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每一次轟擊,就有一股巨力,順著青色小峰,轟在戰戟之上。

而且頻率極大,一次又一次的疊加,蒼熊整隻緊握戰戟的右手,青筋暴出,肌肉緊繃,想要遏制顫動,但越是遏制,這顫動越是強大。

隨之神色一個難看之下,只能先收回戰戟,身形向著身後退後開來。

嘩!

但這一退,四周直接爆發出一陣驚嘩聲。

原本以為羅無生會先呈現出敗退,但沒想到卻是蒼熊,這樣一來,這次比斗,很有可能羅無生勝利。

而這驚嘩聲,直接讓蒼熊整個臉,猙獰扭曲之極,好像是對他的最大侮辱和諷刺。

既然被侮辱諷刺,自然要狠狠的打回來。

「烈風無痕!」

喝聲而出,四周虛空,一道道青色烈風,一個呼嘯,化為向著羅無生籠罩滅殺而去。

同時,蒼熊整個身體,再次一個破空。

在這青色烈風之中,忽隱忽現。

而在這時,一道青色烈風,一個極速的掠斬,出現在羅無生的右側。

對於這青色烈風,羅無生雙眼寒芒一個冷冽,身形一個極速的掠動,向著身後退避開來。

因為在這時,那青色烈風,直接變成一根鋒利的青色戰戟,對著羅無生洞穿滅殺而去。

蒼熊見自己一擊不中,再次融入青色烈風中,對羅無生施展下一擊的攻擊。

可是在這時,羅無生嘴角一揚。

然後青色小峰,一陣刺眼的青芒爆閃。

剛一爆閃,滾滾的青色罡風,一個狂嘯,就將蒼熊的青色烈風,給裹狹在了其中。

對此,蒼熊的身形,從其中被迫顯現了出來。

然而他剛一顯現,那釋放出青色罡風的青色小峰,就直接一個掠閃,向著蒼熊狠狠的撞去。

而且半路,靈光爆閃之下,再次狂漲了五丈。

對於這一幕,蒼熊臉色大變,出現了驚慌,隨後想要躲避之下,上方的虛空,突然一個急劇洶湧,出現了一顆顆丈許之大的隕石火球。

將蒼熊能移動的空間,全部都封鎖了。

見到一系列的手段,四周的弟子,一臉的震撼驚嘆。

不管是武技的威力,還是施展的速度,都是他們有所不及的。 「我聽聞那位攝政王前些日子來了南郡,就在咱們都城的舊皇宮裡,你可別說什麼不該說的,小心被人聽見了,給你家中遭來殺身之禍!」

之前說話的那人臉色發白,低聲道:「我就只是隨口說說……」

「隨口說說也不行!」

旁邊有人道:

「那位攝政王可不是什麼好脾氣,我聽聞前些時日袁家的人撞在他手裡,直接被抄家滅族,滿門上下一百多口一個沒留……」

周圍的人聞言都是倒吸口冷氣。

「真的假的!」

「哪個袁家?」

說話的那人是個世家公子,見所有人都看著他,壓低了聲音道:「這都城裡除了當初跟隨義慶王的那個袁家,還有哪個袁家?」

旁邊有人驚訝:「可是我聽說當初大燕攻梁的時候,燕后命人剛破了城門,袁家的那位就率先降了大燕,後來還被分封入了新朝,他怎麼會突然得罪了那位攝政王?」

「嘁,還能怎麼著。」

那個知情的人臉色不屑的說道:「不知足唄。」

「他想送著他女兒入攝政王府,暗中給攝政王下了葯不說,聽說還暗地裡鼓動攝政王麾下的人,攛掇他們說服攝政王廢黜太子自己登基。」

「誰不知道攝政王愛妻如命,又將太子視若親子,袁家人心不足惹了滔天大禍,這才被攝政王下令滅了族。」

周圍的人聽著那人的話后,都是忍不住乍舌。

那袁家在如今的南郡都城,可謂是極為風光,沒想到居然說沒就沒了。

有人忍不住問道:「攝政王寵愛王妃也就罷了,可是太子……他難道就真的沒想過自己坐那皇位?」

「是啊,燕帝燕后失蹤都已經好幾年了,這幾年攝政王獨掌朝政,他若是登基,怕是沒人攔得住。」

「攔什麼啊,那朝中現在都是他的人,燕帝燕后失蹤這麼長時間,就算他們回來了,恐怕也只是個空架子了,那皇位怕是早晚要落到那位攝政王手裡。」

「我也覺著是,說不定那攝政王早就惦記著皇位了,只不過做點表面功夫罷了。」

皇家的事情誰能說得准。

外頭都說攝政王毫無私心,這幾年他也未曾動太子半點。

可誰能說得清楚將來的事情,又有誰知道他到底是真的沒有私心,還是只是想要尋一個契機而已。

那可是皇位,至高無上的權利,萬人之上的尊榮。

這世上誰不想要?

姜雲卿他們離得不算遠,且都習武又耳目聰敏,樓上的議論上有大半都被他們聽見。

清歡氣得臉上漲紅,瞪圓了眼睛道:「舅爺爺才不是這樣的人!」

卿安小臉繃緊時,身上多了絲儲君的威嚴:「這些人這般敗壞舅爺爺的名聲,當斬!」

姜雲卿看著睡醒之後就沒了昨兒個軟糯模樣,反而變成了小大人的兒子,聽著他的話失笑道:「這世間人有千種,品性才德更是參差不齊。」

「如他們這般背後議人的人從來都不再少數,嘴巴長在他人身上,若是你見一個殺一個,怕是要將天下人都殺盡了才行。」 第一百十七章招為駙馬?

蒼熊沒想到羅無生,還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武技。

之前就是故意讓他放鬆警惕,到最後給他一擊。

想到這,整個臉陰沉之極。

但是現在這麼多的強大攻擊,讓他無從躲避。

就算能抵擋,也只能一部分。

「我認輸!」

隨之嘴巴一開,有些不甘的開口道。

聽到這一聲不甘的認輸聲,四周的弟子,臉色不覺得一震,沒想到蒼熊這麼快就認輸了。

但是下一秒,他們的雙眼再次一震。

因為羅無生那衝撞的青色小峰,根本沒有停止的意思。

砰!

一聲沉悶碰撞,蒼熊的整個魁梧身體,被青色小峰猶如炮彈一般的撞飛了出去。

見到這,一旁的灰衣老者,臉色一沉。

「長老,不好意思,這靈器是我之前剛得到的,我境界太低,還有些掌控不了!」

可是在這時,羅無生身形一轉,對著一旁的那灰衣老者,一臉歉意的說道。

聽到這話,四周的人,都在心中噓了一下。

以羅無生一連串嫻熟的攻擊,怎麼可能會控制不了,無非就是想要報仇。

這麼看來,羅無生跟陳武順的恩怨,上升到了一個層次。

同時,也期待羅無生跟陳武順的一戰。

現在二十三了,再修鍊幾個月,就可以挑戰了。

而且按照時間上算來,羅無生還可以趕上這一次的九國天才榜。

想到這,心中再次激動了起來。

灰衣老者聽到羅無生這麼說,也沒有辦法,只好搖搖頭。

對於羅無生跟陳武順之間的恩怨,他也知道。

現在沒有重傷死人,也只能這樣,畢竟後面還站著三個比他還強大的長老。

他們都沒有說話,他自然也不可能說。

「這小子,還真的有仇必報!」

孟何見此,搖搖頭笑笑道。

「這就是修鍊,否則我們修鍊幹什麼,難道只為了壽命長久一點?」傅雲對於羅無生還是肯定的。

「說的也是!」

孟何聽此,不予否認。

羅月筱和古琰對於羅無生的勝利,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

「呵呵,這麼熱鬧,我好像錯過什麼了!」

然而在他們高興的時候,一聲呵呵的笑聲,突然從虛空之中,響徹開來。

緊隨著一個身穿藍金袍的男子,一個掠動,落在孟何三人的一旁。

「宮宏烈,什麼事情,把你給吹過來了?」

孟何見到這藍金袍男子,雙眼微凝,然後開口說道。

「呵呵,還真的有一件事情,而且還是一件喜事!」藍金袍男子宮宏烈一聽,再次一臉呵呵的笑道。

「喜事?」

孟何聽此,雙眼再次一凝,不覺得疑惑一聲。

「呵呵,孟長老,事情是這樣,我侄女閔月公主,聽聞羅無生英俊非凡,愛慕不已。所以我皇兄,特此讓我過來做媒,招羅無生為我們風月國的駙馬!而且這件事情,我們老祖也已經同意了!」宮宏烈見孟何疑惑,連忙笑著開口道。

嘩!

四周的弟子一聽,震驚之下,忍不住的再次驚嘩起來。

可是古琰卻知道,這是皇室看中了羅無生的天賦了,想要將羅無生拉攏過去。

雖然宮家是風月國的皇室,但浩然仙府的實力,沒有絲毫弱於他們。

所以兩者相互之間,暗中還是經常較量的。

現在羅無生的橫空出世,讓他們感覺到了一絲很壓力。

一旦成長起來,會讓浩然仙府越來越強大,這時皇室不希望看到的。

當然這一點,不止他一個人知道,其實在場只要明白的人,都知道。

對於這,羅月筱不會去管,只會由羅無生決定。

但是她的心中,還是認為羅無生喜歡的,是那葉青璇。

而孟何三人聽此,整個人再次一凝。

說什麼愛慕,全是扯淡空話,目的就是想要將羅無生拉攏過去。

至於後面說什麼老祖也同意,無非就是威脅。

想到威脅他們,難道他們是好惹的。

「呵呵,宮宏烈,不好意思,羅無生現在是我們宗門老祖的弟子,成親這種大事,還是要問一下我們老祖同不同意?」隨之嘴巴一開,呵呵的不好意思道。

「哦,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沒有聽到過?」宮宏烈見孟何說羅無生是宗門老祖的弟子,雙眼微眯,哦了一聲道。

「前不久的事情,還沒有來得及通告!」

孟何對此,一臉淡然肯定的說道。

「呵呵,那我要恭喜你們老祖收了這樣一個不錯的弟子。但這也沒有什麼關係,我們還是可以聯姻的嘛。而且閔月公主的天賦,還是不錯的,人也長得出眾貌美,我相信羅無生肯定會喜歡!」

其實大家都是明白人,一些口頭話而已,最後說完,視線一轉,向著羅無生看去。

「羅無生你覺得怎麼樣?只要你同意了,你師傅肯定會支持!而且只要你同意,你們羅家可以立即回到天雲城。」

孟何一聽,雙眼一沉,嘴巴一開,想要阻止羅無生說話,但是已經來不及。

接著待聽完,整個人一震。

「前輩,不好意思,我羅無生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我喜歡的人,正站在這靈武院之中。」

羅無生對此,一臉從容歉意的說道。

以前他為了修鍊變強,沒有娶妻生子,到最後連幫他報仇的人,都沒有。

既然重生,自然要為自己留下子嗣後代。

對於這話,不是孟何一震,其他的人,也一震。

而古琰和羅月筱在震的第一時間,腦袋之中,想到了一個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