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戴斗笠的老者望著徒弟那殷切的眼神,無奈的嘆道:「算了,師父就幫你一次吧,不過這次可是賠上了師父所有的身家,你回去可得好好補償我啊。」

中年儒士認真的道:「師父請放心,弟子回去之後立刻讓我家族把您這次花的的靈石全都補上,如何?」

「這還差不多,」老者的面色終於緩和了下來。

這二人的對話聲音雖小,但陸奇由於離他們最近,而且還釋放了土術用來感知,所以才把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因此,陸奇大概知道了此丹的效用,那就是此丹只能提升成功率而已,至於能不能成功晉陞還是個未知數。

可陸奇卻是不以為然,他一路走來每次晉陞都是靠的丹藥輔助,雖然都能僥倖成功,但其中也不乏他的冒險精神,而這次他也必須藉助此丹升至出竅期,不單是為了修真院的未來,更重要的下一步要去迎娶陸凝,而陸凝所在的西大陸整體實力普遍較高,他若是沒有達到出竅期的修為是萬萬不敢前去的。

那中年儒士得到肯定之後,開始舉牌喊道:「我出十六萬顆靈石!」

此話一出,台上的張威終於輕舒一口氣,因為只要有人報價,這顆丹藥就不會流拍了。

而在此時,中年儒士身旁的師父卻是小聲告誡道:「我的底限是十八萬顆靈石,若是超出了這個數字,恕我也無能為力了。」

中年儒士點點頭,便不再言語。

此後,又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竟然沒有一人報價,估計是這顆丹藥太過昂貴,大部分人都出不起價錢的緣故。

而那張威開始喊道:「十六萬靈石第一次!」

陸奇卻是默默地舉起了手中的牌子,喊道:「我出十六萬一千顆靈石!」

那中年儒士絲毫不甘示弱,再次舉牌:「我出十七萬顆靈石。」

說完,他抬頭望了望陸奇所在的位置,面上儘是得意之色。

陸奇卻是有些微怒,心中暗道:『拿錢砸我是吧,那咱們就看看誰的錢多!』

想到這裡,陸奇舉牌高喊:「我出十九萬顆靈石!」

此話一出,那中年儒士驚的張大了嘴巴,眼中儘是不可思議,他原本還想再次叫價,但被身側的一道寒芒注視之後,終是無奈的坐回了椅子上。

張威聽到陸奇的報價之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暗自心道:『這陸奇賣妖獸材料賺了那麼多錢,其身家早已在拍賣場排名前幾了,可他卻只捨得出這個價,還真是吝嗇啊,不過還好,他總算是多叫了兩萬顆靈石,也算是對得起這枚丹藥了。』

陸奇報價之後,整整等待了數個呼吸的時間,仍是沒有人再舉牌,那張威只能無奈的說道:「十九萬顆靈石第一次!有沒有叫價的,趕緊啊,這丹藥可是獨一無二吶!」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他故意又拋出了一絲誘惑,為的就是讓此丹能夠賣的更高一點,因為目前的價位還不是他的心理價位。

陸奇聞言,心裡暗罵:『這老東西廢話真多,哪有這麼引誘人的,他該不會是知道我的靈石太多,所以才不願讓我輕易的拍到這顆丹藥。』

而這次過了很長的時間,竟然再也沒有一人報價,最後陸奇以十九萬顆靈石的價格拍得。

此後,整整過了一刻鐘的時間,那張威一直站在台上,沒有任何動靜,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終於,那後殿的大門徐徐打開,只見一名婢女款款走了進來,在她的手中端著一個托盤,托盤被一張白布蒙著,裡面似乎覆蓋一物。

婢女把托盤遞給了張威之後,便躬身退了下去。

諸天文明記 張威望著眾人那期待的目光,旋即把托盤上的白布揭去,只見那托盤上綻放出一圈淡紫色的光芒,極為柔和,瞬間把整個殿堂襯托的絢麗多姿!

眾人無不瞪眼瞧看,試圖找到一些端倪,可無論他們如何努力,終是看不透紫色光芒裡面的情景,待片刻之後,那紫色光芒終於變得若有若無,眾人才看的真切了,原來是一本冊子。

一時間,眾人開始竊竊私語,猜疑聲響個不停。

「難道此物是一件道器!」離檯子最近的一名男修說道。

「傻了吧你,此物屬於壓軸之物,怎會是那普通的道器?」旁邊一名山羊鬍老道說。

「莫非是一隻靈寶!」一名穿著華麗的女子驚道。

陸奇聞言有些好奇,對身旁的婁凌薇說道:「何謂靈寶?」

婁凌薇道:「法寶之上就是靈寶。」

「怎麼說?」 墨爾本,算到愛 陸奇仍是一頭霧水,再問。

婁凌薇道:「金丹期擁有法寶便開始自主培養,到了一定境界之後,法寶就會提升至上品甚至極品之境,但它終究是個法寶,無法再次提升了,而極品法寶也就和中品道器的威力差不多吧。」

陸奇問:「那我在與人對敵之時,為何很少見過有人使用法寶呢?」

婁凌薇不厭其煩的解釋道:「那是因為法寶的培養過程太過緩慢,很多修士一開始都擁有法寶,到後來由於專註於修為的提升,很多人把法寶的提升都給忽略了,畢竟修士的壽元有限,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提升法寶啊,所以這法寶就漸漸的被人給忽略了,以至於修士們到了後期,就很少使用法寶來打架了。」

陸奇若有所思道:「怪不得我在金丹期之時,發現很多人使用法寶來攻擊,可元嬰期的修士卻很少有人使用法寶來對敵,原來是這個原因。」

婁凌薇朱唇輕啟:「確實是這樣的,我其實也有一個法寶,後來因為在對敵之時被毀掉,現在也懶得去培養了。」

陸奇再問:「那靈寶呢,這跟法寶有何區別?」

婁凌薇道:「靈寶和法寶一樣,也是藏於修士的紫府之內,隨著修士的元神慢慢培養,但初級的靈寶就十分優秀,遠在法寶之上,所以說到了元嬰期之後,很多修士都會放棄法寶,直接去煉製靈寶了。」

陸奇問道:「那你怎麼不弄一件靈寶呢?」

聞言,婁凌薇撲哧一聲笑道:「哪有那麼簡單,先不說別的,就說你這麼久見到有人使用靈寶嗎?」

陸奇沉思片刻,搖搖頭道:「還真是沒有啊。」

婁凌薇嬉笑道:「沒有就對了,聽說這靈寶的煉製過程十分的困難,就連那材料都必須是出竅期的妖獸呢,你現在知道你那些材料為何會賣的這麼貴了吧?」

陸奇聞言,頓時恍然大悟,嘆道:「原來是這樣啊,難道這飛天城就沒人能夠擊殺出竅期的妖獸嗎?」

婁凌薇點點頭,道:「確切的說是很少,就跟沒有差不多吧。」

「明白了,」陸奇說完,便把眼光繼續放在拍賣場中。

此時,那張威似乎在故意吊著眾人的胃口,竟然一直不作介紹,而眾位拍客也有些急不可耐了,紛紛開始站起來起鬨。

「快報價呀,我等著競拍呢!」

「是啊,你倒是速度報價!」

一名邋遢老頭大聲吆喝起來。 張威用那深邃的眸子掃視了一下全場,笑吟吟的說道:「此物乃是一本天級功法,起拍價為三十萬顆靈石!」

此話一出,大殿之內陷入了短暫的寧靜,在座的各位基本上都是閱歷頗深之人,雖然沒有功法這種稀奇之物,但卻對此物甚是了解。

陸奇聽到之後,暗自嘆道:「想不到這功法的價格竟然如此昂貴,一本就差點抵上我一半的身家。」

那婁凌薇卻是神色平靜,搖搖頭說道:「這功法雖然厲害,就是賣的太貴了,已經超出了此物的實際價格,我是不敢想啦。」

陸奇看著婁凌薇的神情,升起了一絲疑惑,便問:「那你說此物應該賣多少靈石合適?」

婁凌薇啐道:「頂多一半的價格,若是再高就不值了,這拍賣場還真是敢賣啊。」

陸奇抬頭望著台上,輕聲道:「不一定吧,此物從未在飛天城出現過,如今敢賣這個價位,想必也有著一些道理。」

此時,大殿之內仍是沒有人叫價,估計是因為這本功法太過昂貴,大多數人拿不出這麼多的靈石吧。

陸奇等待了片刻,便舉牌高聲道:「我出三十一萬顆靈石!」

「我出三十二萬顆靈石!」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陸奇循聲望去,發現這說話之人也在貴賓廳內,並且還被那屏風隔了起來。

隨後,又傳來一道清麗的嗓音:「我出三十三萬顆靈石!」

這聲音猶如那黃鶯出谷,甚是悅耳,陸奇通過分析,便知這說話之人是個女子,而且還是那種極美之人。

陸奇不甘示弱,再次舉牌:「我出三十五萬顆靈石!」

他的儲物戒里共有有八十多萬顆靈石,剛才拍下一顆助竅丹還剩六十多萬顆靈石,即便再拿出三十多萬靈石也是能夠承受的,況且這靈石乃是身外之物,陸奇並不在意這些。

此時,那蒼老的聲音竟然不再叫價,但那女子卻是再次舉牌:「我出三十六萬顆靈石!」

「我出四十萬顆靈石!」陸奇絲毫不退讓,因為這功法他可是勢在必得。

這一次,那女子也停止了舉牌,可能是這本功法超出了她所承受的範圍,所以她才放棄了吧。

台上的張威見到此景,頓時眉開眼笑,幾乎樂的合不攏嘴,但他仍然不忘抬高價格,說道:「這位少俠出四十萬顆靈石,還有沒有再出價的?」

話落之後,大殿之內一片寂靜,並無一人言語。

那張威繼續道來:「四十萬顆靈石第一次!」

……

「四十萬顆靈石第二次!」

就在這時,身在屏風之內的女子銀牙暗咬,手中的牌子即將要舉起之時,卻被其旁邊的一名老婦按了下來,並且對著她搖了搖頭,說道:「大小姐,這功法雖好,但卻超出了其本身的價格,您不要那麼衝動了。」

女子一臉怒容,撇嘴說道:「可我也不能便宜了那個臭小子。」

老婦正色道:「大小姐,老身這次陪你出來遊歷,宗主專門交代過,讓你不可意氣用事,可你竟然如此衝動,這是犯了大忌呀。」

女子聞言,面上終是緩和了許多,小嘴輕啟道:「哼,就讓這小子先得意吧。」

說完,她只能默默地坐了下來。

最後,這本功法就不出意外地被陸奇拍得。

而陸奇的這一舉動,頓時引得全場矚目,幾乎每一個人都向他看了過來,且還在心中紛紛猜測陸奇究竟是何方神聖,或是來自隱形家族及一些大能的高徒。

此時,殿內的幾家勢力已經把矛頭對準了陸奇,且在心中暗自有了主意,有的是想要將陸奇拉攏過來成為自己人,而有的是想要對陸奇殺人奪寶,因為陸奇的財富太過龐大,已經隱隱超過了一些普通的宗門,若是能夠將其擊殺的話,絕對能夠大賺一筆。

一時間,陸奇幾乎成了整個拍賣場的焦點人物,頓時惹得眾人全都為之側目。

隨著張威宣布拍賣會結束之後,大殿之人便也陸續散去,而那些拍到物品之人便乖乖的把靈石奉上,換取了自己所拍的寶物,不多時,整個大殿便已人去樓空。

這時,那張威笑吟吟的走了進來,拿著一顆丹藥和一本冊子,對著陸奇說道:「陸兄弟,這是您拍到的寶物,還請您驗收一下,另外您還需支付五十九萬顆靈石。」

「好的,」陸奇接過丹藥及那本冊子,眼神在上面不停地觀看起來,但仍是遲遲不願收進儲物戒。

那張威是何等聰慧之人,瞬間就明白了大概,正色道:「陸兄請放心吧,由我們環宇商會賣出的物品,全都是假一賠十,若您回去之後發現這些是假的,那麼我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您發財啦。」

陸奇道:「那我來這裡找你,你若是不承認呢。」

張威神秘的一笑:「嘿嘿,這裡又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換句話說,我只是一個跑腿的而已,剛才那個維護秩序的老前輩您又不是沒見過,由他在這裡鎮守,您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說的也是,」陸奇點點頭,再也沒有一絲顧慮,便把那丹藥及冊子收進了儲物戒,由於這功法的練習極為繁瑣,他也沒時間在此觀看,準備等到回去之後再慢慢研究。

隨後,陸奇從儲物戒中拿出了整整五十九顆靈石遞給了張威,張威略一查看便收了起來,抱拳道:「多謝陸兄的捧場,在下失陪了。」

說完,那張威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原地。

由於陸奇一下子拿出了這麼多的靈石,讓他心中不免肉痛萬分,望著張威的背影嘆道:「這半日的時間就花去了六十萬顆靈石,即使我靈石再多也經不起這麼消耗啊。」

那婁凌薇在一旁嬉笑道:「怕什麼呢,這對我雖是個天文數字,但對你來說卻是很輕鬆啊,你不妨再去內特森林殺一些妖獸帶回來吧。」

陸奇聽完之後,忍不住想起了那羽狐獸王,頓時把他嚇得蔫了,趕緊搖搖頭道:「算了吧,那裡可是九死一生,我可不敢再冒那種兇險了。」

婁凌薇望著陸奇的神色,咯咯笑道:「你也有怕的時候啊,我以為你什麼都不怕呢。」

「是人都會怕的,除非死人……」陸奇望著窗外,喃喃道。

「也許吧……」婁凌薇一臉茫然,說道:「這裡已經結束了,我們走吧,」

說完,她拉上陸奇的臂膀向著屋外走去。

陸奇出了大殿,外面已經步入黑暗,一輪月牙懸在半空,那皎潔的月光照射在身上,給人一種柔和的感覺。

此時的街道較為冷清,大部分的店鋪都已打烊,只剩寥寥幾個還未關門,但都是大門虛掩,估計也不會再做生意了。

陸奇帶著婁凌薇隨意在街上漫步,心情一片大好,不多時,二人便走到了城門之處,陸奇剛要出城,耳邊就傳來了婁凌薇那甜美的嗓音:「你今日在拍賣會出盡風頭,若是我們這樣大搖大擺的回去,不知會招來多少敵人呢。」

陸奇聽聞之後,思索片刻,覺得婁凌薇說的頗為有理,便旋即拉起她的玉手,嘿嘿笑道:「那我們就從地下回去,怎麼樣?」

「地下?」婁凌薇聽得一頭霧水,但還是默默地跟在了後面。

想不到陸奇的這一決定,為他躲避了很多潛在的威脅。

陸奇在城內尋了一處偏僻之地,確定四下無人之後,便抬手召喚了一排土牆,把他和婁凌薇罩在裡面,若是從外面看去的話,只能看到一塊黃色的土包,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這是陸奇為了掩人耳目,專門把這土牆給弄成了實質,以便他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此地。

盛唐小園丁 隨後,陸奇催動土術,二人所站之地便開始緩緩下陷,不多時,二人整整下潛了五丈之深,從始至終,婁凌薇都是瞪著一雙秀目觀看,面上儘是驚容,但她對陸奇已經完全信任,所以才沒有一絲懼怕。

而陸奇看到她如此乖巧,便也愈發的從容,就連控制土術也是得心應手,只聽一陣轟隆隆的聲響,二人頭頂的洞穴便已合攏,瞬間就恢復如初。

下一刻,陸奇每踏出一步,其周圍的土地便縮小了幾十丈之多,自從陸奇升至假竅期之後,就連這縮地成寸也增強了數倍。

起初,婁凌薇還有些慌亂,但經過短暫的適應之後,她也開始放鬆下來,再加上陸奇帶給她的震撼太多,讓她已經徹底麻木了。

由於陸奇的速度過快,只用了一炷香的時間,二人便回到了飛天修真院,進入了院落之後,陸奇找了一處無人之地,二人緩緩地浮了上來。

此時的修真院甚為寂靜,四周皆是漆黑一片,只有道路之上散發著一些柔和的光芒,而這些光芒完全是懸挂的燈籠所發,由於陸奇曾當過外門弟子,所以對這些燈籠頗為熟悉,因為有很多燈籠都是他一個個掛上去的。

如今,陸奇走在道路之上,完全是一種別樣的心情,而那婁凌薇卻是緊跟其後,始終一言不發,她似乎還沒從那震驚中緩過神來,對此陸奇也樂得清閑,他就怕婁凌薇會好奇的追問,他還得想些理由給搪塞過去。

至於暴露自己的五行大法,陸奇現在也不是那麼在意了,因為自從他知道天道之力以後,便也不再隱藏這種術法了,倘若真有人問起來,他完全可以說是自己悟出的天道,那樣就不會再有人生疑了。

也許這修真院正逢多事之秋,陸奇與婁凌薇二人走了好遠,竟然並未發現一個人影,最後二人便順利的進入了核心弟子院。

陸奇出於男士的禮貌,便直接把婁凌薇送到了她的洞府門口。

「早點休息吧,跑了一天想必你也累了,」陸奇望著婁凌薇,關切的說道。

「嗯,那你也早點休息,我們明天見,」婁凌薇粲然一笑,轉身便走,留給陸奇一個靚麗的背影。

陸奇直勾勾望著那背影,莫名的感到有一絲不舍,也許是他太久沒有行房之故,他竟然有著一絲衝動!

終於,陸奇忍不住的說道:「師姐,你稍等。」

婁凌薇的嬌軀輕轉,扭頭甜甜的笑道:「師弟你還有何事?」

「我……」陸奇原本想說『我想和你去洞府一敘』,但卻只說了一個『我』字,剩餘的那些再也說不出口了。

「我……們明天見吧,」陸奇望著婁凌薇那清澈的眼神,只能如此道來。

「好啊,明天見,」婁凌薇輕笑一聲,便轉身進入了洞府之內。

陸奇呆怔了片刻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