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將那枚原始寶術遞給了副堂主,副堂主迫不及待的服了下去。

頓時,副堂主全身綻放出光芒,手臂關節處竟然伸出了骨刺。氣息磅礴無比,骨刺鋒利,散發出陰寒的氣息!

洪錚乃是根據他身體情況,煉製的白骨寶術,品質是在二品巔峰!

副堂主感恩戴德,原始寶術本就珍貴,此時又遇到了量身打造的原始寶術。就已經不是用價值來衡量的了。如果叫副堂主花一千萬靈石來購買的話,他都會願意。

他深深地向洪錚鞠了一躬:「前輩,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

洪錚說道:「我與洪家,交情匪淺。我與洪老,乃是莫逆之交。洪家最近遇到了困難,你們可否幫上忙?」

副堂主思索了一下,問道:「是司徒府還是?」

「司徒府的事情,洪家自己會去解決。我需要一批質量很好的丹藥,聚氣丹,培元丹,九轉丹,都要!」洪錚說道,他性格高傲,報仇雪恨,復興家族的這些事情,他不會指望外人去。

「沒有問題,前輩,雲海宗不簡單啊。」副堂主說道,「就是聚錦堂與雲海宗對上,也怕是難以保存下來。」

洪錚本就沒有指望聚錦堂出動高手去對付雲海宗,聚錦堂實力不錯。但是僅僅限於聚錦堂總部,龍城,只不過是小小的分部而已。

副堂主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所以才希望洪錚能夠去為他們煉製原始寶術。那樣的話,總部多少會將重心轉移到這裡。

「我不需要你們去插手什麼,我現在就需要大量的靈石,丹藥,靈藥,還有兵器!三天內,給我湊齊,送到洪家去。」洪錚毫不客氣的說道,「事情辦得好,我不會虧待你們。到時候可以為你們聚錦堂的人量身打造功法都沒問題。」

「一定一定。」副堂主滿口答應,這點事情,他還是能夠輕易解決的。

洪錚點了點頭,隨後站起身來,便準備出去,中年管家一臉敬畏的看著洪錚,低著頭,不敢說話。

「記住,不要將洪家有煉經師的事情外傳,老夫當年幾個好友,準備叫我過去為他們門派煉製經文寶術,我拒絕了。我不想他們知道我在此地。」洪錚回頭叮囑。

副堂主點頭哈腰:「前輩您放心,一定不會說的。」

事實證明,聚錦堂的辦事效率是很快的,僅僅一天半的時間。大量的丹藥,靈藥,靈石,兵器,用馬車拉到了洪家。

洪家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是都知道,這肯定是洪錚的功勞。一個個對洪錚都是極為的佩服,尤其是洪不破以及洪耀天,將洪錚當成了偶像。

大量的丹藥以及靈石分發下去,給洪府所有的年輕一輩使用。

同時,洪錚根據每個人的情況,煉製出了一枚枚的原始寶術,全部都是二品。

這下子,洪府所有嫡系成員都是知道,洪二是煉經師。這些原始寶術,都是他一個人煉製出來的。他們對洪錚的佩服程度,更上一層樓。

洪龍騰下令,一定要封鎖這條消息。

「爺爺,洪府之中,除了嫡系,還有多少人能信任?」洪錚問道,他知道,洪府之中,絕對有其他家族安插進來的眼線。這是一個小角色,他並不急著揪出來。

「還有六十三人,是我以前部下的後代,一個個都是錚錚鐵骨的漢子。」洪龍騰說道,「洪府這幾年情況糟糕,他們都被遣回去了,修為都不高。有的在龍城之中做生意,有的當雇傭兵去了。」

「全部召回,我想辦法提升他們的實力。」洪錚說道。

洪龍騰立刻安排烏列去做這些事情,烏列絕對是一個稱職的管家。兩天的時間內,便是召回了六十人,已經有三個找不到了。

六十人,對洪錚來說,足夠了。

就在洪錚準備提升洪家勢力的時候,司徒縱橫針對洪家,開始準備布局了!

武王府,司徒縱橫正坐在大殿之中,與武王府的幾名天才商量著事情。

坐在司徒縱橫對面的,就是號稱武王府年輕一代,有數天才的武從風。他生得眉清目秀,極為的俊俏,陰柔無比,修為在蛻凡境四轉,只比司徒縱橫差了一線。

司徒縱橫喝了一口茶,笑道:「從風兄,我們也好久沒見了吧?」

「是好久了,司徒兄最近一切都安好吧?」武從風笑道,懶洋洋的。

「安好。這次回來,也沒有其他事情,就是準備將洪家給除掉。」司徒縱橫說道,似乎勝券在握。

「哦?」武從風有些驚訝。

司徒縱橫輕笑了一下:「洪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人才凋零。十年前我還怕,當時有洪錚。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十年後,誰還會怕呢?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馬大啊,老一輩的人,不是吃乾飯的,我有點頭疼。」

「你是準備怎麼打算的?」武從風問道,坐直了身子。

「先將年輕一代,全部的給廢掉,一個一個廢。但是為了防止父輩人,祖輩人出手,還不能找上門。所以我準備設一個局,讓他們自己鑽進去。到時候我就有辦法了。」司徒縱橫道,「但是這一切,還需要從風兄的幫扶才行啊。洪家雖然沒落,但是好東西還是有的。到時,我們可以平分一些寶貝。」

「說說看你的計劃!」武從風來了興趣。武王府作為一個新興的家族,並沒有依靠雲海宗。

帝少撩人:悶騷老公太心急 但是,野心也是極大,自然也有想法除掉這個老牌的家族。那樣的話,武王府發展也會快一點。

半晌之後,幾人商量的差不多了,都是哈哈大笑。

「妙!實在是妙!就這樣決定了,縱橫兄,祝我們合作成功!」武從風大笑。

洪家演武場上,洪錚看著七八十道有些熟悉的面孔,臉色平靜。六十人是以前洪龍騰部下的後代,剩餘的,都是召回的洪家年輕一代。

六十人臉上都是露出了振奮之色,終於又回到洪家了。在外面漂泊,他們也是受了不少的苦。如果洪家能夠再次振興的話,他們日子也好過一點。有一個家族的依託,也安全不少。

一個個都差不多在三十歲左右,修為厲害一點的,也只是在化氣五六轉。弱一點的,只有三四轉的修為。

「你們都曾是洪家的兄弟,現在洪家要崛起,所以召你們回來了!」洪錚說道,「我叫洪二!」

眾人激動地點頭,他們都認識。當初洪錚斬殺司徒青雲,生死局大戰司徒飄影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傳遍整個龍城了。他們都是有所耳聞,現在終於見到這個年輕人了,都是有些激動。

「接下來,你們要提高自己的實力,可能你們會覺得自己的資質不行,或者已經錯過了最佳修鍊時機。我告訴你們,這些都不是關鍵!只要你們有一顆強者之心,我便是有辦法能夠提升你們的修為!」洪錚大聲的說道。

「願意成為強者,為洪家賣命的,踏前一步。不願意的,也可以繼續留在洪家。」洪錚再次喊道。

「轟!」六十人都是原地踏出一步,整整齊齊,沒有一絲的猶豫。

洪錚臉上出現了笑容,高興的點了點頭:「好,接下來,修鍊開始!」

洪家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地面之中,被挖出了一個巨大的坑。

八十人全部躺進去了,大量的草藥埋入到底下,源源不斷的精氣,湧入到了他們的軀體之中,改造著他們的筋脈骨骼。

這種鍛體之術,是洪錚從血脈碎片之中找到的。乃是上古先民的鍛體之術,玄奧異常。

八十人只露出頭部,一眼看去,整個場地之上,都是人頭,看上去很是恐怖。他們臉色扭曲,藥力湧入到他們的軀體之中,讓他們一時之間,難以承受。

洪龍騰安排專門的採藥隊,去了深山老林之中,開始了採藥與獵獸之旅。

洪錚再次去了聚錦堂一次,一下子交給聚錦堂十枚原始寶術。聚錦堂大喜,源源不斷地給洪錚提供靈石,草藥,還有丹藥。

洪錚又按照陣法,將靈石也是埋入到了地下。當靈石埋入到了地下之後,整個場地都是被氤氳的靈氣充斥了!

這種陣法,不僅可以採集草藥之中的藥力,同樣可以採集靈石之中的靈氣!

洪不破,洪耀天等洪家的年輕一輩,也是躺入到了地下。

僅僅三天的時間,洪錚便是耗去了千萬的靈石,再加上草藥以及丹藥,耗費的總數,已經超過了三千萬!

也虧得洪錚乃是煉經師,能夠輕鬆的賺取靈石。否則無論哪個勢力,都經不起這樣的消耗!

就是雲海宗,也不可能拿大量靈石,為八十個資質不行的高手去鍛體!

雲海宗也沒有那個條件,恐怕也只有煉丹師,煉器師,煉經師,有這個條件了!

聚錦堂開始聯繫總部,並且將原始寶術拿到其它區域拍賣了。

現在的靈石對洪錚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他眼睛眨都沒眨,他不顧一切的在提升他們的修為。

夜間,八十人就出來,盤坐在地面之上,吞下了丹藥。開始吐納修鍊。

洪錚為每個人都是煉製了經文,根據他們筋脈的強度,走向,專門煉製的。

經文只是一品的,但是卻是有上升的空間。只要他們表現的好,沒有異心,洪錚會接著贈與他們二品的經文。至於寶術,他還沒有教給他們。

七天的時間過去,洪耀天已經突破了,蛻凡境一轉巔峰!洪銘也是突破了,蛻凡境二轉!

洪不破以及洪錚,都是沒有突破。越是修鍊到最後,突破越是困難。

八十名修士,資質好一點的,竟然已經達到了化氣境八轉的修為。最差的,也是達到了化氣境五轉!

洪龍騰對洪錚的手段,是越來越佩服了。不過細想之下,也是釋然,七天時間,雖然看上去,很是驚訝。但是,這七天,所花去的靈石,已經超過了洪府十年收入的總和!

沒有那個勢力會經得起如此的消耗,也沒有那個勢力敢如此用靈石去堆積高手。

目前整個龍城,也只有洪家。同樣的,也只有聚錦堂有這個能力,在極短的時間內,調動如此大量的靈石!

第二天,整個演武場,熱火朝天的。八十人都是找好對手,在拚鬥。

聚錦堂已經將兵器給送了過來,這些兵器品質上乘。但是洪錚不滿意,親自的用幼火再次鍛造了一下。品質大大提升,才交給他們使用。

洪錚的大伯洪敬感慨的看著演武場:「很難想象,洪二來了才短短几個月,便是將洪家給弄得生機勃勃。這十年,洪家就如同一潭死水一般,絲毫沒有動靜。」 洪家鬧出如此大的動靜,要說其他家族沒有得到一點風聲,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們根本想不到,洪錚竟然是個煉經師。這也是洪錚的一個底牌,洪家也只有嫡系才知曉。

整個演武場上,被磅礴的靈氣籠罩了。氤氳霧氣上升,如同仙境一般。

眾人盤坐在演武場之上,修為都是大增。如此優秀的修鍊條件,是其他家族根本難以達到的。

洪錚眯著眼睛看著演武場,沉穩地站著。留給眾人一道極其堅定的背影,如同大岳一般,難以逾越。

洪龍騰走了過來,道:「死城快要開啟了,各大家族已經召集年輕一代,準備進入。」

洪錚眼神一凝,眼眸之中閃爍出了精光:「時隔十二年,又要開啟了嗎?」

「你怎麼知道每十二年開啟一次?」洪龍騰狐疑。

「當年聽我爹說過,當時他說這死城,本是一處比龍城還要繁華的古城。但是不知道為何,裡面的人竟然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不見。連屍身都沒有留下。」洪錚笑道,他心性聰穎,撒起謊來,也是滴水不漏,讓人找不出什麼破綻。

「有傳說是被大能力者以大神通移走了,因為靠近橫斷山脈,也有傳言,是被獸潮入侵,全部被屠掉,至今還是個懸案。但是裡面卻是蘊含了不少當年一些頂尖家族遺留下來的寶術以及丹藥。

洪龍騰沒有再狐疑,點了點頭。

「爺爺,你們進入嗎?」洪錚問道。

「我們就不進入了,此次開啟,是雲海宗決定的。一直以來,都是在強調,為了鍛煉年輕一輩的能力。老一輩人進入的話,恐怕會引起雲海宗的不滿。」

洪錚點了點頭:「那好,到時我準備一下吧,帶不破,洪銘,耀天幾人過去吧。」

這幾人,都是缺乏一種鍛煉,而死城之中,蘊含了危機。裡面有不少的巨獸在盤踞,剛好可以磨練他們。

我夫君是未來皇帝 傳說裡面還有古丹藥,各大家族都會前去,在裡面恐怕也會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人吧?

既然已經決定好了,他隨後找到了洪不破等人,說了一下情況,幾人都是一口答應。

洪錚將家族裡面的事情交給了洪龍騰去打理,交給了洪龍騰一些原始寶術。讓他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拿去賣掉。

現在的洪家,根本就離不開一些資源。

三日後,整個龍城響起了震天的鼓聲。

聚雄鼓!

洪錚從打坐之中醒來,拿起身旁的紫金神戟,拉開門,走了出去。

洪不破等人已經在洪府之外等候了。洪六,洪七,還有兩三個洪家的天才弟子,都是在等候洪錚。

還是在三更半夜,但是整個龍城,一片的沸騰。

各個家族之中的年輕俊才,都是出了自家府邸。三個兩個,向著古城趕去。

此番死城開啟,並沒有形成一個組織,都是各自家族單獨前往。有些關係不錯的家族,會結伴前行。

洪錚帶頭,後面跟著洪家幾人,速度倒也不慢。

司徒縱橫遠遠地跟在洪錚的身後,笑而不語。旁邊站著的,是武王府的眾人。

司徒縱橫道:「到了古城再動手,一個一個屠掉。到時候手腳乾淨一點,沒有人知道是我們做的。」

武從雲點了點頭:「不過就十來個人,太少了。」

司徒縱橫笑罵:「你還以為他們洪家有多少的天才?畢竟已經沒落了,有這十來個已經很不錯了。」

洪錚對洪不破等人說道:「進入死城之後,我們不要離得太遠。到時恐怕不會太順利。」

洪不破見洪錚一臉凝重的模樣,都是點了點頭。

洪銘冷笑:「要是真敢有對我們不利的,直接殺掉吧。」

死城又稱古城,緊靠著橫斷山脈,離龍城路途遙遠。一連走了一個月,還沒有看到古城的影子。

一路上,眾人大部分都是風餐露宿,風塵僕僕。有一些嬌生慣養的弟子,已經難以承受,走了不到一半的距離,便是已經返回到家族中去了。

剩下的,都是一些性格極為堅毅之人,都有強者之心。

令洪錚比較欣慰的是,洪家幾人,都是堅持了下來。

走走停停,又是過了半月,眾人一陣的歡呼,終於到達古城了!

只見前方,一座巨大巍峨的古城矗立在那裡。城牆呈暗黑色,滄桑的氣息瀰漫開來。似乎經歷了無數的歲月。

城池背後,是無邊的山脈,極度的荒蕪。偶爾有一兩聲巨獸的咆哮聲,從城池之中傳來。

「這就是古城!」洪六滿目的迷濛之色,這是一個極為羞澀的男孩。只有二十來歲,經常低著頭。

洪錚也是微微感慨,是啊,這就是古城。十二年前,自己想來,卻是沒有來。十二年後,沒有想到以另一種身份來到了這裡。

兩名身穿黑衣的老者將城門打開后,便匆匆離去。這兩名老者,洪錚認了出來,是雲海宗的人。當初自己好像還是與他們見過一面。

不少的家族都是歡呼著,湧入到了裡面。洪錚剛剛準備進去的時候,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慢著!」

洪錚轉身看去,出現在眼前的乃是一個身材微胖的年輕人。一雙三角眼,不時的綻放出寒光。

「龍城孫家的人!」洪錚認了出來,這是一個新興的家族,比武王府這等家族,要差了一線。

「不錯,我是孫康,前來請教一下洪二兄弟。」孫康笑道,隨後猛然出手。磅礴的真氣澎湃而出,他周身出現了十三朵劍花。

「孫准突破到了蛻凡境三轉了,這下子有洪錚好受的了!」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櫻空之雪1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