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這次比較臨時,元嘉便主動選餐館、定菜單了,趙詩茵其實蠻享受這種不用自己動腦子的過程的,而且元嘉真的很會交流,不會讓她感到一點尷尬。

大部分相親的男生,在與女生見面之前,都會好好地收拾一下自己,然後琢磨著對方可能感興趣的話題,再準備幾份行程計劃。

算上趙詩茵的話,元嘉已經被安排相親三次了,對此也不算生疏,畢竟對方不是自己喜歡的女生,都是本著走個過場,自然和諧地結束這次相親,如果可以的話還能交個普通朋友。

也許是自己太優秀吧,老媽問過好幾次介紹人那邊人家姑娘的反應,都說對他很滿意,偏偏元嘉對人家姑娘沒那方面的想法,真是把楊和美氣得要死。

「趙老師,點菜。」元嘉從服務員手裡接過菜單,放到趙詩茵面前。

三人坐在一個長方形桌邊,元嘉和趙詩茵相對而坐,卉卉就跟元嘉一起,坐靠里的位置,小腿不夠長,夠不著地,就懸在半空中晃啊晃的~

「你點吧,就你之前說的那些菜呀,我也很喜歡吃的。」

趙詩茵又把菜牌拿給他,元嘉便開始點菜了,選了個女生都適合的滋補類的湯,回憶下她朋友圈裡出現過的美食照片內容,點了兩道她大概會喜歡吃的菜。

並非對她有意,而是對她尊重。

「卉卉,你想吃啥?」

「我想吃這個豬蹄、還有這個小蛋糕、還有這個排骨!」

趙詩茵很喜歡小朋友,卉卉長得粉雕玉琢的,超級可愛,而且少了兩顆門牙,看起來還特別好玩兒。

「卉卉,你今年讀幾年級了?」

「一年級啦!」

「今天去動物園是不是看到很多小動物?」

「特別多!大笨象有這麼大……」

元卉努力地張開手臂,比劃著大笨象到底有多大,逗得趙詩茵咯咯笑。

三人閑聊著,很快菜上齊了,四菜一湯加個小甜點。

元卉就開始埋頭吃飯了,豬蹄她啃不了,元嘉就一點一點把肉撕下來給她吃。

都說溫柔的男生最受女孩子歡迎,看著元嘉和元卉,趙詩茵覺得他溫柔極了,要是以後他也有了小寶寶,一定也是個特別好的爸爸。

吃飯的時候,趙詩茵還是很注意形象的,吃得慢條斯理,元嘉點的菜也正合適她口味。

兩人默契地沒有提相親的事,就像普通朋友一樣吃飯聊天。

只是元嘉的想法可能跟她不一樣,畢竟這頓飯遲早要吃的,有些暗示還是得給她才好。

「當班主任挺忙的,除了日常上課之外,還得處理各類通知工作、各類信息統計……每周都需要匯總上報,有時候周末還得參加市教育里的培訓,主要是有些學生不聽話的時候,就挺頭疼的……」

趙詩茵說著話,「不過有時也會被學生感動到,上次我生了病,班上學生還特意帶水果來宿舍看我,就覺得挺欣慰的。」

元嘉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兩人的談話基本都是圍繞工作在聊,這也是元嘉有意導向的談話方向。

「元醫生,劉媛的事真的挺謝謝你的,她今天給我發了消息,說讓我不用擔心她,等下周三她就回來上課了。」

「那就好。」

趙詩茵便打算請教一下元嘉問題了。

「元醫生,關於早戀你是怎麼看的呀?我發現班裡有同學出現了這種情況,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好。」

「比如……?」

「就前兩周嘛,我本來都要休息了,班上一個女孩子給我打了電話,她跟我說了很久,大部分是圍繞班上的一個男孩子的。」

元嘉放下筷子,靜靜地聽她講。

「她說,老師你知道嗎,庄智人特別好,平時也很關心同學,每次都是他最晚離開教室,負責關窗關門,還擦乾淨黑板,可是他太老實了,班上就有同學欺負他,一次晚自習之後,庄智跟他們吵了起來,還動了手……」

「我根本不知道這事,就問了她詳細情況,聽完當時挺生氣的,跟她說明天會處理這件事。」

「可是她說,老師,能不能不說他們打架的事啊,庄智他不想這事被老師知道,老師你提的話,庄智他就知道是我告訴你的了……」

「我就問她,那老師該怎麼處理呢?」

「她說,她也不知道,既不想事情被翻出來,又不想那些人繼續欺負庄智,所以就特別煩惱。」

「她說話聲音柔柔的,翻來覆去都是在說庄智,說了很多的話,到後面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畢竟是過去的事,就暫且壓了下來。」

總裁毒愛小小妻 「後來我才從她同寢室的另外一個女生口中知道,她一直暗戀庄智,但庄智其實並不知情。」

趙詩茵說完,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元醫生,我是不是講得有點亂啊,就是他們之間的這些事我不但不知道,而且知道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元嘉基本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了,他端起茶壺給趙詩茵斟了一杯茶,微笑道:「其實沒什麼的,你大可當作不知道這件事,當一個觀察者。」

「可我是老師啊……」

「你看過《麥田裡的守望者》這本書嗎?」

「看過的。」

「霍爾頓的理想是做一個麥田守望者,看護著瘋跑的孩子們,只有當他們跑到了懸崖,霍爾頓才抓住他們,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元嘉繼續道:「很多時候,老師並非是用條條框框束縛著樹苗成長的園丁,更多的時候應該是一個觀察者。」

「觀察者?」

趙詩茵不太明白,這似乎跟她一直以來認為老師的職責有些出入。

「在學生不曾越界的時候,身為觀察者的你,可以包容他們的小秘密,理解他們時常犯的小錯誤,也為他們的成功和善良感到驕傲,並不需要事事參手。」

論黑化竹馬的白月光 聽著元嘉的話,趙詩茵陷入了思考。

元嘉說的確實是有道理的,就像她剛剛說的那件事,因為當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就暫時壓著,而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庄智和那幾位同學的矛盾並沒有再出現過,那個女生也將自己的煩惱傾訴了出來,她和庄智之間也依舊按照她願意的方式在相處……

倘若趙詩茵當時處理了這件事會怎麼樣呢?

或許那幾個犯錯的同學會被懲罰,但對庄智,或者那個找她傾訴的女生來說,也許不是最好的結果。

「元醫生,萬一、萬一他們走偏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說服他改變看法呢?」

「你知道嗎,很多時候我接待來訪者,他們會跟我說各種各樣的看法,有走偏的、也有不成熟的」

「但我從沒想過改變他們的看法,我只是教他們另一種新的思考問題的方式,他們會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總結出自己對這個世界成熟的想法。」

「也只有如此,他們才不會排斥讓你看到真實的內心,無論是你,還是他們,都能因此受益。」

見趙詩茵在思考,元嘉便不打擾她。

「我去一下衛生間,卉卉在這別亂跑哦。」

「吉到吶……」

元嘉過去前台結了下賬,畢竟帶了個小飯桶過來,還是不好意思讓趙詩茵請客的。

已經七點多鐘了,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手機震動了一下,是QQ『特別關心』的提示音。

梔子:「元嘉,你在幹嘛呀?」

元嘉:「在跟哥們吃飯呢,你呢?」

梔子:「我已經吃飽啦,然後我還畫了你今天發給我看的照片,乾脆面君~」

梔子:「【圖片】」

元嘉點開來看,是一隻Q版的小浣熊,正躲在大樹後面睜著大眼睛好奇地打量啥。

他又翻了翻原來的照片,果然在一群小浣熊里,發現了這隻躲在大樹後面的小浣熊,卻沒想到被梔子注意到了這隻不起眼的小傢伙。

元嘉:「好可愛,它在看什麼呢?」

梔子:「你啊。」

……

元嘉拿著手機邊打字聊天邊往回走,梔子的畫並非寫實的風格,像早上的遠山和雲,還有剛剛畫的乾脆面君,都是那種可可愛愛的風格。

來吧殿下 她沒學過畫畫,都是自己琢磨的,畫出來卻有別樣的味道,好像把自己的心情也畫在了裡面一樣。

回到座位,看到趙詩茵正和服務員說話。

「小姐,您這桌已經結過賬了……」

元卉也擦乾淨了手和嘴巴,估計是趙詩茵幫她擦的。

「哥哥,你掉進廁所里了嗎,怎麼這麼久呀!」

趙詩茵似乎有留意到元嘉看手機消息的眼神,那般的溫柔,嘴角還帶著笑……

大事不妙——趙詩茵

離開了餐廳,元嘉牽著卉卉,便準備告別回家了。

「元醫生今晚還開直播嗎?」

「開吧,不過可能會晚一點,趙老師記得捧場支持啊。」

「一定的,聽你的直播分析,也能學到不少東西的。本來說請你吃飯的,結果還是沒請到,下次我再請你吧?」

「沒關係,都是朋友,以後一起吃飯的機會很多。」

趙詩茵不傻,自己也拒絕過很多的相親對象,有委婉的,也有直接的。

她能聽出來元嘉的話中有話,只是沒想到自己今天……

被如此溫柔地拒絕了……

換做其他相親對象,大概她會坦然接受,只是這會兒總覺得特別可惜……

因為元嘉真的很優秀,跟他相處也是從未體驗過的舒服。

她覺得兩人應該是心有靈犀的吧,畢竟話題這麼多,也很聊得來,但為什麼元嘉似乎一點朋友之外的意味都沒表現出來呢……

趙詩茵有些欲言又止,對於兩個本是相親的人來說,見了面吃了飯,如果再不問點關鍵東西,那麼談感情什麼的,估計就沒機會了。

「元醫生……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

聞聲,元嘉回頭看了看她,霓虹燈下女孩的臉微紅。

想來是第一次當面問男生這樣的問題。

其實吧,趙詩茵挺不錯的,是家長都喜歡的那種兒媳婦。

但偏偏元嘉能get到的點不在於這些……

「女孩子啊……昨晚直播不是說過了嗎。」

元嘉開玩笑似的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

趙詩茵也琢磨不透他是怎麼想的,只是都問出來了,也不介意再多問一句了。

「那元醫生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元嘉沉默一會兒,一直以來,能真正觸動自己內心,想去保護的女孩子,大概也就只有一個吧……

經歷過她所經歷的過去,那種感覺就越強烈。

是喜歡嗎?還不確定,但一定是特殊的。

於是他便捂住卉卉的耳朵,小聲道:「有了。」

卉卉扭啊扭,拿小拳拳錘哥哥膝蓋:「幹嘛捂住我耳朵啦!」

趙詩茵愣了愣,短暫的失落之後,卻換來了更大的輕鬆。

果然還是自己單身更痛快啊,好在還沒喜歡上他!

輕鬆了輕鬆了,省得整天惦記了……

「能讓元老師喜歡,那她一定也特別優秀吧?」趙詩茵好奇道。

「可能還不算優秀吧,但她一定是最努力的人。」

元嘉溫柔地笑了笑。

趙詩茵或許還能遇到其他喜歡的男孩子,但梔子不一樣。

婚前裂愛 梔子只有他了。

.

.

(四千四百字的大章哦,不投票我要泣不成聲悲不自勝痛哭流涕心如刀割了!)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八點半了,老爸老媽和伊卡也都吃完了飯,像是一家三口那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見到元嘉和元卉回來,六隻眼睛便齊刷刷地看了過來。

還是伊卡乖,布林布林地跑過來,繞過元嘉,蹦到了卉卉懷裡。

「嘻嘻,伊卡伊卡,你想我了嗎,公園裡的大腦斧有一百個你這麼大!」

「喵嗚哇。」

元嘉在換鞋,楊和美便問道:「你倆不是去動物園了嘛,怎麼又跑去吃飯了,跟誰啊,男的女的?」

「就一朋友。」元嘉說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