並非靈物而是陰物?或是其他原因。

這個時候秦墨可沒心思仔細去細究其中原因?

片刻不遲,秦墨立即盤腿坐下,雙掌捧著取來的小截乳靈,開始坐定煉化。

《青木道訣》引動,青木靈氣燃燒,立即開始熔煉。

秦墨身體立即被青色的靈光包裹。

體中靈力與乳靈熔煉,靈力就如同不斷增不斷緊壓的海綿,靈力的密度越來越高,靈力的靈力量也越來越多,伴隨而之,靈力的靈壓也越來越強,而靈力的威力也就越來越大。

秦墨能清楚感覺到身體之中靈力的變化。

好東西,果然是好東西!

秦黑雙眼如火發紅,立即瘋狂的煉化。

【戰戟】和『佛心草』也在瘋狂的吸收靈氣。

六品的『佛心草』要瞬間成長得千年生期自是不可能。

但【戰戟】本身是妖樹,早前已經有三階,這段時間經秦墨養煉,此時再瘋狂的吸收乳靈靈氣,【戰戟】的戟身正漸漸地發生著本質的變化。 靈力熔煉,青木靈力的凝鍊至純至實。

靈力在發生著本質的變化。

秦墨能清楚感覺到身體中靈力的變化,沉浸在此中,歡快如浴,不願醒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秦墨察覺到身體突然傳來了一陣異動時,這才猛的睜開眼睛。

就看見身旁忽的一陣靈力瘋狂涌動。

跟著青光搖曳,千道青光飄揚,像是河岸邊那些發光的綠枝,隨著風在搖動。

璀璨的青色光芒有如真正的光線一般鑽入眼中。

一株近有五丈左右高大的青樹長於身前。

青樹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生長出了一條條兒臂粗的青枝,青枝搖動,碧光蕩漾,震起一陣陣靈波。

不僅如此,樹身上的樹皮也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先前還很粗糙的樹皮,此時像是被打磨過一般,看上去非常光滑。

「此樹已經晉陞到了四階!」秦墨眼中猛喜,這的確不算是意外卻遠比意外來得更讓人狂喜。

「收!」

秦墨伸手握住樹身,五指扣在樹身表面樹皮上,能清楚感到樹身皮之內的變化,樹身內的重量和靈度,完完全全提升了一個等級檔次。

「起!」

秦墨大喝一聲,體中力量狂涌,但樹身竟是聞絲不動。

「哼!四階靈器,倒也果然非同一般,如今至少已是先前的十倍之重。」

秦墨舔了舔嘴,臉色一凝,【蠻體訣】立即一涌,四層【蠻體訣】的蠻力瘋狂涌動。

「給我起!」

十丈高大的青樹樹身一陣輕幌,還是被秦墨伸手抓起。

「這【戰戟】的本身重量如今至少也有五十噸!」

秦墨暗暗一驚,眼中神色一變,振臂即揮。

「斬!」

十丈長的戰戟橫掃而出。

五十噸重的戟身重量混合【蠻體訣】四層的蠻力。

戰戟斬下的瞬間,空間中就爆出一陣劇烈無比的波動,五十丈內的空間氣流被絞動,即使是在這渾潰的空間之中,【戰戟】一擊之威,也斬出了三十丈左右。

青光沖入,前頭空間立即響起一聲巨爆。

「哈哈,四階的靈器,威力確實恐懼,不錯不錯,【戰戟】的威力遠遠提升了一個檔次!」

「這還沒有《青木道訣》凝鍊『青木靈力』加持,若是加持上『青木靈力』,這【戰戟】的一擊之威,也足夠歐陽展庭和端木千楊震一震了。」

「不知道歐陽展庭見到這四階【戰戟】的威力,臉色會有多難看?」

「好想再與歐陽展庭放開手腳的大戰一場!」

不過就在這時,秦墨臉色猛的一變。

第一時間,秦墨『進入』到識海之中。

此時似乎察覺到了【戰戟】的變化,先前一直安靜的妖樹妖魂此刻竟劇烈的掙紮起來。

原本已經化成一株尺余左右大小『迷你小樹』的妖樹妖魂,此時此刻,突然魂光波動,樹身上魂力震動,劇烈的衝擊著鎮壓在其上的『魔魂』。

不過,秦墨雖是對此『魔魂』了解的不多,但『魔魂』也遠不是一般之物。

妖樹依然被鎮壓,『魔魂』如同大象踩龜般,將妖樹妖魂牢牢的鎮壓在腳下,依然半倚式的坐在『樹妖』身上,似乎完全不為所動的樣子。

不過秦墨臉上並沒有多少喜色,反是更添了一絲凝重。

「看來『妖魂』受【戰戟】本身的影響,也有了蘇醒跡象,《煉魂術》如今已經踏入第一層,得儘快將這株『妖魂』煉化才是,免得到時候後院起火。」秦墨疑著眉頭。

『殘魂』再次變成了一個灰白的老者樣子出現在旁邊:「眼下倒也不必太過著急,『妖魂』雖有蘇醒之象,但還是被『戰魔魂』所克,因此短時間裡,『戰魔魂』還能夠鎮壓住妖魂,倒也不必擔心。」

「此事還是宜短不宜長,『樹妖妖魂』畢竟身出妖族,你自己也說對妖族了解不多,到時候,真要是鬧出什麼妖蛾子,我可不想坐等後悔。」秦墨還是非常謹慎。

「你現在還是要儘快煉化乳靈,熔煉靈力,而且,最好以最快的速度,修鍊至【蠻體訣】第五層。」『殘魂』提示道。

「【蠻體訣】第五層?為何?」秦墨詫異道。

「【蠻體訣】五層為一個小天地,十層為一個大天地,肉身達到五層,肉體達到第一個小天地厚煉,這個時候,就可以修鍊更加高級的遁術功法了。」『殘魂』說道。

「遁術功法!」秦墨頓時兩眼明光閃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