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的生死簿。快在你師傅名字後面加個三」葉凡真的急切的向我喊道。

做完一切,葉凡真走到馬面後面,悄悄把生死簿放回他的身上。

「加三是什麼意思?」喔看向葉凡真。

「你師傅的壽命延長三年。」

我向葉凡真伸了伸大拇指,「小子真有你的!」 也幸好江氏夫婦不知道在江大竹心裡竟然是這樣想他們的,要不然還不得被這個傻兒子給氣厥過去?

薛虎沒料到江大竹才跟宋離一碰面,沒說兩句話竟然就要跟著宋離回家了,雖然這回的是江大竹自己爹娘的家,但是這也架不住讓薛虎多想啊,要知道之前將軍都不知道勸說了多少次,可是江大竹那性子犟的,說什麼都不聽,甚至還說要是讓他回去,那他回去之後就再也回將軍身邊了,無奈之下將軍只好作罷,甚至從此都只敢悄悄的敲敲邊鼓。可是這宋離又是怎麼回事? 謹以今生許予你 怎麼會讓江大竹對她如此的信任?這實在是不合常理。

「公子,你的病。」薛虎甚至企圖用江大竹得病的事情來拖住江大竹。

宋離皺眉,「難不成因為大竹牛的身體不好,所以就連回家看父母都不行了?」

薛虎語塞,他沒有這個意思,他只是擔心江大竹要是真的跟宋離回了家,是不是還會記得與大將軍之間的約定而已。對,就是這樣的,他才沒有其他的擔心。

宋離白了薛虎一眼,「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但是大竹牛是我的好朋友,你既然跟在大竹牛身邊就更應該要事事為他著想才對。」

薛虎沒想到自己活到這把年紀竟然還被給小姑娘給教訓了。

「阿離,薛大哥也是擔心我所以才會這麼說的,而且他沒有惡意的。」江大竹見薛虎的臉色不對,怕薛虎生氣起來不管不顧的傷著了宋離,連忙道。

薛虎心裡雖然有些氣惱,但是在他看來宋離是姑娘又是個小孩子,對他而言無論是這其中的哪一點都不足以讓他對宋離動手,但是江大竹這樣明顯對宋離的擔心還是讓薛虎擔心。

「莫春,去準備一輛馬車,我們明天一早就回去。」宋離吩咐道。

薛虎剛想說他們有合適的馬車,可是卻被江大竹給攔住了。只見江大竹一臉笑意的看著宋離的身影,似乎對於這樣的宋離有無限的懷念。

「阿離跟從前還是一樣。」

總是對一個人懷念從前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薛虎覺得自己應該要將江大竹看的再牢一點,否則等將軍回來之後,發現江大竹變了心,那自己這個副將也就不用活了。

只是薛虎顯然已經忽略了江大竹命不久矣的事實,或許是因為江大竹表現的實在是太過正常了,所以絲毫沒有想到這是一個即將要命不久矣的人。

一天一夜已經足夠宋離跟李真余占鰲談論商量事情了,所以第二天幾乎天才剛剛微亮,宋離就叫醒江大竹準備回活水村了。

天大地大睡覺最大的薛虎被人這麼突然叫醒了,自然脾氣不太好。陰沉著一張臉,似乎要撕了宋離一般。

只可惜宋離根本就沒有把他看在眼裡,自顧自的說道:「這幾顆藥丸雖然救不了你的命,但是最起碼可以緩解你的癥狀,讓你疼痛減少一點,這樣起碼回家之後不會那麼容易就被江叔江嬸看出你的不適來,你說是不是?」

江大竹几乎是沒有猶豫就把藥丸接了過去,阿離說得對。自己不能在爹娘面前表現出自己身體的不適來,所以這藥丸來得正是時候。

「還是阿離你想的周到,這樣就不容易被爹娘看出來了。」江大竹笑道。

宋離卻覺得很是苦澀,大竹牛的身子早已經壞了,可是他還能強撐著每天都表現的自己無比的健康,為的就是不讓別人能察覺出來,自己到底出了什麼異樣。如今就連回家去見爹娘都不敢讓爹娘知道實情,而是要採取這樣的方式瞞住江叔江嬸。

宋離給江大竹的藥丸的作用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江大竹看上去沒有之前那麼的痛苦了。

江大竹到底還是近鄉情怯,明明已經到了自家院門口,卻不敢推門而入,甚至還在猶豫著自己是不是應該進去。

「我看你這麼糾結也不行,還是先跟我去我家吧。」宋離光是看江大竹做推門的動作就已經看了有半柱香的時間了,可是江大竹卻好像是還沒有做好決定一樣,一直都沒有推門進去的意思。

江大竹面紅耳赤,他終究還是下不了決定。不過先跟著阿離去她家裡也好。

宋華豐夫婦見宋離竟然還帶著一個穿著非凡的人進來,一時間也很是詫異。直到那人沖著自己叫宋叔,大娘的時候,這兩人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人竟然是當初去參軍的江大竹。

宋華豐很是激動,上前兩步,打量了江大竹一番,拍了拍江大竹的肩膀。

「你這小子總算是回來了,你可知道你爹娘都等了你多久了?」那兩口子整日在自己面前說什麼兒子去參軍了,是為國效力,可是他們這些老朋友難不成還不知道其實他們這是心理惦記兒子了,不過任誰家的兒子一走就是三年,誰都會惦記的。

如今江大竹突然就出現了,宋華豐也為江氏夫妻開心。

「孩子,還沒吃飯吧。」趙氏見江大竹的身子似乎要比離開前更加瘦弱,心道肯定是在軍隊裡面吃苦了,要不然原來那個白白胖胖的大竹子,怎麼就變成了如今這幅模樣。

江大竹心裡也是感慨萬千,宋叔跟大娘對自己似乎還像從前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甚至對自己的關心也是一如往常,絲毫沒有見外。

「我不餓。」江大竹道。

趙氏是打心裡就喜歡江大竹的,看待江大竹就跟看待自己的親兒子一般,一點不客氣的對江大竹說道:「到了大娘家裡你還跟大娘客氣什麼?再說了,難不成你這麼個小身板兒還能把大娘給吃窮了不成?」

江大竹失笑,好幾年不見趙大娘還是這麼的風趣。

宋華豐的手拍在江大竹的肩膀上的時候,薛虎的臉色就已經很是不好看了。可是沒想到這趙氏竟然也拍江大竹的肩膀,而且似乎力氣也不小。看著江大竹搖搖晃晃的身子,薛虎甚至還擔心江大竹是不是會就這麼倒下了,不過看江大竹直到現在還站的好好的,就知道江大竹的身子似乎真的就像是他自己說的一樣還可以撐上一段時間。 ?說完我收回了指向葉凡真豎起的大拇指。

「剛才我好像夢見牛頭馬面。」

只見師傅從床上坐起,睡意朦朧的說道。

「他們要把你鎖走,是葉凡真救了你」。

「那小伙不是死了么?」師傅一臉的茫然。

「閻王沒收他。」

「那他豈不是做了孤魂野鬼」師傅說完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

「呸,這水怎麼有味?」師傅盯著碗里的水抱怨道。

「是鹼的味道吧」。

「不對,」師傅的臉上寫滿疑慮,緊盯著手中的茶杯琢磨了好一會。

「我嘗嘗」說完我手伸向師傅的方向。「這什麼味?」手中師傅的茶杯聞起來一股刺鼻的腥味。

「莫不是有什麼東西在水裡腐爛」,我看向見多識廣的師傅。

「天亮以後去看看」師傅的回答令我有些意外。這時葉凡真則躲在黑暗的角落裡,我知道他並不想讓師傅看見。

東方的天空漸漸泛起一絲肚白,我和師傅剛出門口就聽見大街上的人不停的議論著什麼,他們個個行色匆忙,跟隨著人群我們來到村裡的古井處。井口四周站滿了圍觀的人群,形色慌張指手畫腳的在議論著什麼。四周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腐爛味。

「大姐你們在看什麼?」我上前和一位站在井邊的女子打了個招呼。

「井下有東西。」我走到井邊,果真井下隱隱約約漂著一個東西,只是在這黑暗的井內並看不清是什麼。

「師傅你快來看,井裡有東西」

「我老眼昏花的,你都看不清更別說我了」。師傅連連擺手。

就在這時幾個手拿繩子,長桿的人向圍觀人群快步走來。

「都讓開」。為首的壯漢大聲喊道。

我指著長桿問壯漢「你們要幹什麼?」

壯漢嘴裡發出一聲輕哼「把那東西打撈出來!」

經過眾人幾個小時手慌腳亂的打撈,那東西被拽了上來,原來是一具屍體,臉色青灰,渾身浮腫,有的地方已經開始腐爛,看樣子死了很久……

「怪不得水中散發著一股腥臭味,原來是這屍體在作祟」。一個中年男子指著屍體抱怨道。

眾人三三倆倆的聚在一起開始議論。師傅雙手交叉放在背後慢坨坨的走向屍體。

「你們都過來認認看是誰家的?」由於屍體在水下浸泡的太久,圍觀的人群都紛紛搖頭表示不認識。

「既然沒有人認識,先把屍體安放在義莊,看有沒有家屬來認屍」。師傅說完捋了捋下巴處已經發白的鬍鬚。

「呸,你個無名無姓的傢伙,死了還要在井裡,害的我們村沒有乾淨的水吃」一名臉上長滿絡絡腮鬍的中年男子指著屍體嘴裡罵罵咧咧的說道。

「來人吶,快來人」尋聲看去只見一名膀大腰圓的男子急沖沖向我們跑來。

「長山,什麼事大驚小怪的。」師傅向長山呵斥道。

「紋叔,你快去看看吧,龍潭水庫出事了」。長山說完,我突然想起離這村子不足五百米的地方就是龍潭水庫。

師傅看著長山猶豫了一會。

「走,去看看」。師傅一聲令下,村民們爭先恐後的向龍潭跑去。好在村裡離龍潭不遠,不到一顆煙的功夫我們便來到了龍潭水庫邊。

那水面上密密麻麻的漂著一層死魚死蝦,師傅前去撈起一條死魚。這魚肚處怎麼會發黑,魚頭像是被什麼東西咬掉,只見師傅眉頭緊鎖猶豫了好一會。

人群開始自發的捲起褲腿,站在岸邊打撈著死魚死蝦。

「你們快來看。」聲音傳入我的耳朵,只是這聲音聽起來夾雜著一絲恐懼,我尋聲看去只見長山瑟瑟發抖,嘴巴張大,右手指著水中。我攙扶著師傅走向長山。

不遠處的水草里藏著一個腦袋,一雙蒼白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們,膽大的青年拿起長長的竹竿伸向腦袋,連續戳了腦袋幾十下,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來幾個人和長山一起把他撈上來。」師傅的聲音顯得有些沉重。

「阿」,隨著長山的一聲大叫,他們將屍體扔向岸邊。只見屍體面色鐵青,嘴巴微張,左右兩邊兩顆長牙分別伸到嘴外,像極了龍王爺。我看著屍體在心裡暗想,同時出現兩具屍體難道是巧合?

井裡的屍體加上龍潭水庫的浮屍,使得一些流言蜚語在村子里迅速發酵。都說龍王爺出來抓人害命。聽到這些我不禁笑了笑「這幫白痴,這種話都能說出口,既然是龍王爺出來抓人害命,那麼龍王又怎麼會死去」。村裡陸陸續續有不少村民聚在一起,看樣子是要找村長討個說法。

「紋爺你去不去?」眼前一位看起來足有五十多歲的男子向師傅問道。

「誰愛去誰去,只怕這事他管不了!」師傅眼睛半眯,看向我的同時搖了一下頭,示意我跟著男子前去看看。

「我陪你!」我看向男子。

這幫村民聚在村長家裡,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龍王索命,水裡的魚蝦得罪了龍王,等等。

由於村長經歷了水庫漂棺事件顯得並不慌張,可是這事我能管的了嗎?只見村長低頭不語,顯然在沉思。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村長抬了抬頭「讓仇天紋給破一破吧,這種事咱們村也只有他有點能耐,只是應該需要準備點什麼?」。

「我知道」說完我在人群後面向村長走去。聽我說完,眾人陸續離開村長的家,我則返回師傅的住所中。

「師傅,村長說明天讓你破一破」。我看著師傅。

「嗯,知道了」師傅帶著一絲煩躁的口吻,說完點上手中的煙袋鍋。

第二天天一亮,師傅領著背著大包小包,跟在他後面的我,向龍潭走去。就在師傅剛剛立起法壇,人群中傳出一個聲音「你們這樣做是沒用的」這聲音聽起來有些高傲。只見人群後面走來一個披頭散髮的中年男子。

「村裡的瘋子他懂什麼?」長山看到是村裡的瘋子,發出埋怨的聲音。瘋子慢慢走向師傅旁邊,對著師傅小聲嘀咕了幾句。

「哈哈」。只見師傅一聲大笑。 宋離沒有辦法跟爹娘解釋為什麼自己要跟江大竹成親,有些話她不能說。

最後還是宋華豐問宋離是不是真的想清楚了,真想要跟江大竹成親。

「爹,我是認真的。」宋離道。

宋華豐一向都是把宋離的主意看的比較重要的,所以宋離說要跟江大竹成親,雖然宋華豐不理解,不明白宋離為什麼會這樣做。可是他只問宋離想清楚了沒有,若是真的想清楚了,那麼他是不會阻止宋離的。

趙氏就好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宋華豐,「老頭子你瘋了?阿離跟大竹子成親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就這麼答應了?」

「阿離,說她已經想清楚了。」宋華豐的回答很是平淡,似乎並沒有把這當做是一件多麼大的事情,反而只是一件好像人每天都要吃飯喝水這樣的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至於江家這邊那就更容易了,江大竹說自己突然想明白了,知道跟男人在一起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而且他跟宋離之間的感情一向都還算是不錯,這次宋離能在他生病的時候這麼幫自己,更是讓自己覺得自己喜歡上了宋離,所以才想要跟宋離成親的。

江老漢雖然覺得很奇怪,不過兒子願意跟女人成親,尤其是跟宋離成親,這個消息對於江老漢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了,所以他們只是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

江大竹迫切的表示自己要立刻跟宋離成親,所以江老漢他們很快就開始跟宋家商量婚事。

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幾乎在半個月之內就全部弄好了,甚至等大家知道宋離要跟江大竹成親的消息之後,他們就只剩下迎親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打算用這樣的方式來拒絕我?」顧寧怒不可揭,是他太過愚蠢了,所以才會以為宋離一直沒有答應自己是因為宋離害羞了,可是殊不知原來她竟然已經打算跟別人成親了。

宋離的雙手被顧寧牢牢的抓住,根本就連掙脫的機會都沒有。

「你先放開我。」宋離道。

盛怒之下的顧寧怎麼可能會聽從宋離的話,只是固執的讓宋離給自己一個答案。

「告訴我,你是不是要跟江大竹成親?」顧寧此刻就好像是一頭即將要發怒的獅子,可是卻又在極力的壓制自己的怒氣。

宋離嘆了一口氣,「我確實要跟他成親了。」

顧寧一臉的不可置信,「為什麼,明明你跟他什麼感情都沒有,可是你卻要跟他成親,難道你心裡就一點點我的位置都沒有嗎?」

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解釋的,宋離縱然不想傷害顧寧,可是她也沒有辦法對顧寧說出實情,因為這是自己已經答應過江大竹的,所以她只能任由顧寧誤會自己。

憤怒的顧寧處在即將要爆發的邊緣,甚至沒有人會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顧寧你放開我。」宋離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顧寧放開自己,可是說是徹底的惹怒了顧寧。

你竟然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給那個人嗎?難道我在你心裡竟然就這麼的不值得留戀嗎?

女人,我只疼你! 顧寧憤怒的堵住宋離的嘴,不讓宋離有機會繼續說下去。

被親的麻木的宋離欲哭無淚,這算怎麼回事?你動不動就來這一招,而且一點反對的機會都不給我。

良久之後,顧寧才放開宋離的唇。

「我以後不會再糾纏你了。」顧寧滿是苦澀的說道,他終究還是失去她了。

顧寧皺了皺眉,身體已經要比嘴更先做出反應,一把拉住了顧寧。將顧寧推倒在牆壁上,用自己的嘴堵住顧寧的嘴。只是宋離沒有顧寧那麼多的花樣,她的親吻只是用自己的嘴唇挨著顧寧的罷了,可是即便是這樣也已經足以震撼顧寧了。

顧寧立刻反客為主,這讓他如何能不欣喜?這是這麼長時間以來阿離第一次給自己的回應,而且是切切實實的回應,所以他才會激動的好像是一個毛頭小子一樣,跟平日里的他完全不一樣。

只是當他們的分開以後,顧寧一臉欣喜的問道:「阿離,你是不是也是喜歡我的,你不會跟江大竹成親了是不是?」瞧他,在胡說些什麼?阿離親了他就是要跟他在一起的意思,自然不會跟江大竹在一起了。

宋離搖頭,「我會跟他成親的。」

顧寧沒想到等了半天等來的依舊還是這樣的結果,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

「你既然要跟那人成親又何必要給我希望?」顧寧怒道,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他以為宋離已經決定要跟自己在一起了,可是宋離的話卻讓自己清醒了過來。

「如果可以你等我二年。」宋離道,她知道以江大竹目前的情況看來肯定是撐不過兩年了,所以才會這麼跟顧寧說的。

可是顧寧不知道啊,他只是知道宋離要跟江大竹成親了,這讓他沒有辦法接受。

「不,我一天也不願意等。」他沒有辦法看著宋離嫁給江大竹,這無疑是要自己的命,所以他不會等的。如果宋離真的要嫁給江大竹,那他就去殺了江大竹。

宋離的眼神黯淡了下去,是她太自以為是了,才會認為顧寧是願意等自己的,只是她錯估了顧寧對自己的感情,是她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沒有一個男人是會願意等一個女人二年的,更何況這個女人還是要跟別人成親。

宋離呼出一口濁氣,然後笑了笑:「我跟你開玩笑的,你不用等我。」

他們之間的這段感情本來也沒有怎麼樣,所以現在結束也算為時不晚。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