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米苦澀一笑:「已經沒事了,謝謝傅隊長的關心。」

「我還有事,那有緣再見!」

「再見!」

眼睜睜的看著傅芊芊駕車離開原地,蘇米捂著自己的肩膀回到了別墅內。

連一個剛剛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肩膀上的傷,會關心她一句,可是……他卻根本沒有發現。

剛進去,便看到別墅的二樓窗子的窗帘后,一人端著紅酒杯站在那裡,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傅芊芊離開的方向。

她直接走上二樓,走到了鍾平鈞身側,順著他的目光朝著傅芊芊駛離的方向看去。

「她已經走遠,看不到了!」聲音頓了一下:「你喜歡的人……是她吧?」 鍾平鈞收回了目光,目光疏冷的落在蘇米的身上。

「你還沒走?」

蘇米咬緊下唇:「你的心裡有她,可是,她有丈夫,有孩子,他們夫妻恩愛,她的目光也永遠不可能會落在你的身上,你為什麼還這麼傻的一直喜歡著她?」

鍾平鈞的目光比之前更冷了。

「我會收留你在這裡,完全是因為你說你無家可歸,但是,你沒有資格過問我的任何事。」

「我是沒有資格,但我是關心你啊。」

「關心我?」鍾平鈞轉過身,冷漠的看著她:「你是關心我,還是有其他的目的?」

「我能有什麼目的?」

「是嗎?你這樣堂而皇之的闖進一個單身男人的家裡,絲毫不顧忌半點禮儀廉恥,難道沒有一丁點目的?」他一步步的逼近她:「或者,我替你來說吧。」

鍾平鈞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頓:「你想跟我在一起,想做我的女人,是與不是?」

面對鍾平鈞的質問,蘇米的身體微顫了一下。

沒想到,她的心思就這樣被鍾平鈞剖開來朝她質問。

她有預感,如果她現在不開口的話,恐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開口了。

「是!」她抬頭堅定的看著他。

「想做我女人的人多了去了,你憑什麼,或者說,你覺得你有什麼本事,覺得我一定會看上你?」

「我……我喜歡你!」她結結巴巴的開口。

鍾平鈞冷笑:「喜歡?你覺得,你的喜歡能值多少錢?我們才認識多久,你就說喜歡我,你的喜歡,是不是太廉價了?」

聽到鍾平鈞質疑自己,蘇米心裡著急了。

「我知道我這麼說,你可能會不信我,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而且……」她咬緊牙關,一口氣說了出來:「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你了,那時候,我看到你,我真的覺得你很孤獨,我很心疼你,想要陪伴在你身邊,所以,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一見鍾情啊。」鍾平鈞嗤笑著,再一次逼近了蘇米。

看到鍾平鈞靠近自己,蘇米下意識的後退,不知為什麼,她感覺現在的鐘平鈞很危險,就像是一隻危險的野獸朝她伸出了他鋒利的爪子,讓她畏懼。

蘇米艱難的吞了下口水,然後繼續後退。

鍾平鈞繼續往前。

很快,蘇米的後背便抵住了她身後的牆壁,導致她退無可退,而鍾平鈞此時也已經逼近她。

即將迫近的危險感覺,令她下意識的想要逃走,鍾平鈞的雙臂卻抵在她的身體兩側的牆上,幾乎是將她圈住,無法逃脫。

「鍾……鍾先生,你想……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當然是想你心裏面想的事情呀!」

說罷,鍾平鈞便低頭。

看著鍾平鈞的臉在自己的臉前放大,那種危險的氣息更濃了,那氣息就像是一隻手在勒緊她的脖子,嚇得蘇米身子一縮,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驚恐令她的心跳加速,呼吸也快到不行。

鍾平鈞冷笑的聲音從頭頂飄來。

「呵呵。」鍾平鈞一字一頓沒有任何溫度:「你所謂的喜歡,也不過如此,既然你這麼不想我碰,那你走吧,以後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說完,鍾平鈞直接轉身離開,再也不看蹲在地上的蘇米一眼。

蘇米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地上,就那樣看著鍾平鈞離開她的面前,她就連挽留他的話都無法開口。

她……害怕他,關鍵時刻慫了。

如果是真正的傅芊芊的話,是不可能在關鍵時刻慫的,她一直以為將傅芊芊比為自己的榜樣,將自己變得強大,想讓自己能像傅芊芊那樣被人折服,也想象著自己能與之匹敵,能讓鍾平鈞對她另眼相看。

結果……她還是低估了自己,她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強大,她與那個在櫻花樹下渾身散發出正氣,目光純粹氣場強大的女人,根本沒有半點可比性,一直以來都是她自己的自以為而已。

現在被鍾平鈞這樣羞辱,也該放棄了。

她也不想讓自己被他這樣繼續羞辱下去。

她走下樓的時候,鍾平鈞已經不在別墅里了。

她默默的將鍾家的鑰匙放在了花園的花盆下方,然後離開了鍾家別墅,再也沒有回頭。



曾月月家新添了一個女兒,曾月月生產的時候,哭得死去活來,可把鄭先給嚇壞了,在女兒生出來之後,看著女兒的臉蛋,曾月月高興的不得了,好了傷疤忘了疼的,立刻向鄭先要求他們以後要再生一個女兒給這個女兒作伴,嚇得鄭先臉都白了,連連告訴曾月月,他只要這一個女兒就夠了。

實際上,鄭先是怕死了曾月月生產之前陣痛的痛楚,小臉白的不行,手指甲在他的手臂上掐的一個一個的指甲印,他的手臂上現在都是血指甲印,沒一塊地方是好的。

曾月月生產完三天就出院在家坐月子,傅芊芊正好那天休息,就和裴燁一起帶著小籽和初二兩個小傢伙去看曾月月的女兒。

小初二看到曾月月的女兒之後,小初二拉著她的小手一直不撒手,把女兒也給惹哭了。

這一行為把曾月月和鄭先兩個人都心疼的不得了。

在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來探過自己的女兒之後,倆人決定,以後只要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帶孩子過來,就把大門緊閉,不讓他們進門。

這些都是后話了。



兩個月後,雲城市內開始出現恐襲事件,恐襲事件之後,雲城市全城開始戒嚴,而這個時候,小籽和初二兩個小傢伙已經半歲了。

傲嬌總裁暖暖愛 剛滿六個月的小傢伙,只能在地上爬來爬去,還不能走路,每天在裴園的地毯上爬得不亦樂呼,再加上現在已經是夏季,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也不怕他們兩個會著涼。

裴夫人他們每每都會滿臉笑容的坐在旁邊看著他們兩個爬來爬去。

人年紀大了,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當然就是含飴弄孫。

裴燁出門之前,看到的畫面便是裴夫人和裴老夫人坐在客廳里,看著地毯上的小籽和初二爬來爬去,出門前,小籽和初二兩個小傢伙還朝他揮了揮手。

然後,一個小時之後,他的電話鈴聲急促響起。

「少爺,不好了!」 接到電話時,裴燁正在裴氏集團的會議室里開會。

接完電話,他的臉色倏變,掛掉了電話,直接對會議室里說了一聲『散會』,便大步朝會議室外走去。

剛剛回到雲城的裴皓,正打算進會議室,一下子與裴燁撞個正著。

「哥,你不是在開會嗎?」

裴燁理也不理他,直接將他推開,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發現裴燁的臉色不對勁,裴皓沒有再說話,只是跟在他的身側。

裴氏集團的電梯對裴燁的手機信號無任何干擾,他可以暢通在電梯里打電話,剛進了電梯,裴燁便打電話給裴家護衛隊的人,讓裴家護衛隊的人把所有護衛全部集結。

集結裴家護衛隊是屬於裴家護衛隊的最高指令,這麼多年來,裴燁也就在傅芊芊出事那個時候用過,現在……是第二次使用。

待裴燁打完電話,一直忍著沒有開口的裴皓一臉凝重的看著裴燁:「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籽和初二突然失蹤了!」

話落,電梯門開,裴燁大步走了出去,裴皓驚愕在原地,慢半拍的跟在裴燁身後,終於反應過來裴燁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小籽和初二是裴燁的親骨肉,兩個孩子失蹤了,裴燁自然會緊張,更何況,小籽和初二兩個人還只是半歲的孩子,什麼人會將他們兩個帶走。

裴皓問向一旁的嚴律:「嚴隊長,到底怎麼回事?小籽和初二怎麼會失蹤的?」

「有人破壞了裴園的系統,打昏了幾名裴家護衛隊成員,迷暈了裴夫人和裴老夫人,帶走了兩位小少爺和小小姐!」

裴皓的臉色驟變:「到底是什麼人,敢闖進裴園裡將人帶走?」

「目前還沒有發現,但是,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嚴律的嘴巴動了動,沒有繼續說下去。

但是,裴皓從嚴律的反應已經猜出來了幾分。

正常的人是無法闖進裴園裡的,除非……裴園裡的人有人與外面的人裡應外合,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也就是說……裴園裡有內奸,內奸將人帶進了裴園裡,帶走了小籽和初二。

進入裴園需要經過層層審核,在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雙重把關之下,裴園裡還會出現內奸,那麼……說明對方隱藏的非常深,深到他們根本無法懷疑對方。

超極品姐妹花 「有沒有查出是誰?」

嚴律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發現,不過,剛才我聯繫過了,年畫已經帶人去追了。」

聽到年畫這個名字,裴皓的眉梢微動。

「現在情況怎麼樣?追上他們了嗎?」

「她一直緊跟著對方,但是,情況很糟糕!」嚴律如實回答:「年畫他們一行人是專門保護夫人和老夫人的安全,所以,夫人和老夫人他們被人下了葯的時候,他們也受到了波及,年畫強制傷了自己,保持清醒,在看到有人將小少爺和小小姐帶走時,上前去阻止,身上受了不少傷,可是,憑她一己之力根本無法阻攔對方。」

「聽其他僅憑理智的人說,年畫是拖著受傷的身體開車去追的,而且,她的身上有多處致命的傷口,就怕她支撐宵了多久。」

裴皓:「……」

一想到年畫現在身體受了重傷,還在拚命的去阻攔對方,甚至,拿命去追歹徒時,他的心裡便很奇怪,很疼。

等到裴燁這邊上了車,裴皓坐在了裴燁的身側,嚴律自然的坐在副駕駛座上。

車子駛離地下車庫的時候,訓練有素的裴家護衛隊成員也全部跟了上來。

車子剛駛出裴氏集團的地下車庫,嚴律便拿出手機給年畫打去電話。

嚴律打電話時開的揚聲器。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

「年畫,你那邊怎麼樣了?」

年畫氣息微弱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隊長,我已經追他們到了三環外玉瓊大道旁邊的松林路,他們還在繼續往前,很快,他們就要出城了,我還在追。」

「把你車子上的車載定位器打開,我們現在就去追!」

「好!」

說完,年畫那邊就準備把手機給掛掉。

鬼使神差的,裴皓冷不叮的開口問了一句:「你現在的身體怎麼樣,還能支撐得住嗎?」

對方似乎是愣了一下,沒想到會聽到裴皓的聲音,兩秒鐘后,才回答了一個字:「能!」

說罷,年畫就把手機給掛掉了。

待年畫把手機給掛掉,這邊,裴燁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裴燁看到手機上顯示的號碼,是傅芊芊的,立馬接了起來。

「現在情況怎麼樣?」傅芊芊問。

裴燁:「不太好,暫時還沒有追上對方。」

傅芊芊:「我已經跟上級申請全天眼追蹤,我聽說,有人跟在歹徒身後是不是,把他的定位發給我,我這邊可以實時天眼追蹤!」

「好。」

傅芊芊的聲音頓了一下:「我會給你的車上分享天眼追蹤畫面,讓司機把車載視頻畫面打開,我現在就分享給你。」

裴燁勾唇:「好。」

遠在J區的傅芊芊,拿到了裴燁分享的位置之後,便駛出了J區的大門,朝著目標方向而去。

而這個分享也被傅芊芊傳到了各大JUN方和JING方。

恐怖襲擊的絕大部分成員在這兩個小時內已經幾乎全部殲滅,可是,背後的大boss卻一直沒有出現,在這之前,J方就已經猜到,背後的大boss,應當是想要醞釀一場大的恐襲行動。

這一次,小籽和小初二兩個小傢伙會被帶走,或許,就跟這背後的大boss有關。

否則,她也不會在小籽和小初二兩個小傢伙剛失蹤,就接到了他們兩個失蹤的電話,應當是有心人為之。

對方要的,就是要讓她知道。

他們要的,也是她的命。

因為,這些日子,那些恐怖分子的成員,幾乎全被是被她帶人殲滅,只是……他們利用她的孩子來對付她,這觸犯了她的底線。

以前她對待那些恐怖分子,向來都是能留命就留命,但這一次……

就算是將那些人挫骨揚灰,也不能泄她的心頭之恨。

想到這裡,她便將腳下的油門再一次加大。 以傅芊芊和裴燁等人趕往年畫所在位置的同時,小籽和初二兩個小傢伙被擄劫的消息,亦很快傳遍了整個雲城,在傅芊芊和裴燁等人趕往年畫位置的同時,四面八方亦有許多人自發的趕去救援。

而在他們趕往救援的時候,一直緊追在對方車后的年畫,終於被那些人發現。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