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這宅院除了他們,還有一個小女孩兒,名字叫琳琳,也是楊奶奶收養的,楊奶奶去世不久,琳琳親生父母找來了,離開了這裡。

何塵和琳琳關係一般,沒有多大感覺。

「我先走了,等姐回來給你帶燒雞。」楊紫玧不再提琳琳,起身道。

「不要帶了,你自己留著花,以後用錢的地方多的是,我也不用補身體。」何塵道。

「一隻燒雞才幾個錢,對了,注意節制。」楊紫玧嚴肅地叮囑一聲,邁著小碎步,歡快地離開。

腦子裡都在想什麼,以前的單純小女孩呢?

「算了,下次再說吧。」何塵搖搖頭,本來還想和楊紫玧說下,自己煉體頂峰了,沒想到跑這麼快。

「外賣先不送了,先看看武技秘籍,這秘籍要去哪找?」何塵拿起自己存錢買的二手機,開始在上面搜尋,他記得網上有不少活動,若是能完成,可以得到武功秘籍的獎勵。

至於買?住這種破地方,沒錢!

「未滿十八,禁入!」

「少年,優美小視頻……」

「網上實在太不健康了,只會教壞小孩子。」何塵義正言辭地批判一聲,默默點了一個保存,切換網頁。

「陪練,挨打不還手,月薪一萬。」

「武道家教,要求,真氣武者,待遇一天六百。」

「加入金宏集團,可免費發放一門武技或煉體之法。」

「加入暢行公司,可免費獲得一門武技或煉體之法。」

「……」

「沒有適合我的,陪練挨打就算了,賺的錢,養身體都不夠,我後天還要上學,賺錢買武功秘籍不現實,加入這些集團,以後也難以退出,排除。」

何塵翻找著網上信息,頓時,一條信息吸引了他的注意:「武者對戰力王?」

力王是機器人,聽說是某個天賦太渣的武者,想藉助科技的力量,教訓敵人,成功研究出了第一代機器人,可以與武者對戰,只是剛創出來,出現了點狀況,創始者被力王拍死了。

此研究有助於武道發展,為了創始者不留遺憾,也為了武道,力王被保存下來,發展至今,至於創始者是誰,何塵不記得了,應該走的很安詳。

「劉家武道訓練館,煉體力王測驗,若能打敗力王,獎勵一本秘籍,武技或者煉體之法。」

「力王?」何塵看著內容,煉體力王,戰力不弱於煉體頂峰,自己應該可以:「就去這裡。」

循著地址,何塵來到一家武道訓練館,門前兩名身材魁梧的壯漢保安,伸手攔住他:「幹什麼的?」

「煉體力王測驗,我來試試。」 我和美女董事長 何塵打開網頁上的信息,遞給兩位保安。

「進去吧,有人帶你過去。」兩位保安看了一眼,收回了手,放他進去。

何塵走入武道館,前台小姐微笑相迎:「請問是來訓練的么?」

「我來進行力王測驗,不知道結束沒有?」何塵說道。

「從這裡進去,左邊最後一間,王經理辦公室。」前台小姐指引道。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謝謝。」何塵道謝一聲,走向前台指的方向。

一條長長的走廊,四周是不少房間,都有標誌號碼,何塵來到左邊最後一間房門外,按響門鈴。

吱呀

門自動開了,這是一間辦公室,一名瘦削的中年男子,坐在辦公椅上,淡淡道:「進來。」

「王經理,你好,我是何塵,想來參加力王測驗。」何塵道。

「煉體頂峰?」瘦削男子抬了抬眼皮,冷淡地道。

「是。」何塵答道。

「登記下信息,受傷概不負責。」王經理取出一張表格,指了指一旁的筆筒。

何塵寫下信息,王經理起身道:「隨我來吧。」

兩人離開辦公室,在走廊盡頭,還有一扇電梯,力王測試在地下一層。

地下一層,一片空曠房間,有十個金屬打造的機器人,和成年人差不多大小,安靜站立著。

「不用看了,這是練功地方。」王經理拉著有些發獃的何塵,進入一間密室。

密室內還有三位少年,正在與力王戰鬥,一個個大汗淋漓,身上還有不少淤青和紅腫,是力王打的。

在不遠處,還有兩個力王閑置著。

「想清楚,最少要堅持半個小時,直到你被打敗,或者你打壞力王。」王經理神情有些嚴肅地道:「力王不會要你的命,但稍有不慎,骨折什麼的,乃是常事。」

「我想清楚了。」何塵深吸一口氣,神情堅毅,自己雖然剛成就煉體頂峰,但他還是一隻合格的老陰,這力王還能比母巨雞強?

「那開始吧。」王經理走到一旁,準備按下開啟按鈕。

「王經理,確定打壞有獎勵,不用賠?我這一拳下去,這玩意很可能報廢。」何塵確認地問了一遍,他有些不清楚自己力量,成為了老陰比,不知道與正常的煉體頂峰,有多大區別,這次可以試試。

「你要是真能打壞,獎勵隨時可以拿走,蹭訓練就蹭訓練,沒人笑話,他們也是,我也沒什麼損失。」王經理淡笑道,說完,按下開啟按鈕。

「蹭訓練?」何塵有些迷惑。

「打壞,兄弟,半個小時,少受點傷吧,就當過來混一次訓練。」一位少年躲閃力王攻擊,說道。

「是啊,我們都是來蹭免費訓練的,煉體頂峰怎麼可能打壞力王。」另外兩位少年道。

「半個小時后,自己離開。」王經理淡淡道,準備離開,顯然將何塵也當成來蹭訓練的了。

何塵恍然,沒想到還有人借著測驗的名義,跑過來蹭訓練,藉機練功。



力王動了,一點也不遲緩,反而很迅捷,拳風炸響,空氣迸爆。

何塵皮膚泛起古銅光澤,身軀肌肉蠕動,骨骼齊顫,沒有一絲聲響,沒有一絲兇悍,同樣是一拳。



轟隆

肉拳與鐵拳碰撞,撞擊聲傳出,何塵肌肉一抖,雙腿宛如老樹紮根,不動分毫,眼前的力王停頓了,隨後轟然炸裂,化作無數碎片,散落一地,一些鐵片,更是飛出去,射在了牆上,入牆三寸!

好像,用力有點大?

「什麼情況?真廢了?」三位少年慌亂躲閃,他們險些被鐵片傷到。

「抱歉,有些沒控制好力道。」何塵略微有些心虛,雖然說打壞了不用賠,但這是真報廢了,拼都拼不好的那種。

「你真是煉體頂峰?不是真氣?」王經理獃滯地看著力王碎片,煉體頂峰一拳能打散力王?碎片射在牆上,還射那麼深?

「煉體頂峰?」少年們驚愕,煉體頂峰能這麼強?

「獎勵。」何塵伸手道,拿到武技,就能開啟老陰捉小雞(困難版),功夫雞了。 王經理辦公室。

何塵和王經理相對而坐,面前擺放著茶水,面前的王經理笑容滿面,熱情萬分:「在給你獎勵之前,我先問問,你有興趣來訓練館當教練嗎?」

「教練?」何塵疑惑。

「對,教練,訓練館內有錢人不少,需要指導,一般都是真氣武者做教練,但你的實力,我見識了,絕對足夠。」

王經理笑道:「凡是在訓練館買你的課,你得七成,訓練館抽三成。」

「真黑啊。」何塵嘀咕了一句。

「咳,別急,訓練館提供飯菜,訓練設備,你隨便用,只要不是打壞就行。」王經理輕咳一聲,乾笑道:「而且,這也關係到你的獎勵。」

「這和獎勵有什麼關係?」何塵面色冷了下來:「不答應,你們還會反悔?」

「當然不是反悔,你若不答應,我們隨便給你一門武技,這是上面的意思,若是答應,你自己挑一本。」王經理將電腦轉過來,對著他。

何塵看著上面的武技,什麼猛虎拳,鐵砂掌,八連掌,一看就是什麼龍套才練的武技。

「在訓練館當教練,能有多少錢?」何塵沉吟道。

「一般我們真氣武者,一節課三個小時,五百塊,你雖然只是煉體頂峰,但實力強,三百五。」王經理道:「你願意教本事,你就教,不願意,可以不教,只要你帶買課的訓練就夠了,私下可以收紅包。」

「周末有時間,平常晚上可不可以?我後天要上學。」何塵心動了,自己沒錢,一些好藥材不說,好菜都吃不起。

而且,以後肯定還會需要秘籍,若有個賺錢的路子,自己也不用再送外賣,對於自己有很大幫助。

「可以,只要你有時間,我們就可以為你接課,沒時間絕對不打擾你。」王經理道,何塵再強,也只是煉體頂峰,他只是籠絡一個人才,畢竟訓練館真氣武者教練都不少。

「好,我加入。」何塵答應下來。

王經理取出一份教練合同:「要不要將你打壞力王宣傳出去?這樣更有利於你的生意,到時肯定很多人搶著買你的課。」

「還是不宣傳了。」何塵想了想,搖頭道。

「可若是不宣傳,你的生意怕是有些困難。」王經理皺眉道。

「困難就困難吧。」何塵雖然很想賺錢,但不想太出風頭。

一旦答應,王經理肯定死命地吹他,到時一群人買課,他哪還有時間闖考驗?

「好吧,我不勉強,現在你挑選武功。」王經理在電腦上調出其餘武功:「這三門武功,是訓練館煉體武技中最好的。」

「奔雷掌,暴殺拳,方寸殺。」何塵看著三本功法。

奔雷掌,是一門暴烈掌法,掌出雷音。

暴殺拳,軍中武技,剛猛霸道,招招要害,為殺而創的武技。

方寸殺,近身武技,方寸之間,攻守皆備。

何塵第一時間排除了奔雷掌,動靜太大,不符合老陰比,在暴殺拳和方寸殺兩門武技中徘徊。

「王經理,你認為方寸殺和暴殺拳,哪個更好?」何塵猶豫不決,看向王經理。

「暴殺拳只攻要害,乃是殺敵拳法,講究一擊斃命;而方寸殺,是一門攻守皆備的武技,近身武學,煉體練不好。」

王經理分析道:「方寸殺練的最好的,是一位宗師,那位宗師曾言,只有宗師才能圓滿的武技。」

「宗師才能圓滿?」何塵驚愕:「這真是煉體武技?」

「當然,那位宗師說了,方寸殺對人體掌握要求太高了,除非能掌握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肉,否則沒人能練會。」王經理道:「而想要完美掌控身體,也就宗師能做到。」

掌控身體每一個部位?

我能調動每一寸肌肉,算嗎?

「我要方寸殺。」何塵做下決定,方寸殺最適合自己。

王經理點點頭,取出一份合同:「這是教練合同,簽了方寸殺就是你的。」

何塵仔細看了下合同,沒有問題,這才簽下名字,拿到方寸殺,還有教練證明。

「我先回去了,有課給我電話。」何塵拿到武技,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闖功夫雞了。

老陰捉小雞,普通版都能給他這麼大提升,困難版,肯定提升更高。

「訓練館有教練休息室,你可以與其餘教練交流。」王經理道。

「不用了,我回去有事。」何塵可不想當著一群人的面,進入考驗。

回到破舊宅院,何塵進入房間,鎖好門,翻開方寸殺,記錄下來,他可不想,充值之後就沒了。

「昨天晚上太累,今天看看,一次考驗,現實過去多久。」何塵抄好武技,壓在枕頭下,拿起一本,心中默念考驗:「充值武技,進入功夫雞。」

手中武技消失,眼前一花,還是那個操場,還是那隻小雞,以及老鷹。

「合格的老陰,你準備好面臨功夫雞的復仇了嗎?」

「復仇?準備好了。」何塵笑道,這是替之前那隻母巨雞報仇?

再次變成老鷹,何塵這次集中精力,感受著老鷹身體的變化,還是之前那隻老鷹,一樣是煉體頂峰。

「演示開始。」

老鷹再次俯衝而下,何塵感受到,老鷹的肌肉時刻再以一股奇特頻率跳動,骨骼以莫名規律顫鳴,全身每一個部位,都是戰鬥狀態。

老鷹接近小雞,小雞翅膀剛扇動,雞頭就被鷹觜啄了一個窟窿。

演示完畢,何塵再次變成老鷹,底下的小雞,果然又變成了巨雞。

這次他學聰明了,看著下面的功夫雞,沒有急著下去,回憶著老鷹之前的狀態,不斷學習者。

很快,何塵將自身調整到老鷹的狀態,感受著身體每一個部位,都是強大力量,好像每一個部位都能殺敵。

何塵嘴角帶著一絲輕笑,自己現在狀態和老鷹一模一樣,這功夫雞,就算是地球的紅雞冠,雞仔跑出來也不怕。

俯衝而下,速度極快,母巨雞好像沒反應過來一般,任由他啄在頭頂上。



古銅光澤閃耀,母巨雞戲謔地看著他,雞翅膀扇動,何塵只覺眼前一花,身體不受控制,在兩隻雞翅膀之間旋轉。

銅皮鐵骨?

這雞還特么會銅皮鐵骨?充值的都被雞學去了?

「唳」

鷹唳之音響起,何塵很憋屈,自己身子失控了,就像一隻皮球,在雞翅膀之間來回翻滾,上不去,也下不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