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修行的這些年,對即將來臨的危險有了些看法,精神一旦緊繃就意味著危險即將來臨,小雪球身軀迅速高聳,一下子,又化身為巨大的白龍,守城上的大叔見到下方出現了一頭白龍,齊齊驚呼了一聲。

白龍也感知到了危險,在魔獸的世界體系中,光系的魔獸的天敵是暗系魔獸,而暗系魔獸幾乎沒有天敵,它們會捕獵的光系魔獸,當光系魔獸的光明元素會腐蝕暗元素的魔獸,大大損耗它們的生命力,所以,捕獵算是捕獵,但殺死光系魔獸,也要等待光系魔獸的能量完全流逝在食用。

光系魔獸長此以往對天敵的感知都尤為強烈,白龍曾經是陰陽龍,暗與光的雙生體質,洗濾黑暗體質的能量,現在雪松球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光明魔獸,可以說現在他也算是有天敵的存在了,這到底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兒,放在以前,無論是暗魔獸,還是光魔獸都不願意接受雪松球。

「這是我們的夥伴,大家別怕。」上面的傑克遜連忙勸阻道。

「好像有什麼東西來了,白龍,我掩護你,你放心攻擊吧,讓我見識下你的能力。」話說間,戴維跳到白龍的背上,打算與白龍化為一體戰線抗擊共同的敵人。

白龍將危險性傳達向戴維,感知力在白龍成為守護獸后越發加強了些,很快,就見著靈性的霧氣中傳出危險的腳步聲,白龍嘶吼了一聲,嘴角金光爆裂,一道螺旋光束飛射而入,橫掃貫穿向著那處腳步聲的源頭。 「這是什麼,是魔獸…」守城的一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士兵驚呼道,同時周圍的士兵也一片嘩然。

「別慌張,那是我們的同伴。」傑克遜淡然道。

但以傑克遜的領導力顯然無法令嚇破膽的士兵收斂心神。

「我說的不是這邊的,是迷霧裡頭的那些。」士兵道。

說到這裡,傑克遜眺望寨外,在那些稠密如同水的靈霧中傳來嘶吼聲,一種爬行類,一隻像是細胞單眼球模樣的詭異魔獸從霧氣中襲出,白龍發動的龍之咆哮的技能被單方面擋下,是直接打中一堵不足所為的土牆。

「是復仇邪眼~」士兵驚訝道。

「你說什麼,復仇邪眼,那不是暗系魔獸的稱號嗎?」傑克遜咬牙。

「是啊,你我說的就是那種暗系魔獸,充滿危險性的魔獸,只要被他的眼睛盯上了除非戰死,不然一定會把眼前的敵人全部殺掉為止,我們惹了不該惹的敵人啊~」士兵道,負面的情緒就像病毒一樣迅速擴張,士兵被負面情緒感染有些還笑出聲來,有些苦澀的流著眼淚,但能想到多少人都覺得這一次是死定了。

戴維意識轉動,昆古尼爾被禁婆迅速吐了出來,手抓著那柄劍鞘有些殘缺的劍柄,分開成兩把流光四溢的劍分在左右手,一把暗之劍,一把光之劍,光之劍能短暫提升光之斗元,身體能力也會有所增幅,暗之劍本身屬性偏於火,魔力在基礎上得到增幅,理所應當魔法威力方面有了改觀。

「還好只是單隻的邪眼,並不是太強的對手,準備迎戰~」傑克遜發揮出領袖氣質,冷靜而又果斷,迅速拔出一根水之權杖。

論出現的那一隻暗系魔獸,正是復仇邪眼,是一種數量鋪張繁衍速度比較慢種族,但這個種族缺點僅僅是繁衍率低,取而代之的是屬於變化形魔獸,在出生的幼年期就有著一個人類三級的水平,直到眼前這隻復仇邪眼的肌肉分佈,在那眼前下方能清晰發覺到一點的紅色肌肉。

那塊肌肉也正好暴露年齡,這隻絕對已經到了成熟期,雖然離完全期還有些距離,但未來放著不管隨時都有可能進階,這就是復仇邪眼的能力,這種暗系魔獸喜好記仇,白龍發出的龍之咆哮,被他幻化的土牆正面擋下,已經把面前的那些人類和這隻光系魔獸牢牢記住。

仇恨埋藏心底,無數暗粒子流轉黑銅皮膚表面,單眼瞳孔上也反射了一道虛幻的紅光,以霹靂紅光的反射而出,大有一擊斃命的效果。

傑克遜收斂心神,念誦口訣,一道湍急的水之旋流擋在白龍和復仇邪眼之間,紅光碰上旋流,旋流應聲瓦解,一股強烈的衝擊氣勁澎湃爆裂。

「迎戰~」

「寒冰列陣~」

緊接著一股寒冷的潮流襲去,復仇邪眼被冰封當場,突然之間,冰層內黑光閃爍從內而外有縫隙不斷的形成,終究抵擋不住復仇邪眼發動的技能暴怒,冰層破碎,復仇邪眼瞳孔閃著光輝,從冰層中掙扎出來。

暫時冰封復仇邪眼的軀體,這一邊,吉斯的魔法轉換也到了最後關頭,突破大魔法師能力所及的魔法爆發,水系魔法聖銀水,一道湍急又沸騰的波浪噴吐而出,復仇邪眼的軀體顫動著,在波浪的侵蝕下,那隻巨大的獨眼有些難以忍受附帶的灼燙效果,發紅的復仇邪眼體內湧現的靈氣逼人千里之外,強烈的氣勢令身軀微微顫抖,復仇邪眼竟然巨大化了,足有三米多高,渾身長出帶著尖銳刺角的觸手。

位於寨門前的白龍伴隨一聲嘶吼,從嘴角噴吐出金橙色的火彈,一發接一發落入了變異版復仇邪眼區域,白龍的聖光彈,繼承了濃密的光元素,光元素對暗元素有著強勢的殺傷力,相反,復仇邪眼的黑暗引力一旦形成,白龍也會受到相應的損傷,除此以外,與白龍地接魂契主人也要受到相應的痛苦。

「黑暗引力~大家不要停下,繼續發動攻擊~」戴維怒吼道。

波濤洶湧的昆古尼爾散發光與火的輝光,身體圈出一股光明元素的能量,他將能量注入白龍體內,以便消耗剛才發動技能補充,白龍得到光之力的引導,接下來,又是一道橙金光束貫穿進了黑森森的靈霧氣中。

「冰礫~」葉莫離的冰魔法也到發動階段。

數量可觀的魔法影響到局部範圍的天氣,復仇邪眼正上方圈著一道藍色光圈,驟降下大量尖銳的冰石落下,與此同時,旁邊的小光縮短咒語吟誦,一段光環落到復仇邪眼身上。

冰礫~光明束縛~聖銀水~水龍彈連射~一系列的魔法技能都強勢發揮,復仇邪眼身上籠罩多層負面影響,冰礫打在身上造成損傷,不光如此,透過傷口灌入的冷氣逐漸麻痹四肢以及感官,光束縛完全讓它無法動彈,影響卻是讓黑暗引力的速度延緩了寫,沸騰的聖銀水,以及龍形的水龍彈結合著破發。

復仇邪眼身上暗氣受到壓制,就算他還沒到完全期,成熟期也絕對能壓制三級以下的人類,現在被一群長不大的小孩虐的抬不起頭,紅色光環流轉巨大的獨眼表面,反之,白龍的光明之律法蓄勢發動,濃郁的光之能量貼近了百米開外的距離。

復仇邪眼感到不適應,獨眼光芒逐漸削退,寨子上的眾人胸口傳到出溫暖的感覺,尤其是在那光芒籠罩的剎那,剛消耗的部分的氣逐漸恢復,體力不一會兒達到巔峰,就現在那些守城的士兵也不會覺得自己會死或者失敗。

「我們能活下來,大家加把勁。」守城士兵喊道。

正在眾人還覺得振奮之時,就突然從下方傳來倒吸冷氣的聲響,「嘶~」 就在發出一聲嘶響聲時,正前方突然有著一股暗色的波流涌動,危險致命的氣息迅速襲來。

頭皮陣陣發麻,就覺著胸口像是被重鎚了一拳,五官內倒飆出鮮血,正面襲來的真是復仇邪眼的攻擊,實體化的黑暗引力,化為一道紫色拳影,紫光交錯的電光不止轟中了戴維胸口上一拳,還不停連打了白龍連續的多拳,慘嚎聲也正是從白龍嘴角里慘烈傳出來的。

激蕩的光明律法也在同一時刻發動,白龍身周衍射的一拳光之環,毫無疑問在做著了戒備姿態,那一大股毫無污垢的光環湧向黑暗氣場,復仇邪眼身上頓時起了些負面效果,眾所周知無論是光明對黑暗,又或者是黑暗對光明都有著較強的反弒力,一旦承受力超過微妙的平衡線就會引來危險。

白龍發出古奧森嚴的嚎叫,迅速調動光之環給自己加上一層庇護,接著是光明律法的激蕩,讓一百米內的黑暗靈霧吹的沒了影,失去了黑暗氣場的復仇邪眼,況且又在之前連續吃下不少技能,受傷已經是不可逃避的事。

光明律法宛如一輪耀眼的太陽,散發的光芒就算閉緊雙眼,也無法阻擋光耀刺傷視網膜的傷痛,永遠也不能低估光明對黑暗的懲處力度,復仇邪眼的修為不算高,似乎還意圖繼續掙扎著,卻被一發聖光彈命中當場。

就見著復仇邪眼的巨大眼球受到重創,表面的薄膜上沁出紅色印記,不知是憤怒的影響,還是受到光明的污染后限制了實力,不過復仇邪眼依舊沖了過來,對著白龍就是一擊蠻力,白龍爆開血盆大口撕咬了上去,提著一塊觸鬚緊緊的撕了下來。

兩聲嘶吼各自從兩種屬性魔獸身上發散出來的,黑暗和光明的較量,人類已經沒有太多可能去介入戰鬥中去了,守城的幾位士兵修為不過是三級水準,有戰士聖殿做過修行的修道者,也有騎士聖殿的備用騎士,這些人放棄了原來的初衷或者是得不到晉陞機會,現在也選擇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身邊的一切免於被破壞。

要他們派上前線去戰鬥,毫無疑問只會是魔獸享用不盡的食物,但他們畢竟也算是聖殿的勇士,大是大非面前也絲毫沒有退卻之意,騎士防禦技聖光盾,戰士防禦技夢幻堡壘,每一層的防禦都能擋住了吞噬而來的黑暗氣場的破壞力。

但隨之從兩層金色的蔽障上傳來崩裂聲,抬頭一看,正是那金黃色的保護技的基礎正在崩壞,而那一切的源頭正是黑暗氣場的黑色靈霧,黑暗屬性達到一定標準是能影響生物層次的一種能量,保護技是光明屬性的技能,現在接觸的一瞬間當即出現崩壞現象。

「可惡,好歹我也是騎士聖殿,莫秀大人手下的學生,怎麼會輸在這種地方,不能輸啊。」正在那名年輕的騎士發狠的吼叫時,身上散發而出的斗元氣旋激烈蕩漾開來,一時之間,渲染的聖光盾通透無比,竟連黑暗氣場一時間也無法穿透其中。

「竟然有這種事。」老士兵驚異的嘟囔道。

黑暗氣場的污染效果雖然強,可如果是身處黑暗氣場之中的復仇邪眼的掙扎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就算是削弱狀態下的復仇邪眼,掙紮起來也足夠將寨子攻破,就是因為白龍的強行牽制。

夢幻堡壘的力度在經由暴氣后加強了力度,看起來表面的光膜還是有些顫顫巍巍,好像有點要被破壞殆盡的徵兆。

戴維也是毫不猶豫的蓄勢起來,昆古尼爾的光之劍增幅了光明屬性的力量,所以他所使用的戰士技能的基礎上都會有所增幅,毫不猶豫解除了封印,戴維雙眸呈金橙色,一道道熱烈的金色劍刃呈現眼前,形成一股渦流蜂擁襲去。

劍刃風暴迅速朝著一點的位置襲去,炙熱的光點在於復仇邪眼接觸一剎那迸發火星,「鏘鏘鏘~~~」精鐵交加的聲響不斷產生,直到颶風像是螺旋刺一樣貫穿了眼球中,激烈的金光透過眼球瞳孔放射到極致,緊接著一股黑血飆射而出。

於是,暗之劍和光之劍交錯,這是戴維使出了聖靈劍,這招無論對方體質如何強勁,所有的力道都會朝著一個點貫穿並且攻擊過去,復仇邪眼體內開始有激流在劇烈震蕩,很快,

復仇邪眼在強烈的金色光芒爆炸體隕滅。

「結束了。」戴維有些不適的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雖然不知道自己修為到了什麼樣地步,可剛才作出的一系列攻擊讓氣消耗了不少,特別悟出的聖靈劍,不正是光明劍境界的第一重功法,由此可見,他將來要走的路還要很久才對。

聖靈劍的威力確實厲害,消耗的氣值也不少,然而,他只知道剛才是陷入了一種身體先行行動的模式之中,然而,聖靈劍就出自本能的發動了攻勢,剩下消耗的體力輪到白龍為他療傷了,一道金色的光束打落下來,正好罩在他身上一圈,消耗的部分氣正在逐漸恢復。

「做得好,好了,你上來吧,快點今晚還很漫長,也需要我們聯合守衛。」守城士兵放下了繩索。

等到戴維繫上索環后,白龍立即化為一道金色光芒,變回了軟綿綿的雪松球的姿態,趴在主人的懷裡就睡了過去,睡覺時在它與戴維之間的聯繫間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很快,雪松球誕生一道純天然的金光。

寨上的守城士兵大口喘著粗氣,至於這邊幾個魔法師隊友,也不至於像這些士兵那樣頹廢,可也露出了比較疲軟的徵兆來了,在戴維上來后,紛紛上前表示關心的問候,其實更多想觀察那隻幻化成龍的雪松球。

「好羨慕啊,這魔獸好厲害。」小光羨慕的說道,其實更多也在想她差點和雪松球締結契約的懊悔之意。

「你也有機會的,別急。」

小光扭頭看向說話的人,那人一隻手已經放在他的肩膀上了,說這話的也正是葉莫離,葉莫離剛才發揮的冰魔法很好的限制住復仇邪眼的速度,不是她也就不能這麼快削弱復仇邪眼的力量,籠罩上幾個負面技能,就算階級比較高,輸在團結配合上再厲害的對手也成了瞎子。

復仇邪眼是暗系魔獸,屍體整個隕滅在光火中被燒得乾淨,暗系魔獸的屍體會給土壤造成傷害,就算是普通的屍體對光明體系世界的土壤造成的污染可是不小,最輕的也會顆粒無收,嚴重的還會影響附近的水源,人喝了身體加重濕氣,變成半死不活的殭屍。

保險起見,連魔核也沒取出來,就給光明火連屍體一塊兒燒了。

守城士兵沉聲道:「我們現在沒有太多人來守住寨子,所以要靠我們幾個人顯然不可能,希望藉助各位魔法師來幫助我們度過難關,等到了天亮,我就會派人去就近的聖殿支援來了,這段時間還希望能請諸位鼎力相助。」

吉斯哼了哼,看向傑克遜,意思好像是對他說你做決定,我服從你的決議的意思。

傑克遜低下頭,其他人都湊了過去,在他抬頭時便笑道:「那就這麼做,都留下來,只要到天亮就沒問題了,就這麼做吧,大家累了,但是努力下也不是什麼問題,抓緊恢復能力,隨時都可能加入戰鬥的。」

守城士兵笑道:「謝謝你們,很感謝你們的幫忙。」

傑克遜點點頭,連忙拍拍他的肩膀說:「別客氣,這點小忙是應該幫的,也多虧你們罩上的輔助,我們剛才也多虧你們出手想久了,這段時間你都可以指揮我們,我們聽從服務與指揮。」 魔法師們的年齡雖然小,可他們的戰鬥力卻不比那些正規團隊不遜色,這一夜畢竟不是那麼太平,距離太陽升起還有幾個時辰的時間,現在靈霧的散播速度是越來越密集,能說靈霧的範圍都可能會出現暗系魔獸。

戴維迅速調動金橙色的鬥氣,將其引入雪松球體內,經歷了一場慘痛戰鬥經歷的雪松球痛痛快快的飲用了一番氣息,身上的傷勢恢復的很快,或許與簽訂的魂契相關聯,魂契的一大好處,雙方都多了一條生命共享的前提所在,戴維內蓮華原本高達九十三,但經過光明劍境的熏陶后境界有所提升,現在來看已經是不可多得的巔峰之所。

有這樣的體質幫忙改善就算多了一些葯膳,或許是比那些葯膳改善體質還來的更有效,不到一會人,吃飽喝足后的雪松球的精神飽滿再度振奮,仰頭嘶吼,對自己就吐出一道金色光圈,不一會兒,體型開始震動變幻,一頭嘶吼聲十足的白色巨龍,睜著古奧的黃金龍瞳屹立在寨子上巍然不動。

有這等神物所在守城的戰士們也可以放心準備,其次是靈霧沒過一會兒,便好幾十處出現了一道魔法陣,魔法陣表閃爍紅色流光,和之前召喚復仇邪眼的魔法陣相比,這一次召喚的未免也太多了些。

突然間,一道道魔法陣光芒消隕,寨子門前也正是出現一大波的獵狗,高有一米七左右,身上肩負著多處古銅鎧甲,手持彎刀的獵狗人身的魔物,而那些獵物的正前方站著一個身穿黑色甲胄,手持彎弓,好像也要蓄勢待發的獵狗頭目,只不過身著鎧甲正像騎士聖殿的甲胄,只是顏色是土黑色,正像是飛翔在黑夜裡的暗騎士。

這是一群暗系魔獸叫嘯天狗的種族,是一些繁殖能力比較多的一類種族,通常會死纏著對手,最擅長用群體攻擊手段針對一隻獵物,就算對手比自己強大,也能用這種手段達到針對的做法。

「攻擊吧,不要留手!」傑克遜喊了一聲,「白龍掩護我們每個人,其他人用自己最拿手的魔法,嘯天狗一隻不足為懼,我們的戰術就是牽制著將他們分開,一隻只再消滅掉,但如果讓它們合起來,我們就會很被動。」

「我們也準備。」那邊的守城士兵長,說完,從煉金耳墜中抓出一張銀色長弓,掃視了一圈后,就發動了掃射。

「不要放走一隻,如果把狗王召喚來,後果不堪設想。」守城士兵長叫喚道,同時身邊的火力也到達最密集的階段,每個士兵身上都引起了鬥氣,各種姿態的多有,同時在士兵長身上散發的鬥氣顏色也是稀有的金子色。

命令好像也是對這些魔法師說的一樣,同時這邊的魔法師也都抓出了法杖,法杖的作用也僅限於提升魔法的威力,也有些魔法師會隨著階段提升,會換一些法杖可以縮短咒語的起步速度,平時魔法師的修鍊也都是從縮短咒語速度開始練的,毫無疑問,這和每個魔法師的天賦相關,就算戴維現在也不能保證,每一發火球術可以瞬間秒射,要不然這就太奇怪了,更何況他的體力也跟不上這種迅捷的消耗。

所以戴維和其他人不一樣,操縱昆古尼爾,光明劍境的第一重聖靈劍則無須消耗鬥氣,劍流光芒左右貫穿,僅搭配上了戰士奧義的一式穿甲,兩隻暗系的嘯天狗就像飛蛾撲火肉身也跟著消隕殆盡。

光明和火,對暗系屬性的魔獸是毀滅性的打擊,況且現在還是單純搭配聖靈劍的劍境來催動光的能量對這些生物進行傷害,如果是更進一步的殺傷力或許只要放他一個人到寨前,一人之力就可橫掃魔獸了。

聖靈劍的劍意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催動,所以就連戴維也只有被迫用上組合技穿甲與聖靈劍境做個雙保險,穿甲的技能效果是能造成比較大的貫穿傷口,聖靈劍境更是無招勝有招,沒有招式就無從入手,除非是到達必須奮力一搏的階段,可現在這個階段實在做不到,因為戴維身邊有著和他並肩的同伴所在。

就算如此,他的輸出率也是最強的,被他殺傷的嘯天狗死傷不小,每當這些嘯天狗要爬上寨子時兩劍齊上,同時催動劍身上的光明元素和本身鬥氣融合在一起,這樣的招式看起來已經快擦到光明劍境的威力的邊緣,但和劍境相比,什麼招式都是無用的,劍境本身就不是一招一式相睥睨。

但那嘯天狗的數量畢竟是多,不可能一人顧得了全部地方,很快,有不少嘯天狗沖了上來,就算是嘯天狗對魔法師來說也都是高級兵種,一者是速度快,二者配合協作的方式讓魔法師幾乎無從下手,然而,很快,白龍也發出了攻擊。

一嘴過去,聖光彈迅速飛落去,炸癱了好幾隻嘯天狗。

此時,葉莫離的寒冰列陣擴展了一點距離,加上副作用凍僵、遲緩負面效果,那些嘯天狗光是靠近就會落上負面效果,凍僵和行動遲緩,對這些嘯天狗而言無疑是毀滅性打擊。

銀水彈一發接一發從空中落下,接著幾顆連續的水龍彈,不停止的撲中,雖然是這樣,可嘯天狗的反擊力度還在加大著,數量可觀的嘯天狗不斷從魔法陣中傳送過來,寨子上哪一邊都出現了嘯天狗的蹤影。

喧囂的白龍張大嘴巴,如同魔動炮激烈的噴吐金色光團,不斷轉換技能,前方地上落上一大塊金色光暈籠罩的區域,裡面的嘯天狗面孔猙獰,身影卻顫顫巍巍的發抖,金色光團落中,更是連渣子也沒剩下了。

在這時候,白龍也對寨子的陣地上打出了一發光之纏繞,至少拖延了一大部分時間,那些爬上寨門的嘯天狗又跌落了回去,再度被守城士兵的亂箭射回,「刷」一下,正在眾人歡呼時,寨門上站立著一隻身穿黑色甲胄的嘯天領主。

光之纏繞落身上沒有像那些嘯天狗明顯的反應,至少它沒能立即反應,迅捷的黑影擦了過來,看來他是把目標放在這幾個魔法師身上了,畢竟魔法師七個聖殿中中流砥柱,也是戰力最強的一個體系,但最強戰力和肉體最弱形成兩道鮮明對比。

這在嘯天首領的行動上就清楚雙方實力的差距,他把對手鎖定成一個用光屬性不斷把他親衛隊打死的小光身上,小光戰鬥了很久,現在也有點力不從心,臉色慘白,卻也不停下手頭的活,繼續做著強有力的輸出,要知道隊伍中還就只有她一個光之魔導師,但畢竟是她先天有缺陷,使用一會兒魔法后,反應力、耐力、各項身體特徵會弱下來。

嘯天首領四肢齊發力,四肢爪子發光,四周都能清晰看見螺旋氣流,整個人像一頭髮力的肉彈飛車衝撞來,以那紅的發紫的雙瞳,見著那能污染靈魂的光明源頭衝去。

空氣中能聽到嗚咽聲,迅捷破開空氣的速度,像是一道黑色霹靂迅速落去。

「小光,小心~」小光被伸出的一條手往旁邊一推,小光晃神的功夫就見著一個英氣逼人的男孩,站在她面前,身上的金色鬥氣呈現螺旋狀的向天空激發,那嘯天首領彈道瞄準鎖定到另一邊衝撞過去。

「啪」肉眼難辨的速度激蕩起一片煙塵,那一塊激蕩的區域有了點崩毀跡象,突然間,一道金色光束如同螺旋刺一樣破開煙塵,上下兩個地方,共有兩個影子飛了出來,一個自然是嘯天首領,另一個飛跳而起的戴維。

持劍下劈,嘯天首領雙拳抵擋,黑色氣流I逐漸移向正前端,形成一股暗之盾,光與暗兩道攻擊如同勢均力敵的兩處發力,很快,激蕩在一塊沒幾秒迅速平息了下來。

戴維已經在拚命了,可雙方實力上有著懸殊對比,要不是光之纏繞的束縛力,可想而知現在的寨門上有著一場酣暢淋漓的殺戮盛宴,光之纏繞的時間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幾人圍來,卻被首領殺拳速速激開。

戴維雙手握劍,聖靈劍境雖然有些參透,但並不是能拿來變成隨時用上的戰力,馬上搭配陽炎旋風斬加光之引導,做法不複雜,就是摻入光明屬性,加大對暗系的重創。

如果不出意外,和他鬥氣呼應的光明也應該是呈光明屬性的鬥氣,兩股鬥氣產生融合后,逼不得已讓戴維身上的鬥氣也引起了呼應產生了進階現象。

悉梭~一聲響起,嘯天首領兩對殺拳撞擊一起,嘯天跳躍起,兩雙殺拳呈現暗紫色的氣勁,從天向下衝撞下來。

立即,金色鬥氣澎湃的激蕩起來,一把懸著巨大光劍再度形成,和之前的做法很不一樣,現在的聖靈劍才是百分百的威力,兩道攻擊一度碰撞,靈霧都被光芒擊散不少。

聖靈劍。

殺拳被擊破,嘯天首領身上的鎧甲如同齏粉斷裂,肌肉開始扭曲抽搐,很快,一大股光芒從內而外爆射出來,透過扭曲的五官向外肆虐,身子變成一個圓滾滾的氣球,摔在地上被光明污染至死。

「好強。」吉斯正說了聲。

那煙塵中的光芒正要消失,手上的雙股劍流光隕滅,那名叫戴維的少年粘著熱汗暈倒在地上,身上時不時還會迴光返照的散出一股強勁的光之氣旋。

「戴維…你沒事吧。」傑克遜沖了過去。

「都怪我不好,戴維大哥才會…我…哇…」小光抱住腦袋怪罪著自己,哇的一下哭了起來。

「這麼強的人這樣就死了,說什麼也不合情合理啊。」吉斯說。

「你說什麼呢,吉斯,我們剛才那麼拚命,你在做什麼,你發動的魔法都有保留,也就是說你在戰鬥中還有顧忌的觀察自己的同伴,你想背叛我們的誓言。」傑克遜說。

「行了,別說了,我沒事,只是太累了。」正在這時,戴維睜開眼睛,一把拉住傑克遜的手腕,淡然的說,吉斯哼的一聲,把頭扭了過去。

「喂,吉斯,你要去哪裡。」傑克遜牛頭看向吉斯,眼神中毫無疑問全是憤怒。

吉斯正站在寨門前,將法杖磕在城樓上,強行驅動水屬性的魔力,沉聲說:「還看不出來嗎,我在防守啊,要不像你這樣總是大喊大叫,怎麼作為團隊領袖,如果這時候有敵人偷襲怎麼辦。」

傑克遜哼哼,「一會兒再找你算賬,吉斯。」

葉莫離沉默著,低頭,在他胸口拍了兩下,隨即將一顆冰藍色的丹藥塞入戴維的嘴裡。

做完這些后,她才笑道:「吃吧,冰心丸,你很快會沒事的。」

「謝謝啊,莫離。」戴維笑道。

「我這邊沒問題了,戴維,你就先休息一下吧,防守交給我們就行,剛才是你救了我們,沒有你我們都死了,這算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後有機會會報答你的。」

傑克遜抬起頭,眼神堅毅了不少,放聲道:「都給我打氣精神,讓那些魔獸有去無回。」 魔法陣還在運作,還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魔獸被召喚過來,但寨上的人必須要等到天亮,天一亮,光系魔獸會蘇醒,到時暗系魔獸的處境就會很被動,但這樣一來到了夜晚還會持續陷入噩夢階段。【零↑九△小↓說△網】

士兵長的打算就是要去隔壁聖殿借些高手過來壓陣,最好還要有一兩位八級或九級的職業者幫忙度過難怪是最好不過了,但這種事就算說出來聖殿也不可能把寶貴的資源放在一個無足輕重的小鎮上,況且還是三不管區域,也犯不著盡那份義務。

大家都接受了治療,好在寨中有光系的牧師存在,治療術的效果很好,不光體能恢復了,就連氣也儲存滿了,只要氣值保持一個巔峰,再來多少怪也都不怕了,牧師分給年輕魔法師們藥丸,道:「固本培元,在戰鬥中有多少領悟力就靠你們自己了,戰鬥中吸收效果會更好,要好好把握。」

說完,那名牧師就走到邊上去給其他戰士做著治療。

此丹藥名叫大還丹,服用下永久得到1000點氣的補充,但缺陷就是不在戰鬥中揮發藥性,這丹藥就成了擺在桌面上無用的奢侈品,既然是奢侈品拿給那些牧師服用就更奢侈了,好在這牧師平時也有搜集的小習慣,拿到這裡給年輕人服用,給他們提升了實力不說,還能保住寨子的安全性,這也正好說明牧師在戰爭中有多麼的雞肋了。

話又說回來,牧師聖殿的治療術就算打在暗系魔獸身上也能造成巨大的損傷,毫無疑問牧師聖殿是僅次於魔法聖殿最難入門的一種職業,就是因為所有牧師內蓮華都要高達50,哪怕是一丁點不過關,都很難摸索掌握最基礎的治療術。【零↑九△小↓說△網】

吉斯捏著大還丹,一陣壞笑:「不會吃了它后,我們的能力就全喪失了吧,在聖杯戰役還沒開始以前,先削弱魔法聖殿的實力,以確保更多牧師聖殿的人員能晉級準決賽。」

「你這傢伙,狗嘴吐不出象牙,你不想吃也行,我去給別人享用,白拿的好處也廢話,別忘了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們可能都會死,有了它多一點活下去的希望這不是很好嘛,你非要把人想的這麼陰暗。」傑克遜喝斥道。

「呵呵,吃,我怎麼不吃,只不過我不願意現在吃,你們吃吧。」吉斯笑說,把大還丹塞進盒子放到貼身的魔法袍內。

葉莫離不情願的吃下大還丹,連水也沒喝,大小姐世家的豪門小姐是不願意接受別人用過的瑕疵品,哪怕是這種關頭救命的水也是一樣,她嚼了嚼,用心忍耐嘴裡的苦澀,頓時說:「味道有些發苦,不過我能感覺到這藥效是有的,或許真像那牧師所說戰鬥中吸收藥效,我們都能有蛻變的可能性也說不定。」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也是忍著苦澀吃下了大還丹,等待藥效改善身體那一刻到來,就是在面臨危機的一刻,身體才會加快對藥物的吸收,大還丹的藥效還不止於此,不像那些低劣的補藥,這些藥丸能強行的開闢服藥者的潛能,因為製作藥材的材料太珍貴,所以價格都是十分昂貴,也虧得牧師敢把這種藥物拿來做賭注。

吃下藥丸,傑克遜隨即眉頭一皺,「好像有東西來了,大家準備防禦。」

葉莫離率先做出一面冰盾,厚度有三米的冰盾,頓時開裂,三四道銳利的口子,像是要把冰盾整個划裂開一樣。

小光說:「姐,我來輔助,光之箭。」說完,念動咒語,最基礎的光魔法從法杖里穿梭出來,一發接一發十分密集有效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