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離氣的直問,到底我是你的主子還是你的主子?不過宋離到底還是沒有爭贏二人,因為這惡人仗著有顧寧在背後給他們撐腰,完全不把宋離放在眼裡。

「帶進來吧。」今天是宋離貼出招工啟事的第二天,沒想到就有人上面來面試了。

來人是一個有些蒼老的中年漢子,一進門對著宋離就是咧嘴一笑,「俺是來招工的。」說完還緊張的搓了搓自己的手。

嗯,聽口音倒像是山東那邊過來的,「大叔會木工嗎?」

「會,俺小時候跟著俺爹學了兩年的木工。」大漢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要不是如今家裡都快要揭不開鍋了,自己也不能跑到這樣的地方來試運氣了。不過剛才門口的那個人可不像自己從前去招工的那些地面的管事。對著自己橫挑眉毛豎挑眼的。反而對自己一直都是客客氣氣的,也沒有因為自己穿的破爛就看不起自己。

「學了兩年木工啊。」只是不知道這大叔的兩年木工的技術到底怎麼樣。

「我還會做小板凳,跟木桌子。」大漢怕自己錄取不上,連忙將自己會做的都跟宋離說了。

「這樣,三天的試用期。如果三天之後我們覺得認為你合適的話,就會跟你簽訂勞動合約,但是如果不合適的話就不好意思了。」宋離道。

大漢驚喜的看著宋離,顯然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簡單就有了結果。連聲道謝,「謝謝小姐,謝謝小姐。」

「對了,這三天的工錢可沒有轉正之後的工錢高。」宋離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要跟人家說清楚才對。

大漢一愣,隨即點頭。「這是應當的,就是沒有工錢也是應該的。」他找了這麼多天總算是找到活兒了。

三天,只要自己認真干,三天之後自己肯定就能轉正。

送走了大漢之後,沒多久又迎來了一個瘦小的老頭兒。不過這老頭兒的經驗可要比大漢的豐富多了。原來是在他們縣城的地主家裡做工的,後來家鄉發大水,地主一家人都跑了,結果他也就沒有活計了。最後乾脆就跟著大部隊拖家帶口的進了京城。

只是京城哪是那麼容易紮根的?到了京城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們只能住在最荒涼的北邊,而且一家人都只能跟著大家擠在破廟裡面。

如果不是因為孩子餓的哇哇大叫,他也不會跑出來找活兒幹了。他這還算是好的,至少會門手藝,東一天西一天的,勉勉強強的還能降一家人的肚子騙個飽。但是要說吃飽,那卻是萬萬不可能的了。

所以在看見這家門口貼了找木工的告示之後就打算進去試試自己的運氣。

「這麼說,你對木工應該還算是比較精通了。」宋離問道。

「是,我做了二十幾年的木工,最是了解不過了。」這位看上去雖然生活的不怎麼樣,但是對自己的手藝那可是絕對的有信心。

「可以,三天的試用期,三天之後只要你做的令我滿意就能轉正。」宋離給出的跟剛才離去的大漢是一樣的條件。

小老頭沒想到宋離竟然這麼快就下了決定,還有些意外。

「難道你就不看看我做的怎麼樣?」

宋離搖頭,「不用,反正明天也能看見。」是騾子是馬明天一看不就一清二楚了。

宋離這麼一說,小老頭倒是樂了。「是我糊塗了,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沒有想到。」

就在小老頭轉身欲走的時候,宋離將其叫住了。

「我這裡還有一份差事,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什麼差事?」他能做的就是木工的,也不知道這位小姐要給自己介紹的另一份差事是什麼。

「我這裡需要生產技術,如果你的技術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好。那麼只要三個月之後,你就能升為我們的技術人員。到時候的工錢是轉正之後的一倍。」宋離道。

小老頭幾乎都要被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給砸暈了,這天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自己的運氣竟然這麼好?

「你說的是真的?」小老頭激動的不行。

宋離點頭,「我說的當然是真的,最說了我騙你做什麼?」

「我一定會努力幹活兒,爭取做上你說的技術人員。」比轉正還要多一倍的工錢啊,那說不定過兩年到時候自己還能在京城買塊地給自家建個像樣的房子。一家人都擠在破廟的感覺可不是那麼的舒服。 一天下來宋離最後一共面試了十幾個人,但是也不是每一個都錄取了。畢竟有些人一看就不是打算來好好乾活兒的。一進門就開始東張西望,甚至宋離都還沒有提出來做些什麼,就打探每個月的工錢有東西。這樣的人宋離怎麼可能會留下來。

最後宋離將自己簡單記錄下來的合適人選交給莫春,「寫五份合同給我。」因為是最簡單的合同,所以宋離也就不打算自己去寫了。

因為廠房才剛剛建好,宋離也不打算大拋大攬,而是準備等傢具城上了軌道以後再擴招。

不過臨開工前,宋離還是將自己招來的五個木匠聚集在了一處。

「今天算是大家的第一次正式開工,所以有些事情還是要先跟大家說清楚才行。」站在幾人的面前。

這幾人之間原來竟然還有兩人因為在同一家幫工認識的,不過因為都是漢子加上又懂一點兒木工一來二去的倒是都熟悉了不少。

「當家的你說。」他們已經知道昨天面試他們的姑娘其實就是他們的當家。在他們看來這麼小年紀就能做當家的了,那可是有真本事的人。不像他們都這麼一大把的年紀了,結果卻連自己的兒女都養不活。

「我這裡每天包兩頓飯,轉正三個月之後只要是表現的好的,還能提供員工住宿。」這也是宋離先讓喬大郎跟莫春他們去打探了一番,知道這次自己招來的人裡面如今竟然連落腳點都沒有。

不過宋離倒也不會一開始就給他們提供員工住宿,說好了只有表現的好的人才能申請員工住宿。

原本還擔心宋離會臨時變卦剋扣他們的工錢,誰知道原來還有好事兒在後面等著他們呢。

「每天提供兩頓飯,還給地方住?」在弄清楚了什麼是員工宿舍之後,他們不淡定了。這去哪裡能找到這麼好的活兒?就算是為了這些好處,他們也一定會認真幹活兒的。

「當然。」

「而且每年還會有三次季度考核,如果你表現的好。那麼你就有可能會加工錢,或者是獎金。」宋離深知所有承諾都是廢話,只有你真正將好處擺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他們才會盡心儘力的為你做事。

顯然這季度考核的消息也讓他們震撼了,他們找的到底是怎樣的一份工?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待遇,這做木工的怎麼算下來竟然似乎比那些在鋪子裡面做賬房的工錢還高?這簡直就不敢相信。

至於還有其他的隱形福利宋離決定還是等這幾人都適應了之後在提出來,「還有我會從你們五人之後挑選一個做為我們的技術人員,這技術人員不論資歷,只論技術。只要是做的好都有機會做到技術人員。一旦成為技術人員,工錢就能翻倍。」宋離道。

這。。。

直到簽下了莫春給他們的合同,他們都還暈乎乎的,不知道自己聽見的到底是真還是假。這麼多的好事兒,竟然真的就這麼砸在他們的頭上了。這簡直就是連想都不敢想,不行,得趕緊回去告訴家裡人,讓他們也跟著自己高興。

「二小姐,我看他們都挺高興的。」莫春將幾人帶進車間裡面參觀了一番之後說道。

宋離笑了笑,「你要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遇見這樣的好事兒也會高興的。」

莫春一愣,之前他還沒有發現,現在被二小姐這麼一說,才發現二小姐選中的這幾人。除了都會木工之外,關鍵是如今家裡都比較困難。難道說二小姐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選中他們的?

暴龍撞上小甜妻 「當初要不是因為二小姐,恐怕我現在早已經成了地痞流氓了。」喬大郎感嘆道。其實當初衛東是跟自己一起跟隨二小姐的,誰知道最後衛東的野心越來越大,甚至還做出了背叛二小姐的事情。唉,也不知道如今的衛東怎麼樣了。

「跟我沒有關係,如果你不知悔改的話,我自然是不會將你留在我身邊了。」既然我將你留在自己身邊,那麼也就是你已經知道悔改了。

「對了,你有沒有喜歡的人了?」宋離突然想起喬大郎跟在自己身邊三四年了,這年紀也不小了。可是怎麼好像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過他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喬大郎更是直接被宋離的話給嚇住了,「二小姐,你可不要說這些話來嚇唬我。」天知道,二小姐怎麼會突然間問自己這些的。

宋離一臉認真,「我是說認真的,去年我去看你娘的時候,你娘還托我給你找一個合適的人呢?」其實宋離也不知道當初的喬老太怎麼就托自己給喬大郎找一個合適的兒媳婦了。

不過因為這段時間一直忙著,所以宋離幾乎是將這件事情早已經忘記了,今日卻不知道為何突然間就想起來了,所以乾脆直接問喬大郎喜歡什麼樣兒的。

老實說當初答應喬老太的時候,宋離的這心裡也覺得怪怪的。畢竟自己可沒有想要往媒婆這方面發展的興趣,但是畢竟喬老太是長輩,宋離也不好拒絕,就答應了下來。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是太過於衝動了一點。

「對了,莫春你也別看笑話了,說說你喜歡什麼樣的。到時候我也給你尋一個合適的人選。」宋離想著既然自己都要給喬大郎找媳婦了,當然也就不能忽略了莫春。總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莫春的臉色陡然一變,連忙擺手道,「二小姐,我還不著急,你還是先給大郎找個媳婦吧!」看來這好戲不是這麼好看的,差一點自己就惹火燒身了。

「沒事,你現在沒有中意的,等我找了以後,說不定你就喜歡人家了呢?」宋離笑眯眯的說道。

喬大郎幸災樂禍的看了莫春一眼,不是看自己的笑話嗎?這下看你還能不能笑出來。不過一想到自己也要被二小姐給找個媳婦,原本還想看莫春笑話的喬大郎卻笑不出來了。

「那就多謝二小姐了。」莫春決定了不管二小姐給他找到一個什麼樣的,到時候只要自己一口咬死了說自己不喜歡,相信二小姐也不會勉強自己。 嗚…

是黑霧,那些黑霧出現了。

黑霧就像是忽然出現的一般,開始迷漫在升降梯四周,焰趕緊抬頭看了看深度,已經一萬一千米了!

整個升降梯開始陷入一片黑暗當中。

焰趕忙出聲提醒道:「小心,它們來了。」

門捷列夫吐掉最後一口膽汁,擦了擦臉,趕緊把頭盔帶上,說道:「全體注意,加強共振!電劍最大魔力輸出!」

嗡!

一把電劍上忽然射出一道閃電,閃電拐了個彎,分成兩束,往兩邊的電劍飛了過去,依次連接上了十把劍,第一道閃電圈很快就形成了!

緊接著,是第二圈,第三圈,轉眼之間,所有人都被激發的電網圍了起來。

電網上又接通了光系元素,開始散發出更加刺眼的光芒,魔網就這樣形成了!

「封閉魔網!」

隨著門捷列夫的一聲令下,所有的電劍緩緩的朝中心傾斜了一點,上空的魔網收窄,整個魔網像個罩子一樣,倒扣住眾人。

焰看看大家的狀態,似乎好多了,貌似全力激發的魔網反而味道還沒剛才那麼大了,就連小隊長都從地上爬了起來。

小隊長拍了拍頭,恢復了一下神志,開始履行起自己的職責,「所有隊員注意,保持魔力輸出穩定,精神力保持平穩!」

小隊長抬頭看了看深度,聲音不由自主的變得嚴肅起來,「注意了,還有兩分鐘!」

一陣滋滋聲中,透著一股燒焦的味道,就像是在烤死去幾天的死老鼠一般,那總味道簡直難以描述,直入靈魂。

周圍陷入了一片無邊的黑暗,不是那種能透出光線的黑暗,而是濃郁得散不開的黑暗,升降梯好像沉入了冰冷濃郁的墨水裡面一樣。

焰甚至能夠感覺得到,周圍那黏糊糊的,又冰冷無比的黑色玩意在蠢蠢欲動。

門捷列夫緊張的抓著電劍,憤怒的看著小隊長,「混蛋!怎麼這麼濃郁的黑霧!想辦法上去!」

小隊長被瞪得縮了縮,「少爺,沒辦法了,我們已經被切斷了和上頭的聯繫,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黑霧這麼濃。」

門捷列夫拿出通訊板試了試,果然沒用,裡面除了靜默,就是偶爾不明意義的雜音。

他氣得把通訊板給扔在了地上,「媽的,下面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隊長說到:「最多兩分鐘,我們就能通過,我這十個隊員可是十包胎,心靈感應,超牛逼的,沒事,這個場面頂得住。」

經過小隊長這麼一說,門捷列夫也是安心了一點,想想他們一開始就防住了黑霧,沒道理後面就會露出破綻。

堅持幾分鐘應該沒什麼問題。

門捷列夫也只下去過一次,所以並不是太熟悉。

況且這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還是按照計劃行事吧,下去以後跟上大部隊,就安全了。

焰仔細觀察起周圍的十個惡魔,之前沒有細看,現在特別關注之下才發現,果然是十包胎。

他們的姿勢動作,還有背影全部一樣,圍了一圈,面對洶湧的黑潮,沒有絲毫的退縮,可以說確實非常訓練有素了。

勇敢的惡魔成千上萬,守紀律的惡魔卻是萬里挑一。

「人才啊!」門捷列夫高興的看著十個士兵。

「我姐姐管理軍隊果然是有一套,這麼厲害的一個小隊硬是給她發掘了出來。」

門捷列夫好歹是個少爺,目光還是很不錯的,他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厲害,所以對小隊的表現非常滿意。

十個士兵的穩定表現,也給了門捷列夫安心的理由,他也學著焰,掏出一張凳子,坐了下來。

同時對著焰說到,「穩了,兩分鐘已經過去一半時間了。」

說話的功夫,指針又是滑動了幾格,估計很快就可以脫離黑霧聚集的範圍了。

黑霧也在向上涌去,兩者交錯而過,使得脫離速度加快不少。

這個時候三個人都不再說話,情不自禁的都望著深度儀。

嘴上說不緊張,其實一個個都巴不得快點脫離危險區域,畢竟誰沒事喜歡呆在危險裡面呢,還是如此詭異的危險。

腹黑總裁要定你 眼看著就要達到18000米了,按照往常的經驗,馬上就要脫離危險區域了。

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焰雖然看不到,但是從他透露出喜悅的聲音中就能夠知道,「哈哈,還有一千米,穩了!十包胎,就是這麼穩!」

「他娘的,以後我要生個20包胎。」

門捷列夫也是哈哈大笑起來,看來是虛驚一場。

「乾的不錯!完事之後,你們十兄弟一人賞一萬魔晶! 萬界跑男 好好乾!我要讓姐姐特別培養你們!」

焰卻是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隱藏的實力很多,事實上,他是隊伍裡面實力最強的,他感知到了危險,眾人卻是毫無察覺。

焰眯起了眼睛,會是什麼危險呢?

焰沒有出聲,而是開始警惕的觀察起四周來。

目光從十個隊員身上掃過,毫無問題。

「出來了!」小隊長高興的說到。

焰眼前忽然一亮,雖然還是黑暗,但是已經不是那種不能透過光線的黑霧了,憑著夜視能力,已經能夠看到遠處陡峭的坑壁了。

殘情總裁勿近身 是自己太緊張了么?焰鬆了口氣,現在危險貌似確實過去了。

小隊長大聲下令道:「小隊成員注意,分階段降低魔力輸出,退出精神力同步,切斷魔網!」

嗡的一聲,魔網開始越來越黯淡,然後驟然消失。

門捷列夫高興的笑起來,拍了拍小隊長的肩膀,「指揮得不錯!」

小隊長嘴巴咧了開來,正要感謝少爺的鼓勵還有英明指導,忽然砰的一聲!

眾人嚇了一跳,回頭看去,是一架魔能炮的殘骸。

魔能炮從天上掉了下來,直接砸在了十個隊員邊上,擦到一點邊,直接把兩個隊員砸成了肉醬。

另外還有兩個被飛濺的碎片打倒在地板上。

眾人臉色一變,紛紛抬頭往天上望去,警惕著有新的東西掉下來。

小隊長也是懵逼了,著急的說到:「少爺,不好了,一定是有人進攻基地!」

「廢話!要你講。」

轟隆!

整個升降梯猛的一震,焰心中的危機感又浮現出來,「不好!升降梯要掉下去了!」

話音剛落,砰的一聲,整個升降梯直接猛地往下落去,上面的纜繩被人砍斷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