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拽了拽林雪薇。

林雪薇沒動。

「怎麼了?」他回頭問道。

「我,腿傷了。」林雪薇輕聲說道。

「嗯?」

陸仁怔了一下,借著月色往她腿上看去,才發現她的褲子上,一片殷紅的血跡。

「石頭砸的?」

「嗯。」

剛剛被窮奇踏碎的石頭漫天飛射,不知道哪一塊竟然砸到了林雪薇的腿上,怪不得她讓自己先走。

她是怕拖累了陸仁。

「還能走的動嗎?」陸仁的心底流過一絲暖意。

林雪薇搖搖頭,額頭上冒著點點汗珠,眉頭緊皺,似乎在強忍著疼痛。

陸仁蹲了下去,伸出手。

「我看下你的腿。」

日本娛樂家 他明顯能感覺到林雪薇的身體猛地僵住,然後聽到她吶吶的聲音:「不,不用了。」

陸仁眉頭輕皺,沒去管她說什麼,伸手掀起她的褲腿,「我看一看。」

林雪薇的腿動不了,也沒辦法阻止。

雙頰緋紅。

陸仁捏著她的小腿,感覺到她小腿隱隱發抖,只是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因為被陸仁捏著。小腿上的傷口很深,幾可見骨,而她不能動彈,只怕已經傷到了骨頭。

他唯一的金瘡葯已經給她用過了,現在面對這樣的傷勢也無計可施。

「我來背你。」

陸仁說完,不等林雪薇反對,轉過身把她背在身上,往山上走去。

這一路走了很久。

夜風拂過,寒風刺骨。

黑暗中,他感覺到林雪薇逐漸變重的呼吸,以及顫抖的身體。

「怎麼了?還是疼嗎?」陸仁溫柔的輕聲道。

「不,不是。」

林雪薇有幾分慌亂。

沉默了一會兒,她細微的聲音有如蚊音一般飄來。

「就是你的手能不能換個位置……」 石房子在冰冷的山巔矗立。

陸仁小心翼翼的把林雪薇放在床上,林雪薇坐在床沿,雙頰緋紅,她覺得陸仁剛剛那隻手一定是故意的……

銀白的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地上。

房間里除了一張石床和一張石桌,再沒別的東西,陸仁坐在桌子上,和林雪薇面對面坐著,房間很小,小到可以清晰的聽見對方的呼吸聲。

陸仁偶爾抬頭,就能看見她的臉。

每當這個時候,他的心跳就會莫名加快,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臉上彷彿蒙上一層白紗,他甚至鼻尖能夠嗅到她身上的香味……

他連忙收回目光。

「妖獸,走了嗎?」他問。

林雪薇正低著頭暗自羞赧,忽然聽到陸仁的問話,她有些恍惚。

「什麼?」

「我想讓你查看一下,那個叫窮奇的妖獸,下山了嗎?」陸仁無奈再說了一遍。

「哦。」

林雪薇這回聽清楚了,她體內真氣運轉,耳竅打開,仔細洞聽著山下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

她睜開眼睛,輕聲道:「我沒感應到窮奇的存在,不知道它是下山了,還是躲在某個角落等著我們自投羅網。」

陸仁沉默了。

現在他和林雪薇兩個人的實力只有築基境,而如果要與窮奇抗衡,最少要是開竅境才可以,難道要被困在這個『青雲居』里七個月?

別說七個月了,七天都撐不住。

他們沒食物了!

「我們會死在這裡嗎?」

他剛想到這句話,就聽見林雪薇說了出來,她的目光望向窗外,像是問他,又像是自言自語。

陸仁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甚至不知道,這個『青雲居』會不會被妖族攻破。

「睡吧,或許天亮了,就有辦法了。」

他只能這樣安慰她。

他把門緊了緊,又轉過身把窗戶關死,房間里一片漆黑。

陸仁斜靠在牆角,閉上了眼睛,他不知道會不會一覺睡醒之後,睜開眼睛系統就提示他任務失敗了。

床上的林雪薇急促的呼吸聲吵醒了他。

「怎麼了?」

「我,冷……」

林雪薇說話的聲音有點顫抖。

山頂的溫度本來就低,再加上現在的時節已入深秋,即便石房子擋住了凌厲的寒風,可接近零下的氣溫和冰冷的石床依舊讓林雪薇感覺如墜冰窟。

陸仁把身上的長衫脫了下來,走過去披在她的身上。

「現在好點了嗎?」

「嗯。」

「睡吧。」

「你怎麼辦?」

「我沒事,我扛得住。」

「……」

陸仁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嘴裡輕聲哼著歌兒,不知為何林雪薇此時覺得他唱的歌也沒那麼難聽,反而讓自己感覺心安不已。

不一會兒,床上響起了均勻的呼吸。

……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縫隙照進石房子里。

「啊,阿嚏!」

陸仁被自己打的噴嚏嚇了一跳。

睜開眼睛,猛然感覺到自己的懷裡似乎還躺著一個人。

誰?

他連忙低頭一看,嗯?

不是吧!

自己什麼時候跑床上來了?

還把林雪薇抱得緊緊的,要了命了真是。

林雪薇似乎沒醒。

陸仁趕緊緩緩抽出自己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從床上爬了下來。

「呼……」

嚇死了!

他長長吐了口氣,回過頭望了一眼依舊在沉睡的林雪薇,發現她長長的睫毛似乎微微動了一下。

房子外面響起了小鳥歡快的鳴叫。

林雪薇這個姑娘外表看著冰冷,其實本質上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女孩。有時候陸仁都不好意思欺負她,因為她臉皮太薄了。

她的冰冷強悍都只是一種偽裝罷了。

陸仁打開門,望向通往山下的路,似乎恢復了平靜,昨夜的狂風亂石一夜過去之後完全不見了蹤影。

暖暖的陽光曬在身上,彷彿整個人恢復了活力。

不知道窮奇還在不在?

妖族有沒有上山?

想想自己也是夠衰的,之前被瘦狗妖追著砍,昨天又被凶獸追著咬。

為什麼不是無敵流!

陸仁一邊想著心事一邊沿著『青雲居』的小路一路走了過去,一路上除了山石以外,根本沒有任何能吃的東西,連水源都沒有。

這意味著如果不能把膳房裡儲存的食物以及生活用品弄上山,他們倆將會很快餓死在山上。

他咬咬牙,返回了石房。

敲了敲門。

聽到裡面響起林雪薇說「進來吧」后,他才走了進去。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你去哪兒了?」林雪薇紅著臉問道。

陸仁裝作沒看見她臉上的紅暈,「我去看看附近有沒有能吃的東西。」

「找到了嗎?」

林雪薇連忙問道,她知道這是生存下去的關鍵。

陸仁搖搖頭。

實際上他已經在考慮,如果找不到食物的話,就算冒險,他也要回膳房把需要的東西搬過來。

「總會找到的。」陸仁安慰她。

「要是一直找不到呢?」林雪薇看著他的眼睛,眼眸之中透著一絲茫然:「妖族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而我們是洗劍閣唯一的倖存者,他們一定以為我們知道東西在哪,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我們。」

她說的這些,陸仁在第一次救了她的時候,便已經有所預料。

胖瘦二妖一戰,窮奇的追殺,都讓她對能否存活下去感到悲觀,更何況還有一個白芊楚在虎視眈眈。

陸仁堅定的看著她:「堅持住,總有一天能過去。」

夢境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再堅持七個月就行了。

林雪薇看著他,眼睛明亮了起來。

……

夜色漸漸降臨。

陸仁找了一天,還是沒有找到能吃的東西,連個果樹都沒看見。

從昨夜到今天他和林雪薇一口水都沒有喝。

再這樣下去,就算能去膳房,估計也沒有力氣搬東西了。

他決定趁著月黑風高的時候,偷偷溜回膳房,不論窮奇是否埋伏,或者有妖族封鎖,他都要試一試。

或許是餓的,或許是真的困了,林雪薇很早就睡下了。

陸仁望著通往膳房的路,邁出了腳步。

山林里靜悄悄。

除了被窮奇砸爛的山石和折斷的巨樹以外,沒有絲毫動靜。

「呼……」

陸仁鬆了口氣。

他花了整整一夜的時間,把膳房裡存儲的糧食,鹹魚,衣服,被子,還有鍋碗瓢盆,一趟又一趟的全都拉回了『青雲居』。

甚至提了兩缸水上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