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沒機會了……

……

下播之後,元嘉到衛生間洗了個臉,回到房間換上寬鬆的睡衣,躺到床上打開手機。

元嘉:「幹嘛給我打賞這麼多禮物啊,太貴重了。」

梔子:「沒關係的,我喜歡看你的直播啊,就只是一點零花錢而已……」

元嘉:「……」

梔子:「你不喜歡啊……」

元嘉:「特別喜歡。」

許南梔倒是對錢沒啥概念,像她這個層次的小富婆們,隨便買個漂亮的小裙子、小包包都好幾十萬出去了,這些打賞真的就只是一點零花錢而已,而且梔子平時基本沒花錢的。

夜深人靜,兩人不約而同地躺在床上,梔子側向左邊,元嘉側向右邊,屏幕的燈光印在眼眸,好似跨越時空的橋樑。

梔子:「你在幹嘛呀。」

元嘉:「躺在床上看窗戶外面的星星。」

梔子:「我也很喜歡星星,覺得它們像我,白天的時候躲著,只有晚上大家都睡覺了,才偷偷跑出來……」

梔子:「可是又覺得連星星都能做到的事情,我卻做不好……」

梔子:「我時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沮喪,會在夜裡醒來的時候哭,我一定特別沒用吧,連自己的心情都照顧不好……」

元嘉靜靜地看著許南梔發來的話,他能理解她的痛苦。

抑鬱症發作時,也許是微不足道的風吹草動,都能使心情變得低落消沉起來。

元嘉:「我在聽。」

梔子:「元嘉……如果、如果哪天我沒及時回你的消息,不是因為我不喜歡跟你聊天了,而是我不想帶著無助和悲傷來找你,我怕這樣會沒有誠意。」

元嘉:「我們是朋友啊,所以你要跟我分享你的開心,還有你的不開心,你今天的心情怎麼樣?」

梔子:「我今天很開心,去了陽台畫畫,還走到了台階處,也吃得好飽……」

元嘉:「你跟我分享開心的時候,我也會一起開心,如果你失落了,卻沒跟我說,那麼我就會惦記,我也會跟著失落起來。」

跟正常人聊天不一樣,元嘉陪梔子聊天時,會把每一件事都說得很細很細,也只有這樣的聊天,才能讓她感覺到舒服。

梔子:「謝謝你……」

元嘉:「你知道星星死了之後會變成什麼嗎?」

梔子:「是什麼?」

元嘉:「會變成我們。粒子不會消失,也不會毀滅,你身體里的每一粒原子都來自一顆死亡的星星,跟月亮、積雲、大海這些美好的事物沒有區別,你的左手可能來自矩尺座,你的右手可能來自天鵝座,你的一切都是星塵。」

只是一瞬間,許南梔就覺得自己好似重要了起來,因為星星的死去,她今天才能站在這裡。

彷彿超然所有,她的一切都是星塵……

這是她聽過最浪漫的,人存在的意義的解釋了。

梔子:「月亮、積雲、大海、露珠……」

元嘉:「你是比它們更美好的事物,所以安心啦,乖乖睡覺吧。」

梔子:「嗯嗯!我還要寫日記呢。」

元嘉:「記得記錄心情,寬慰便是開心,抑鬱便是難過,但合上本子,今天就過去了,就要開始期待明天了。」

梔子:「嗯嗯,元嘉,晚安,明天見!」

放下手機后,許南梔從床上坐了起來,拉開旁邊的椅子,從抽屜里拿出筆記本。

從夾著梔子花瓣的那一頁後面開始記錄。

提筆,寫下今天的日期。

「2020年3月21日,晴。」

字跡清秀,一枚接一枚,小小的,整整齊齊地排成一行又一行,像是時間線。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白妍拿著葯和水進來,看到女兒認真地在寫著什麼,神情專註。

「梔子在寫什麼?」

聽到母親的說話聲,許南梔下意識地就趴在桌面上,嚴嚴實實地捂住筆記本,俏臉緋紅,似有些慌張。

「不能看的、我在寫日記……」

白妍有些好奇,其實很想看看的,不過梔子不給她看,那就不看吧。

「要吃藥哦,早點休息啦。」

藥物是必須要吃的,沒有藥物輔助,梔子完全無法入眠,而且會被噩夢驚醒。

「嗯。」

許南梔合上本子,說道:「媽,明天我想吃油條和豆漿,油條要那種兩根組合在一起的,長長的那種……」

白妍很高興,她喜歡女兒主動跟她說自己想要什麼,答應下來,離開了房間,輕輕帶上房門。

輕柔的月光拂過窗檯,映一簾竹影珊珊。

少女移開手,輕輕摩挲著筆跡,像是撫摸今天的心情,眉目淺淺。

頁末畫著一個Q版的少年。

「你是,年少的歡喜。」

.

. 元嘉躺在床上打開了系統屬性面板。

【職業技能】:(普通人為20)

觀察:56/100

傾聽:55/100

共情:34/100

排憂:55/100

在系統里的評級中,元嘉目前還是普通心理諮詢師,當觀察、傾聽和排憂的能力達到60分,共情的能力達到50分,四項同時滿足的時候,就可以晉級到資深級了。

觀察、傾聽、排憂的能力提升的很快,通過之前的課程學習,這三項能力都有了顯著提升,已經是摸到了資深心理諮詢師的線了。

但是共情能力依舊有些拉胯,這個只能日後慢慢通過不同的心理課程體驗來提升。

今天跟陳遠的治療中,元嘉便使用了催眠的方法,在面對很多心理疾病的時候,催眠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辦法。

元嘉也學習過催眠,但成效有限,今晚他打算著重提升一下自己的這方面能力。

催眠並不是指安穩地睡一覺,而是在催眠者的心理暗示下,被催眠者的感知、思維、記憶、行為發生了一些改變。

元嘉通過給陳遠植入了『即便考得不好,你的未來也不會太差』這個心錨,來治療他的考試綜合症,心錨植入成功之後,那麼陳遠每當有考試緊張的情況出現,他的思維就會跟以前不一樣,不是想著『考不好我的未來就完了』而是『這個考試真的沒那麼重要』

心錨的植入是有前提的,被催眠者必須處於一種很特殊的狀態,比如緊張、焦慮、恐懼、興奮……

被催眠者對催眠師的強烈信任,激發其內心的求助動機,這時候催眠師再將一個心錨植入催眠者的意識當中,心錨就會與這種狀態結合,跟條件反射一樣,植入成功之後,每當有誘因出現,那麼心錨就會發生作用,從而使被催眠者的思維、感知、行為發生相應的改變。

簡單來說,要想成功地催眠一個人,那麼必要的有三個要素。

第一個,激發信任。如果能夠讓對方完全地、絕對的相信你,那麼催眠就成功了一半。

這一條很難,元嘉之所以能輕易給陳遠做催眠治療,是因為他已經和陳遠達成了共情狀態,陳遠無比地信任他,他的存在也給了陳遠很大的自信。

系統商城裡售賣的催眠懷錶最大的作用就是這個,只需要拿出懷錶在別人眼前晃一晃,那麼就可以建立信任橋樑,從而開始催眠。

第二個,失去平衡。包括生理平衡和心理平衡,可以理解為特殊的環境、或者特殊的情緒狀態。

催眠對象一旦失去平衡,就像一個落水之人一樣,會本能地抓身邊一切能抓到的事物,這時候你再給他的潛意識發出暗示,他很容易就能接受。

陳遠的考試綜合症便是失衡的表現,元嘉的話會成為他的救命稻草。

第三個,明確的重塑指令,也就是植入心錨。

心錨是條件反射中的一種形式,多用於形容心理反應,它可能是一句話,一個字,一樣東西,但你在接觸它的時候,會在一瞬間改變內心的感覺,這是一種永久性的體驗。

比如你曾和女朋友親吻時,口中含著一顆荔枝味兒的糖果,以後你只要吃到荔枝味兒的糖果,就會下意識地想起那段甜蜜的愛戀時光,這就是一種不自覺產生的心錨。

每個人都有心錨,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間產生的,比如你曾因為某路段超速吃了罰單,那麼你下一次經過那個路段的時候,會下意識地減速,又或者你學生時期跟一個同學發生過矛盾,上班的時候發現他居然是你的上司,那麼一看到他的臉,你就會覺得工作失去了樂趣。

心錨具有正面和負面兩種不同的威力,一位將軍可以在演講的時候激起士兵們的狂熱,再把這種狂熱跟他的臉、軍旗、或者鼓聲、號令旗等誘因結合起來,在士兵們的心中植入心錨,就像一個堅不可摧的思想鋼印一樣,日後士兵們只要看到他的臉、看到軍旗、聽到號角聲,便可以喚醒無與倫比的強烈戰意。

小說中也經常出現心錨,比如一個徒弟殺害了他的師父奪取功法,在他內心緊張糾結的時候,他師父臨死前說了一句話『你必將受到良心譴責,終生無法突破!』,平日里修鍊要是順利還好,倘若一旦遇到某個瓶頸,那麼這句話就會在腦海中冒出來,折磨徒弟的身心,甚至會在突破的最關鍵時候走火入魔,心錨就成了他的『魔種』。

一個優秀的催眠師,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給你植入一個心錨,從而改變你的思維和行為,也就是你被催眠了。

同樣的,每個人都有心錨,倘若你的發現他的這些心錨,再加以利用,那麼便能達到控制他行為的效果。

元嘉不知道的是,他也曾在不知不覺中給一個女孩子種下了無法磨滅的心錨,或者說情種。

高一那時的相處,在許南梔面臨即將上台時的無助,情緒即將崩潰之時,他輕輕拍了拍許南梔的肩膀,對她說『沒事,我替你上去』。

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沒有華麗的修辭,只有七個字,『沒事,我替你上去』,卻成為了當時的許南梔最大的救贖。

這成了她的心錨,成了她的情種,以至於每當遇到這樣無助、害怕的時候,她總會想起那位少年,想起他的面孔、想起他的動作、肩膀上他手心的溫暖,還有他說的這句話。

每遇到一次,就會想起一次,烙印就會更深,猶如生日里夜空綻放的盛大煙花,將伴隨她的一生,永遠無法忘卻。

人的痴情中,總是會伴隨著這樣一些無法忘卻的東西。

可能是表白那天,學校廣播的那首歌,可能是她親手摺的千紙鶴,張張寫滿文字,也可能是分不清是晚霞還是緋紅的臉龐……

……

世界上最難的事,莫過於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裡面。

像盜夢空間里,便不乏這樣的神奇操作,甚至都意識不到自己的潛意識被人悄悄地修改了。

元嘉在系統里搜索關於催眠的課程,他打算今晚著重學習一下。

如果是可以與之共情的對象,那麼催眠的第一步便能輕易做到了,共情狀態下對方對他的話有著近乎盲目的信任,畢竟誰都無法拒絕一個真正能懂自己的人。

激發對方信任的方法有很多,元嘉本身的自信、或者名氣、或者特殊的環境,要是有催眠懷錶這樣的道具輔助,就更加簡單了。

今晚元嘉要學的不是這一個,他打算學習心錨的植入以及利用。

{心錨的植入及利用}(未學習)

點擊,課程開始。

.

.

(嗯……應該會是一個很有趣的能力) 【課程開始,80分為及格,本課程有考試要求,請認真觀察體驗,不及格將電擊懲罰】

【場景一:倚天屠龍記】

系統話音落下,等元嘉回過神來的時候,環境已然變成了武俠世界里的模樣。

跟上次體驗孔乙己的場景差不多,元嘉並非代入成為誰,而是以一個觀眾的角度,在現場實景體驗課程。

房間里是一對恩愛的小情侶,元嘉自然認得是誰,一個是趙敏,還有一個是渣男張無忌。

無論是小說還是電視劇,元嘉都看過很多次了,此時出場的人物都是他心目中的最佳扮演者。

在最初版裡面,張無忌渣了周芷若,看到她青燈木魚伴一生,可把小元嘉氣得不輕。

不過後來修了版本,這次體驗的場景便是不一樣的結局。

元嘉認真看著,不及格的話是要被電擊懲罰的。

張無忌給趙敏畫眉,窗外聲響,是周芷若來了。

元嘉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人的表情,尤其是張無忌,可以看出來他的情緒波動還是非常大的,目光在二女之間遊走,有些無法抉擇。

場景在繼續。

張無忌心中雜亂,手中的眉筆也掉落了下來,百感交集。

「你且出去,聽她說要你做什麼。」趙敏說道。

他便躍出窗子,跟著周芷若走遠,直到並肩而行。

周姑娘輕聲道:「你明日送她去蒙古,她從此不來中土,你呢?」

「我多半也是不回來了,你要我做一件事,是什麼?」

元嘉看著張無忌的表情,他看到了愧疚。

「一報還一報,那日在濠州,趙敏不讓你跟我成親。此後你到蒙古,儘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趙敏在一起,卻不能拜堂成親。」

聽聞周芷若的話,張無忌一驚,道:「為什麼?」

「這不違背俠義之道吧?」

周芷若的話讓張無忌無法反駁,本就覺得有所虧欠她,便答應道:「好,我們可以不拜堂成親,但我們卻一樣要做夫妻生娃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