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沒有聽穆夜慘的話,動動手腳,沒有那麼麻木僵硬。

「是那個男人跟你了什麼,他是誰?到底背著我跟你了什麼。」穆夜池慢慢服江緋色,不讓江緋色這麼警惕與緊繃。

他靠近江緋色的時候,江緋色忽然抬起頭,很大聲的道:「你就是在騙我玩我,還讓我輕易相信你。我現在恨不得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把你的血肉喂狗吃。我恨你還來不及,又怎麼會為你吃味呢?我很清醒,我沒有糊塗也沒有被嚇傻,這樣夠清楚直接了?」

一口氣把話完,江緋色咬著牙轉過頭。

「恩,是那個男人我的不是,你相信了?」

江緋色哼了聲,沒有應答。

「江緋色,相信我嗎?還是相信陌生男人?」穆夜池貼著江緋色,壓低聲音,低低的在她耳邊問她。

江緋色手輕顫。

在穆夜池身體緊繃的時候,他聽到了江緋色聲的嗯。

相信他……

穆夜池緊緊攥著的心一下就找到了實心,也緩和了一下,輕聲道:「我和卿月月結婚證的事情我回頭就會查清楚,我給你看的結婚證不是假的,是我自己到民政局那邊託人辦理的正經結婚證,蓋章也是真的。」

「真的?那為什麼卿月月和你的結婚證也是真的!我從茉莉哪裡了解過,也看過茉莉偷偷拍下來的視頻,還有民政局的人證明,他們在怎麼狠,也不可敢做出這種虛假事?」

「是,你的懷疑有道理,我會查清楚在跟你明白。卿月月和二叔他們怎麼辦到的真結婚證我不知道,跟我沒有半點關係,我也沒有與卿月月去過民政局,更不可能跟她合照去辦理,你相信我對!」穆夜池大手抱著江緋色,手心輕輕的顫。

江緋色垂下眼眸,手心有些粘稠的濕潤,那是她和穆夜池一樣,一樣的不安與緊張。

穆夜池的話她相信,可是這件事卻如梗在喉,讓人心裡不舒坦,她又重新開始抗拒去出捧穆夜池,抗拒去與他做出什麼親密無間的舉動……

她知道這樣對穆夜池也許很不公平,但她無法放開自己,在知道穆夜池和卿月月有了結婚證了還跟他手牽手成雙入對,還與他嘗試著接受,和好,甚至恩愛。

明知道是卿月月的算計啊,她就是做不到……

心裡抗拒,他們貼合的身體卻意外契合,暈開的熱氣縈繞在他們四周。

江緋色感覺整個人有些暈陶陶,穆夜池體溫滾燙著她肌膚,渾身瀰漫出一股莫名熱氣。

她壓下心頭的不自在,扭了扭身體,卻換來穆夜池忽然大力的扣緊。

「噓……」穆夜池極具魅力的嗓音在她耳畔酥麻警告,帶著磁性沙啞,尤其迷人。

江緋色幾乎被他整個人包起來,身子緊緊的圈在穆夜池身體上,整個人都是穆夜池的味道。

「你先放開我,我們回去,這件事回去在談。」江緋色不敢亂動,輕聲的與穆夜池清楚。

「嗯,我會調查清楚,畢竟事關我自己的終身大事。」他豈是臉婚姻都讓人當兒戲的人。

更別這件事是算計江緋色,他不可能繞過不計較。

二叔想要穆家是嗎?卿月月想要害死江緋色,跟他結婚是嗎?卿家想要把他當成玩物利用他是?

很好!

看在爺爺的面子上,警告過,也給過足夠的面子和機會,他們不知悔改,還以為是他看在爺爺面子上不敢真對他們怎麼樣,頂多會被他暗中搶奪生意,那點損失卿家浪費得起才敢這麼囂張嗎?

「他們的目的其實很明顯……」江緋色還想繼續下去,卻聽到穆夜池的手機響了。

穆夜池看都不看就要掛掉,卻被江緋色拉住手。

「你手機不是誰都能隨時打通,就算是你的工作號碼。」江緋色有些心虛,畢竟是在給自己找到合理的借口離開。

「還玩心機了,給我安分點!」穆夜池看看手機,低頭盯著搞動作的江緋色壞笑。

緊繃的氣氛忽然一下就放開了。

「誰跟你玩心機,你才是心機boy!」看穆夜慘又要搞事,江緋色急忙伸出手堵住他胸膛,提醒他:「手機有來電了,你還不快點接。」

「等著,別亂動亂跑。」穆夜池話,看江緋色乖乖的,才轉身離開到一旁接聽電話,丟下一臉做賊心虛的江緋色。

穆夜池在邊邊上,想逃跑也沒門。

想想就算了,她才不想灰溜溜逃跑。

「出去,是宴會主人的電話。」穆夜池參加的是慈善機構的宴席,來的人也看出來都是大人物。

穆夜池有名有股份,自然要出去談事情,不過江緋色不想跟他呆一塊去談他們的事業宏圖擴展,穆夜池也知道她不喜歡。

「很快我就出來,自己呆著別讓人欺負了。」穆夜池不放心,給了顧瀾一個電話讓顧瀾暗中保護,這才過去會議室談正經事。

穆夜池前腳才離開,江緋色背後如芒在刺,那眼光真是不知道什麼叫含蓄。

看穆夜池走了,就蠢蠢欲動對她下手。

江緋色看不到卿月月身影,但她能感覺得到有詭異的眼光,從穆夜池離開之後就緊緊鎖住她。

卿大姐?還是那個跟她爆穆夜池料的顏浮生?又或者是對她很好奇的女強人顏夫人?

江緋色覺得有些不適,她討厭這種奇怪的氛圍。

為了轉移注意力,江緋色眼光掃過宴席……

她對面,蕭涼城與顏浮生正在交談。

江緋色皺眉,正想隱去身軀等穆夜池回來,就看到蕭涼城直勾勾看著她,並且已經向她走過來。

顏浮生在蕭涼城背後,對她意味深長的勾著唇笑了笑,沒有雨蕭涼城一起走過來,也沒有跟她話,轉身與旁邊的人談笑風生。

「緋色。」蕭涼城趕到,站在江緋色前方,正好堵住江緋色去路。

「有事?」

既然都纏上了,肯定不會放過讓她平平安安走掉。

「你跟他一起來的嗎?」蕭涼城放下酒杯,微微輕笑著問江緋色。

江緋色臉色很冷淡,對蕭涼城薄涼的應道:「跟你也沒有關係,告訴你也無妨,我是跟穆夜池來的,不妨礙你對的報復。我從來沒有跟他過你針對他你想報仇,反正你一舉一動他也知道你想做什麼。」

他們兩人這麼多年,肯定不會善了,穆夜池沒有直接把蕭涼城滅掉就是最大的恩惠,她怎麼都不明白蕭涼城怎麼這麼愚蠢,暗中做著穆夜池動動手指頭就知道是他蕭涼城乾的壞事。

好,蕭涼城可能也不在乎穆夜池怎麼想怎麼知道,反正他就是想讓穆夜池不好過,想報復穆夜池,知道也沒有什麼,只要看結果他們誰更不舒服誰就是贏家。

媽呀,這種報復簡直……太沒完沒了,除非直接弄死蕭涼城或許弄死穆夜池才能結束。

江緋色更可悲的覺得,她還得承擔他們的結果,無論誰輸誰贏,太tm的噁心了。

「緋色?緋色?緋色……」蕭涼城連著叫了好幾聲,陷入沉思中的江緋色一回神,就給了他一個冷漠的眼神。

蕭涼城有些尷尬,嘴角的笑容都僵硬得特別為難。

「找我有事嗎?我們現在的關係很尷尬,做不成朋友也不可能沾染上一絲暖昧關係,你跟我見面比不見面更讓人自然舒服。」江緋色挑眉,把話都條明白了。

「你……跟穆夜池真的在一起了?」蕭涼城沒有去接江緋色的話題,直接跳過,反問道。

關他屁事。

江緋色直接甩一個大白眼和給蕭涼城,很明顯的告訴他蕭涼城沒有資格管她跟誰在一起。

「你別誤會,我知道……知道我們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也知道你已經不喜歡我,我只是,只是怕你跟穆夜池在一起會受傷,會難過過,會被穆家的人排斥和暗中欺壓給你使絆子讓你受苦。」蕭涼城低著頭,心翼翼的。

完他似乎覺得不妥,又急忙開口繼續道:「我不是關心你,我就是……就是覺得我們這麼多年關係,是無法消磨掉的,我知道穆家的人對你怎麼樣,所以我才忍不住關心你。」

關心她?

江緋色後退兩步,秀眉擰著,「不用了,我不是當年的女孩,我選擇的事情不管好壞都是我自己決定的,我自有分寸。」

「我知道了……」蕭涼城很失落,臉色都微微的皺著,看起來特別的受傷:「是我這些年瞞著你不來找你錯過了你,我不會怪你,那件事跟你也沒有關係,我只是放不下對你的關心,也想親自當著你的面跟你一聲對不起,我利用了你的感情,利用你對我的好,讓你失望了才選擇穆夜池……」

「抱歉,我不是因為你的利用才對你失望,轉而選擇了穆夜池!」江緋色聽著怎麼就這麼不舒服,快速打斷了蕭涼城的話。

蕭涼城手上顫抖,神色激動的反駁:「你不要自欺欺人,我知道你是因為我的利用走投無路,才選擇你討厭的穆夜池當做庇護!」

江緋色:「……」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你討厭他,我都知道!」蕭涼城很激動,手中的酒杯差點就因為激動潑了江緋色一身。

江緋色一臉受不了。

「緋色,你在穆家並不好過,為什麼還不願意離開?還要忍受著穆夜池對你殘忍的剝奪和欺壓?難道你還有別的打算嗎……」

蕭涼城在暗示,暗示江緋色可以爭奪穆家的遺產?

好可怕,好扭曲的報復心靈!

江緋色出聲打斷了蕭涼城,鄭重的說道:「你別激動!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到的消息,我要告訴你,對你失望的確是因為你的利用,也因為你的隱瞞和欺騙,今天跟你說清楚了。我並不是因為你選擇的穆夜池,事實上我也沒有選擇穆夜池,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我跟你念在舊友關係說這件事。」

「怎麼……可能呢。」蕭涼城一臉受到打擊的震驚,不過很快,蕭涼城的臉上又看到笑容:「你真的沒有跟穆夜池,你們不是那種情人關係?穆夜池不是在包養你,你不是破壞穆夜池和卿月月的婚姻第三者?」

「你腦子進水了?你之前不是很清楚我和卿月月與穆夜池的關係?」江緋色看到蕭涼城臉色一白,自嘲的笑道:「我還以為你真念在當年我們的友情份上,沒想到原來你死徹底沒有了半分,還妄圖引導別人誤解當年我和你有過戀人關係。那些卿月月撒播出去,關於我江緋色的流言蜚語,你也有份是不是!」

江緋色的聲音咄咄逼人,烏黑烏黑的大眼睛像是磁鐵,看得蕭涼城武無端的覺得呼吸急促。

他不敢對視江緋色的眼睛,轉過視線,急切的反駁:「當年這些事情都還沒有發生,難道我有未仆先知的能力,能料到今天發生的事情嗎?如果你是說穆夜池打斷我的手之後,可能還值得懷疑,但之前呢,之前我們的關係……在你眼中就只剩下欺騙了嗎?」

好樣的!

江緋色氣極反笑,竟然還反過來質問她了,臉真大。

「你都這麼說,我還能說什麼?穆夜池打斷你的手你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頭上,記恨穆夜池的同時,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之前你對我有多好,如今我對你就有多麼噁心!非要說你對我曾經的好,我可以抵消你這些年對我的利用,就這樣一筆勾銷吧。」

江緋色也受不了,老被蕭涼城拿當年的事情來威脅她,用道德來制約她一次次利用她,真是夠了!

她本還念著一點點情分,不管他和穆夜池的報復,沒想蕭涼城主意算盤都一直拉著她給他們陪葬,還與卿月月合作陷害他。

這就算了,蕭涼城非要在她面前刷臉,一次次用當年的好扮演無辜,然後博取她同情與良知,加以再次去利用,越想江緋色就越反胃。

「我……我不說了,我知道你現在跟著穆夜池,我做什麼都是錯的,壞的。」蕭涼城口氣微微哽咽,眼眶紅了一圈:「你說結束我們的感情那就結束吧,反正你已經是穆夜池的人,註定會幫著穆夜池對付我,你也不用為自己洗白說你沒有跟穆夜池告狀過,你沒有暗中跟穆夜池破壞我對他的報復!」

卧槽!要炸了!怎麼又這麼噁心的男人。

江緋色氣得想把手中的紅酒潑蕭涼城滿頭滿臉,這種話也虧他說得出口,害臊不害臊啊一個大男人的。

她江緋色要是真跟穆夜池告狀,他蕭涼城早就被滅個粉身碎骨了好嗎?

她要是站在穆夜池身邊跟穆夜池一起欺負他蕭涼城,他蕭涼城現在還不知道哪個角落裡狼狽不堪當豬狗不如的東西,怎麼有臉用這事反過來咬她恐高她。

敢情她放過他,只讓穆夜池恁他還錯了。

「你以後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你也不會站在我這邊,你也已經把我們之間的情分拋棄得一乾二淨!你不用在假惺惺的說看在當年我照顧你,我救你於水深火熱,我為你斷掉一隻手等等的事情上放過我了!」蕭涼城握著手,絕望的對江緋色怒斥。

他在控告江緋色無情無義,江緋色虛情假意,江緋色忘恩負義呢!

他就是在說江緋色踩著他上位,到頭來害把他弄得豬狗不如。

「你給我閉嘴!」江緋色火了,怒氣蹭蹭蹭往上漲:「蕭涼城,在我們斷絕所有來往關係之前,我必須要跟你說,你給我聽好了!」

「聽好了!我對你這麼好,你給我回報的全是傷害,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江緋色覺得要爆炸了,「你還好意思說,背叛我的是你,拋棄我的是你,不念舊情的是你。你照顧我多半是因為你嫉妒穆夜池你想超越他,你救我不過是因為覺得這樣能贏了穆夜池。你斷掉的那隻手,拜託你不要在拿來博取同情了,你的手根本不是穆夜池打斷的!說清楚明白了,你現在就給我馬不停蹄的滾蛋——」

給你台階你不要,非要捅破所有,那就受著吧。

江緋色冷眼看著臉色慘白的蕭涼城,心口是掉了塊大石頭,徹徹底底的晴朗了。

「滾吧,看到你這張臉我就覺得噁心,你真沒用!卿月月能幫你什麼?自己打斷的手還要賴給穆夜池,把責任推到我頭上,你真不要臉!」

穆夜池咬牙,臉上終於龜裂。

他緊緊的看著江緋色,在江緋色冷笑下握著搖晃的紅酒杯,跌跌撞撞走出去,走入人群中,消失不見。

江緋色吐槽無力,就是覺得胃部特別不舒服。

不過好在解決了蕭涼城這個隱患,她這次真的沒有背負著什麼心理負擔,把心裡對蕭涼城的所有都吐了出來。

蕭涼城一走,卿月月也不敢出來受虐,識相的不敢找江緋色的渣渣。

江緋色覺得這樣就不會被人暗中盯著了,沒想蕭涼城和卿月月解決了之後,她一轉身,背後那道神秘的灼熱視線卻並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濃烈。

完全不能忽視掉這樣強烈的目光,人家又在暗處,江緋色被盯得渾身都不對勁,心塞得很。

看毛看,想怎麼樣亮出來打個你死我活也好,背後做小人的人最惡毒可怕,人家還不知道是不是卿月月蕭涼城這一流,來個陰險點的人,她就得時時警惕,多麼不爽。

江緋色不能轉移視線,只好走向穆夜池開會的房間,在門口等穆夜池算了。

還沒有走到,江緋色就看到會議室門打開,人慢慢的走出來,最後出來的是穆夜池。

她身上的緊繃在看到穆夜池剎那,忽然就鬆了,目光就落到穆夜池身上,沒有移開。

穆夜池正跟一個看起來事業有成的人士說話,估計是在談商業信息交流,最後客氣的與那人著握手,舉起酒相互碰杯。

「……」這表面功夫,穆夜池做著絕對滿分。

只是這在別人眼中人上人的儒雅舉止言行,在江緋色眼中就是十足的偽君子,即使穆夜池做起來特別好看,也不能改變她真實的想法。

看了一會,江緋色興趣缺缺。

她轉過身子,手不小心碰到了旁邊桌上的酒杯。

手背清涼,紅色酒汁從杯口流出來,浸染了江緋色的芊芊玉手,粘粘的葡萄味道讓她不太舒服,立即招手讓服侍生過來,處理后江緋色才側身子去洗手間。

洗過手,江緋色沾濕的手順便拍了拍僵硬臉頰,一股沁涼潑在臉上,舒緩了她心頭的絮亂煩躁。

望著鏡子里自己滿臉不耐煩,江緋色揉揉兩邊臉頰,輕輕擰了擰秀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