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落瑤:「……」是真把她當傻子玩是吧?!

離落瑤抬眸,嗓音緩緩:「你為什麼叫我哥?」

季洛辰倒是坦言:「我喜歡你……」

離落瑤眉梢微挑,心裡已經不淡定了。

喜歡男的?

她雖然不反對啦,但是旁邊有一個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什麼都能想到這方面的人。

不對,是兩個。

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

「妹。」

這話他沒說謊,他現在能確認的就是他喜歡那個落落。

但是她說她是離落妹妹,所以沒說錯。

離落瑤聞言,眉梢放下,然後又是一個抬眸:「你喜歡我妹?」

離落瑤並不認為他說的妹妹是她自己的女裝樣子。

在她的認知里,她的妹妹只有一個。

但……

她記得這人好像不久之前還喜歡她來著吧?

現在又喜歡上落芊了?

人不可貌相啊,變心變得這麼快。

季洛辰並沒有覺得自己哪裡說錯了:「是啊。」

離落瑤也是耿直本直了:「你放棄吧,沒機會的。」

就憑他之前還喜歡自己來著,就不能讓他和落芊在一起。

他之蜜糖,她之砒霜 男人,只要變心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變了第二次那就會一直變下去。

陌歆教她的道理,她記得清清楚楚。

季洛辰抬眸,還沒放棄之前的念頭:「你真有妹妹?」

離落瑤點頭:「是啊。」

她就是有個妹妹沒錯啊。

季洛辰眉梢微挑:「你怎麼就知道我沒機會?」

離落瑤總不能說是因為他變心太快吧?

想了想之後,才開口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和關係又不好。」

葉雨晴在這時候走到了旁邊,偏頭問了一句:「什麼事情?什麼關係不好?」

離落瑤轉身,拉著她和夏陌歆就走:「沒什麼。」

珍愛生命,遠離渣男。

樂宇軒看著那三人的背影,手臂搭在了季洛辰肩上:「你惹離落生氣啦?」

季洛辰拍開他的手:「沒。」

莫紀羽笑了下:「你還是少惹他生氣的為好,他好歹也是有可能成為你大舅子的人。」

何禹微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什麼大舅子?」 葉雨晴笑了下:「就算這樣,落落你也沒有必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吧?」

離落瑤抬眸,眸子里還是沒有多少情緒:「很明顯?」

夏陌歆也是一笑:「你都冰封自身淚腺了,還不夠明顯啊?」

葉雨晴笑的更歡,白皙修長的雙腿搭著:「何止啊,我看,連冰情都用上了吧。」

離落瑤點了下頭:「嗯,是用了。」

冰情,說白了就是一種能夠讓人看上去很冷靜的魔法。

不過,與其說是讓人看上去很冷靜,到不如說是可以讓人變成面癱。

面癱的壞處很多,但好處同樣很多,讓人看不透心思就是其中一種。

葉雨晴看著那張沒多少表情的臉,嘴角勾著:「行啦,現在沒外人,把魔法解除吧,想哭就哭。」

離落瑤抬眸,一雙湛藍色的眸子里有了些情緒:「誰要哭了啊?!」

葉雨晴搭著的雙腿放下,身形靠前:「你啊,不然還有誰?」

離落瑤解除了魔法,臉上瞬間就有表情了:「你信不信我打你?!」

葉雨晴抬眸,一臉的義正言辭:「能不能不要來不來就提打架,你是女孩子,女的!不要因為扮了幾天男生,就忘記了自己的真實性別。」

離落瑤拿起抱枕就是砸:「你沒資格說我!」

霸道總裁枕邊前妻 一天到晚的,看到人多的地方就認為是打架。

還好意思說她?不要臉!

夏陌歆笑著看她們倆打打鬧鬧的,看了眼窗外:「好了,別鬧了,我們到了。」

葉雨晴一下去,就是到處跑,到處買,到處玩。

「落落!你過來看這個!好好玩的!還有這個!特別好吃!」葉雨晴是真的解放天性了。

在學校里無聊死了,只有偶爾戲弄一下那個樂宇軒,找點樂子。

還有宵禁,每晚十點之前必須回宿舍內待著。

她也算是懂,為什麼學校被人稱作是監獄了。

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了,自然是要好好玩回來的。

……

離落拿著個冰糖蘋果吃著,看著面前的人,語氣並里沒有多少溫度:「……你怎麼在這兒?」

何禹微嘴角勾著:「哦,我,我陪落芊逛街呢。」

離落瑤雙眸一眯,語氣冷冷:「她允許你這麼叫她了?」

何禹微撓頭:「呃……這個嘛……呵呵呵呵」

葉雨晴在一旁挑眉:「你陪她逛街,那她人呢?」

何禹微手放了下來:「我正在找。」

離落瑤眸光一沉,湛藍色的眸子並沒有多少暖意:「你陪她逛街,卻把她丟了?」

何禹微一頓:「呃……我正在找。」

離落瑤抬眸,眸中冰霜凌冽,寒光閃爍。

看了他一眼后,轉身離去。

夏陌歆笑了下,心裡也是有點嘆息:「別在意,落落她今天,心情不太好。」

葉雨晴則是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路還遠著呢。」

這還不是最後。

因為,落落可沒那麼容易原諒你。

何禹微木訥的點了頭:「哦,哦。」

怎麼啦?

什,什麼路?

什麼路還遠著呢?

……

「怎麼樣?找到了嗎?」葉雨晴倚在一邊的牆上,看著在那凝神搜尋離落芊位置的離落瑤。

離落瑤睜眸,搖了下頭:「沒有。」

夏陌歆想了下:「你集中注意力搜索一下這個商店街試試?」

離落瑤低著眸:「搜過了,沒有她的氣息。」 夏陌歆眉心微擰:「不在?不對呀,按理來說她比我們早不了多少來到商店街,不可能走這麼遠的啊。」

她們雖然在路上刻意放慢了速度,但也不會晚多少。

葉雨晴突然一驚,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該不會……」

遇難了吧?

離落瑤垂在兩側的手緊了緊,雪色的發垂著,遮住了她的眸。

夏陌歆對著葉雨晴使眼色,示意她快別說了。

葉雨晴也反應過來,話鋒一轉:「不過不會有事的,畢竟她那麼強,別人也不一定打得過她,落落你別擔心!」

離落瑤抬了下眸:「我當然知道。」

她只不過是很生氣,很火大而已。

才剛剛見到一天沒有,就又被人抓走了。

要是讓她知道是誰做了這種事……

呵!呵!

葉雨晴和夏陌歆能很清楚的感覺到,周圍的氣溫,正在不斷下降。

落落的火大程度,也正在極速的上升。

離落瑤要是知道她們倆現在的想法,一定會說:「極速上升是沒有的,因為已經到達頂點了。」

離落瑤不斷的找,時間也在不斷流逝。

夜幕很快降臨,星星也顯現了出來,太陽隱匿起來,取而代之的,是掛在枝頭上的一輪明月。

葉雨晴側眸看著離落瑤:「是這裡?」

離落看著坐落於森林裡的古堡,點頭:「嗯。」

夏陌歆看著那古堡雙眸微眯:「那我們就先下去吧。」

「好。」離落瑤側眸,看著葉雨晴:「是潛行,不是突擊,別打草驚蛇。」

葉雨晴對她勾唇一笑:「放心啦,我記得的。」

離落瑤把與赤瞳不同的面具帶上:「我知道你知道,但是你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

葉雨晴一梗:「我知道了,我會安靜一點的。」

夏陌歆笑了下,將和離落瑤帶上的同款面具帶上:「那就先分頭行動,先找到落芊再說。」

葉雨晴將面具帶上:「好!」

離落瑤縱身一躍,雪色短髮飄了下:「知道。」

離落瑤是屋頂進入的,這個古堡被施了結界,她無法在這裡面使用精神力。

只能一間房一間房的逐步搜索。

但她卻在一個雕像面前停下,她看著那個雕像,手伸出去碰了下那雕像的眼睛。

接著腳往下面的石墩上一踢,那雕像的眼睛便像是轉了下,有了些光。

離落瑤轉頭向身後看去,就見到身後的牆上並無什麼變化。

離落瑤走上前去,推開了雕像對著的那處牆壁,就見牆上出現裂縫。

像是旋轉門一樣,轉了下。

離落瑤很快的看了下四周,然後進入密道,將門關上。

她知道,很有可能在她踢那個雕像的時候,她的位置就已經暴露了。

不僅如此,葉雨晴和夏陌歆也會被發現。

但正因如此,才要更快一點,把離落芊救出去之後,然後再想辦法出去。

離落瑤在密道里跑著,卻是沒有半點腳步聲。

待她跑到一個像是囚牢一般的地方的時候,腳步停了下來。

眸光看向了裡面,囚牢里很黑,光線少的可憐,只能依稀的看到一個黑影在牆角那。 離落瑤的視力遠超於常人,裡面的狀況是看得到的。

在牆角處的那個黑影,就是離落芊無疑。

離落瑤沒有將牢籠打開,而是直接出現在了離落芊的身前。

空間穿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