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得許蓉在那裡直跺腳。

在心裡咒他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

最好下輩子也找不到,生生世世打光棍。

而剛才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逃過霍擎天的眼睛。

包括許蓉刻意將葉南拽走。

女生的反應還挺快,否則霍擎天可保不準會對那個男生做什麼,如果他還繼續糾纏沈星的話。

小狐狸的身邊不夠清靜。

他要做的不僅是要幫她消除身邊的危險因素,還必須即時消滅圍繞在她身邊的蜂和蝶。

霍擎天低頭看向沈星:「以後要和男生保持距離,你看男人的眼光不怎麼樣。」

聲音溫和而又嚴肅。

沈星微微皺眉,她沒想到霍擎天會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話。

他憑什麼這麼說她?

他這是在藐視她的智商?

她之所以沒有跟著葉南去醫務室,是因為不想讓葉南在她身上繼續抱著某種希望。

他這是要干涉她的社交,控制她與人交往?

就算他幫了她,給她解圍,他也不能控制她的自由。

沈星立即反駁說:「葉南人很好。」

霍擎天臉黑,眉骨微不可見地挑了挑,她這是為那個毛毛躁躁的男生辯護?

「你喜歡他?」

男人的眸子緊緊盯著沈星秀氣的小臉。

如果她敢說出她喜歡的話,他怕是會做出點什麼來。

一定會。

「他是我的學長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學習和生活上給過我許多幫助。」

沈星說的是事實。

葉南的性格開朗活潑,平日里看上去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樣子,很難將他的性格與他的專業聯繫起來。

但是其實他的心很細,也很會關心人,他是學醫的,醫學是個很嚴肅的專業。

他給過沈星許多幫助,沈星在蛋糕店做計時工的兼職,就是葉南幫她爭取來的。那份工作時間不用固定,可以讓她在不影響課業的情況下去工作。

霍擎天卻淡淡地甩出一句:「異性之間沒有朋友。」

明擺著那個男生對沈星有企圖。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關心。

他睨著沈星,很為她的智商擔憂。 呵呵,您老人家太狹隘了吧,這是受過什麼樣的刺激?

沈星不經意地撇了撇嘴。

不認同。

「不服氣?」霍擎天盯著沈星那明顯不服氣的表情。

「不服氣。」沈星坦率地表達自己的不滿。

這個男人怕是受過女人的刺激吧,不然怎麼會這麼說?

「我吃過的鹽比你走過的路多。」

唔……這個男人,這話說的還真是的……

像個掉書袋的老學究。

「哦,我知道了,你的意思就是說你比我老唄。」沈星一副坦坦然的樣子。

「噗!」

身後的徐恕一時沒忍住。

這位沈小姐,還真是……坦率。

霍擎天不悅地回身瞥了徐恕一眼,他的特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穩重了。

徐恕趕緊努力恢復他平日里的淡定與矜持。

可是真的很搞笑好不好?竟然有人敢當著霍總的面說他老?

徐恕在心裡為沈星豎了個大拇指,沈小姐偉大。

太偉大!

霍總會不會內出血啊。

霍擎天的確很生氣,沈星的話總能讓他氣得要吐血。他的眉骨越發激烈地一鼓一鼓地跳躍著。

他老么?

放倒總裁:貼身俏保鏢 老么?

哪裡表示他老了?

才正當年好不好?

這隻小狐狸,果真眼神不好使,竟然敢歧視他的年齡。

還譏諷他。

他哪裡老了,只不過比她大八歲而已,那叫老嗎?

叫老么?

男人到了他這個年紀那應該叫做成熟。

成熟懂不懂!

他斜睨了沈星一眼,小女人云淡風輕的小模樣,就像一隻無辜的小兔子。

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個小女人成功惹怒了他卻還一副輕飄飄事不關己無動於衷的樣子。

真真是氣死人!

霍擎天在心裡鄭重發誓,早晚有一天他要讓她知道,他到底、老不老。

到底,老、不、老!

未來的那一天一定不會太遙遠。

他已經計劃好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可是不會讓自己等上十年的。

哼,小狐狸敢藐視他,他總有一天會讓她深刻地體會到,她這麼說的嚴重後果。

落日葵:愛情到底要繞幾圈 ——什麼叫做、「老」。

看她還敢不敢明目張胆譏諷歧視他的年齡。

小狐狸這純粹是欠、收、拾!

這筆賬,他記上了!

記上了!

沈星哪裡知道霍擎天心裡的那些九曲十八彎。

她抬眸看了看他。

只見他的嘴角微微抿起,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讀不出他此時此刻真實的心境。

就在這時,沈星的電話鈴聲響起,是許蓉的電話打進來。

沈星接聽:「星妞,你那裡還好吧,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你是怎麼和霍擎天認識的?他沒把你怎麼樣吧?快告訴我,你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勾搭上他的!」

沈星趕緊移步走到一邊。

跟離霍擎天有一些距離了確定手機音量傳不到他的耳朵里了,才對準手機小聲地說:「你一下子問這麼多,讓我先回答你哪一個問題啊。」

「哪一個都要回答!快老實跟我交待,你是什麼時候跟霍擎天暗渡陳倉的?竟然還瞞著本宮我,看我不家法處置!」 沈星微微撇了撇嘴:「許蓉同學,是你想太多了,不是你腦洞大開的那樣。」

「我腦洞大開的哪樣?你又不是我的大腦,你怎麼知道我的腦洞是怎麼大開的?」

許蓉繼續刨根問底:「快說快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呃……算是……一場誤會吧。」

她從醫院逃命出來誤打誤撞到了霍擎天的懷裡,這的確算是一場誤會吧。

「誤會?」

電話里的許蓉驚叫了一聲:「這樣的誤會本宮怎麼碰不到?」

「星妞,你可別得便宜還賣乖,我可告訴你,那可是霍擎天哎,不是隨隨便便的什麼男人!那是寧城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夢幻,他可比肖一晨強多了,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星妞好樣的,真給姐姐爭氣,!不管是不是誤會,你都要把這誤會貫穿到底,本宮十二萬分的挺你!聽見了嗎?加油!」

沈星聽不下去了。

許蓉的大嗓門越說越沒譜。

沈星生怕她再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趕緊低聲說:「蓉蓉,我這裡還有事,回頭再慢慢跟你說,我先掛了。」

「嗯嗯,掛吧掛吧,先跟霍大boss搞好關係要緊。星妞,別太矜持了,關鍵時刻要放得開自己,碰到好男人就要先下手為強,別讓蓉姐姐小瞧你啊!」

「好吧好吧,我們回頭再聊。」沈星趕緊將電話掛斷。

微微噓出一口氣。

許蓉哪裡都好,就是說出的話太大膽也太前衛,就沒有她不敢說的話。

剛才,她生怕許蓉的話被霍擎天聽了去。

那才真是尷尬丟人吶。

收起電話轉身時,霍擎天正對著她報以溫和的微笑:「你的朋友很關心你。」

「嗯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沈星的語速飛快,掩飾著電話里被許蓉調侃的尷尬。

「剛才謝謝霍總幫我解圍,我很感激。」

今天,他又一次幫了她。

「嗯,看來你很需要我的幫助。」霍擎天對她的謝意一點不推辭。

接受得理所應當。

得到消息的時候,當時他的腦子裡立刻浮現出的是沈星在醫院門口對他哀求「救救我」的那一幕,於是他猛然起身,將合同書丟給秘書,開車直奔學校而來。

卻正好看到沈星被沈江誠打耳光那一幕,響亮的巴掌打在沈星臉上,卻是疼在他的心上。

「我又幫了你一次,這回你要怎麼謝我?」霍擎天看著沈星腫起的臉,心情不大好。

他的小狐狸,怎麼能被人打?

他已經在心裡將沈星貼上了他的標籤。

超級工業霸主 「你想要什麼樣的感謝?」

「嗯?」

霍擎天眉峰一挑,狡猾的小狐狸這是又把皮球踢給他?

「不如以身相許如何?」

霍擎天揚揚眉看著面前的小女人清秀俊俏的小臉,一副淡淡的笑容,等著她回答。

沈星:「……」

這玩笑開大了。

沈星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空氣瞬間凝滯。

最終還是霍擎天打破了這份靜默:「走吧,我帶你去醫院。」

沈星搖搖頭:「不用了,我沒事。」

沒事?

都快破相了還叫沒事?

不容拒絕的語氣:「上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