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的話,卻要我面上的神情一寸一寸的凝固。眸子中,滿是輕鄙。

愛情,在她們眼中,都是拿來衡量利益的么?門當戶對,有幫助的結婚對象?

呵呵,心中一陣諷笑。

「夫人講的一筆錢?是多少錢?」

「你看,我就說你會感興緻罷!你想要多少錢呀?」我的話剛落下,華超雄便接去。

我唇角一揚:「倘若我說我要HOMO集團一年的營業額,你會應允么?」

華超雄『啪』的一聲拍了桌子,忿怒的站起。

「你不要不知好歹!」

藍艷華也跟著起身,趕忙輕拍著華超雄的後背:「你不要生氣,這不是有話好端端說嘛,幹嘛動氣!」

望著華超雄一臉怒色,我收起了調侃的神情。

「華董事長,不管你給我多少錢,即便把HOMO集團都給我,我也不會離開禹風的。我不曉得你跟他當中有啥誤解,但你們是叔侄,我期望你也可以站立在他的角度,替他多考慮一下。」

說到這兒,我神色堅定。

「他愛我,我便也會至死不渝。華董事長想要要我放棄,除非是要他親口對我說,他不愛我了。那麼我也不會要你的錢,我會主動離開,不再揪扯他。但如今,還期望華董事長不要阻攔我們,相信我們的感情。」

華禹風回來之後如此長時間,我們兩人接觸的興許多。 我的寵物是BOSS 他對自個兒的好,在我心中一點一滴的累積。他的信任,他的偏袒,要我心中的愛變得更加勇敢起來。

聽著這些話,華超雄的面上愈來愈沉。

「你愛他,就應當為他想一想。你應當知道Yuval對他而言的特殊意義罷?我跟你說,他要是跟你在一塊,Yuval他這一生都不要想接手。」

同樣是拿Yuval在要挾,我的面上不由得一陣蒼白。我當然知道,Yuval是華禹風的母親一手建立,他回國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由於要奪回Yuval的所有權。

呼息跟著凝重,怔了許久。我抬起一對暗沉的眸子。

「華董事長一定要這樣趕盡殺絕么?」心中是絞疼。

要說倘若自個兒的夢想服裝設計師。那麼華禹風的目標就是Yuval。他一心只想幫自己完成夢想,可他自個兒的目標要怎麼辦?此時是不是該犧牲一下我,來幫他完成!

「華家承認的兒媳只可以是簡妮,因此。你必須消失。你自個兒衡量,究竟是讓華禹風帶著疼失Yuval的心情跟你在一塊。還是你選擇成全他。話我只可以說如此多,你自個兒考慮!」

講完,華超雄起身要走。藍艷華趕忙拉住了他。

「有話好端端說呀。別動如此大的氣,你本來身體便不好。禹風那孩子也是倔,非要跟吳小姐在一塊。我瞧。吳小姐也不錯,又是知名的設計師,在工作上肯定也可以幫助禹風。要不……」

藍艷華的神色中盡顯擔憂,可她的話沒講完,便被華超雄阻斷,厲聲否決。

「堅決不行!」

藍艷華窘迫的瞧了我一眼,一臉無可奈何。此時,我反而覺得今天藍艷華非常奇怪,話中話外都好像是在幫我講話。莫非她是想要看華禹風的笑話,存心挑唆華禹風跟董事長的關係么?

表面上瞧上去完全是出於關懷華超雄跟華禹風,實際上她這些話都是對我講的。

果真,我怔怔的望著藍艷華,面上不禁露出了驚詫。此時我還不是完全了解她的意圖。

我自認為跟藍艷華不熟,可是如今,我卻隱隱的能感觸到一絲異樣。

她為何要幫自己講話?

華超雄對著我厲斥:「他為你,可以放棄HOMO集團總裁的職位,可以放棄Yuval。他是華家的人,這些東西他是逃不掉的,你要是真心愛他,便不應當要他為你犧牲如此多。」 聽見如此的話,我的心口霎時堵塞,再也說不出話來,目光滯留,落在華超雄面上,心中是一片驚愕跟濃濃的感動。

「如今你是Yuval的設計總監,你要是能讓Yuval在夏季的時裝周上亮相,我便從新考慮Yuval的歸屬問題。你要是為他好,便不應當要他放棄Yuval。」

留下這樣一句,華超雄董事長帶著藍艷華扭身。

「慢著!」我開口叫住了他們。

「是不是我可以讓Yuval在夏季時裝周上亮相,你便把Yuval交給他?」我的面上是凝重,心中卻有一股堅強的力量在匯聚。

逃妻束手就擒 毋庸置疑,我想為華禹風保住Yuval。

「倘若你可以做到,我可以慎重考慮。」

緊接著,包廂的門被打開,步伐聲響起,漸行漸遠。整個包廂,霎時只剩我一人,空蕩蕩的。

我的心似是灌了鉛一樣沉重,我究竟該怎麼幫華禹風,才可以讓華董事長滿意。才可以維繫他們當中的關係,我該怎麼做?我千萬回的問了自個兒。

夏季時裝周,也僅僅還有個多月,我一定要幫華禹風完成這心愿。

我在心中吶喊:自己一定可以的!

從包廂里出來,我的面上依舊是凝重。步伐緩慢,一對眸子始終盯著前邊,但目光渙散,心不在焉。

我在思考夏季時裝周的事,時間緊迫,眼望著就迫在眉睫。因此,我一定要抓緊時間,把設計稿全部畫出來。

不管怎樣,一定要幫他拿下Yuval,想到這兒,我眸子一凝,步伐加快,向集團走去。

如今,我心中唯有設計,恨不能即刻便到集團中,多爭取一分一秒的時間。

可是,剛到HOMO集團的門邊,一個熟悉的聲響叫住了我。

「青晨。」

四下張望,在我的右手邊,那程哥疾步走上。

「那程哥,你怎麼來了?」我面上揚起笑意,關懷的問道:「你可以出院了么?身體怎樣了?」

「沒事了。」那程哥聲響平靜,他盯著我。

棄婦也有春天 他霎時擰著眉心,面上是濃濃的關懷,想說啥,但卻顧慮這兒是HOMO集團的大門邊,來來往往人多口雜。

「走,一塊去吃個午餐罷!」

如今剛到中午,那程哥想必也是專門掐著這時間點兒過來的。打從上回他受傷到如今,也快一個星期沒看見他了。

可是,我心繫設計作品,本來想回絕,但此時,肚子卻『呱呱』的叫起。

我這才想起,方才同董事長在包廂中,除卻喝了一杯水之外,什麼也沒吃。

那程哥面上露出了笑容,他拉過我的胳臂,把我往前邊拽去,催促道:「走罷走罷,不用餐怎麼有力氣工作呢!」

「那好罷!」

把設計構思深深的記在腦中,我跟那程一同離開。上回他救了自個兒,都還未來得及好端端的謝謝他。

「今天,我請你。」我笑著說道。

「不會又是吃道旁攤罷!」

「切,那程哥你可不可以小瞧我呀!這回我獲得了冠軍,有獎金的。想去哪兒里吃,都可以,但一定得時間允准,我下午兩點要上班。」我大方的說道。

望著那程哥略帶蒼白的面色,我神色微凝,自己是該好端端謝謝他了。

「行,那我便不客氣了。」

我親昵的拉著他,上了車離去。

我們選擇的是一家新開的法國餐廳,環境非常好,淺紫色的紗簾跟帷幔,紫色的玫瑰,一切都是以紫色為主。

高貴浪漫,四周許多約會的情侶,瞧上去非常溫馨。

服務生把菜單放在桌上,我打開一看,面上的肌肉微微一抖,心中肉在疼。

這……有點小貴呀!一塊鵝肝要688元,簡直是在吃我的肝呀!想想心就疼。

但非常快便釋然,把菜單放在那程哥跟前:「想吃什麼,點罷,今天我請客。」

我拍了拍心口,那程哥的面上終究綳不住,笑出聲來,「行,那我便不客氣了。」

沒過多長時間,我們點的玩意兒都上出啦。盤子非常大,但東西卻不多。我心中暗自想了想:真是不合適,這麼貴卻吃不飽。

不過看見美食,我這肚子更加不受抑制了。嘰里呱啦的叫起,因此便大快朵頤的開始往口中塞。

「青晨,你慢點吃呀!」

「服務生,來份兒牡蠣。」

「那程哥,吃不了那多啦!」

我望著桌上被我吃光了的盤子,才意識到自己是如此的能吃,因此,方才那句話顯得有些窘迫。

「牡蠣也叫生蚝,享有『海中牛奶』的美譽,富含人體必需的蛋白質跟微量元素,生吃時營養價值極高。倘若佐以口感偏乾的白酒,味道更為鮮美。你如今每日都非常忙,須要補一下,這必須吃。」

「恩!我曉得,據說法國人從中世紀便開始鍾愛牡蠣,幾近每一個家庭都認為,牡蠣是聖誕餐桌上的『皇后』,缺了它,聖誕晚餐便不完美了。」

夸夸其談的過程中,我同時也吃的津津有味,抬眸休息的剎那間,發覺了個熟悉的身型。

驚詫的起身,把口中的食物迅疾嚼了幾回吞下,面上露出難掩的笑容:「你怎麼出啦。」

我的眼中滿是興奮,心中像樂開了花兒似得。

「我也沒用餐呀!」華禹風笑呵呵的走來。

「恰好,一塊吃,這兒的味道還不錯。」我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華禹風坐下。

華禹風也沒客氣,親昵的坐在了我的身側,與我曖昧盡顯。

他涼涼的瞥了一眼那程,對著我溫柔的說道:「這兒的價錢不菲,你一直說要請你哥用餐。我怕你沒錢結賬,因此過來找你。」

「真的么?你真好!」我開心的說道:「這兒確實非常貴,我都不敢點多了。」

講完,我『呵呵』的笑起,並未意識到什麼不妥。在我的心中,那程是哥哥,而華禹風是愛人。

可在男人的觀念中,卻完全不似得。坐在這兒的倆人,都是真心對我好的男子。

異性相斥的原理被我忽略了,更何況還是情敵。

「你想吃什麼,自己點。」我從服務生手中拿過菜單,交給華禹風。

我眉毛一揚,狹起眼眸,對著華禹風微微一笑:「給我再點一個極品鵝肝唄!」

如今有他結賬,我可以放開肚子吃了。反正已經欠了他許多錢,不在乎多這一點。更何況他那麼富有,一頓飯應當算不得什麼罷!

「那程哥,你還要吃點啥么?一塊點罷,不必客氣。」 「不必了。」那程哥笑著回絕了我,而抬眸掃了華禹風一眼。

恰在這時,他指著街道對邊的一家麵包店對我說道:「青晨,你可以幫我去那買點全麥吐司么?你乾媽近來胃不太好,給她買點粗糧當早餐。」

沿著那程哥的手看過去,我也看見了那家麵包店。店面許多,一眼便可以看見。

「行,還須要其它么?」

「不必了。」那程哥輕聲說道。

我的目光再一回落在華禹風身上,溫柔的說道:「我去去便來。」

「恩,去罷,過馬路留意安全。」華禹風的回復也非常溫柔,聽的我心中暖暖的。

「安心罷,我又不是小孩。」我回眸一笑,眉眼彎彎。

一波狗糧就如此撒出……

我回來時,兩人的面上已經沒了任何異樣。但瞧上去有些奇怪。

把手中的麵包交給那程哥。交待的說道:「那程哥,平日讓保姆多給乾媽熬點養生的粥喝。小米、花生還有藕粉都是對胃非常好的,還有就是須要心情好一些,胃是須要養的。心情好了,身體自然便行了。」

「那你有空過去陪陪她好了。我到底是個兒子,啥話都不好說,你們娘倆好講話。」

「恩!我曉得啦。那程哥。」

「你有空的話。帶美歡多回去瞧瞧罷!爺爺也記懸挂著你們呢!」

「好。」我應聲,但隨即眼中閃過一抹異樣。

尋思著,接下來要預備的夏季時裝周……隨即。心中升起歉意。

「我吃飽了。」那程哥起身:「待會兒兒有華總送你,我就先走了。」

說著,他的目光落在華禹風身上。淡淡的說道:「期望華總能言而有信。」

「安心。」華禹風神色堅定。

望著他倆,我覺得彷彿哪兒不對,但又沒瞧出什麼端倪。

跟那程哥告別,把他送到了門邊。

待那程哥走遠了,我問華禹風:「你們倆方才在說啥呢?言而有信指的啥呀?」

「沒啥,用餐罷,你的極品鵝肝出啦。」華禹風把一盤精美的鵝肝擺在我的跟前。

我愣了片刻,拿起叉子開動,倒也沒再問。我曉得他這人一向嘴嚴,倘若他不想講的話,我再問下去也是無用。

實際上更多的是來自於內心的信任,我曉得他們倆都是愛我的人,自然這當中的話題肯定源於我。

吃飽喝足。

華禹風跟我從法國西餐廳回來,車輛剛開進HOMO集團的地下停車場,他便接到了葉坤打來的電話。

「喂,華總,我查到了帖子的Ip地址,是從Yuval設計部發出來的。」電話那端,葉坤凝重的說道。

華禹風目光一沉,面色剎那間暗下。我曉得鐵定是出啥事了,並且十有八九跟我有關係,到底葉坤提到了設計部。

「行,我曉得啦。」

「華總,倘若要具體查到是哪台機子的話,大約還須要一點時間。」

「不必查啦!」華禹風認真道:「你去聯繫所有的大股東,看能約在啥時候,召開股大會。」

講完便收了電話,他一言不發,開始沉靜沉默的思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