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這堆東西,大概花了他五分鐘左右的時間。

終於,把那些沒用的東西通通扔掉,本傑明感覺整個世界都清爽多了。他用埋的手段,把廢品處理掉,然後,便把這些剩下來的、在他看來可能會比較有作用的東西,放在了眼前。

兩枚戒指、一串項鏈、一小塊光元素結晶、一封信。

對於本傑明來說,這些收穫已經算是相當豐盛的了。牧師的大部分財力都體現在了保命的魔法道具上,而那些魔法道具,也都像鞭炮一樣地炸掉了。

雖然感覺有點可惜,不過如果那四十個魔法道具不炸掉,本傑明也拿牧師沒辦法,不是嗎?

因此,他對於這個收穫還是相當滿意的。

戒指和項鏈,這些都是魔法道具。至於它們的用途是什麼,又沒有說明書,就只能靠本傑明自己以後慢慢摸索了。

他把它們收進了口袋裡。

然後,是光元素結晶。

真要說起來,它對本傑明的用處其實是不大的——又不能用來增強魔法字元。而且,他要敢把結晶帶進意識空間,空間里的水元素估計會炸鍋吧。

不過,元素結晶的用途還是很廣泛的。畢竟是這麼珍貴的東西,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當做籌碼以後跟別人交換。因此,本傑明還是很小心地把它收好了。

最後,則是那封信。

會把一封信列為有用的東西,純粹是他好奇心發作,覺得說不定這封信里有秘密。實際上他也清楚,這很可能只是牧師寫給自己親朋好友的家常信。

但他還是想看看。

因此,他把信拿在手中,仔細端詳著。信封似乎才封好沒多久,還沒有寄出去,靠近了甚至還可以聞到印泥上還未散去的淡淡氣味。

只見信封上,用鋼筆寫著一行話,字跡工整又漂亮:

「卡瑞特斯的國王陛下親啟。」 ?在霍里王國的最東邊,斷軍之谷再往東,相隔一道克魯薩德大門,曾經存在著一個非常強大的帝國。

帝國還存在的時候,與王國的關係一直很緊張。出於宗教征服的原因,王國也與帝國打了不少仗。教會希望把他們的信仰傳播到更遠的地方,帝國則對教會嚴防死守,生怕王權跌落進神權的深淵。

在十多年前,兩國還是一直摩擦不斷。為了應對這個情況,王國甚至還開展了大面積的戰爭教育普及。之前那個「模擬戰爭遊戲」,也是因此而來。

然而,這種對峙卻沒有持續下去。在八年前的某一天夜晚,異變驟生,帝國的國王極其突然地暴斃而死。隨之,帝國也陷入了混亂之中。

國王有三個子女:兩個王子和一位公主。很快,兩位王子展開了王位之爭,帝國也隨之動蕩。然而,正當兩個王子斗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沉默不語的公主卻忽然站出來,率軍佔領了帝國西面大片的領土,自立為王。

一時間,全國上下,無不震撼。兩位皇子見狀,也不甘示弱,各自在帝國的南面和北面駐紮軍隊,自立為王。自此,強大的帝國一分為三,再也不復當年的輝煌。

帝國分裂成的三個國家,分別是:弗瑞登、伊科爾、以及卡瑞特斯。

看到信封上的那一行字時,本傑明的腦中,便浮現出了系統給他惡補過的這段歷史。

卡瑞特斯的國王陛下親啟……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卡瑞斯特,是大王子佔據帝國北面后,建立的國家。而卡瑞特斯的國王陛下,說的自然只能是那位在權利鬥爭中最吃虧的大王子了。

帝國雖說一分為三,但他們在面對教會的時候,態度還是相當一致的。儘管教會這些年也一直努力用柔和的方式,滲透傳教,但是因為這三國——尤其是那位公主建立的、和王國接壤的伊科爾對教會異常堅決的態度,傳教的進展還是非常慢。

也因此,用敵國去稱呼這三個國家,也不能算錯。

這樣想著,他又看了看手中的信。

一位受到教會重視的牧師,給敵國的國王寫信……

那一瞬間,本傑明感覺自己接觸到了一場驚天大陰謀。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他們可能會陷入深思,眉頭緊鎖,甚至會猶豫要不要打開信封,免得讓自己牽涉其中。但是,這封信卻落到了本傑明的手中……

他頓時興奮了起來。

玩這麼嗨,加他一個啊!

因此,他懷著激動的心情拆開了信封。

信紙拿出來一看,喲呵,寫得還挺長的。沒辦法,再激動也得看清楚信里寫了些什麼,因此,本傑明只能深呼吸,靜下心,開始閱讀這封信的內容。

雖然現在時間已近黃昏,但還好天沒有黑,他也不至於看得太傷眼。

大約用了十分鐘左右,他非常仔細地讀完了這封信。

讀完之後,他放下信紙,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剛才興奮的心情也在此刻蕩然無存。

本來,他還以為這封信表現出的,會是牧師背叛教會的傾向,以及他向敵國投誠的決心,這些當然能讓作為法師的本傑明覺得幸災樂禍。然而,他沒想到的是,想要投誠的卻是那位卡瑞特斯的國王。

卡瑞特斯準備乖乖地投入教會的懷抱了!

本傑明怎麼看出來的?

因為這封信里,大半說的都是加冕儀式的細節。上面寫著教皇會如何如何為國王加冕,國王又應該如何如何向神效忠。能落實到這個地步,說明卡瑞特斯和教會的暗中聯合,已經持續了有一段時間。

不論放到哪個國家,這絕對都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聽說,前幾個月,卡瑞特斯才把一個試圖傳教的神父當眾絞死,以此表示對教會的不齒。沒想到背地裡,他們卻早已經和教會勾搭到一起了。

這戲做得真足。

本傑明也不由得在心中感嘆。

這件事已經足夠爆炸了,然而在信中,教會另外還寫了一件更加爆炸的事情——他們對卡瑞特斯的承諾。

信里說,教會將會派出軍隊攻打伊科爾和弗瑞登,而卡瑞特斯只要在那個時候突然反戈,擊潰另外兩個國家,教會就會把兩國的領土賜予大王子,讓他重新統一帝國,成為真正的國王。

果然是一場大陰謀。

本傑明也了解到為什麼卡瑞特斯想要向教會投誠了。

不論在哪個世界里,長子繼承始終是主流,可作為帝國老國王的長子,這位大王子殿下卻沒有如願。本傑明也不了解他們當時的情況,但是次子能和長子一爭王位,那次子肯定是比長子更厲害的。

有個厲害的弟弟,就已經夠他受的了。然而,他們的妹妹顯然更厲害。能不聲不響地掏出一支軍隊,搶佔先機,雄據帝國最大的一片領土,這個公主的心智絕對遠在兩個王子之上。

被弟弟妹妹壓在頭上,還被他們分走了原本屬於他的領土,落到這麼一個難堪的境地,也難怪,這位大王子會選擇向教會低頭。

很顯然,這份怨氣已經不是普通人能估量的了。

不過……

說真的,看完了這封信,本傑明卻覺得教會給出的只是空頭支票。

教會如果真的出兵了,打敗了兩個國家,那還用得著把領土還給大王子嗎?沒有了那兩個國家對教會的牽制,卡瑞特斯又能在教會的手底下維持多久的獨立?

而且,看教會現在這個狀況,他們真的有閑心出兵打仗嗎?就算要出兵,也得等教會把王國的貴族搞定再說吧。

估計這都得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要是那位大王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教會身上,估計要失望了。

看完了這封信,本傑明想了想,還是把信撕成碎片,全部埋了起來。說真的,這種國與國之間的交易,確實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參與的。哪怕表露出一點點知道內情的跡象,他的處境都會變得很危險。

他也不準備去提醒伊科爾的女王和弗瑞登的國王。首先,這麼做太冒險了,很容易就會暴露自己。其次,他就算提醒了又能怎麼樣呢?他一個別國紈絝子弟的話,人家會相信嗎?不被懷疑是姦細就算好的了。

而且,最麻煩的是,教會很快發現信件的丟失。這麼重大的秘密被泄露,毫無疑問,教會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搜捕他,連全城戒嚴都有可能。那勁頭,絕對比找米歇爾要上心得多。

如果他是教會的人,他也絕對不能讓這種消息流出去的。

這麼想來,哪怕本傑明確信自己沒有露出破綻,也不由得有些心驚膽戰。

自己好像真的捅了個大簍子出來!

本來,他還覺得監獄遺址挺安全的,然而現在,他忽然又感覺有點不妙了。萬一教會的人發現了密道,沿著密道找過來了,那又該怎麼辦?

他們要是發現了信的丟失,肯定會開始瘋找的,難保找不到密道。

此地也不宜久留啊!

這樣想著,他立刻意識到不妙,起身,迅速地處理掉他在這停留過的痕迹。然後,他便匆匆離開了監獄遺址。 ?本傑明順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出來的時候,在之前的那個廢棄酒廠藏了一身完好的衣服。因此,借著水球術洗了個澡,脫去一身乞丐的打扮,他又變回那個貴族小少爺,安然無恙地回到了里瑟家族,彷彿這一下午他只是出來閑逛。

此刻,他吃完了晚飯,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手中一面小小的鏡子。

離開了監獄遺址之後,他倒沒有馬上回家。雖然擔心教會的發難,但是教會現在那麼手忙腳亂的,反應肯定不會這麼快。因此,在教會開始搜查之前,他反而可以行動得沒那麼多顧慮。

於是,他去了米歇爾告訴他的那個「老地方」,找到了第三棵樹,把安妮的遺物挖了出來。

沒錯,雖然安妮背叛了米歇爾,兩個人各種虛情假意,但是她告別時的那段話,說的卻都是真的。

她真的給米歇爾留下了東西,米歇爾卻置之不理。如果沒有本傑明的執念,或許這些東西會永遠埋在那棵已經枯死的樹下,沒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幸好,他去了,也有所收穫。

他手裡的這面鏡子,就是他從安妮的遺物中發現的魔法道具。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感覺這面鏡子和別的魔法道具不太一樣。

像他從牧師身上搜出來的的戒指和十字架,靠近了,本傑明都能從中感受到淡淡的魔法氣息。可這面鏡子就不一樣,不論他靠得再近,都什麼也感覺不到。

也因此,他差點就把它誤認為普通的鏡子了。

但是,當他把精神力集中到鏡子上的時候,鏡子就會突然發光,然後,一個和他看上去一模一樣的幻影,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在剛看到幻影的時候,本傑明是真的嚇了一大跳,有種白日見鬼的感覺。不過,從愕然中恢復過來,他忽然發現,自己可以用精神力去操控這個幻影,讓它上躥下跳,做出任何活靈活現的表情。

除了不能發出聲音,不能被人碰觸之外,這個幻影真實得簡直令人讚歎,連魔法元素都能騙得過。哪怕本傑明用水元素感應法去感應,都發現不了半點破綻。

不僅如此,他很快還發現,幻影看到的東西,會全部顯現在這面鏡子之中。

他立刻意識到這面小鏡子的價值有多大。

不但可以迷惑對手,設下騙局,在某些特殊的時刻,它召喚出的幻影還可以代替主人去探查危險的地方。

簡直了,這麼厲害的東西,安妮是怎麼得來的?

而且更奇怪的是,她還不用它,而是就這麼把它埋在土裡,說要留給米歇爾——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搞不懂。

不過,安妮早就死了,本傑明就算再想不明白,也沒有人能跳出來解答他的疑惑。因此,他很快就把這些事情忘到腦後,專心研究起了這面小鏡子。

然而,實驗了幾次之後,本傑明有些遺憾地發現,這個幻影和他之間的距離不能超過五百米。他可以控制著幻影走到剛好五百米的地方,但幻影只要再向前踏一步,就會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惜了。

要是距離再遠一點,這個東西甚至可以稱得上神器了。

不過現在也不錯,本傑明也不打算再強求什麼。本來他對安妮的遺物就沒什麼期待,出了個不錯的東西,已經讓他覺得很滿意了。

人啊,不能太貪心。

除了這面鏡子之外,安妮的遺物里就沒有更多有價值的東西了。像梳子、玩偶之類的小物件,本傑明想了想,還是沒把它們扔掉,準備哪天有機會,再轉交給米歇爾,也算是完成了安妮告別時的那段話。

這樣想著,本傑明坐在床上,又看了幾眼手中的鏡子,把它收好。然後,他拿出了從牧師身上搜刮到的三個魔法道具。

他也摸索到了它們各自的用途。

那枚十字架項鏈,它的作用是增強人的聖光親和力,對本傑明自然是一點用也沒有,只好壓箱底積灰。

而至於這兩枚戒指……

其中一枚,本傑明戴上之後,感覺到了自己精神力有略微增強,自然開心得很。而另一枚戒指,他戴上之後,竟忽然有種身體變輕的感覺,好像自己的動作都變得快了一點。

還可以這樣?他不禁感到有點驚訝。

他忽然想到在和牧師戰鬥時候,牧師一個懶驢打滾,躲開反彈聖光的那個動作了。他當時都對牧師敏捷反應都感到有些吃驚,現在想來,恐怕是這枚戒指的功勞吧。

能夠動作快一點,對法師來講,倒也是個不錯的幫助。

就這樣,研究完了這些魔法道具,一枚精神+2的戒指,一枚敏捷+2的戒指,本傑明把它們收好,準備要用的時候再戴上——畢竟是贓物,用起來還是要小心。

柏少別談愛:我是演技派 他很快躺到床上,閉上眼睛,進入了意識空間之中,繼續他的魔法修鍊。

然而,這一次,他卻沒有開始冥想。

他要開始研究一下,所謂的「心念施法」。

用冰針偷襲聖騎士的經歷提醒了他,讓他意識到了自己偷襲手段的匱乏——不是什麼情況下都有工夫先跑遠,用出魔法,召喚好冰針,然後再屁顛屁顛地跑回來偷襲別人的。更多時候,他需要當場把冰針凝聚出來,刻不容緩地扎到別人的胳膊里。

之前偷襲刀疤男成功,是因為他們的距離太近,刀疤男也沒有反應過來。要是沒有這麼恰到好處的條件,想用冰針偷襲別人,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也因此,本傑明想到了心念施法。

如果他可以不念咒語,就把魔法用出來,那偷襲的成功率會更高。

他也記得,《神術入門》上說過,開闢意識空間的修鍊方式,是可以做到心念施法的。可惜的是,書上卻沒有介紹具體該怎麼做。因此,他只能自己鑽研了。

想了想,他先在意識空間里做起了實驗。

他閉上眼睛,感受著周圍的水元素,心中默念起水球術的咒語,結果也可想而知——什麼都沒有發生。不過很快,他意識到魔法字元才是一切的基礎,因此,他又改變策略,開始一邊感受著符文水,一邊集中精神,默念水球術的咒語。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可惜的是,他睜開眼,眼前還是空空蕩蕩的,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本傑明感覺有點挫敗。

他很清楚,魔法的釋放,就是字元振動引導周圍的水元素,最終形成魔法。可是,如果他不能念出咒語,又該如何讓魔法字元振動起來?

這樣想著,他走到符文水的前面,死死地盯著那懸浮半空閃爍藍光的三角字元。

只有水球術的咒語能夠讓它振動起來嗎?

但是……所謂的心念施法,就是不念咒語,照樣能把魔法放出來啊。

到底該怎麼辦?

實在是沒有什麼思路,因此,他只能就這麼盯著符文水,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著咒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