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中的許辰,渾身殺機突然沸騰,就像是終於露出了獠牙的凶獸,一道奪目的暗金色劍氣從雙指間迸發,撕裂空間,彷彿越過時間,一剎那洞穿了蒼鷹的身體,帶起一片血跡飛入後面的地面。

「砰!」

一聲悲鳴,蒼鷹摔落地上,脖子處有洶湧的血液流淌,最後七絕。

躲在旁邊準備逃走的胖子看到這一幕,嚇的雙腿一顫,險些跌倒地上,許辰也太恐怖了,神將級的異獸,就這樣給殺了,他才仙階啊!

「你叫什麼名字。」

許辰轉頭,看向了胖子,他發現這個胖子除了有點膽小外,其他地方也不太招人恨。

至於知道自己的來歷,此事也不至於見人就殺人,還是有其他解決辦法。

「我叫莫晨,別人都叫我莫胖子。」胖子臉上露出期待,回答完就跟了一句:「你是不是準備帶著我了?」

許辰一笑,轉身就走,沒再理這個胖子,給一點陽光就立刻燦爛,還是不要招惹了。

「等等,等等我,帶上我吧。」胖子莫晨手忙腳亂跟了過來,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跟著許辰。

「帶上你有什麼用?」

莫晨眼睛頓時一亮,這次口急心塊道:「我對這一片熟悉,知道路,而且這山脈有天然迷陣,我能分辨方向。」

許辰回頭,詫異的看了一眼胖子:「你能分辨方向?」

「對。我就是因為這個才被他們強行帶進山脈的,不然我打死也不會進來。」莫晨拚命點頭,覺得話多連忙指向一方道:「這邊是東,這邊是西,這邊……」

「行了,跟著我吧,先帶我去出現寶物的地方。」許辰不再多說,自己問他的意思是你特殊在哪,為什麼能分辨方向,他給自己扯了這麼一堆,腦子笨。

「這個,真要回去?不如我們離開吧,裡面太危險,不僅有強大的異獸,還有許多強者,梵象和寒劍就在裡面,有他們兩個人,別人是不可能搶奪到寶物的。」

莫晨十分認真的說著,言辭之中對口中的兩人有一種深入骨髓的畏懼。

許辰不做回應,走了良久才問道:「他們兩個是什麼人,實力有多強。」

莫晨咽了一口唾沫:「他們是山外郡城裡最傑出的天才,聞名全城,無人不識,被山陽界最大的勢力朝陽宗看重,要直接收為內門弟子,而他們的實力都到了神將境後期。」

「神將後期。」

許辰沉吟,那的確有些強了,現在的自己能搏殺神將前期的人,可以勉強和神將中期的交手,但碰上神將後期,恐怕就危險了。

「走吧,繼續前進。」

沉吟只是一會,許辰再次邁步。

「為,為什麼,那麼危險。」莫晨緊張的跟在後面,不斷訴說著裡面的危險,企圖將許辰勸解回頭。

許辰只是前進,時刻關注著四方,無視了莫晨的發問。 許辰在密林中前進,路途中他遇到幾波人,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深山中果然是萬象宗遺留的寶庫出現了,裡面有許多寶物,好多人都眼紅了。」

「那裡有什麼寶物?」

「最好的是一柄神劍,傳聞是萬象宗當年的第一神劍,龍象!」

「龍象!居然出了這種神器,消息如果傳出去,恐怕朝陽宗也要派人來了。」

這是許辰第一次聽聞的消息,他沒有露面,悄然離開,在路上問莫胖子:「龍象是什麼級別的神器。」

神器有四種級別,普通神器,稀有神器,絕世神器,頂級神器,世上普通神器非常多,幾乎人手一把,大部分人都配用。

而稀有神器就十分稀少,只有一些身份特殊、出身不凡的人才能配備,在稀有中還分著稀有下品、稀有上品和稀有極品,極品的稀有神器可作為普通的宗門鎮派之寶了,非常珍貴。

「是稀有極品的!」莫胖子眼中閃爍光亮,有些興奮道:「山陽界最大的勢力朝陽宗內,最強神器就是這個級別,名字叫聖陽,這把龍象與聖陽一般強大,十分珍貴!」

許辰心裡一動,稀有極品的神器,那說什麼也要想辦法弄到手了,這種神器威力極強,如果能拿到,對於他暫時不能提升的實力會有一個大幅度提升。

而且現在的許辰連普通神器都沒有,緊缺一把兵器在手了。

又前進一段。

許辰遇到了更多躲避異獸的人類,他們掌握的消息越來越多,許辰通過偷天神通,默默收集著他們的談話消息。

「裡面寶庫里又發現了一顆極品的稀有神丹,尋道丹,梵象和寒劍已經打起來了。」

「打起來是必然的,他們兩個對手多年,距離道神境都只差一步之遙,誰得到尋道丹誰就能直接突破,一旦突破后,不僅實力能超過對方,連入了朝陽宗后的地位也會超越對方,恐怕一入宗就不是內門,而是核心弟子了。」

「說不得還能得到朝陽宗的引薦進入天域四大神門,從此有望踏入陽宗聖地。」

許辰心頭一動,悄然從這些躲藏的人身邊經過。

尋道丹,這種神丹他倒是知道,天神、神將、道神這三個尋道境內最好的神丹,益處極大,只要吞丹就必定能突破一次境界。

「這丹雖然現在不能服用,但日後得到功法便能短時間內有所突破了。是多多益善的東西。」

許辰動了心思。

旁邊的莫胖子偷偷看他,不由驚道:「你不會想打這些東西的主意吧,很明顯這些是梵象和寒劍必爭之物,尤其是那顆神丹,誰敢打主意一定會遭到兩人的合力追殺,必死無疑啊。」

「帶路吧。」

許辰掃了莫胖子一眼,繼續向前,這胖子說的也有道理,他一路上聽了許多關於梵象和寒劍的消息,的確很強,現在的自己不是他們對手,如果兩個都得罪恐怕真的走不了。

要是自己取走了神丹,恐怕這兩人會不顧一切的追殺自己。

那就,只取神劍吧。

反正有神丹留著牽制他們,哪怕神劍被取走了,他們也只能暗自生恨,畢竟對那兩人而言,神丹眼下是絕對比神劍重要的。

胖子走著,腳步如同踩在針氈上,走一步心一驚,這可怎麼辦,面前這個瘋子想和梵象寒劍奪寶,到時候必死無疑,自己是不是早點和他斷開聯繫,偷偷溜走的好?

但如果溜走的話,這傢伙會不會惱羞成怒先把自己殺了?

一想到這裡胖子就悔恨的不行,之前真是瞎了眼,為什麼會死乞白賴的跟在這人身旁,本來也沒太大的事,現在好了,左右為難。

「吼!」

忽然有獸吼傳來,在前面一座山丘的背面。隨後刀劍聲喑啞,想必是有人遇到麻煩了。

許辰身形一動,上了山丘往下看去,只見下面有六男一女七個人正在和一頭巨虎戰鬥,那老虎頭生犄角,獠牙三尺,身體如同黝黑的磐石,異常的沉重,每次腳步落在地上都會留下一竄磨盤大的腳印。

這是一頭凶獸,足有神將實力,比之前的蒼鷹還要強大。

而在凶獸前面,那七人疲於戰鬥,已經負傷,雖然他們之中有三個人是神將境界,但依舊難是凶獸的對手。

許辰悄然退下,不準備多管閑事,而且這頭凶獸也極為強大,他不見得是對手。

胖子這時爬了上來,前一刻還神色自如,下一刻驚恐大叫:「下面發生了……老天!大凶,快跑!」

寵物天王 他受驚,一股腦滾下山丘,轉身就跑,邊跑邊叫,十分的恐懼,看得出這是一頭大凶之獸,一旦遲了便會葬生在獸口中。

「蠢貨!」

許辰皺眉低喝。

隨著胖子的一聲驚叫,下面的凶獸發現了他們,正抬頭朝這邊看來,並且目光落在了許辰身上。

許辰也開始逃走,健步如飛,一瞬間追上胖子,厲聲道:「如果這頭凶獸追過來,我一定先殺了你!」

胖子一驚後知後覺,知道了自己的過錯,縮了縮脖子,臉上帶著苦難,五官縮在一起,顯得極為滑稽。

「道友別走,助我們一臂之力!」後面傳來喊叫,那七人抵擋的十分艱難,此刻看到人立刻呼救。

也有咒罵傳來:「兩個懦夫!」

「別喊了,我看到了,那兩個人里有一個只有仙階的修為,這凶獸吼一聲就能震死他,廢物而已,起不到作用不說,還會成為累贅。」

七人的聲音不斷傳來,許辰充耳不聞,他們就算好言好語自己都未必會回去救他們,現在還不斷咒罵,自己不回頭坑他們一手已經算是仁慈。

「兩個廢物真走了,該死的,讓他們找人來幫忙也好,我們快支撐不住了。」

後面的人正說著。

忽然有人眼尖,發現了山丘上再次出現了許辰和胖子的身影。

「嗯?你們怎麼回來了?」

他們發問。

胖子臉色難看的對他們訕笑,許辰則是抓住胖子,縱身一躍,跳進了人群里。

而他們剛離開原地,身後一個龐然大物出現。

「吼!」

一道聲音震耳欲聾的傳來,這聲音穿金裂石,然後一頭與下面巨虎一般大小的老虎,站在山丘上俯視下面的所有人。

下面的人臉色立刻變了。

「又一頭大凶!」 又一頭大凶之獸!

所有人露出絕望的神色,一頭凶獸他們便相形見絀,力有不逮。現在又來一頭,已是絕境。

「你們兩個蠢貨!幫不了忙就算,還他娘又引來一頭!」 雲月盟 有人立刻轉頭大罵,也許是許辰的修為最低,他們毫不客氣的將所有怒氣都灑在了許辰身上。

許辰臉色微寒。

旁邊的胖子立刻驚慌解釋:「不是的,這頭凶獸一直都在旁邊盯著你們,就算我們不來,他也會出現。」

剛才他和許辰逃跑,然而還沒走遠,旁邊一頭凶獸就擋住了他們去路,並且一路把他們逼了過來,明顯是與下面的凶獸有染。

「你們兩個滾,要死也死遠點,別往這邊靠!」

七人臉色極為不善,根本聽不進解釋,期望著許辰和莫胖子能把第二頭凶獸引走。

許辰淡漠一笑,臉色不露任何的情緒,越過七人,朝著下面的凶獸出手。

他拳頭綻放暗金光彩,裹挾如山之力砸下。

旁邊的人見狀,臉色陰沉,惱怒道:「滾開,你以為你一個仙階的垃圾能對神將級兇手構成威脅?!滾!死去一邊,別在……什麼!」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七人情緒轉變的十分突兀。

只見許辰一拳頭落下,砰一聲,就彷彿山嶽一擊,下面的猛虎當即被打的一個踉蹌,狼狽後退,盯向許辰低吼咆哮。

這一拳大力,看的所有人側目。

許辰掃視他們一眼,不動聲色道:「是不是先聯手殺一頭凶獸再議其他?」

兩頭凶獸在旁邊,饒是許辰也沒底氣能對付,哪怕對付一頭也只有聯手才能儘快斬殺,所以這時候不管怎樣,先將威脅降低,殺一頭凶獸才是當務之急。

「兄,兄弟,沒看出來你有這個實力。」七個人中,三個神將境的人臉色變了,偽善一笑,看到了希望。

而剩下四個只是天神境,並且剛才還在咒罵許辰的人,此刻臉色潮紅一片,除了震驚之外就是怨恨。

既然你有這麼強的實力,第一次露面的時候為什麼袖手旁觀不幫忙?!

「你有實力剛才跑什麼,不跑的話現在也許已經殺了一頭!」一個人忍不住出聲,滿臉的怨怒。

「我有義務救你們?」許辰冷漠看向他們。

「你!」四人震怒。

「閉嘴!」一個神將境的人呵斥身後四人,然後帶著笑容看向許辰:「他們不懂事,還請兄弟海涵,你說的對,我們現在應該先聯手,必須立刻擊殺、甚至擊傷一頭凶獸才有活路。」

三個神將境的人說著,同時出手,和許辰一起圍攻下面的凶獸。

從許辰那一拳他們看的出來,許辰的實力很強,不弱神將,比身後四人加起來都強,或者可以說,剛才的戰鬥完全就是他們三個神將在出力,後面四個天神的攻擊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四個天神臉色鐵青,看向許辰時露出怨恨。

憑什麼,他只有仙階的實力,而且剛才還見死不救,三個神將憑什麼還護著他!

「我們四個足以對付這頭凶獸,而剩下的那頭需要有人去攔截。」許辰在戰鬥中開口。

他一說話,後面四個天神的臉色變了。如果讓他們去,恐怕不是攔截,而是去送死了!

這一想,四人看向許辰的眼神更怨毒了,是想害死他們?

「不錯,那頭已經準備出手了,必須有人攔截,不然等它下來一個人都活不了!」

三個神將強者一起開口,這是必然的事實。

「我,我們不去……」後面的四個天神後退,臉上帶著恐懼:「那一頭是他們兩個引來的,讓他們兩個解決!」

莫胖子露出怒容,這事根本不怨他們。

許辰不動聲色。

三個神將中已是有一人動怒:「開什麼玩笑,這位兄弟如果抽手我們還如何儘快解決這頭?你們幾個趕緊滾過去!」

「這位兄弟實力很強,有他加入,我們四人聯手有把握快速擊殺這頭凶獸,你們四個去吧,不用擔心,用防禦神器,只要撐住片刻就好!」

眾人開口。

膽怯的莫胖子此刻看看左右,見山丘上的凶獸低吼,然後一躍而下,頓時害怕又恐懼的喊道:「快動手啊,不然一個也活不了!」

「你去!」

四個人眼神互相一動,然後看向莫胖子:「他們只要片刻就行,你一個人去足夠了!」

「什麼?!」莫胖子震驚,不敢相信這四人的話,讓自己一個人去,這是要自己去死啊!

「你的命可以拖延住它,滾過去。」

四個人眼中冷光一閃,一起朝著莫胖子出手。

「找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