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一把拉住呆住的沐沐想往外跑,爺爺站住了腳,見奶奶出來了,往前上了一步,一把抓住了奶奶的頭髮往後一拉,奶奶直接躺倒在地,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沐沐見奶奶摔倒,一下子就急了,用盡全身的力氣朝爺爺撞去。見爺爺倒了趕緊把奶奶扶起,拉著奶奶往外跑,順手帶上了門,希望能拖延一點時間。

逃出門的沐沐攙著奶奶不知道該去哪,站在街口有些茫然。

「上大道邊那片棗樹林那去吧,那有個草棚」奶奶對沐沐說

倆人來到草棚里,沐沐回想起這五年來,每次回家爺爺都不太搭理她,今天爺爺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她滿腦子的疑問,問奶奶,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如今,眼下是再瞞不下去了,奶奶就告訴孫女了。

五年前,爺爺出門打麻將,中午在別人家吃飯的時候,喝了兩盅白酒。吃完飯就接著打麻將了,也不知道怎麼,玩著玩著,就和對面坐著,打麻將的老大爺,吵吵起來了。

剛吵了兩句,爺爺忽然身體綳直,倆手抽抽起來,接著翻起白眼口吐白沫,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接著就被送回了家。

村裡的醫生到家時就說過,老人本身就血壓高,早就說這煙酒少沾,這個年紀了,很容易誘發老年痴獃的,當時讓爺爺去縣裡醫院檢查,確診一下,早發現早治療嘛,可他說什麼也不去,勸又勸不了,因為勸他沒少挨打。

最近是越發的嚴重了,不認人不說,動不動就要揚言要弄死奶奶,這才有了沐沐看到這一幕。當初瞞著沐沐送她去武校就是怕今天這樣。

沐沐聽著奶奶的話心裡很不是滋味,原來爺爺是生病了。這幾年她心裡沒少怨恨爺爺,今天知道了,有些後悔。

她想起被他撞到的爺爺,有些擔心,想回去看看,奶奶攔著不讓她去,

「他現在根本就不認人,等晚上天黑了再偷偷回去,你今天就早點回學校吧」

沐沐擔心奶奶回去一個人面對爺爺,怕她應付不來,剛想開口說話,奶奶接著說

「這兩年都是這樣,等晚上就好了」說著拍了拍孫女的手背讓她放心。

毛毛雨早就停了,本來回來的就晚,天色也看不出早晚,沐沐只好帶著滿心憂慮回了學校。

奶奶給了她了很多錢,讓她最近不要回來了。 沐沐帶著不安,坐上回學校的車,想起周六回來的原因。

要去外省參加比賽了,也作為,最後一批老校區畢業生的畢業旅行。

這幾年,武校隨著參加比賽,獲獎的次數越來越多,知名度的上升,來上學的學生也越來越多。原來那棟兩層的小破樓自然就不夠用了。

本來這次回去,是想把這個消息跟奶奶分享,讓她知道,自己在武校的這五年沒白呆。從當初基礎比別人差一年,到現在可以代表年級參加比賽,儘管只是場友誼賽,沐沐是真的沒少下功夫。

周一早上八點,周教練帶著20名參加比賽的學生,上了包車,開始了9個小時的長途,目的地是布統烏蘭大草原。

沒了剛上車的興奮,孩子們互相依靠著睡著了。

車窗外的景物在飛快的倒退,湛藍的天空萬里無雲,直接覆在了連綿的山脈上,刺眼的陽光照在玻璃上,讓人睜不開眼。

而此時沐沐的夢中天色昏暗,雨水漣漣,落在地上變得渾濁不堪,漸漸積成一灘灘。也不知是陰天還是入了夜,沐沐身前不到兩米的地方一個人影躺在地上,模模糊糊,看不清。

沐沐伸出手想抹去臉上的雨水,卻發現手上沾滿了鮮紅。那下的分明是血水,此刻她臉上身上都是血。

沐沐嚇的尖叫出聲,一激靈,醒了,驚動了倒在她肩頭小女孩。

她被嚇的頭皮發麻,眼睛瞪得老大,手下意識的輕輕拍著女孩的後背,女孩接著睡去,她自己卻不敢輕易入睡。

夢中的那一幕像極了從家中逃走時,回頭瞟的那一眼,爺爺會不會…她不敢想下去。喉嚨一緊,趕緊咽了口唾沫。

「吱—」隨著一聲尖銳的剎車聲,車子停在了加油站對面的一個公園邊上。

一行人下了車,在湖邊的小亭子里稍微休息會。周教練交代了幾聲,走到對面加油站的超市,買了幾個包子分給了大家。

跟家鄉村裡的一馬平川不同,眼前的景色倒是挺別緻,馬路邊是個諾大的湖,一條木板修的小路拐了兩彎分出兩個小亭子。

這湖的對岸是連綿的山脈,正值7月,陣陣清風從湖中心吹來,瞬間清涼不少。

沐沐對剛剛的夢還耿耿於懷,一臉愁容,不願被別人看見,往車後身走去。

剛走到車頭隱約聽到有歌聲從後面傳來,有些好奇,接著往後走。

沒走兩步,發現車后第三棵柳樹下一輛黑色轎車。音樂似乎是從車裡傳來,她接著往前走,想聽聽是什麼歌,還挺好聽的。

大家休息了一會就上了車,最後上車的教練,看見沐沐,還站在車邊的柳樹下,招呼了一聲

「哎,沐沐,走了」說著招了下手。

「哎,來了」沐沐跑回車上,透過車后的玻璃,看見一個穿白色襯衣的男生下了車。

「趕緊坐好了,開車了」司機師傅仰著下吧沖後視鏡里站著的沐沐喊了一句

她聽了趕緊坐下,視線不覺看向左邊的窗外,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穿著白襯衫黑色西服褲,正往加油站里走,背影看上去有些單薄。

車子向北疾馳而去 「子柯,等一下」車上傳來一聲呼喊

穿白襯衫的男生轉過身,抬起右手,推了下眼鏡框。他那雙手啊,白皙修長且骨節分明。長相普通,身材比例很好,渾身卻透著一股凜冽,看上去很不好惹。

轎車司機下了車,快步走到子柯跟前,開口說

「胡總,我跟你一起去」鬍子柯面無表情的點點頭,跟司機小郭一起進了超市

兩人挑了些東西遞給收銀員,子柯付完錢拿著東西走出了門,小郭等他走遠一些,跟收銀員要了兩盒煙,付過錢往上衣內兜一塞。快走了幾步,跟在了子柯後面。

鬍子柯坐進了後排,把飲料遞給了小郭,自己擰開一瓶礦泉水,喝了一口。

「喲~老闆還真是體貼員工啊!」坐在鬍子柯旁邊的徐戈,沖著司機小郭抖了兩下眉毛。

「嗯,這是譜子,你抓緊時間」子柯低頭看著手裡的譜子,遞了一份給徐戈。

他接過譜子,看了一眼小郭,小郭用手比了個ok的手勢,他也低頭認真了起來。

「英雄~濺起了~風塵~,在一望無垠的荒漠,心若重生~」徐戈試唱了一遍

「一望無垠這幾個字不要太重,稍微風輕雲淡一些,這句講述的是男主在功成名就后,卻錯失女主,站在草原感慨著,這是我曾答應要帶你來的地方,可惜你此時不在我身旁,這種感覺,你再試一下」

「……」

徐戈是糖豆公司最紅的歌手,公司最近有意轉型做演員經濟。

倆人討論著的曲子,正是是徐戈首次跨界,主演的電視劇的主題曲。

整部劇的音樂原聲都由糖豆公司製作,為了力挺好友,鬍子柯更是親自操刀,完成整部劇的音樂製作。

作為歌手出道的徐戈,經歷是相當驚人。

父母均為教師,自幼內向的他被父母送去電視台小新星合唱團,表現出色的他,備受關注。高二時一首《七月的小雨》讓他火遍街頭巷尾,並簽了當時有名的糖豆唱片公司。

而鬍子柯呢,相對神秘一些,來自台灣,與徐戈是大學同班同學,大二時,由徐戈推薦加入了糖豆。

自身音色很有特點,卻不做歌手,堅持搞自己的創作,不到一年成為糖豆音樂總監,被稱為天才音樂製作人。

加入公司的頭一年,為徐戈量身打造的專輯,佔據各大音樂排行榜榜首一月有餘,在音樂圈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開車吧」子柯低頭看了眼手錶,對小郭說到

「嗯,好的」小郭點點頭,開動了車子向前出發。

沐沐跟著周教練來到鎮上的小旅館,放下行李,帶著孩子們找了個小飯館,吃上了今天頭一頓正經的飯。

子柯到酒店后,直接回房間休息,小郭拿著行李,跟著徐戈進了房間。

剛關上門,

「拿來拿來」徐戈推著小郭來到了床邊,小郭走到窗邊放下行李,朝窗外四下打量了一翻,拉緊了窗帘。

徐戈站在小郭身後,有些迫不及待的搓著手,嘴裡念著「快點快點」

小郭拉緊衣服,略有些為難,背對著徐戈,說「就這一次,絕對沒有下次了」

「知道了,知道了,快點給我」看著小郭磨磨唧唧,徐戈有些不耐煩了

小郭慢慢的轉過身,敞開上衣,從內兜里拿出兩盒煙,遞給了徐戈。

他拿走其中一盒,又跟小郭要了打火機,轉身進了衛生間。坐在馬桶上,吸了一口,白色煙霧從他口中緩緩飄出。

抽根煙太不容易了。 「嗡嗡~嗡嗡~」,準備入睡的徐戈摸出枕頭下的手機,來了一條簡訊,他皺著眉,泯著嘴,眼神透著一點邪惡。

第二天,早上4.30,徐戈的經紀人兼助理,張亦冕敲響了她家老大徐戈的房門。敲了一會,見沒人開門,掏出手機,指尖在按鍵上飛快的敲出一條信息,發送了出去。

「嗡嗡~嗡嗡~」徐戈收到經紀人發來的簡訊

「老大,參加活動之前,咱得先做個頭髮,換身衣服,您現在得起來了」

5分鐘過去了,簡訊沒回,門也沒開。她撥通了昨天跟前台要的,徐戈房間電話號碼

「叮呤叮~叮呤呤叮~」徐戈房間的電話響了半天,沒人接,她又打了幾遍,還是沒人接。

「已經4.10了,再不出發真的晚了」張亦冕看著時間,著急的在門口來回踱步。

她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年前,她作為大學生電影節上的工作人員,在內場見到了徐戈。

總裁如火我如柴 徐戈是她喜歡的歌手,他出的每一張專輯她都有收藏。本來就是個容易害羞的人,當親眼看見自己偶像時,臉瞬間就通紅。

「老大好」她紅著臉叫了一聲,眼睛不敢看他,視線落在了他的腳邊

老大是徐戈的粉絲對他專有愛稱,徐戈看眼前的女孩挺可愛的,想逗逗她。

他側身彎腰,把臉湊到她跟前,看見了她眼中閃婚一絲慌亂,調侃的說

「你的臉像個紅蘋果呢」說完一臉得逞的壞笑走開了

張亦冕跟偶像這麼近距離的說話,連耳朵根都羞紅了。

畢業之後,憑著優秀的成績,她順利的進入了糖豆公司經濟部。

本來她一個剛來的畢業生是不會這麼快單獨帶藝人的,剛好公司新培養的歌手正是宣傳期,公司讓最有實力的,經紀人紅姐,帶新人。

像徐戈這樣成熟且聽話的藝人,正好來鍛煉鍛煉新經紀人的能力。所以,今天是她做徐戈經紀人的第51天。

他可真是盡職盡責啊,隨時都給她出難題。

她拿著工作證件,找到了酒店經理,拿著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房間裡面空無一人。

經理帶著保安,詢問是否需要報警,她不好意思的擺擺手,說不用了。

經理和保安離開后,她獨自坐在床上發愣,忽然

「哎呀!」她大叫了一聲,手在腦門上使勁拍了一下,後悔不已。

「我早該想到的,雖然老大總是刁難我,卻從來不拿工作開玩笑,他現在指定在化妝老師那。」

沒錯,徐戈的敬業是圈裡出了名的,凡是跟他合作過的無論工種,職位高低,沒一個不誇他的,雖然他有時會開玩笑,喜歡搞惡作劇,對待工作卻從不馬虎。

4.30分,做好妝發,換好服裝的徐戈回到了房間,看見了坐在床上的她,沒忍住,笑出了聲。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進來多久了?」他笑著往她跟前走,張亦冕板著臉,有點生氣她氣自己怎麼這麼笨呢。

沒跟他搭話,拿出手機,給司機發了個消息,

「小郭,把車開到樓下等著,我和老大馬上下來」

徐戈走到她跟前,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插褲兜,抬起右腳,踢了她的腳一下。

張張亦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閉上眼,緩緩吐出,然後瞬間變臉,腆著一張笑臉,對徐戈說

「小郭在樓下等著,咱們該下去了。」

徐戈驚訝著她的表情變化,眉毛高高的挑起,嘴一癟,說「厲害了,有前途」

說完拿起桌上的墨鏡,瀟洒的轉身出門了。

張亦冕跟在身後,嘴裡不斷默念「他是我老大,我們都愛他。他是我老大,我們都愛他……」

倆人上車時,子柯已經坐在了副駕駛,她有點疑惑,問

「胡總也出席今天的活動嗎?我怎麼沒接到通知?」說著拿出記事本,翻看著今天的活動行程,

「不用擔心,我今天是私人行程」一身休白色閑裝的子柯,低頭擺弄著新買的相機

小郭發動了車子,向草原出發。 電視劇《一箭雙鵰》劇組將在這裡取景,與當地旅遊局溝通后,獲得了大力支持。為表示感謝,導演製片人及男女主角共同參加了,墨峰那達慕啟動儀式。

孩子們隨著教練也早早的到了草原,從未來過草原的孩子都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

一路行車走來,見識過山脈連綿,見識過湖水清澈,見識過牛羊成群,也見識過山花爛漫。

這是一次心靈的洗滌,沐沐被這一切震撼著,沉醉在眼前的美景之中。

車停了,再一次被震驚,此時的天空蔚藍,四下望去沒有一片雲彩,耀眼的陽光照耀著整片草原,放眼望去,一望無際,遼闊無比,似與天一般大,滿眼翠綠,猶如一片綠色大海。

從天邊到眼前,大大小小的蒙古包,如點綴在夜空中的星星一樣繁多。

最中心的位置,有一個最大的蒙古包,大約有三個蒙古包那麼大,大包外被彩色布條覆蓋,五顏六色,絢麗奪目,讓人挪不開眼。

在大蒙古包的四周,圍著上百個人圈,每二三十人圍一圈,有的摔跤,有的射箭,有的喝酒,有的跳舞,最搶眼的當屬賽馬了,只觀眾就幾百人,十幾位參賽的選手疾馳在這廣闊的天地間。

還有人展示著馬背上的絕技,只見一人快步走到馬身旁,沒等上馬便拉起韁繩,驅趕著馬兒跑了起來,那人扯住韁繩,與馬兒一起奔跑,一個跳躍縱身上馬,左手單手持韁繩,身子伏得很低。

一會左腳踏著馬鐙,身子橫跨馬身,整個人躺在馬背上,右腳高高抬起。

一會又換成左手持韁,雙腳站在馬背上,身子往後仰,右手握著馬鞭向後舒展。

然後拿鞭子拿使勁抽了兩下,馬兒加速奔跑,那人跳下馬,跑了幾步,接著跳到馬的另一邊,跑了幾步后跳上馬背,韁繩使勁一拉,馬兒抬起前蹄嘶叫,騎馬人仍穩穩的騎在馬背上。

霎時幾百人拍手叫好,那連綿不絕的聲音響遏行雲,吸引了更多人來圍觀。

周教練看著眼前一個個呆住的孩子,心情甚是複雜,有些心酸,有些後悔。

好友多次相邀,現在才來,早該帶孩子們來看看的。

他也是第一次來,之前聽好友描述過草原的壯闊,卻依然被眼前的所見震驚著。

生活在如此廣闊的天地間,難怪性格如此豪爽。

兩人相識與十幾年前的一次全國武術比賽,雖然都未奪冠。周教練在後台時,見識了孟教練的摔跤,那是一等一的厲害,很是佩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