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瞞你說,我這次的家族任務,就和他經手的那些基因藥品有關係,只是現在大選的風頭還沒過,所以我也就沒出手,但是阿琛……這東西終歸不是正道,如果有一天……」

秦琛忽然低頭,輕輕的在嬈嬈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冰涼的嘴唇和炙熱的肌膚結合在一起,秦琛覺得自己的鬥志又恢復了。

「嬈嬈……」他一翻身將嬈嬈壓在了身下。

一字一頓的緩聲說道:「他只是我家人,而你是我的妻子,要和我走一輩子的人,你明白了嗎?」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五年前我已經給了他機會了,可爺爺他執迷不悟,我也沒有辦法……龍衍有句話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混的不怎麼樣,自己的親爺爺竟然相信一個外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親孫子。」

秦琛自嘲的說著,儘管在笑,眼睛里也沒有異常。

可依舊瞞不過敏感的嬈嬈。

嬈嬈皺著眉,任由秦琛發泄似的摸著自己的腦袋,沉默了片刻,才又開口。

「阿琛,其實我有辦法能幫助爺爺的。你忘記了,我的血液很特殊,哪怕是基因藥品里的毒素,也是可以的……」

「嬈嬈!你說什麼?」秦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嬈嬈以為他是沒聽明白,便又解釋了一遍。

一字一句,咬的跟播音腔似的:「簡單的說,我的血可以解百毒,還能延緩衰老……」

秦琛怔了怔……

「咣當——」

手機直接被他一掀被子丟了出去。

嬈嬈沒想到秦琛反應會如此之大,尤其是表情還那麼的嚴肅,頓時心裡無比的忐忑……

面色如常,歪著腦袋卻是胡思亂想起來,完了,我是不是把秦琛給嚇傻了,還是說,他害怕了,覺得我是個怪物?

龍飛鳳仵 「嬈嬈,你先別說話!」

秦琛認真的扶著嬈嬈的肩膀,低聲交代了一句。

嬈嬈不解的點了點頭,便看到秦琛竟然從床上起來,朝著門去了。

完了!阿琛這是被自己嚇得都要跑了嗎?

還連衣服都不打算穿了?

嬈嬈想要叫住他,卻想起剛剛秦琛才囑咐過她,不要開口,便只能幹著急,安靜的坐著。

好在秦琛只是去了門口,牆邊鼓搗起來,並沒有真的就這樣裸奔而去。

過了幾分鐘,房間里亮起了一堆奇怪的光線。

似乎是各種信號的檢測器。

秦琛以詭異的姿勢穿過了層層光線,又回到了床上。

無比鄭重的拉起了嬈嬈的手:「嬈嬈,這話你記住以後不要說!這不是玉家,這是洛城!讓那些人知道了,還不把你抓到了生物實驗室去解刨了!」

嬈嬈詫異看著秦琛,手指指了指周圍的一堆射線。

「這些都是反信號監聽的,你記住我的話,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你的異常。」

嬈嬈點了點頭,又問:「那阿琛你不怕嗎?不會覺得我是怪物嗎?」

「怪物?」秦琛奇怪的看了嬈嬈一眼:「當然不,其實我之前看過一分資料,說那人的基因很變態,不過聽起來,你好像比她還變態。」

「所以,嬈嬈,除了我和兒子之外,你沒對別人說過吧?」

「沒有,不過龍衍也知道……畢竟沒有他,其實我的血脈也不會這麼純。」

「龍衍?」秦琛陷入了深思。

腦海里忽然有了主意,要不要一會下樓直接來了毀屍滅跡? 「你別亂來啊……」嬈嬈看著秦琛的星星眼,就知道這丫的一定又在想歪招了。

只是她現在和龍衍可是在一條船上的,如何還能讓秦琛亂搞呢。

「媳婦……」被嬈嬈一瞪,秦大總裁的氣勢立刻萎了三分,抿起嘴唇委屈巴巴的看著嬈嬈。

「媳婦,你說說,你現在怎麼對龍衍那麼好!你是不是變心了!」

「變心你妹啊!我要是變心了,五年前就嫁給他了!」嬈嬈還沒好氣的翻著白眼,怎麼這男人年紀越大就越像是個小孩呢。

說好的霸道總裁風呢!說的男友力爆棚呢。

秦琛重重的挨了嬈嬈一個毛栗子,總算是不敢亂說話了,只是那眼角的得意是怎麼也藏不住的。

要知道當年嬈嬈和龍衍成親那會,嬈嬈可是沒有記憶的哦!

秦琛在心裡自個YY的,又和嬈嬈說了情話便相擁著睡著了。

因為研究所還在放假,嬈嬈無聊,便跟著秦琛一起去了公司,坐在他的辦公室里看著雜誌。

Ben和Ken那是求之不得,只要自家夫人在場,秦琛的冰冷的氣場都能緩和好幾個度,更別說平日里的面癱臉上,還有著一抹不經意的笑容。

只是他們輕鬆了,SE其他的高管們卻是一個個緊張的不行,表情比見鬼了還要抽搐!

尤其是是得到秦琛笑容的,那更是出了總裁辦直衝醫務室,嚇死了!

活閻王沖我笑了!

我是不是要被裁員了!

一上午,醫務室的心理諮詢師都沒閑下來。

而且所有人的病症都一樣,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懷疑中……以至於秦琛宣布中午加餐時,整個公司里不是歡呼,而是陷入了一片極其安靜的詭異之中……

一個個盯著自己面前豐盛的佳肴,卻是遲遲不敢動筷子……

Ken下樓去幫嬈嬈拿東西,出了門就被包圍了。

往常商業談判上十位數都面不改色的高管們,竟然一個個面色凝重……

「你們這是……」Ken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這畫風太詭異了有沒有。

「Ken特助!!!」幾人熱情的抓住了他的手臂,炙熱從眼眶裡噴涌而出。

Ken乾笑幾聲,掙扎著推了推自己鼻樑上的眼睛:「各位,你們這是……」

「我們沒事……」一位高管急切的說道,警惕又在四周掃視了一圈,發現都是自己人,這才又繼續開口道:「是這樣的,咱們公司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出問題?」Ken一愣!越發的糊塗了。

見他發獃,重高管心裡更是涼涼的了……

完了,這特助都嚇傻了,那問題應該是很嚴重了。

幾個核心的高層交換了一下眼神,像是確定了什麼戰略一般,緊接著,資歷最老的那位走了出來,一臉沉重的拉住了Ken手。

「Ken特助,你就和我們說實話吧,公司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是不是國際部那邊資金鏈斷了?」

「最近是有幾個大項目風險比較高的,但是回報率也高,你去和總裁說,就算是全賠了也沒關係,我們幾個手裡都還有點資本,大不了咱們從頭再來就是,而且趁著現在大眾都還沒反應過來,我們該跑銀行的跑銀行,萬萬不能坐以待斃啊……」

「不是……公司沒問題啊……你們想啥呢!」Ken無語的看著眾人,今天大家的腦迴路怎麼都這麼的抽象呢。

「沒問題?」幾個老人一愣,隨即懷疑的瞧了他一眼:「Ken特助,你是不相信我們這些老傢伙的忠心嗎?總裁那個面癱臉都能笑了!這得是受了多大刺激啊!」

「是啊……嚇死我了,我早上我去簽字,他竟然還誇我來著……老子什麼時候被誇過!他不罵人都不錯了!」

「對對對,他今天還問我最近工作辛苦不辛苦!要我多注意身體!卧槽簡直嚇死人好嗎?」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越說越激動……Ken聽著聽著,漸漸的終於找出了頭緒,知道這幫人到底在說啥了。

「你們誤會了,總裁沒事,咱們公司也好好的……」

Ken一臉認真的解釋道。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齊刷刷的搖頭……

Ken:「……」

「算了,你們跟我去見總裁吧,不然我說了你們也是不信的……」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也想不出其他更合適的方法,便都跟著他走上了樓。

這會是午休時間,秦琛和嬈嬈正你儂我儂呢,忽然便聽見門口傳來一陣嘈雜,不僅眉頭又擰在了一起。

嬈嬈伸手在他手背上輕輕拍了拍,秦琛的臉上才從新又有了笑容。

「進來……」

他動了動唇,心道難道今天早上自己太溫柔了,他們都忘記了午休時間沒有天大的事情就不找他這個規矩嗎?

不過嬈嬈在,秦琛就算是再生氣也是能剋制住自己的。

嬈嬈見外面來了一群人,便下意識的準備起身……可外面的員工們卻已經等不及了,悉數都沖了進來。

「你們……」

秦琛一眼就掃到了穿著和睡衣沒多大差別的心裡諮詢師,怎麼這傢伙也來了。

「你們這是……有什麼的事情嗎?」看了一眼嬈嬈,秦琛果斷的瘋了兩個字給去掉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不過很快,他們目光都被秦琛旁邊的嬈嬈給吸引了,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女人!

還是那種妖嬈又失高貴的……

饒是他們認為自己年紀不小,見的女人也不少,可當看到嬈嬈那張臉時,還是會忍不住被深深的吸引。

「咳咳……你們不是找我的嗎?看哪呢!」秦琛雖然得意自家媳婦那盛世容顏,可當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自家媳婦身上時,他還是異常不爽的。

咳嗽了半天,還放出了那麼一丟丟威壓,眾人才收起了自個眼中的驚艷,一臉正色的看向秦琛。

說來也奇怪,原本準備好的一堆措辭,在進到這房間里之後,竟然莫名的都消失了。

不僅如此,大家的氣場也都變得平和許多。

「那個……」

Ken見幾個高管說不出口,便湊到秦琛耳邊把下午的事情說了。

秦琛聽聞,好氣又好笑,本想把幾個人挨個懟一頓的,可嬈嬈在……

「你們啊……」秦琛抬起準備拍桌子的手,改成了去端茶杯。

眾人的心隨著他的動作揪的緊緊的。

一個個瞪著大眼睛盯著他。

「這是我的夫人,姓玉,以後會常來,還有公司不會倒閉,一群人閑著沒事了,瞎想啥呢!」

「夫人!」

「是啊……沒事出去吧。哦對了,我不希望聽到有任何說我家夫人不好的話……」

「你們懂得……」秦琛說完,便又坐在了沙發上。

眾人齊刷刷的又崇拜的看了一眼嬈嬈,這才從辦公室里離開……

嬈嬈眯著眼睛,瞧著大家不管老的少的一個個步伐矯健想笑,卻又不敢想笑。

「阿琛……你是不是平常都虐待員工了。」

秦琛眉頭一挑,幽幽的看了一眼旁邊整理的資料的Ken……

「怎麼可能?我要是真虐待員工了,你看Ken怎麼從來都沒意見呢……嬈嬈……為什麼你現在的關注點越來越不在我身上了。我不是你的寶寶了嗎?」

「噗通」

「啪嗒……」

端著咖啡杯的去接水的Ken一個踉蹌!

呸!臭不要臉,都他喵三十了!寶寶你沒啊!

Ken一邊走一邊吐槽,忽然心裡有了主意,總裁這病看起來是越來越重了,是時候把小少爺領回家了……

與此同時,辦公室的秦琛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藉此機會,又享受了一下自家媳婦的溫柔按摩……

…………

因為一連加了幾天班,龍衍得以有了兩天的調休。

恰逢玉思諾也沒什麼事情,兩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各自懷著心事坐在陽台上喝茶。

喝著喝著,龍衍就越覺得無比放鬆。

恰似我還愛你 這話里話外的,就把秦漪瀾的事情和玉思諾說了,小丫頭前天晚上和他表白了,但是龍衍沒有答應。

不能說他對秦漪瀾一點好感都沒,不然也不會這些天有什麼互動都帶著她了。

可是兩人之間的身份還有種種,讓龍衍很是糾結。

玉思諾聽聞,好氣又好笑。

說好的專一呢?說好的這輩子心都被嬈嬈牽著走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