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葉鞘卻是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望著摟在一起的葉濤和柳璇,旋即說道:「喲喲喲!伯父伯母,我還在這呢,你倆就這般卿卿我我的,不太合適吧?」

葉鞘的聲音響起,葉濤和柳璇頓時也是有些尷尬的鬆開彼此的懷抱,旋即看著葉鞘,葉濤乾咳了兩聲道:「額……咳咳……那個……鞘兒啊,去!去給伯父打碗水喝去!」

「切!又是跟我天哥學的小花樣,上次要打發我走的時候,天哥也是這樣說的!」

葉鞘咧了咧嘴,旋即依然是一臉壞笑的說著,便是轉身離開了。

而葉濤也是無奈的看著葉鞘的背影,嘟囔道:「嘿!你這小子……」

而話音剛剛落地,葉濤卻是看見,在門口的人群中,葉允此刻一臉失落的轉身離去……

柳璇自然也是看到,旋即柳璇和葉濤二人相互一顧,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葉濤更是說道:「我看咱們這個兒子啊,以後身邊的紅顏禍水可是少不了。」

追出門的葉天對著周珊快速跑去,在跑去的過程中,也是看到了剛剛急速趕來的大長老葉戰。

此時的葉戰看到葉天那急速奔跑的身形,頓時一臉的震撼,旋即有些懷疑人生的捋了捋鬍鬚。

他聽聞了葉天死掉的消息,正響起火速趕來看看熱鬧呢,誰知現在卻是看見葉天奔跑的身形,這不得不讓他懷疑起人生……

聽到葉天的腳步聲,周珊也是頓下身形,旋即緩緩回頭,而目光卻並不是落在葉天的身上,而是落在另一處。

葉天跑到周珊面前看著周珊那並沒有望向自己的目光,旋即也是順著周珊的目光望去,卻正好看見那人群中失落離開的葉允的背影。

「吶!你追來,人家吃醋了不是?」

周珊揚了揚尖尖的下巴,臉上面無表情的說道。

而葉天旋即也是有些無奈的撓了撓腦袋,旋即說道:「可能她誤會了,咱們不過是朋友罷了,我回頭跟她解釋。」

周珊聞言,終於突然將目光轉向葉天,盯著葉天看了半晌后,終於是「哦」了一聲,而後便是面無表情的轉過身去,再度邁起腳步。

作者刀徒說:朋友們看得爽的話給點打賞吧!刀徒連夜趕出來的稿子…… 而葉天旋即也是再度將目光看向那面無表情的周珊,旋即更是糾結的撓了撓腦袋,心中想道:「你們女人……究竟在相些什麼呀?」

有些無奈的吐了一口氣,旋即葉天便是再度追了上來,問道:「周小姐,你們赫寧學府有什麼不好的,你不喜歡待在那裡?」

聞言,周珊依然面無表情,片刻之後抬起下巴,長吐一口氣,旋即看著自己在空氣中吐出的哈氣說道:「沒什麼不好,我就是任性而已。」

「那,你還會回去嗎?」

葉天雖然注意到了周珊不太愉快的心情,但是也不知道怎麼哄,當即也是只好岔開話題問道。

聞言,周珊將目光轉向了葉天,旋即說道:「那要看,是郾城更好,還是赫寧學府更好了。」

說完之後,周珊便是加快移動速度,而後頭也不回的說道:「你不用送了,明天記得不要遲到就行!」

說完之後,周珊便是揚長而去,留下葉天一個人在雪地之中凌亂許久。

旋即無奈的葉天也只好是再度回來,而後打聽了一番,找到葉允的下落後,便是對著二長老葉蒙的府邸行去。

行到二長老府邸門口,葉天頓了頓,旋即狠狠咬了咬牙,終於是踏出了踩上台階的腳步。

其實在來之前,葉天心中思慮很久,二長老葉蒙一向暴脾氣,而且一直和父親的關係都不太好,現在直接闖人家家門去找人家女兒,若是激怒了葉蒙那暴脾氣,可能會把事情鬧得特別不好看。

可是想了想剛才葉允失落離開的背影,葉天便是下定決心,而此時此刻,已經是來到了府邸的門口。

怎料葉蒙早已經在此恭候,看到葉天的身形之後葉蒙首先是一臉凝重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後圍著葉天轉了好幾圈,終於是緩緩停了下來。

葉天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不過也是沒有開口打斷,畢竟此刻的葉天是有些心虛的。

而葉蒙在停下身形之後,終於是再度將目光轉向葉天的臉龐,看著葉天那輪廓清晰,隱有幾分陽剛之氣的臉龐,葉蒙頓時開口出聲道:「哎呀呀!果真是天生骨骼驚奇啊!」

聞言,葉天眉頭頓時皺的更狠,旋即也是講目光轉向葉蒙,卻是看到,葉蒙此刻正抖動著那花白的鬍鬚,用發光的目光盯著自己。

「天兒啊!伯父就知道你天生不凡,將來必成大業啊!」

葉蒙一臉的震撼之色,似是遇到稀世珍寶一般,在葉天身上來回打量著說道。

葉天一臉的不解,腦袋中也是嗡嗡作響,這和自己認識的二長老,可不像是一個人啊……

心中這般想著,葉天當即便是趕緊對二長老抱了抱拳道:「還望二長老莫要取笑天兒。」

然而葉蒙聞言,卻是深深皺起了一雙眉頭,長長的花白眉毛也是一陣顫抖。

「你看你這是什麼話!趕緊來來來!屋裡坐!」

葉蒙皺眉對著葉天說道,話說一半,便是伸手拉著葉天的胳膊,準備往屋裡拉。

然而這一拉,卻是正好拉住了葉天手臂上的紅頭蛇,紅頭蛇頓時便是從葉天的手臂中冒了出來,而後凶相畢露的看著二長老。

可是把那二長老嚇得不輕,身形連連後退,把那台階上的一個侍衛都給撞得差點跌下台階。

二長老驚魂不定的望著葉天胳膊上的紅頭蛇,頓時一臉驚詫,不過片刻之後也算是冷靜了下來,畢竟他也是通幽境初期的強者,面對一個紅頭蛇,也不至於太過懼怕。

「天兒啊,你這,是什麼情況啊?」

行進房間之後,葉蒙又是吩咐下人端茶送水,又是親自幫葉天拉椅子,顯得也是頗為親和,而後待得葉天坐下之後,葉蒙便是極為不待的問道。

「額……二長老,原諒天兒的魯莽,天兒今日來,是想要找葉允妹妹的。」

葉天見得葉蒙當即便是準備好一副長篇大論的樣子,葉天也是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聞言,葉蒙臉上有著些許尷尬,畢竟自己的問題被對方無視,作為暴脾氣的他若是放在以前,想必又是吹鬍子瞪眼,然而此刻,他卻是呵呵笑了笑,旋即說道:「呵呵,天兒啊,你若是找葉允的話,她就在隔壁,我這就找人把她叫來。」

「來人……」

「不必了,二長老,我自己過去找她。」

就在葉蒙準備開口叫人的時候,葉天當即打斷道。

聞言,葉蒙也只好是再度笑了笑,旋即便是起身,帶著葉天來到了葉允的房間。

葉蒙敲了敲門,而後屋內沒人應答,當即葉蒙也是直接拿鑰匙打開了房間,旋即看著葉天進入之後,葉蒙再度將門關上,整個過程謙遜隨和,完全看不出他以前那副暴脾氣的影子。

葉天進入房間之後,便是看到坐在床邊一聲不吭的葉允,旋即葉天緩緩走去,在距離葉允還是三米之時,葉天頓下身形,旋即說道:「葉允妹妹,雖然可能是我多想了,但我不來跟你解釋一下心中過意不去,那個周珊只是一個朋友而已,我和她的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不過請你相信我,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

葉允此刻側身對著葉天,目光也漫無目的的盯著地面,而聽到葉天的話,葉天的眼球微微動了動,沉吟了良久之後,終於是開口說道:「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允說話一向都是慢吞吞的,此刻也是微微頓了頓方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然而就是這樣不溫不火的語氣,卻是讓得葉天頓時更加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可能來跟你解釋有點多此一舉,但是我不想讓我們之間產生什麼誤會,所以,還是解釋一下的好。」

葉天也是沉吟片刻,而後再度說道。

「我知道了。」

這一次,葉允沒再遲疑,當即便是開口回道。

「那……我走了。」

葉天看著葉允依然沒有看自己一眼,旋即也是微微頓了頓,直接說道。

說完之後,葉天便緩緩對著房門走去,然而走到房門處是,葉允終於是轉過身看著葉天,急促道:「等等!」 被葉允叫住身形,葉天頓時也是停在了門口,旋即目光再度轉向葉允。

「怎麼了?」

葉天有些疑惑的皺眉開口問道。

而葉允卻看到葉天轉身,卻又是有些遲疑,吞吞吐吐良久之後,卻又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後再度轉過頭去。

葉天見狀,也只好是無奈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準備開口。

「我喜歡你!」

然而就在葉天的手指剛剛放在門上的時候,葉允卻是突然開口說道。

雖然聲音不大,然而葉天卻也是聽得清清楚楚,旋即轉身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那已經徹底轉過身去,背對著自己的葉允,一時也是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兩個人這般愣了許久,葉天終於是緩緩開口,說道:「哦。」

說完之後,兩個人便是再度沒了聲音,屋內的氣氛一度有些尷尬。

這般沉默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床上坐著的葉允也終於是緩緩轉過身來,旋即目光靦腆的盯著那一言不發的葉天。

「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葉允的目光和葉天交織的一瞬間,便是再度移開,兩個人都是有些尷尬的低著腦袋,旋即葉允也是用輕柔的聲音對葉天問道。

「額……那個……我先回去了……」

然而葉天聞言,卻是半天答不上來話,旋即也只好是抿了抿嘴唇,最後擠了半天,終於是擠出來這樣一句話。

說完之後,葉天也是不顧葉允那糾結的表情,當即便是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而葉允則是坐在床上,望著那遠去的葉天的背影,當即也是自覺面頰緋紅。

葉天行出房間,也是有些迷茫的不知道自己該走向哪裡,然而就這樣走著走著,卻是走到了父親的房間門口。

此時的葉天心中思緒萬千,剛才和葉允在房間之內呆的那幾分鐘,讓得葉天產生了很多的想法。

葉天感覺到,跟葉允在一起和跟周珊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葉允感覺有些羞羞澀澀的,兩個人都是有些拘謹,而周珊卻是做事說話都是大大咧咧的,好像就是兄弟一樣。

但是這也讓得此刻的葉天心中很是迷茫,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葉天自己也搞不清楚。

葉天現在十五歲半的年紀,按理說也正是到了情竇初開的時候,然而現在面對這兩個少女,葉天心中卻是有些糾結,這也正是剛才在葉允房間之中葉天沒有再多說什麼的原因。

只不過有一點現在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自己和周珊走得太近的確是讓葉允有些失落,而自己剛才去解釋的選擇,也是對的!

想到這裡,葉天當即也是吐了一口氣,旋即便是感覺渾身突然一身輕,而後便是對著父親的房間走了進去。

房門口處之前的人群此刻也已經散開,頓時葉天也是非常順利的就進入到了房間之內。

然而剛剛行進房間,葉天卻是看到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緊緊地抱在一起,畫面極為少兒不宜。

不過葉天也並沒有選擇迴避,畢竟自己的父母這麼多年來的恩恩愛愛葉天也是全都知道,而此時此刻,葉天也是直接對著父親走了上去,而後乾咳了兩聲。

聽到葉天的乾咳聲,葉濤和柳璇兩個人也是鬆開了彼此的懷抱,而後用稍微有些尷尬的表情看了彼此一眼。

「你這孩子!怎麼走路沒一點聲音呢!」

葉濤有些尷尬的將目光轉向葉天,旋即故意作出一副有些生氣的樣子指了指葉天,而後說道。

聞言,葉天卻是微微笑了笑,旋即說道:「到底是你們兩個太沉浸了,還是因為我走路沒聲音?」

葉天的話頓時讓得葉濤那原本就有些尷尬的表情更加尷尬,而葉濤此刻也只能是怔了怔,卻無言以對。

一旁的柳璇也是微微笑了笑,臉上浮現一抹微微的緋紅,旋即白了葉天一眼,也是沒再說話。

「好啦!我的好父親好母親,我來是想告訴你們,我明天還得去葬天山脈。」

葉天看著自己父母這般恩愛的模樣,頓時心中也是極為高興,當即臉上的壞笑收回,漏出一抹凝重的說道。

聞言,葉濤臉上的尷尬之色也是淡去,而後便是再度湧上一抹擔憂的說道:「還去?你就不怕再遇到危險?」

「應該沒事吧!昨天之所以遇到紅頭蛇,也是純屬意外,畢竟在葬天山脈上這東西還是很少見的,而普通的妖獸我現在都能對付,所以,應該沒什麼問題。」

而此刻的葉天聞言也是一臉的凝重,旋即對葉濤說道。

聞言,葉濤也是鬆了一口氣,旋即毅然是有些擔憂的看著葉天說道:「你確定那周珊是真心要教你雕靈之術的?」

葉天點了點頭,仔細回憶著和周珊在一起的每個細節,良久之後,葉天也沒有想出來那周珊能有什麼欺騙自己的理由。

「嗯,我相信她,而且她看起來,也不像是騙我的樣子。」

葉濤聞言,緊皺的眉頭也是緩緩展開,而後看著柳璇。

柳璇看著葉濤的目光,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當即柳璇便是說道:「就依天兒吧!雖然我不想讓他去,但是就像天兒說的,咱們葉家人,從來不失約!」

聞言,葉濤也終於是狠狠咬了咬牙,旋即再度說道:「那好吧,明天你一定要格外小心,而且,司徒秋當初送你的銅鏡,還在嗎?」

「銅鏡?」

葉天聽到父親突然這樣說,頓時浮現一抹疑惑之色,不過片刻之後便是再度說道:「在的,不過昨天忘在山上了,今天去取回來。」

葉濤沉吟了良久之後,雙手負於身後,旋即面朝窗外的一片白茫茫的積雪道:「當初他送時,說是神器,只要遇血就能釋放磅礴能量,如果你遇到危險,不妨嘗試一下。」

看到父親回憶起當初的樣子,葉天心中難免也有些心疼,那個司徒秋,天越國的君王,對父親來說,無異於是不共戴天之仇!

當即葉天想要和父親解釋自己之前在那洞中的遭遇,而後看了看父親的表情,也是講到嘴的話吞了回去。

作者刀徒說:好吧!兄弟們贏了!雖然打賞未滿2500,甚至一個逐浪幣都沒加,但是刀徒還是要爆更!爆到*盡人亡!今天還有幾更,兄弟們請鎖定整點! 葉天對於當年的事情並不是太清楚,但是葉天知道,自從家族被逐出國榜,後來離開國都之後,在父親的嘴中,對國君的稱呼總是變成了直呼其名。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如今的葉天也是越看越多,每當父親念起「司徒秋」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總有一股隱隱的憂傷。

而後,葉天自然也是知道,看來當年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楚肖和父親的對戰,其中必定還有其他的蹊蹺!

不過葉天也知道,那些事情距離自己還是有些遙遠,所以自己現在也沒有和父親多說什麼。

因為葉天知道,自己現在沒有能力去摻入那件事,而父親也沒有那個能力,如果現在和父親細談這件事,也無非只是讓父親徒增傷悲罷了。

而後,葉天看著父親那依然望著外邊積雪的表情,頓時卻是一笑,旋即說道:「嗨!父親您就放心吧!你兒子我現在強著呢!看看我這大塊大塊的肌肉!那些普通的妖獸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明天回來,要不要我帶回來一隻作為晚宴啊?」

葉天的笑語也是讓得那沉浸在一片回憶當中的葉濤回過神來,旋即也是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葉天,而後笑著揉了揉葉天的腦袋。

「你呀!安全回來就行了,你父親我堂堂的葉家族長,還能缺那一頭妖獸不成?」

葉濤揉著葉天的腦袋,臉龐之上也是漏出一抹笑容說道。

而葉天也是狠狠點了點頭,而後便是離開了父親的房間。

葉天心中知道,雖然父親剛才什麼都沒說,但是父親心裡都清楚,自己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而看到父親臉上那抹笑容,葉天自然也就心滿意足了。

離開了父親的房間之後,葉天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路上旁人往來的目光神色各異,但卻紛紛都是有著一抹不可置信。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葉天沒有頓下腳步,而是一直就這樣走回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之內,葉天當即便是再度將速影捲軸取了出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