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昏迷的傑西卡也恢復了神智。她帶著伯納,在本傑明離開前找過來,對他昨晚的幫助表示了感謝。

「本傑明閣下,非常感謝你的幫助。關於你的要求,我們一定會盡量配合你完成的。」

本傑明笑了笑,又忍不住多問一句:「你確認你已經恢復了嗎?」

傑西卡揉了揉太陽穴,說:「應該沒事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從早上起來就感覺頭有點暈,像坐在馬上顛了一夜,有種想吐的感覺。」

「……」

伯納跟在傑西卡的身後,神情古怪。

本傑明則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說:「這都是正常現象,很快就會消失的,你用不著在意。」

傑西卡感覺哪裡怪怪的,但還是沒說什麼。

「對了,本傑明閣下,關於信里寫的東西。」她想了想,又轉口道,「我無意冒犯,只是……你難道和芬奇法師有過節?」

本傑明沒打算細說,隨口道:「一點小過節而已,不會牽連到你們的。你幫我把那些流言傳出去就行了。」

傑西卡卻接著道:「我只是想提醒一下,芬奇法師在弗瑞登的勢力很大,如果你和他之間有矛盾,以後最好小心一點。」

聞言,本傑明聳了聳肩,沒說話。

真要願意的話,他也不想招惹這些麻煩。可惜那傢伙和伊科爾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而他又得罪了女王,所以他也沒辦法。

大概詢問了一下「烏鴉」的情況,還不錯,短期內不用他幫忙。因此,他在和傑西卡二人道別之後,便悄悄地離開了這裡。

他一路回到家中。

雖然大家對他徹夜未歸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問什麼。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繼續冥想,耐心等待。

兩天後。

通過「烏鴉」那邊給他彙報過來的情報,蘭斯騎士長的大範圍盯梢已經撤銷,嫁禍計劃的準備也順利完成。

他們可以開始行動了。

於是,這天傍晚,本傑明喬裝易容,扮成一個中年傭兵的模樣,來到了「克阿胡拉安」教派所在的那幾條街。

坐在那家終於重新開張的店中,他像上次一樣,點了個牛肉麵,揉揉肩膀,然後裝出一副不經意的樣子,從包里拿出了那捲羊皮紙。

在拿出羊皮紙的那一瞬間。

不用水元素感知法,他都可以清晰感覺到,無數道隱晦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他身上。

果然。

對於這個教派來說,那片異世的遺迹時他們的聖地,那麼能打開遺迹的羊皮紙就是他們的聖物。想要引他們出手,這玩意真的再適合不過了。

這幫人肯定會坐不住的!

本傑明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在現實中,演出一副東張西望的心虛樣子。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他一往周圍看去,那些投過來的目光自然急匆匆地躲開,裝得若無其事。

見狀,本傑明扮演的中年傭兵,則是「意識」到不對。

他慌慌張張地收起羊皮紙,連桌上的牛肉麵都不要,結完賬后,便急急忙忙便離開了這家店。

而在他剛離開這家店的時候。

通過水元素感應法,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不論是店員顧客還是老闆,都臉色一沉,不約而同地站起來,捏緊拳頭,傳出粗重的呼吸聲。

「要來了。」

見狀,他露出一絲微笑,在口中低聲默念著。

他邁起飛快地步子,朝著街道外走去。

因為這一切都發生得非常快,半分鐘后,本傑明離開了屬於這個教派的街道,沒人出來阻攔他。但他仍舊沒有回頭,飛快地朝著城市更偏僻的角落走去。

他的身後,那些白綠相間的風情建築漸漸遠離,在晚霞的餘暉下,安靜得就跟沒住人似的。

半個小時后。

伴隨著夕陽的下落,天色變得更暗了。本傑明匆匆轉過一個拐角,背靠著牆,躲在無人注目的建築陰影中,開始抹去臉上那些易容的東西。

很快,他就恢復自己原來的模樣,還換了身衣服,變回本傑明法師的日常打扮。

他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開始原路往回走。

那個教派會用哪種方式派人來追他,他倒不是很清楚。不過,他需要的也只是把人引出來罷了。

他選擇的路線屬於萊利城裡比較偏僻的地方,經過的路人也不多。因此,開啟了水元素感知法,沒一會,他便發現了幾個陰影中的傢伙。

和上次那個遺迹入口便的傢伙一樣,那些人蒙著臉,裹在黑漆漆的袍子里,在這樣昏暗的天色中格外不起眼。他們總共三個人,疾行在街道邊的小巷子里,追尋著本傑明的蹤跡。

本傑明皺了皺眉。

只有三個人嗎……

倒不是他嫌人少,只是,他都亮出了羊皮紙這麼重要的東西,那個教派卻只派出了三個刺客樣的傢伙來追他。這感覺不太合理。

也因此,本傑明沒有急著出手,而是躲進黑暗中,利用水元素感應法,遠遠地跟在他們後面。

很快,那三個黑衣人來到本傑明折返的點。他們俯著身子,在地面下摸來摸去,還時不時嗅一嗅,似乎在追蹤本傑明的去向。

可惜,本傑明折返的時候,痕迹處理得很乾凈。

沒一會,三人便直起身子,面面相覷,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彷彿在說「人呢」。

本傑明心中暗笑。

如果他沒猜錯,這三個人應該是憑藉著一些追蹤手段,所以才能從後面跟上來。

不過,他們三人的戰鬥力很差,從身體素質來看,甚至還不如一般的傭兵,也沒有攜帶魔葯之類的東西,連武器都很簡陋。

想靠這三個人奪回羊皮紙?那個教派的人應該沒這麼天真吧。

那麼……他們的任務應該只是追蹤。

本傑明很快便理清了思路。

想想也是,蘭斯的士兵也在那幾條街巡邏,所以他們不敢大張旗鼓的追殺。因此,他們才會派出這三個刺客,在這裡追蹤本傑明的離開路線。

——他們想先確認本傑明的底細,再偷偷派人,奪回羊皮紙。

想得倒是蠻周全的。

可惜,他們遇到的是自己。

在本傑明的水元素反饋中,那三個追蹤的黑衣人已經有些急躁了。他們在那一帶來回探查,還時不時開口,用那種聽不懂的語言交流,卻始終沒能發現本傑明的蹤跡。

該出手了嗎?

本傑明看了一眼天色。雖然天空已經很暗了,但太陽還沒有完全落下。

還是等天完全黑了再說吧。這次出手是為了嫁禍,他不能留下一點痕迹,不然嫁禍的成功率肯定會大大降低。

他有這個耐心。再說了,身處暗處看著那三個人急得團團轉,也還是很有趣的。

伴隨著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天色也在一點一點變暗。三個黑衣人依舊站在那個拐角處,苦苦搜尋著本傑明的蹤跡。他們甚至還拿出了一些古怪的工具——有點像放大鏡的東西,左看右看,然後把地上的一些灰塵放到一個小瓶子里,搞出一副很專業的樣子。

忽然,他們又交流了幾句話,其中一個黑衣人站起身,似乎有轉身離開的意思。

本傑明心中一動。

這是……派一個人回去報告,剩下的人繼續在這找嗎?

想到這裡,本傑明眼中立刻流露出殺機。

本來就是三個戰鬥力不怎麼樣的傢伙,現在還要分頭行動,那他還有什麼好謹慎的了呢?

機會終於來了! ?本傑明先跟著那個離開的黑衣人過去了。

剩下兩個還要繼續調查,肯定不會離開,所以可以留到後面解決。至於離開的這個,本傑明肯定不能讓他回到大本營,不然,誰知道會搞出什麼幺蛾子?

他跟在後面,幾分鐘后,來到了一個適合下手的街道。

於是,他暗自點了點頭,利用心念施法,一個水球召喚出來,便把黑衣人裹進去,困在了裡面。

而黑衣人的戰鬥力,也如本傑明探查到的那樣弱。

一被偷襲,整個人便被嚇得驚慌失措,跟個青蛙似的雙腿亂蹬,卻動都動不了。不僅如此,被困在水中,黑衣人甚至還開口想要呼救,反而加速了他死亡的進程。

本傑明見狀,換了個禁錮的方式。

他還要用這個黑衣人來陷害別人,就這麼淹死在這裡,肯定是不行的。

水球飛快地轉了起來,沒一會,便把其中的黑衣人給徹底甩暈了。於是,本傑明便解除了魔法,把他弄出來,用水蒸氣舉著,開始往回趕。

「敵人數量-1;獲得物品:昏迷的黑衣人。」系統不知道哪裡犯抽了,忽然冒出來,用它那標準的系統音說道。

「……」

本傑明懶得理它。

托著昏迷的黑衣人,他一路往回趕。沒一會,他就回到了原先的地方,準備把剩下兩個傢伙也解決掉。

然而,令他有些沒想到的是,漆黑的轉角后,半個人影都沒有。

原先還趴在那邊找來找去的黑衣人……不見了。

本傑明愣住了。

人呢?

那一刻,他立刻開啟水元素感應法,搜尋附近的一切。可是,哪怕他感應到非常極限的地方,也沒能發現那兩個傢伙的蹤影。

這下子,本傑明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剛剛還在這裡搜索蹤跡,這才離開多久,就連個影子都見不著了?他們是會飛還是會怎麼樣?

而且,最麻煩的是,他們為什麼會離開?

羊皮紙在本傑明手上,他們派一個人回去報告,剩下兩個人繼續盯在這裡,免得他們失去了最後的線索,這是再合理不過的解釋了。

除非……

「叮!系統提醒,使用物品:昏迷的黑衣人,可以得到當前劇情提示。」系統再次冒出來,用不帶語氣的聲音說著,彷彿它真的成了個正常的系統。

本傑明有些無語。

系統是吃錯什麼葯了嗎?

不過……

它的建議似乎可行。

想到這裡,本傑明立刻把黑衣人放下來,拍了個治療水球,把昏迷中的黑衣人弄醒。

「我問你,你的那兩個同伴跑哪去了?」他沒時間磨蹭,一邊用冰針扎穿了對方的五個手指尖,一邊用冰冷的聲音問道。

黑衣人剛一醒來,便被這股劇痛刺激得發出了慘叫。不過本傑明已經用一層水泡把他們隔絕開,因此,他的慘叫聲不會傳出半點。

「你的那兩個同伴跑哪去了?」他繼續問道。

黑衣人從劇痛中回過神來,看著本傑明,卻發出了幾聲冷笑。

「果、果然是你,剛剛在街上,還以為你只是個路人。結果……結果,你換了身衣服,就裝成路人原路返回,還偷偷跟在了我們的後面。」

聞言,本傑明心中一驚。

這傢伙……

自己的行動,居然被他們三個完全識破了。

不過這種時候,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趕緊把人抓回來才是正道。因此,他又召喚出五根冰針,穿透了對方的另外五個指尖。

「我問你,那兩人跑哪去了!」

又是一陣慘叫。

慘叫過後,黑衣人卻依舊露出諷刺的眼神,看著本傑明,用虛弱的聲音說:「你以為我們的追蹤技巧有多差?我們只用了五分鐘,就找出了你試圖掩藏的行跡。當時,我們意識到你已經原路返回。而我們過來的路上,你是唯一一個體型相似的傢伙,所以我們立刻就看破了你的計謀!」

本傑明也不由得眯起眼睛:「是嗎?你們已經看破我要做什麼了?」

「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麼,但是,你絕不會得逞。」黑衣人冷笑道,「我們知道打不過你,所以裝作分頭行動的樣子,把你引開。你想把他們抓回來嗎?別想了,你前腳剛離開,他們兩個就已經分頭逃走。他們會把這一切告訴其他人,你追不回來的。」

超級手機 說完,他似乎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極盡諷刺之能事,想要以此刺激本傑明。

「是嗎?」本傑明卻冷哼一聲,說,「告訴其他人又怎麼樣?就憑你們的能力,你們一輩子也搶不回捲軸的。」

「不,我們會把它搶回來的!」黑衣人立刻惡狠狠地說道,「你以為你自己很厲害?我們還剩下一塊聖石,只要把主的力量召喚來,你是絕對不可能擋得住的!」

本傑明卻冷笑道:「主的力量?就是遺迹里那些所謂的綠光嗎?不好意思,就憑那種玩具,你們是打敗不了我的。」

「不許你污衊至高無上的主!」黑衣人立刻激動起來,大聲吼道,「只要獲得了主的力量,任何魔法都會自行潰散,你死定了!」

……哦?

聞言,本傑明卻忽然收起臉上的冷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嗯……話也套得差不多了。

「或許吧,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的情報。」因此,他露出一個微笑,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我一直不知道你們到底有什麼底牌,所以行動得縮手縮腳的。不過現在嘛……謝謝,你講解得真的很清楚,還剩一塊聖石,然後魔法可能會無效,真的是非常寶貴的信息。本來我對你們了解得很少,多虧你,現在什麼東西都清楚了。」

他的微笑是那麼真誠,就跟他面對的是自己同生共死的好朋友一樣。

黑衣人愣住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