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麼近距離的一掌,葉楓已無法閃躲,只好拍出一掌,也許陽硬抗一掌。

嘭!兩掌對碰,葉楓再一次被震飛出去;葉楓踉蹌倒地,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

看著葉楓突出鮮血,紫瑤不禁表現出擔憂,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葉楓被打得這麼狼狽。

「這許陽還真有那麼點實力。」葉楓站起身來,心裡不禁嘀咕,此刻的葉楓也只是受了點傷,並無大礙;然看到葉楓被許陽打得狼狽,一眾赤陽峰的弟子個個都異常亢奮,不斷歡呼,這讓許陽甚是得意,臉上那戲虐得表情更甚之前。

看著許陽那得意的表情,葉楓甚是無奈,「讓受點傷就這麼得意,你也太容易滿足了。」葉楓一聲冷哼,又衝殺上去,對著許陽又是一劍狠砍。

有了上一次經驗的許陽,又是故技重施,抬手擋下葉楓一劍,接著又是快速向葉楓打出一掌;吃過一次虧的葉楓也怎會再吃第二次,葉楓不與許陽硬碰,一劍之後立即轉到許陽身側,又快速刺出一劍。

許陽大驚,揮劍去攔截葉楓刺出的一劍,然葉楓刺出的角度極為刁鑽,許陽的劍並不能完全攔下葉楓的攻擊,葉楓的劍從許陽腰間劃過,一道血痕在許陽身上顯現。

然這還沒有完,葉楓繼續快速在許陽身邊遊走,冷不防的刺出一劍,一兩個呼吸道時間,許陽身上已增加了幾道血痕,憤怒的許陽一聲大吼,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從身體像四周噴出,此秘術又是跟林言當初用的一樣,意在逼退葉楓。

葉楓身形暴退,躲過衝擊破,隨即瞬間化身一道流光,一道絕殺之術殺至許陽身前,利劍直刺許陽要害;葉楓的速度極快,如當日擊敗林言那一劍,讓人感覺葉楓就像突然在眼前消失,又突然出現。

當赤陽峰的弟子都不禁為許陽擔心的時候,許陽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身體微微一動,竟在毫釐之間脫過了葉楓的絕殺一擊,隨即快速往葉楓身上揮出一拳,葉楓臉色一沉。

「天雷神拳。」

轟!

許陽的一拳極其霸道,將葉楓轟出百丈之外,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一瞬間的變化,讓在場的人震驚不已,最激動的莫過於赤陽峰的弟子,看到許陽竟躲過了葉楓的絕殺之術,個個都興奮的手舞足蹈,一片歡騰。

而思瑤看到葉楓被轟飛的一刻,正顆心都在顫動,天雷神拳的威力,思瑤是再清楚不過了,這可是蕭家的不傳秘術,威力極其霸道,少有人能抗下這一拳。

遠處倒在地上的葉楓,艱難的站起身來,此時的葉楓極為狼狽,身上多處地方溢出鮮血,特別是身上那個令人觸目驚心的血洞,此刻正不斷的溢出鮮血。

葉楓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那個血洞,不禁冷笑一聲:「原來藏在袖中的劍是這麼用的。」

看到葉楓還能站起來,許陽先是一驚,不過片刻之後,又恢復了了一幅得意的笑容,因為此刻的葉楓應受了重傷,在他眼裡已不足以跟自己抗衡。

「跟我斗,你還差遠了。」許陽對著葉楓冷笑道。

「你這麼自信,咋沒看到你打敗我。」葉楓也是一聲冷笑。

「找死。」許陽大怒,揮劍沖向葉楓。

「靈輪魔瞳,開。」葉楓在微不可查見開了魔眼。

有了魔眼的加持,許陽的出招已被葉楓看穿,許陽的劍刺向葉楓的那一刻,葉楓艱難的移動自己的身體,驚險躲過一劍,隨即一掌精準無比的拍在了許陽的丹田與氣脈的連接之處。

砰!只見一聲悶響,許陽並沒有被震飛,只是踉蹌的退了幾步。

許陽大喜,他沒想打葉楓這一掌是如此軟弱無力,然當他揮劍想再砍向葉楓的時候,突然體內一陣劇痛,整個身體像要炸開一下。

許陽一個踉蹌後退,連連突出幾口鮮血,臉色瞬間變得慘淡;這突如其來的轉換,讓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剛才還在歡天喜地赤陽峰弟子頓時啞口無言,一個個瞪大的雙眼看這許陽和葉楓兩人。

許陽看著自己體內被震的破裂的丹田和氣脈,一臉的驚慌,他舉劍指著葉楓憤怒的說道:「你到底是誰?」

葉楓打在許陽身上的那一掌乃破功掌,可以瞬間破壞對手的丹田和氣脈,讓對手瞬間喪失戰鬥能力;可這打擊的位置極其講究,必須打在丹田與氣脈的連接之處,俗稱氣門,毫釐之差都不行,而且每個人的氣門位置都不一樣,極其難發現,許陽是想不明白這葉楓是如何知道自己的氣門位置。

然許陽又怎會知道葉楓擁有靈輪魔瞳這神級的眼瞳,開啟了靈輪魔瞳的葉楓,能通過查看許陽體內的真氣流動,找出許陽的氣門位置;而且使用了天雷神拳的許陽體內真氣已級盡枯竭,讓葉楓更容易撲捉到許陽氣門的位置,並給予重擊。

對於許陽的問題,葉楓不理會,他目光一寒,快速揮出一劍;失去戰鬥力的許陽如何能擋的下葉楓的一擊,看著葉楓即將砍下的一劍,許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然在葉楓的劍將要落在許陽身上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一道神芒打在葉楓的劍上,把葉楓的劍彈開,葉楓臉色一沉,反手又是一劍砍向許陽。

然一隻大手伸向許陽,把許陽拉開。

葉楓目光一寒,用盡體內最後一點真氣,化身一道流光,直刺許陽要害。

拉開許陽的那隻大手,快速拍向葉楓的利劍,試圖封堵葉楓的攻擊;然在魔眼之下,那隻大手還是慢了半拍,並沒能全數封堵葉楓的攻擊範圍。

葉楓極力扭轉自己的身體,從封堵的縫隙中砍出了一劍;隨即葉楓被那隻大手推飛出去。

然在葉楓飛出去那一刻,聽到了許陽的一聲慘叫,只見一條血淋淋的手臂掉在地上;葉楓在最後時刻砍下了許陽一條手臂;看著自己被砍下的手臂,許陽捂著斷臂苦痛的大喊。

這突如其來的一刻,讓在場所有人都應接不暇,當這一切真正停下來后,眾人才看清了來著是何人,是一名中年大叔,身形略胖。

追妻之路 「宗主?」眾人不禁大吃一驚,沒想到出現的人竟是百越宗宗主嚴田。

「宗主,替我殺了葉楓,我讓父親每年給百越宗支助翻倍。」許陽對著身旁的嚴田說道。

嚴田沒有回話,左手輕輕一揮,許陽便昏了過去,隨後往許陽的斷臂上打出幾道封印,封住了斷臂,並收入納戒之內;做完這些之後,百越宗宗主才對著一眾赤陽峰弟子,淡淡說道:「都回去吧。」

說完后,嚴田背起了許陽,快速離開了仙女峰,在臨走時,還不忘看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葉楓,眼神充滿了複雜。 小別院內,葉楓盤膝而坐,與許陽一戰,他傷的很重,還好都只是外傷,經過一天的調理后,已基本恢復;看到葉楓睜開雙眼,小蘭和思瑤都顯得非常高興。

看著思瑤通紅的雙眼,估計在他療傷期間,沒少流眼淚。

「你這又是何苦?」思瑤看著葉楓,神情複雜。

「誰讓他嘴那麼賤。」葉楓微微一笑。

「你現在不僅打了許家的臉,更砍了許陽一條手臂,這是徹底與許家交惡了,許家是百越宗的世交,更是西域的巨頭,這百越宗,你恐怕是很難待下去了。」思瑤一臉擔心的看著葉楓說道。

「沒關係,真龍大陸何其大,總有我葉楓可以去的地方。」葉楓微笑道。

「你還會回來嗎?」思瑤看著葉楓,眼神充滿了不舍,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老是一幅玩世不恭的表情,可關鍵時刻卻是異常的可靠,有時給人的感覺很近,然當你深入去了解時,又會覺得很遠,這種乎近乎遠的感覺,讓思瑤覺得既熟悉又陌生。

「等我有足夠的實力和許家他們抗衡的時候,那便是我葉楓回來的時候。」葉楓看著思瑤微微一笑。

「你會等我嗎?」葉楓不禁在心裡嘀咕,看著眼前的這位女子,葉楓的心情非常複雜,他們沒有共過患難,沒有經歷過生死,有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些點滴,然就是這一些點滴與平凡,讓葉楓願意花一生去守護。

…….

沉默中的兩人,目光再次相觸,無盡的言語,盡化作一絲淡淡的微笑。

「蕭山是陽炎宗元希的人,你日後要小心蕭山。」沉默一會後,葉楓向思瑤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蕭林真是你殺的?」思瑤一臉驚訝的看著葉楓。

「恩,元希派他們來刺殺我,被我反殺。」葉楓微微一笑,沒有隱瞞。

思瑤看著葉楓,不由得對葉楓更加擔心,「許家一個已經夠人頭痛了,現在又加上蕭家和陽炎宗,你以後這日子還怎麼過?我當初帶你回來,是不是做錯了?」思瑤在心裡反覆的問著自己。

「小蘭,你去休息一下,我們明天就離開了。」葉楓摸著小蘭的頭說道。

「恩。」小蘭微微點頭,然後走進了房間。

………

一夜無語,轉眼黎明。

在離開前,葉楓去了一趟仙女閣,林萱還是一顧的忙碌,不知所蹤;然雖林萱不在,卻有另外一人在此等著葉楓,是昨日救走許陽的百越宗宗主嚴田,此刻的嚴田正悠閑的坐在仙女閣內。

看到葉楓進來,嚴田對著葉楓微微一笑。

「看到我在這裡,你居然一點都不驚訝?」嚴田看著葉楓說道。

「沒什麼好驚訝的,要是宗主要殺我,也不用等到今日。」葉楓微微笑道。

「林萱跟我說,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讓我特別留意一下你,怕你在內閣會受到其他弟子的打壓,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你不但沒被打壓,還壓著別人打,這結果還真是讓人有點措手不及,如今鬧出這般大動靜,你覺得該如何處理是好?」嚴田看著葉楓問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葉楓微笑道。

「又是一個迫不得已,你這迫不得已用得真是好,把一堆難題都留給我這個老傢伙來處理。」嚴田無奈的笑了笑。

「蕭家和許家,表面上跟百越宗是世交,可也並不好說話,如今蕭家死了個兒子,許家的那個也被你打殘,他們定不會這麼容易就罷休。」嚴田說著一聲嘆息。

「那宗主今日來這裡的意思是………」葉楓皺著眉頭看向嚴田。

「有些事情外界可能不知道,但我們這些老傢伙心裡是清楚的很,百越宗早已內憂外患,爆發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你只是充當了一個誘導而已。」嚴田說著有點無奈。

「那宗主是否已有對策?」葉楓問道。

嚴田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他緩緩站起身來,慢慢的走出了仙女閣。

「現今的局面並不是一時半刻就能解決,要處理的事情還很多,你就不用管這麼多了,希望日後百越宗有難的時候,你會伸出援手,不忘初心。」嚴田仰望天空,眉頭緊皺,似乎已預知到接下來的百越宗,將不會平靜。

「弟子定緊記宗主教誨。」葉楓對著嚴田,抱拳說道。

「趁現在蕭家和許家尚未派人過來,你還是趕快離開吧。」嚴田嘆息道。

「弟子有一事相求。」葉楓一臉嚴肅的向嚴田說道。

「你說吧。」嚴田淡淡應道。

「望宗主能護思瑤周全。」葉楓向嚴田懇請道。

「這個自是沒有問題,有我和林萱在,思瑤的事你不用太過擔心。」嚴田微笑道。

「那葉楓在此先謝過宗主。」葉楓說著抱拳向嚴田道謝。

謝過嚴田后,葉楓沒有再多說什麼,他返回到小別院,帶著小蘭,離開了仙女峰,離開了百越宗。

臨走時,葉楓將一套身法寫在紙上,交給了思瑤,之前葉楓是想親自教思瑤,可現在已經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但他答應了思瑤,縱使自己不能親傳,但他相信以思瑤的天賦,學會不難。

看著葉楓的離開,思瑤靜靜的心有種莫名的痛,她心中有著千言萬語,可卻不知如何說出口,看著葉楓漸行漸遠的身影,她只能默默的在心中為他祈禱,默默的期待著他的歸來。

………

一座妖獸森林內,有一大一小身影在慢步前行。

「小娃娃,這找了十幾天,這一帶都讓你找遍了,還是沒有發現,這龍鱗草的消息不會是假的吧?」幻影魔龍對著葉楓說道。

「再找兩天,如果再找不到,我們就換地方。」葉楓也是無奈,無意中聽到一個小道消息說這裡附近有龍鱗草,急切尋找修鍊資源的的葉楓便滿懷希望的跑來這裡需找,殊不知找了十多天,連龍鱗草的影都沒見著,著實氣人。

「那行,你自己繼續找,我先睡會,有事再叫我。」幻影魔龍說著就沉睡了,這段時間幻影魔龍都這樣,沒事幹就跑去睡覺,估計也是太無聊了。

而小蘭倒是異常興奮,每天跟著葉楓東奔西跑的,也不覺得累,雖然她只是個七八歲孩子的模樣,然卻是有幾千年的修為,腳力比葉楓還好,有時候葉楓是跑到累趴,她就跟沒事一樣站一邊看著葉楓笑。

在一棵古樹下,葉楓和小蘭坐在地上休息,小蘭拍了拍葉楓的肩膀,然後看著葉楓,口中念念有詞。

「你說有東西要送給我?」看著小蘭跳動的嘴唇,葉楓開心的笑道。

小蘭說的是唇語,因為小蘭不能說話,葉楓就突發奇想的教小蘭用唇語,曾為殺手的他能通過看人的嘴形變化而讀出別人在說什麼,教會小蘭唇語,他就不用老是猜小蘭想表達什麼;這一神奇的操作很奏效,小蘭也是學得很快,現今葉楓跟小蘭溝通,已基本沒有了障礙。

「恩。」小蘭點頭,然後拿出一束血紅色的草交給葉楓。

「這是什麼?」葉楓接過小蘭遞過來的那束血紅色的草。

「鳳鱗草。」小蘭微笑道。

「居然是鳳鱗草?你是怎麼找到的?」葉楓驚訝的看著小蘭。

「這是昨天找到的,只是你一直在忙,所以沒跟你說。」小蘭解釋道。

「鳳鱗草,龍鱗草,龍鳳雙生,既然你看到了鳳鱗草,那你有沒有看到龍鱗草?」葉楓著急的向小蘭問道。

「沒有。」小蘭說道。

「龍鳳雙生,既然有鳳鱗草,沒理由不見龍鱗草,這不符合邏輯啊?」葉楓低著頭自言自語道。

小蘭扯了扯葉楓的衣服,跟葉楓說道:「我知道龍鱗草在哪裡。」

「你知道在哪?」 鄉村小郎中 看到小蘭說知道龍鱗草在哪,葉楓又興奮了,龍鱗草和鳳麟草為雙生草,會一對出現,雖算不上奇珍異寶,但煉化后也能讓修為提升不少,但這對雙生草極為特別,需要一對煉化,若單獨煉化,對修為提升是少之又少。

「在一隻妖獸的肚子里。」小蘭回答道。

看到小蘭這麼說,葉楓又變得失望了,跑到妖獸的肚子里,那還怎麼找?

「不過我可以幫你找到那隻妖獸在哪裡。」小蘭隨後又說道。

「吃到肚子里還能找到?」葉楓驚訝的看著小蘭,他算是被小蘭的能力折服了。

「只要沒有被煉化,我都可以感應到,同為天地靈物,我們之間會有感應。」小蘭解釋道。

葉楓盯著小蘭,表情甚是驚訝,他怎也沒想到小蘭居然還有這一特殊能力,要早知道,他就不用費了那麼多時間在這裡瞎轉,白白浪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

葉楓深呼一口氣,然後語重心長的跟小蘭說道:「要是小蘭下次有感應到天地靈物,第一時間跟楓哥哥說,好不好?」小蘭的這一特殊技能,比他的靈輪魔瞳還要好使,他必須好好利用。

「恩。」小蘭點頭道。

「還有,小蘭下次說話的時候,盡量將話一次說完,你一半一半的說,楓哥哥實在受不了,要再這樣下去,我的心臟容易出問題。」葉楓一臉嚴肅的對著小蘭說道。

「知道了。」聽葉楓這麼說,小蘭顯得有點委屈。

「小蘭不要誤會,我就開個玩笑,你若不喜歡,你就按自己喜歡的做就行了。」看到小蘭委屈的表情,葉楓連忙跟小蘭解釋,生怕小蘭誤會。

「我沒事,楓哥哥喜歡,小蘭就喜歡。」小蘭說著又露出可愛的笑容。

「小蘭真乖。」葉楓摸著小蘭的頭說道。

「那我們快去找那隻妖獸吧,它就在這附近,要是它跑太遠了,我就感知不到它在哪了。」小蘭說著站起身來,一臉興奮。

「好,那我們現在就走。」葉楓說著也興奮的站起身來。

………

有小蘭特殊的感知能力,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兩人就找到了那隻吞食了龍鱗草的妖獸,那是一隻一階的蠻牛,估計這隻蠻牛妖獸是把龍鱗草當食物給吃進了肚子。

看到葉楓和小蘭的突然出現,那隻蠻牛妖獸似乎受到了驚嚇,拔腿就跑。

然葉楓早有準備,快速衝過去,一劍砍在那隻蠻牛的頭上,被葉楓擊中的蠻牛,身體瞬間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倒地后的蠻牛微微抽搐幾下便沒了反應。

「小蘭,龍鱗草還在它的肚子裡面嗎?」葉楓指著倒在地上的蠻牛向小蘭問道。

小蘭輕輕搖頭,然後用手指向不遠處的一堆東西,而且小蘭看著那堆東西時,表情有點古怪。

葉楓順著小蘭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在一堆黑色的東西裡面,看到了幾片青藍色的葉子。

「真有龍鱗草。」葉楓興奮的跑過去,然走近后看到那堆黑色的東西時,葉楓是瞬間興奮不起來了,還隱隱有點想吐的感覺,只因那堆黑色的東西很特別,乃蠻牛的糞便,這隻蠻牛吃了龍鱗草后消化不了,又直接把龍鱗草排了出來。

葉楓尷尬的看著那堆糞便,心情極其複雜,他用力搓著眉心,有點不知所措,這般狀況,他真沒想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