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她便連拖鞋都沒時間穿,便跑到了窗戶旁邊,想看看樓下是不是有倪秋軒的車,不過註定是失望。 「總編,您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有什麼吩咐嗎?」方詩悅有些失望的情緒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是這樣的…我最近了解到了在編輯工作分配上,對於實習的編輯有不公平的現象存在。」天色已晚,倪秋軒也不想和方詩悅寒暄,便開誠布公的問道。

「不公平?」方詩悅聽到這句話,整個人清醒了許多。

「我不懂總編的意思。」提到工作,方詩悅便理智了不少。

「編輯工作稿件的派發都是按照系統來的,我會根據每個人的情況派發適合的稿件,在每個人的名下。如果稿件出現了多分,錯分等問題,我名下的編輯都可以和我溝通,至於其他的工作安排,我都是按照公司的指引分配協調,所以我不明白總編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方詩悅正襟危坐在床上,說話的語氣帶著些氣悶。

「是我名下的編輯投訴我處理不公嗎?又或是覺得我處理不公的人,直接投訴到總編您那裡了嗎?」倪秋軒沒有說話,方詩悅便追問道。

而倪秋軒聽到這樣的話,也啞了聲。

他沒有辦法再去追問是不是方詩悅在處理的田七葵的工作時,出現了不合理的分配。

如果是這樣,方詩悅以後便會更加針對她,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是其他編輯組出現了這樣的問題,我和你了解一下情況。」

方詩悅在N.X工作這麼多年,雖然為人有些苛刻,對他有些非分之想外,其他的事情還是盡如人意。

鑒於此,倪秋軒還是決定私下再多了解一些。

「哦。」方詩悅的情緒不再高漲,甚至有些失望。

「既然你們組,沒有這樣的問題,那我再問問其他的編輯吧!」

倪秋軒說完,便掛了電話。

他發了簡訊,告訴了向禕辰在處理,便收回了思緒。

明天是新部門成立的日子,倪秋軒需要早些到公司安排,便決定早點離開酒吧,回家睡覺。

向禕辰等到倪秋軒的消息,雖然不是他希望的結果,但是他也知道,不急於一時。

妮子還小,也許需要經歷更多,才能成長。

向禕辰想到這裡,看著對面房間的面色越來越柔和。

清早,田七葵做好早餐,便收拾東西去到了雜誌社。

昨天晚上她收到了雜誌社內部的郵件,說明早9點到頂樓會議室開會。

郵件發出的時間已經半夜12點了,田七葵也是睡前才發現。

她興奮的問許小雅有沒有收到郵件,卻沒有得到許小雅的回復。

上班時間的雜誌社,人來人往,進進出出。

田七葵走到座位上,便看到許小雅臉色極差的坐在一旁。

「怎麼了,小雅,昨天睡的不好嗎?」田七葵將包包放下后,關心的問道。

「七葵…」許小雅看向田七葵的眼光有些不一樣,明明是楚楚可憐,但是在眼眸後面卻隱藏著讓人看不清的東西。

怎麼了?」

「我…沒有收到郵件…」

許小雅懨懨的開口,昨天晚上她聽到田七葵說郵件的事情,就大概猜到了是什麼。 關於申請新部門,雜誌社雖然沒有規定說實習編輯沒有資格,但是大家明裡暗裡都知道,總編對於新部門的期望甚高,肯定是選擇各部門的精英加入。

田七葵和許小雅還有其他的一些實習生,也是抱著湊熱鬧試試看的心態投了簡歷,但是大家全部都沒有得到回復,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現在…

許小雅心裡有些難過。

說不上為什麼,小夥伴得到成功,本應該是件高興的事情,但是她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啊?」田七葵這才明白許小雅的憂慮在哪裡。

「嗯…」許小雅點點頭,眼眸中的閃爍著一層水霧。

「他們說,收到郵件上去開會的人,就是新部門的入職人選。」

「啊?」田七葵是真的沒想到,她以為還是和之前一樣,集體開會宣布一下,卻不想現在已經篩選好了…

「七葵…」許小雅撅著嘴,委屈極了。

「我也不清楚…」田七葵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我…先上去看看,有消息,我在通知你。」田七葵看到時間差不多,安撫了許小雅兩句,拿著筆記本朝著樓上走去。

田七葵心裡有些忐忑,她確實沒想到這次的轉崗竟然也有她的份。

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如果真的轉崗了,要怎麼面對許小雅啊。

「哎!」田七葵一邊等著電梯,一邊嘆氣道。

「七葵,你也去樓上開會嗎?」方詩悅同樣拿著筆記本踩著恨天高朝著電梯方向走過來。

不過讓方詩悅意外的是,沒想到新雜誌社的人選,竟然還有田七葵。

他們編輯組人才濟濟,卻不想竟然只有他們兩個人入選了。

方詩悅腦子轉的很快,想到前幾個星期總編親自下來要人,說要給田七葵轉崗,但是半個月都沒消息了,難道就是轉到這裡嗎?

思及此,方詩悅不得不再次用打量的眼光看向了田七葵。

微卷的頭髮紮成了高高束起的丸子頭,五官精緻長在有些微胖的娃娃臉上,倒是可愛。

方詩悅不否認,田七葵確實是一個美人胚子,比起自己引以為傲的兇器,田七葵的似乎…在寬鬆款式的隱藏下,也別有一番風味。

「是的,主編,昨晚收到了郵件。」田七葵對方詩悅有些畏懼,畢竟在很多事情上,方給了她很大的壓力。

「昨天晚上?」方詩悅的眉毛蹙了蹙,但是很快便將情緒隱藏了下來。

「嗯。」田七葵點了點頭,電梯到了,兩個人便先後進了電梯。

田七葵和方詩悅來到頂樓的會議室,房間里已經做了大概七八個人,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

房間內的每個人,對於即將進來的人,都充滿了好奇。

因為他們相信,現在能夠做在這個辦公室里,必定是雜誌社精英中的精英。

「方主編。」一個穿著灰色風衣的男人看到方詩悅過來,便十分激動熱絡的上前打著招呼。

方詩悅看到眼前的男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眼裡的嫌棄很快的隱藏了下去。 「喲,這位小可愛是你的助理嗎?」樂陽並不在意方詩悅對自己是怎麼樣的情緒,他饒有興趣的看向田七葵,笑著打趣道。

「樂主編,您好,我是田七葵。」田七葵雖然來雜誌社的時間不短,但是樂陽的名號她還是聽過的。

樂陽的年紀和方詩悅相仿,但是在新聞界卻是一舉成名。

當年他一個在國外遊學,意外發現了一些國外隱藏的地下勢力。

樂陽孤身一人對地下勢力進行了深入的卧底取證,並且連帶證據和新聞稿發到了國內三家知名的報社和一家電視台。

電視新聞和報紙雜誌同期播出,轟動一時。

但是由於那股勢力有人在暗中協助,部分重要的人員畏罪潛逃,而樂陽也因此在國外遭遇到了多次的暗殺,而後來是如何輾轉回到國內的,就不得而知。

之後的樂陽雖然在新聞界大有名氣,但是卻始終行蹤隱蔽,很多新聞媒體蠢蠢欲動,卻都無功而返。

唯獨N.X,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成功簽下來了樂陽。

沒有什麼工作經驗的樂陽,主動提出從普通的編輯做起,了解雜誌社的運作。直到工作半年後,才有了第一次的晉陞機會,他與方詩悅共同爭奪一個主編職位。

樂陽的工作經驗雖然少,但是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他在競爭中的呼聲也比較高,但是讓人意外的是他卻在中途離職,方詩悅便順理成章得到了晉陞的機會。

而這件事卻成了方詩悅的一塊心病,因為沒有人認為她是因為有優秀而榮升,只會覺得是她鑽了樂陽的空子…

「喲,我這麼多年不在N.X,想不到竟然還有小可愛知道我的名字。」樂陽扶了扶自己的金絲邊框眼鏡,看向田七葵的神色亮了亮。

「當然知道啦!」田七葵解釋道,「當年你寫過的一篇時事新聞,一直被我們學校的老師,當做是範例來學習,您對事件分析的角度,一直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田七葵一副迷妹的模樣,讓樂陽心裡高興了不少,他似乎好久沒有聽到這樣的『追捧』了。

「是啊,怎麼優秀的人才,我們N.X可是容不下呢。」

方詩悅丟下一句話,自顧自的走到了會議桌的前面,拉起了凳子,坐了下來。

樂陽看了看方詩悅的方向,神色有些晦暗,但是很快便隱藏了起來。

「我們加個微信吧。」樂陽拿出了手機,調到了二維碼的界面,等待著田七葵的動作。

樂陽算是她的偶像之一,可以加偶像的微信,田七葵當然很興奮。

她急忙的拿出手機,添加了樂陽的微信。

樂陽看到已經成為好友的兩個人,點了點頭。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倪秋軒來到會議室的時候,看大的便是田七葵和樂陽互加微信的畫面。

他不動聲色的來到了位置上,坐了下來。

總編的到來,會議室里的議論紛紛便戛然而止。

倪秋軒打開電腦,將一份新部門的介紹投放到了電腦上。

「大家好,感謝各位同仁參加今天的網路文學編輯部啟動會。」 聽到倪秋軒的話,大家相視一眼,似乎表明之前的猜測果然如此的模樣,更多的還有心裡的小傲嬌。

畢竟這種近乎內部二十選一的比例,脫穎而出還是讓人激動的。

「現在我們進行會議的第一個議程。」廢話不多,倪秋軒便開始對網路文學部的規劃做出了詮釋。

編輯們聽著他的設想以及現有的數據分析,更是信心十足。

田七葵坐在方詩悅的身邊,也是幹勁十足。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此次的人員配置,由一名主編,一名副編,及六名責編組成。」倪秋軒說完在場的人似乎都在心裡安排著適合自己的位置。

其中主編和副編的人選無疑落到了樂陽和方詩悅的身上。

同時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炙熱目光的兩個人則將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倪秋軒。

一個是現有的主編,而另一個則是外聘的精英,最終誰主誰輔,充滿了好奇。

「樂陽,你辛苦一下。」倪秋軒似乎不準備給大家太多時間去揣測,而是直接叫上了樂陽的名字。

樂陽笑了笑,將自己的電腦打開,投放到了屏幕上。

樂陽的電腦上是另一份運營計劃,在屏幕亮起的一剎那,大家便明白了…

有備而來的人,顯然是早就知道了主編職位屬於自己。

方詩悅此刻的臉色難看到了幾點。

樂陽會參與進來的事情,她是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本以為兩人至少起點是一樣的,但是現在他連完整的運營計劃都有了…而自己卻兩手空空。

方詩悅雙手緊握,會議室里傳出來的溫潤聲音,她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田七葵看著樂陽的侃侃而談,星星眼都快冒出來了。

樂陽的運營計劃,倪秋軒之前就已經看過,他十分認同,所以現在才讓他拿出來與大家分享,不過看到台下田七葵對樂陽崇拜的目光,心中暗叫不好。

「所以現在我需要把現有的編輯分為言情組,懸疑靈異組,二次元遊戲組和歷史武俠組四大類。」

因為人手有限,樂陽並沒有把所有的小說分類規劃進來,而是選擇了流量比較大眾的四大分類。

「而每一個組別的編輯,則需要洽談該類型現有的大神作家。我這裡有一份作家的名單,每一個組別提供了不少於五個的人選。」

樂陽說完,便在電腦上按了一個按鈕,名單便發放到了每個人的郵箱。

與此同時,在電腦屏幕上,也出現了樂陽對於現有編輯的建議分組。

「這是我根據大家平時的工作性質,臨時做了一個編輯的組別,如果覺得自己不適合現在的分組,或者更適合其他的分組,可以現在提出來,我們當場討論。」

聽到樂陽的話,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大屏幕上面,尋找著自己的名字。

言情組:

洽談作家:紅玉三千,芳里,月不小,流落殤,爆米花。

建議編輯:方詩悅,林溪。

歷史武俠組:

洽談作家:流水不羈,煎餅果子,土豆番茄,慕箭彬,鄒水寒。

建議編輯:樂陽,薛琴。

二次元遊戲組:

洽談作家:全場最佳,廢渣快樂水,酒釀糯米,夏紅雨,話梅不甜。

建議編輯:鄒玉琳,劉夏夏。

懸疑靈異組:

洽談作家:池魚,鬼哭子,行走的刀把,貓三千,哇哇音。

建議編輯:陸庭歡,田七葵。 在座的編輯看著自己的名字和各個類型大神的名字擺在自己的時候,心裡的感覺無法形容,不由得開始議論紛紛。

「握草…主編這是逗我吧!全明星陣容,怎麼找?」

「是啊,好多大神都是和自己網站簽長約的,怎麼可能挖得到?」

「靠…只有我注意到了嗎?池魚…竟然有池魚…那不是高冷男神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