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留下漫天心情複雜的強者,看著戰宗浩浩蕩蕩的背影,有無盡感慨。

「今天往後戰宗怕是要崛起了。」

所有人心中有了一種這樣的感覺,一種很篤定的感覺。

不是一般的崛起,而是驚天的崛起,可能,與帝族相當。

而戰宗之中的神子許辰,更是非同一般,未來無限。

一場驚天大戰落幕了。

漸漸的,消息的原委開始傳播,傳遍天下。

天下,皆驚。 消息傳的很快,因為太過驚人,一天之內成為整個神界討論的頭等大事。

只是五個字,天道院覆滅,就像是發生了一場無形地震,無數的勢力為之側目,瘋狂探尋真相。

尤其十二大勢力,除了在場的長青學院和大衍學院這兩大勢力外,其他勢力全部高度重視,對戰宗的凝重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幾乎無損耗滅了天道院?」

「先毀根基,最後扭轉帝兵,他們怎麼辦到的?」

「天道院的院長都死了?那可是一位神王大圓滿,朝著大帝境邁出半步的准帝!死了?」

「怎麼發生的?」

「是正在進行三院爭鼎的時候,第十神子身份暴露,從而引發的一切。」

「詭異,怪異!這戰宗到底藏著什麼秘密,怎麼會打出這麼漂亮的一戰。」

「查,嚴查!」

十二大勢力都震驚。

戰宗這種恐怖的能力不確定,他們難以安心,試問別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你的根基變成他的,並且把帝兵都控制,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抹殺。

「不過也不用太驚慌,這一次戰宗突襲成功主要是找到了好時機,三院爭鼎一事正好在天道院進行,魚龍混雜,再加上疏忽防範給了戰宗絕好的準備機會,如果沒有這個時機,他們難以成事。」

「言之有理,日後要多加註意,吸取教訓。」

「那也要查清楚,大陣逆反還可以理解,但帝兵都被人掌控這就驚人了,必須要知道他們怎麼做到的。」

各大帝族內部都是如此。

蒼族。

壞爹地別吃媽咪 神子蒼陽眉頭緊緊皺起:「這次事件中又有新晉神子的影子?」

穿成八零大佬掌中寶 「不錯,影子很重,彷彿這一事就是他策劃的。」有人道。

神子蒼陽深坐在椅子里,低頭沉思:「第十神子,許辰,真的是巧合?」

他記得很清楚,在仙界的時候他殺了一個天賦驚人的傢伙,那個人就叫許辰。

現在神界也冒出一個驚人天才叫許辰,並且位列神子,這是巧合還是如何?

他還隱約記得,很久前在天道院入靈山之前,他在天道院就見過這個許辰一面,那時候的許辰,似乎帶著面具……

諸多巧合併不能讓神子蒼陽如何,但到了這兒他卻忽然眯起眼睛,站了起來。

「帶著面具。」

「他之前在躲誰,身在天道院,他躲的自然是外界的人,如果他真的是下界我殺的那個許辰,那就說得通了……那時他在躲我?」

想著他搖了搖頭:「有些勉強,不過無所謂了。」

他眯著眼睛走出房間,後面的強者緊隨著他出去問道:「神子你有什麼打算?」

神子蒼陽頓了頓,笑道:「該找個機會和這新晉的第十神子見個面了,只要見面一切就都知道了。」

「如果他真是下界的那個許辰……」神子蒼陽的臉色陰冷了下來。

「那不管如何他都必須要死了,不論是他以假死矇騙我,還是殺了我蒼族之人他都該死,最主要的是他現在正在飛速崛起,背靠戰宗,如果再任由他成長下去,那就是養虎為患了,首要的事必須確定他的身份。」

他揮手,旁邊的人立刻靠近。

「找人備一份禮物去戰宗,就說恭祝他們大戰告捷,本神子會前往戰宗親自道喜。」

「好。」旁邊的人立刻退了下去。

蒼陽在原地站著,淡淡一笑,並不擔心他前往戰宗會打草驚蛇。

「想來,這段時間天下會有很多人以此理由去戰宗打探的,我去戰宗也不為過,如果這許辰不敢見我,或者遮遮掩掩,那就可以斷定他的身份必是那個下界之人無疑!」

蒼陽的神色陰冷下來,他一向不喜歡讓有威脅的人存在,只有把一切威脅都滅除,他蒼族才能永盛不衰。

姜族。

姜千羽近一年來心情都頗為低沉,那個敢調戲他的混蛋,不僅成為神子越來越好,甚至還加入戰宗,一舉滅了天道院。

這種驚人的事迹傳遍天下,可以想象第十神子的名頭會更加的奪人耳目,光彩照人。

她雖然身為帝族核心,但和一個神子還是有極大的差距,想要找許辰報那日的羞辱之恨卻是難了。

「我要去戰宗找他!」

西涼董魔王 姜千羽忽然站起,帶著慍怒:「我終日不如意,你卻****變好,哪怕不能報仇也要給你難堪,我手中可有你的把柄!」

總裁寵妻百分百 蒼族神子的遮天盤丟失一直在尋常,只有她知道這遮天盤落在了許辰手中。

各大勢力紛紛出動,前往戰宗。

戰宗之中。

所有人安全回歸,兩件帝兵被安置了下去,一切戰利品正在清點。

許辰還沒來得及了解戰宗,就被帶到了堆滿戰利品的房間。

「神子,您儘管挑選,戰利品中除了帝兵之外,不管您想要什麼都可以儘管拿。」

戰宗的人十分大方,也十分看重許辰,這可以從他們對許辰的種種態度中看出。

許辰不和他們客氣,目光肆意的在滿房間的戰利品中尋找起來。

能在帝兵毀滅力量下留下來的東西,足以可見珍貴。

當然這不是說這些東西能擋住帝兵的威力,而是這些東西之前被天道院嚴密保護,保護力道很重,所以留了下來,而被如此保護的東西自然不凡。

許辰大概掃了一眼,很豐富。

神兵、神葯、功法,甚至於殘缺的帝級功法都在,除此之外各種天才地寶應有盡有。

許辰搜尋著,看到了很多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十三顆傲天級神丹!」

許辰最感興趣的是丹藥和天才地寶,現在的他武道暢通,所需要的就是力量,只要力量足夠他的境界就能飛快提升。

丹藥是他最缺的。

「十三顆都拿走有些不太好,而且大部分都是突變和悟道神丹,對我無用。」

許辰目光最後落在三顆傲天神丹上,只有這三顆是純粹蘊含力量的丹藥。

「天才地寶很多。」

許辰看向一邊,眼睛再次放亮,全部都是絕世和傲天級的天才地寶,以這些東西足以煉製出不少的傲天神丹來。

「咦,這是。」

忽然許辰的目光定格,略帶驚喜的看向一截長劍。 只見在眾多戰利品中,一截他再熟悉不過的殘劍閃爍淡淡光芒。

殘劍之上刻畫著青蓮圖案,縱然破碎,依舊有著一眼入迷的濃烈玄奧。

這是許辰前世的帝兵,帝劍,青蓮。

許辰將殘劍取出,細細打量了一眼,頗為驚喜:「意料之外的驚喜了,你怎麼會被天道院收去。」

他猜測過他的帝兵殘片應該大多被帝族收去才是,天道院能擁有就有一點不好說了。

「罷了,也許只是湊巧吧。加上這部分,帝劍差不多收集了有三成了。」

將這截帝劍收起與識海中早已尋到很久的青蓮劍尖融合,差不多已經能看到一點當初帝劍的影子。

現在看來,這是一柄殘劍,只有小半截劍身,但上面的紋路與玄奧俱在,並且有一縷帝兵之威散出。

當然這還是一截殘破很厲害的劍,威能全無,遠比不上在天道院時被金鼎吞噬的那尊殘破大鼎,如果想要發揮一些威能,這把劍最起碼也要恢復到五成才行。

「旁邊這把劍也要了。」

許辰隨手拿起旁邊一把完整的神劍,通過長劍中蘊含的氣息他判斷的出來是一把傲天級神兵。

他現在擁有的神兵只是稀有的龍象劍,隨著他實力的提升和對手的變強,這把劍早就不夠用了。

之前本來得到一把傲天神劍,但被楊鶴神搶了去,現在卻是從天道院的戰利品中又得到一把,可以說是因果循環了。

「這些天才地寶也拿了。」

許辰又拿走一匹煉丹和十分稀有的煉器材料,然後微微搖頭:「可惜帝兵之威太強,只有這些最頂級的傲天寶物被保護了下來,一些絕世級的寶物卻是全毀了。」

旁邊幾個神王遺憾贊同:「也是沒辦法的。」

「嗯。」許辰點頭,收起拿到的東西道:「我挑好了。」

「好,神子這邊請,我來帶你熟悉我們戰宗,順便召集我戰宗的弟子參見神子。」神王伸手道。

許辰頓了頓,現在得了這麼多的寶物,他想做的是立刻去修鍊,一舉把修為提升起來。

但既然來了戰宗,該知道的一些還是要知道。

「好,麻煩長老了。」

許辰移步走出,身後的神王立刻向外面吩咐道:「迅速召集所有弟子,不論內門外門全部到戰神像聚集,等會神子會與大家見面。」

說完,他看向許辰道:「趁著這個時間我帶神子在咱們戰宗轉一圈。」

「好的。」

許辰溫和的點頭,跟著長老登天,一步躍起,縱觀全貌,戰宗由三座雄城組成,在三城中心是一尊巨大的雕像,這雕像可擎天,比神山還要雄偉,望不到邊際。

雕像雕刻的是戰宗在上古時所出的大帝戰尊,驚絕一個時代,留下了完整並且強大的傳承和底蘊,讓戰宗長盛不衰。

「神子請看這三城,以朝拜之相對準神像,這代表的是戰尊大帝曾經的三個關門弟子,代表了三種傳承。」

「我戰宗內除了核心帝經功法外,還有三種帝級武技,分別是修刀、修劍、修體魄的武技,按照傳承分了這三城,每一年都會進行一場比試,選擇一個做主城,主城好處豐厚,不僅有秘境使用權,資源也會比其他兩城要多……」

長老說了一堆,停下道:「當然這些和神子無關,神子不必考慮這些問題。」

「這三城分別叫刀城、劍城、戰城。這是戰宗大概的一個劃分,除此之外,我帶神子去看咱們戰宗的秘境。」

長老邊說邊介紹:「我們的秘境有很多,其中以四大頂級秘境為珍貴,當然我戰宗的強者已經著手去搬移天道院的靈山秘境了,當把靈山搬回來,我戰宗就有五大秘境。」

許辰陪著長老轉了一大圈,了解了個七七八八,返回了中心戰勝雕像下面。

遠遠看去,能看到雕像下面聚集滿了人群,一眼望去不下十萬,全是內門和外門的優秀者。

這群人中大部分帶著驚奇和激動的神色,也有少部分的神色桀驁,有著傲氣和深沉。

不管總總神色。

當許辰降臨的時候,所有人神色為之一變,齊齊揚聲道:「戰宗弟子,恭迎神子!」

聲音震天,很驚人。

「有勞等候了。」許辰平靜的降臨,看著密密麻麻的人,其中有各種各樣,好的壞的眼神,他全部平靜以待,不起波瀾。

他說完下面一變騷動,有各種回應。

「都記住了!」忽然戰天狂出現,霸氣絕倫的站在天空中,如同一尊戰神一樣看著所有人:「你們這群小傢伙日後見了神子都要如同見我,他的話有如宗規,誰要是不服氣……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們扔進無日淵里的。」

「記住了嗎?!」

戰天狂低喝一聲,聲音震的人耳朵嗡鳴。

「記住了!」

下面回應大聲。

「好。那就好好看看神子,他叫許辰,剛助我戰宗打下天道院,這是一件奇功,我會記載到宗譜中。」

戰天狂簡單說道,讓下面的人一陣錯愕,沒太理解。

許辰的名字記載到宗譜,這什麼意思?難道這一場大戰,許辰立了大功?

他們不知道內情,只能驚疑。

戰天狂不多解釋。

隨手一揮道:「也沒其他什麼事,主要就是讓你們看一下神子,免得以後見了神子不知道他是誰,好了,都散了吧。」

「散,散了?」

眾人錯愕,如此大費周章,把這麼多人召集過來,等了半天結果就這麼兩句話?只是為了讓他們看一下許辰?戰宗對許辰究竟是有多重視!

「有意見?」

戰天狂掃視所有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