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歲以上,女,身貌柔纖。

媚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秦國兩大國王之一。

謄暨之徒。

——————

舒茹氏。

千歲以上,女,身貌盎纖。

媚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漢國國王(暫代)。

舒軾之妾。

——————

唐芙氏。

千歲以上,女,身貌漓纖。

媚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晉國國王。

唐淵之妻。

——————

宋麗氏。

千歲以上,女,身貌嫵纖。

媚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南國國王。

宋斧之妻。

——————

袁燮氏。

千歲以上,女,身貌順纖。

媚位一體洛演。

嬑八二書洛頁底級頁境。

北國國王。

袁鐵之妻。

——————

華恩下。

千歲以上,男,身貌陋豐。

嬑位一體洛演。

媂九一書洛頁眉級頁境。

隋國國王。

華恩上之弟。

——————

介紹完后,需再講一講其他一些重要的事物。

在整個嬑頁城,最繁華之地,當屬——俱廊!

此地,在嬑頁城城中心,它圍繞謄生俱地而建。

它不屬於嬑頁城任何一人,只屬於謄家九偶會。

頁葯、頁器、頁禁的售賣這裡最豐富,最齊全。

食樓、住樓、飾樓、擂樓、學樓、拍樓、相樓、青/樓、賭樓……樓樓俱全!

這一日。

其中,就有一處名為「千奇拍樓」的拍賣之地正如火如荼地舉行著一場規模不小的拍賣。

前來參與者,足有上千。

當然,相對一些尋常嬑頁城民而言,這些人無疑不是家財萬貫了。

此時,場內,拍賣的是一座住樓。

此樓位處謄生俱地入口不遠,雖然佔地面積不是很大,但裡面裝飾極是精美非凡!

所有傢具景物樣樣價值不菲!同時,還有超強嬑底級頁禁圍護!

完全適合一家幾口居住,盡享天倫。

其名更是不賴,名為——馨黁居!

其起拍價為:一億嬑頁幣!

且現已叫至五十億嬑頁幣。

而叫得此價者,非是別個,正是擁有幻生照蠍血脈的舒莘之女,舒舞(曾經的翡舒舞)。

而坐在他身邊的,除了周洗來,還有周擎!

周擎,是被這位繼母舒舞給強行帶來嬑頁城的,而且還並未來多久。

因為這位繼母不可能真的一直看著他守墓而終。她已決定要為她這個繼子重新構築一個新的人生!讓他重拾幸福快樂!

而周擎原本是以死相拒的。但舒舞去摸著自己肚子告訴他,你就不想看著你妹妹長大嗎?

周擎呆了。

原來舒舞已有孕在身。

最後,周擎默然順從。 ??「鐺,鐺,鐺,鐺,鐺,鐺。」古老的海關大鐘敲擊出了渾厚而悠遠的聲音,驚的一群正在覓食的鴿子展開翅膀,騰空而起,也喚醒了這座城市裡尚在沉睡的人們。

一幢老式石庫門的房子里,謝老太正在廚房裡做早餐,聽見鐘聲,抬眼看看關閉的房門,微微皺了皺眉,三兩步走到房門前,一邊敲門,一邊催促:「小童,起來了沒,快點了,今天小姑要回來,趕緊起床了。」房門打開了,一位清麗的少女站在門口,用明顯還帶著睡意聲音回答道:「奶奶,這麼早,今天周末啊!」謝老太沒好氣的說:「今天你姑姑一家都要回來吃飯,你趕緊洗漱,吃飯,過會幫我去買點菜回來。」童妍微微嘆了口氣,乖乖照做。

餐桌上兩碗白粥,一碟子醬菜再加上昨天晚上的一點剩菜,就是童妍和奶奶兩人的早餐了,這是她們家的慣例。童妍一邊吃著一邊聽謝老太吩咐:「等會你去買兩條魚,再買兩斤排骨,其他的我昨天都買好了,你就不用管了。」說著從口袋裡摸出一百塊錢放在桌上。童妍看看錢,盤算了一下說:「奶奶,排骨現在可不便宜,一百塊不太夠吧?」

謝老太一聽,把臉拉了下來:「你去批發市場買,那裡菜便宜,肯定夠了。」停了一下,又開始念叨:「你媽上個月的生活費還沒給,你爸還要養你弟弟,家裡能有多少錢,我一個老太婆,這麼大年紀了,還要管著你們吃喝,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們的……」一聽奶奶開啟的嘮叨模式,童妍趕緊把最後一點粥送進嘴裡,拿上錢,拎著包就出門了。

出了門,童妍深深的吸了口氣,心中微涼。幾年前,童妍的父母離婚了,母親改嫁,父親另娶,她就成個多餘的,一直跟著奶奶生活。這兩人每個月都把生活費交給謝老太,讓老太太管著童妍吃喝,他們一個月給童妍打個電話以示關心,每年過年的時候,童妍媽會給點壓歲錢,除此別無其他。也不知為什麼,近幾個月到了給生活費的時候,母親都會拖延幾天,都要催幾次才把錢打過來,本來給的就不多,還要拖拖拉拉的,這樣的行為讓奶奶很是不滿。

童妍爸爸再婚後,繼母又生了個弟弟,多了個孩子,開銷自然大。奶奶不捨得讓自己的兒子受苦,更何況還有自己喜歡的小孫子,所以也沒讓童妍爸爸增加生活費。手裡沒錢,心裡有氣,自然對著童妍撒氣。童妍在奶奶家生活的小心翼翼,她心裡明白,如果奶奶不管她,她就無處可去了,因為繼母是不會讓她住過去的,所以現在只有忍耐了。

在小區門口掃了一輛共享單車,童妍前往幾公里以外的批發市場。這個批發市場是新建的,規模不小,最重要的是品種齊全。市場分為南北兩塊,南邊是賣瓜果蔬菜,肉蛋家禽,各類水產;北邊則是日用百貨,南北乾貨等,因為規模大,人流量高,在市場里還因運而生了幾個便利店,點心鋪子,甚至還開了家小理髮店,都是為了方便商鋪里的人而開的。謝老太為了省錢,周末就會讓童妍去批發市場多買點葷菜,平日吃的蔬菜,就在家附近的菜場購買。

這個季節的S市,是一年中最舒適的時節。湛藍的天空,漂浮著如棉花糖一般的白雲,道路兩邊的梧桐樹枝繁葉茂,樹葉間,幾隻調皮的麻雀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童妍一路騎行到了批發市場,感覺後背微微出汗。看著××路批發市場的招牌在晨光中閃耀出銀色的光芒,童妍長長的出了口氣。好在這個時間段人還不多,童妍時常來這個市場買菜,對這個市場很熟悉,暗自盤算等會去哪個店鋪買肉,又要去哪個店鋪買魚。

剛踏進大門,就感覺到一陣劇烈的晃動,童妍下意識的扶住了門口的一根鐵欄杆想要穩住身形,突然一個黑影從天而降,童妍想要躲開,可下降的物體速度很快,只能看清掉下來的是那個閃著銀色光芒的招牌。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接著童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等童妍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批發市場的大門口,摸摸腦袋,童妍「嗞」了一聲,腦袋還是一陣一陣的疼。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暗想:真是倒霉。等看清周圍的情況時,童妍驚得直冒冷汗。

此時的批發市場一片詭異的安靜,周圍沒有一個人,更恐怖的是,她能看到的只有這個批發市場,周圍其他的建築全部都消失了。「怎麼會這樣?其他人都去了哪裡?」童妍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心臟「砰砰砰」的跳動著,彷彿要跳出嗓子眼,手心裡全是冷汗。

在門口站立了好一會,做了幾次的深呼吸,童妍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等情緒稍微穩定一些,童妍抓緊了手裡的包,慢慢走進了批發市場。市場里的商鋪都處於營業狀態,鋪面里的貨物堆得整整齊齊,道路乾淨整潔,連商鋪里的燈都亮著,唯一怪異的就是沒有人——沒有顧客也沒有店老闆。

童妍大著膽子叫了幾聲:「有人嗎?有人嗎?」她的聲音在市場里迴響,可惜沒人回應她。她走進一家點心鋪,櫃檯上碼放著的點心尚有餘溫,烤箱上的顯示燈還亮著紅光,旁邊的一隻煤球爐子上燒著熱水,壺蓋上還冒著熱氣。

童妍幾乎把整個南部區域都走遍了,終於確認了一件事情,在這個市場里只有她一個人,其他人彷彿是在某一個時刻集體消失了,唯一慶幸的是這裡有水,有電,勉強可以維持生存。

童妍走進了市場里新開的那家理髮店,推門進去,把包隨意扔在了桌子上,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滿心的茫然和害怕,只覺得自己是被關在了一個大大的籠子里,童妍不知道獨自生活的狀態,自己可以堅持多久,家人對她不見得多好,可是心裡總還是存著一點溫情的,現在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焦躁的情緒蔓延上來,漸漸充滿了整個大腦,「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離開這裡,我要離開這裡。」彷彿是心底發出的吶喊,童妍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放聲痛哭,大聲喊叫著:「我要離開這裡!」

緊接著,童妍只覺得身體晃動了一下,再次站穩的時候,她,站在了一片草叢中。此時的童妍已經哭不出來不了,她麻木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覺得今天她經歷了別人一輩子都沒經歷過的驚悚事件。

她默默的站了一會,觀察著周圍的情況。這是一座小山坡,她站的位置處於半山腰,周圍是一片樹林,地上長著茂密的野草。遠處,是一輪即將隱沒的夕陽,微熱的晚風吹在童妍的身上。童妍能夠肯定,這地方她從沒來過。那麼她為什麼會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突然,童妍想起了一個詞語叫做「穿越」,難不成老天爺覺得她的人生需要點刺激,給她來了這麼一出。那麼那個批發市場就是老天爺給的金手指?童妍穩定了一下情緒,心裡默念「進去」,果然,下一刻,童妍又出現在了那個理髮店裡。

好吧,就這樣吧,童妍秉承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原則,命運已經給了這樣的安排,那就要好好的走下去。

童妍仔細思考了目前的情況,打算先看看自己到底穿越到了什麼地方。外空間的環境是陌生的,童妍小心的探尋周遭的情況,沿著一條小路慢慢往山下走,一路上,童妍都小心的觀察周圍,既希望能遇到人,又害怕遇到人。遇到人就能很快弄清自己處於什麼樣的地方,可是也擔心遇到壞人自己又該怎麼辦?自己手無縛雞之力,雖然有金手指,可也不能在人前用,畢竟太過奇妙,她可不想被人抓去做研究。

走了一段路,此時已經是夕陽西沉,周圍越發昏暗,樹林里傳來的鳥兒歸巢時的鳴叫,此時在童妍的眼前出現了一小片空地,可是空地上的豎立的東西卻把她嚇了一大跳,因為這塊地方豎立了好幾座墓碑,有一座墓碑是新建的,周圍還撒著一些紙錢。童妍只覺得頭皮發麻,後背直冒涼氣,更驚悚的是,那座新墳上的落款是一九六二年。

童妍扭頭就走,一路小跑的離開了墓地。原來,她來到的不是自己生活的那個時代,而是穿越到了六十年代,異常艱苦和動蕩的六十年代。這一天,童妍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衝擊,無論精神上還是體力上都已經到了極限,童妍回到了空間,回到了那間小小的理髮店。

不知道坐了多久,童妍逐漸平靜下來,一味的害怕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想回去,估計希望渺茫,留下來,那就必須要了解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最差的結局就是留在這個空間里獨自生活。

童妍先逛了一圈。這家理髮店分成三間,最外面是店鋪,四張小桌子配四把椅子,靠牆的地方有個水池,還有個洗髮專用的躺椅。裡面一間是個小房間,一張單人床,一個小柜子,一張長桌,桌子上放著電磁爐,熱水壺,炒鍋還有點調味料。房間的右面隔出了個衛生間。衛生間里還有台洗衣機。生活資料基本齊全,童妍決定把這裡定為自己的家。

心定了,肚子也提出了抗議,從早晨到現在,童妍靠在一碗粥維持著,此時她已是飢腸轆轆,童妍決定弄點吃的。燒壺熱水,在柜子里找到挂面和雞蛋,煮了碗雞蛋面。一碗熱乎乎的面下肚,既安撫了腸胃,也撫慰了心情。

童妍打算好好收拾一下,依靠這麼大的批發市場,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應該沒問題。把床上的鋪蓋收拾起來,到商鋪里找到了新的被子和床單,一番洗漱之後,童妍躺在床上,細細思量今後的生活。

突然想起來了自己的包,之前,她把包放在了外間的桌子上,打開包,翻翻裡面的東西,包里有個手機,一個錢包,錢包里有自己的一點零花錢還有奶奶給的買菜錢,也就一百多塊。有包餐巾紙,家裡的鑰匙,還有張身份證。看著這些東西,有用的不多,手機,沒有信號,只能當個手錶用。錢包里的錢在這個時代就是一張廢紙。身份證也沒什麼用,難道拿著二代身份證作為自己的身份證明!?鑰匙那就更沒用了,估計自己也不可能穿回去了。

理了理思路,發現這事還真是麻煩。首先,沒有證明自己身份的資料,其二沒錢,其三,沒有票證。在六十年代,沒有這些東西簡直寸步難行。再有就是自己的這套行頭也要換了,不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啊!看看自己身上,一套淺粉色的運動裝,腳上一雙運動鞋,這個時代的主色調是蘭、黑、灰啊。想到這裡,童妍也沒心情休息了,溜達到了北區,一家一家的店鋪逛,一則想找找適合這個時代的衣服,二則也想對自己掌握的空間有個了解。

最先找到的是鞋子,有一家專門賣布鞋,童妍挑了雙黑面白底的。褲子也找到了,一條黑色的棉布褲子,最難找的是衣服,畢竟沒那個廠家還會生產那種款式的衣服,實在沒辦法了,童妍找了件黑色的短袖汗衫。剛才在山上走的路程不長的,可還是出了不少的汗,所以童妍猜測外空間應該是夏天。幾乎一身黑的裝扮,應該符合這個時代的穿著特點了。

又逛了幾家,終於找到了童妍想要的東西。以前來逛的時候,她就發現這家店鋪賣一些很有年代感的小商品,例如:軍綠色的斜跨包,搪瓷杯子,搪瓷碗,還有幾乎絕跡的火柴。拿了個挎包,裝上一個白底藍邊的杯子,又找條白毛巾。這就是她明天出門的裝備了。

心念一轉,這些東西如果都要靠自己一點點的尋找也太不方便了,能靠意念拿到東西就好了。想著就試一試,默念杯子,果然,手上就出現了杯子。太好了!這樣避免反反覆復的進空間,減少了被人發現的概率。童妍暗喜。回到了理髮店,調了個手機鬧鈴,童妍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晨光微曦,童妍就出現在了山坡上,一路下行,沿著山上的小徑,走了約莫二十多分鐘,終於走到了山腳下,舉目四望,一個小小的村落出現在眼前,黃泥砌的房子零星分佈,斑駁的牆上刷著標語,有一兩家的煙囪里冒出了裊裊青煙,隱約能聽見公雞的打鳴聲。田裡一片綠油油的植物,至於種的是什麼,童妍是分辨不出來的。山下有條土路,童妍沿著這條坑坑窪窪的路一直往前走,這條路應該處於村子的外圍,再加上時間尚早,也就沒遇到什麼人。

等走到路的盡頭時,一條更寬闊的土路出現在童妍的眼前,看看已經沾染上泥點的鞋子和褲腳,童妍皺了皺眉頭,拽了拽背包帶,心中暗自祈禱,希望老天爺能眷顧她一次。

足足走了一個小時,童妍的額頭已經冒出了一層細細的汗,腳上的隱隱的疼痛傳來,看樣子需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童妍看看周圍的建築,比之前看到的好了不少,在這裡大多都是磚砌的房子,偶爾還有牛車從身邊經過,看這個樣子,這裡應該是一個小鎮。

在一個岔路口,有一片空地,空地上搭著簡易的帳篷,中間還架著個爐子,爐子上一口很大的鋁鍋,鍋子里正煮著什麼,此時正冒著熱氣。爐子前排著一溜長隊,隊伍里的人有老有少,手裡捧著杯子或盤子,正在等待分發食物,童妍好奇地走過去。這時,她看到了更多的人,那些人穿著破舊的衣服,有的抱著包袱倚靠在樹下;有的蹲在牆角吃著什麼;有三三兩兩湊在一起,也有拖家帶口聚攏在一堆。稍好一點的,用破布搭個棚子,全家人的蜷縮在一處,童妍心中暗想,怎麼感覺像是逃難的。

找了略空的地方,也顧不得干不幹凈,童妍一屁股坐了下來。實在是站不動了,從早晨到現在走了近兩個小時了,她還從來沒連續走過這麼長的路,再加上穿的是布鞋,各種的不習慣啊!童妍一邊捏著小腿,幫著肌肉放鬆,一邊側耳聽著那群人說話。聽了一會,果然,這群人還真是逃出來的。

正在這時,童妍只覺得左肩被人輕輕拍了一下,一轉頭,看見一位六十歲左右的婦人,一頭短髮有些凌亂,有幾根白髮還支棱著,一張圓臉卻帶著笑意,問:「姑娘,你打哪來的?之前沒見過你,吃飯了沒?要是沒吃,趕緊去排隊,過了時間就沒吃的了。」說完,還用手指了指那個排隊的地方。童妍也回復了個微笑,道了謝,想了想,也去排隊了。 ??等童妍打好飯,回了原來的位置,坐著慢慢吃。說是飯,實際上就是玉米糊糊,還是特別稀薄的那種,外加一筷子的鹹菜,就算是早餐了。童妍正吃著,那位老婦人又來了:「姑娘,你一個人呀?」童妍一愣,心裡暗暗警惕,臉上卻還帶了幾分笑意,回復道:「是呀。」

「我姓周,你叫我周嬸子好了,你別怕啊,我就是看你一個人,歲數又小,所以問問你,我是石灣村的,這裡的人大多都是石灣村的,我就是沒見過你,估摸著你不是咱們這裡吧!」

童妍看著周嬸子清亮的眼神,點點頭。周嬸子看自己猜對了,笑容更深了幾分:「我就是說嘛,看著乾乾淨淨的,準是沒遭難,」說著又嘆了口氣,「我們那,水都漲的老高了,地里的莊稼都淹了,幸好人出來了。」說完又是一嘆。童妍就是周嬸子的絮絮叨叨中,把早餐吃完了。也大致弄清楚了現在的情況。

這裡是J省下的一個小鎮,前幾天的大雨,沖毀了一段堤壩,石灣村和其他的幾個村子不同程度的受了災,一部分人撤離到了這個鎮子上。周嬸子帶了媳婦和孫子逃到了這裡,周嬸子的兒子則去救災了。之後,熱情的周嬸子還帶著童妍去了自己的暫住地——一個棚子,這個棚子就是在兩棵樹之間拉根繩子搭上塊布,固定住。在後方的地上樹兩根小竹竿,把兩角綁在竹竿上,地上也鋪一條破席子,周嬸子一家臨時在這裡落腳。

周嬸子的媳婦姓劉,童妍就叫她劉姐,還有一個七歲的小男孩,小名海子。劉姐個子不高,人也瘦瘦的,話也少。海子也是個害羞的,周嬸子讓他叫人,他躲在劉姐身後不肯出來。

四人坐下,閑聊起來。童妍告訴她們,自己是S市人,因為說話的口音無法改變,這個必須說實話。自己來J省市尋找親戚,因為自己是棄兒,在S市的一所福利院長大,現在想尋親。打聽到有可能親人在J省,所以來碰碰運氣。

周嬸子是個心腸軟的,一聽童妍凄慘的身世,拉著童妍的手直說可憐見的,當初拋棄童妍的人簡直沒心肝。劉姐臉上也顯出了幾分難過的神色,雖然沒說什麼,可看著童妍的眼神充滿同情。兩人都熱心的邀請童妍和她們搭個伴。童妍心裡直說抱歉,畢竟是騙了人家,又為這個年代人的質樸而感動。

周嬸子聽說童妍的身份證明丟了,還給童妍出了主意:「你可以去補一個,我們急急忙忙的逃出來,好多東西都沒帶,有個地方可以補辦,回頭我帶你去。」童妍一聽,大喜過望,這個年代最重要的東西就是身份證明了。

周嬸子帶著童妍到了一幢兩層小樓,熟門熟路的找到了一間辦公室,裡頭坐著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一身綠色制服,小夥子長得還很精神,一看是周嬸子,熱情的打招呼:「嬸子,你咋來了,有事啊?」周嬸子點點頭,拉過童妍,對小夥子說:「韓同志,幫個忙,這個姑娘要補個證明。」又對著童妍說:「我們一家的證明都是韓同志幫忙辦的,你看他,長得好,態度也好,做事動作快,還是個熱心腸。」

韓同志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嬸子,你可別誇我,我這也是剛來,還在和老同志們學習。」又看看童妍,看到童妍微笑著看著他,不由有些臉紅,忙招呼:「先坐下吧,我拿個紙筆,你先填兩個單子。」說著停了一下說,「你要是不會寫,我可以幫你寫。」「我會寫。」童妍接過單子,根據要求,刷刷的填了起來。

周嬸子看著不禁讚歎:「姑娘,你還認字啊!這字寫的真好!」填完單子,韓同志又仔細的詢問了童妍的情況,童妍把剛才的那番說辭又說了一遍,不過那位韓同志可沒有周嬸子那般好忽悠,又提了幾個問題。猶豫道:「要不,你等一會,這事,我還要問問,你這情況和她們不一樣啊。」童妍一聽,心裡不由一緊,還想再說什麼,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位穿著制服的女子往裡看了一眼,對著韓同志說:「小韓,趕快,大門口集合,我去叫其他人。」說完風風火火的又跑了。

小韓一聽,抓起帽子也要出去,被周嬸子一把抓住,「韓同志,我們這的事情……」韓同志一邊拉開周嬸子的手,一邊說:「等我回來再給你們辦吧!」周嬸子又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韓同志,你放心,她可不是壞人,再說,就是一小姑娘還能幹啥壞事啊!」韓同志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急的跺腳,實在拗不過周嬸子只得說:「行,行,行,我給你辦。」拿著剛剛填好的單子,又拿出一個大紅印章,在那張紙上蓋上了紅戳。

當童妍捧著那張證明時,心裡無比喜悅和輕鬆。暗想:老天爺還是眷顧了她一回。周嬸子也挺高興,拉著童妍的手臂,一個勁的傳授經驗:「想要辦成事,就得盯著他們,要不他們一會研究研究,一會調查調查,不知道啥時候才能把事辦成。」童妍聽了,心中讚歎,這也是質樸的處事經驗啊!

回到了周嬸子的暫住地,周嬸子看孩子,讓劉姐去廣場上幫忙。原來,這些逃難出來的人,暫時在這裡落腳,吃的是救濟糧,大家也不好光吃飯不幹活,煮飯,清掃這些活計都自己干。童妍空間里有吃食,可是不能這樣拿出來,相反,最穩妥的做法就是和大家一樣吃救濟糧。可是自己有糧食,還要蹭吃,童妍還沒那麼厚臉皮,所以決定和劉姐一起去幹活。

幾天之後,大家得知一個好消息,說水已經退了,大家可以回家了。童妍和周嬸子一家也到了分別的時候,周嬸子還想勸童妍,要是暫時沒地方去可以跟她們回村子,可童妍另有計劃。再說,在農村是要靠種地賺公分過日子的,童妍去了,估計是要餓死的。不過臨走時,童妍從空間里拿出了一包麻花,塞給了小海子。就當做謝禮了。

童妍的計劃是想留在這個鎮子上,回S市是不可能的,而且大城市往往查的緊,自己的身份還是有瑕疵的,要是有心細查,是會露餡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個地方住下來,租房成了頭等大事。童妍這幾天也留心打聽過,這裡的房子基本都是自建的,一家住著都不寬裕,更不可能往外租了。但是小鎮的另一頭是建有廠子的,有工廠就有工人,工人總要有住的地方,也許能找個安身之所。

越往西走越是熱鬧,一路上,童妍看到了供銷社、醫院、車站,最重要的是童妍找到了一所學校——林安鎮第一中學。

學校由幾排平房構成,磚木結構的房子,看著有點年頭了,不過牆壁刷的雪白,上書「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學校里一片安寧,童妍站在校門口往裡面瞧,門口的一位大爺正在掃地,看見童妍就問:「姑娘,你找誰?」童妍又往裡走了兩步:「大爺,問個事,這學校有高中部嗎?」「有啊!瞧見沒,這裡是初中部,後面那一排就是高中部了,姑娘,你要是想念高中,就得考試,考上了才能念,明白不?」

「行,謝謝大爺。」童妍還想和問問其他的事情,就聽見背後有人喊她:「童姑娘。」童妍納悶,這裡誰會認識她。

一回頭,正看見幫她辦理證明的韓同志站在不遠處,身上還是那一身制服,看著童妍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看著個背影有點像你,就喊你了,你沒和周嬸子一起回去?」童妍真心不想看見他,不過躲不開,也只能笑著回應:「沒有,嬸子回村子里,我也不是村子里的人,現在也沒地方去。」「哦,哦,那,那你打算咋辦?回S市?!」韓同志聽了又追問了一句,微黑的臉上還泛起了一絲紅暈。

童妍有點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自己現在的處境。韓同志看她支支吾吾的樣子,安慰道:「你要是有什麼困難就說說吧,能幫忙的我可以幫幫你。我叫韓勇,你叫我名字也成。」聽他說的誠懇,童妍決定試一試,就把自己現在想在林安鎮找個房子的事情說了,韓勇卻為童妍可惜,「S市是大城市,肯定比這裡好呀。」

童妍解釋了自己的想法:「我現在也沒親人,在哪裡都一樣,既然有消息說我的家人可能在這裡,我想我要是能留在這裡,以後找人也方便點。」韓勇聽了,覺得有點道理,點點頭,「這樣吧,我帶你去找個人,說不定她能幫到你。」童妍跟著韓勇走了大約十分鐘,來到了一個小巷子門口,韓勇讓童妍等一會,自己走進了巷子里。

不大一會,帶了一位大姐出來,看見童妍就介紹道:「這是李大姐,她是房管辦的。」又和李大姐介紹:「這是童妍,想在這租個房子,您看您能不能給幫個忙。」李大姐,剪著一頭短髮,看著乾淨利落,一身衣服雖然洗的發白,可是沒有補丁。她上上下下打量了童妍一番,問道:「小韓把你的事情和我說了,你既然要租房,想租個什麼樣的房子?」

童妍一聽就知道找對人了,笑著寒暄道:「謝謝李大姐,我就想租個能住的地方就行,我一個人住也不需要太大的地方。」李大姐淡淡一笑,點點頭,「租房是要花錢的,你……」童妍有的尷尬:「那個,房租必須馬上交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