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地形錯綜複雜,對於大規模覆蓋型攻擊的選手可是相當的不利。不得不說洛心將古季風給替換下去,倒是撞了個巧,只是不知道洛心替換上來的韋詠選手,他的戰鬥風格是否和古季風相同呢?」

「哈哈哈,終於等到執行任務的時候了。」

當工作人員提示滄宇全員登場的時候,袁浩大聲的笑道。

「你是怕別人聽不到嗎?」

六朝雨皺了皺秀眉,有著惱火的向著袁浩提醒道。

「有你在,我相信這些小魚小蝦,還沒有那個實力能夠聽到我們所說的話。」

袁浩並沒在意六朝雨的話,指了指周圍的工作人員,低聲的向著六朝雨說道。

如果換個角度看的話,滄宇的五個人只是安安靜靜的三兩成隊,不疾不徐的向著擂台的方向走去,他們都沒有過多的表情,似乎都在為接下來的最終賽擔心。

「行了,等會兒等待信號,我們需要把最佳的數據傳遞迴去。」

六朝雨抬起手臂,剛剛想要懲治一下袁浩,卻是直接被度司晨給打斷。

「那些傢伙在我們的身上耗費了這麼多的資源,等的就是現在這一刻。」

袁忠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冷漠的低聲道。

「從擂台左側登場的是來自於滄宇學院的所有成員,被稱為最強盾牌的力夫,撕碎一切攔路者的袁浩,刺客袁忠,慵懶女神六朝雨,以及單人戰輕鬆擋下洪葉的滄宇隊長,度司晨!」

解說快速的向著所有的觀眾介紹著滄宇的成員,保護罩上給了每一個成員的特寫,只是滄宇全員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

「此刻,從擂台右側登場的,是來自於洛心的成員,他們一路橫掃,卻是在這決賽中打的無比的艱難,不知道他們能否繼續洛心的輝煌!

有著技能磁石之稱的軒轅苟旦,BUFF之王長明,刺客竹青韻,御風者韋詠,以及洛心小隊的靈魂人物,洪葉!」

「測試數據已經開始傳輸,投屏影響已經成功劫持。」

六朝雨只是慢慢的撐開自己隨身攜帶的油紙傘,一聲聲的向著度司晨說道。

「那麼,就剩下最後一個阻礙的元素了。」

度司晨的目光看向了漂飛在半空中的裁判,裁判似乎感受到了度司晨的視線,二人的目光相接。

裁判默默地將自己的手掌翻開,把自己的手心向著度司晨輕描淡寫的揮了一下,便是重新老神的飄在半空中。

「沒想到他們真的能夠把這種比賽的裁判,直接給滲透替換。」袁浩驚訝道。 「恭喜大家進入最後的決賽,決賽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

機械化的聲音在擂台上響起,洛心眾人對視了一眼,他們都看到了對方視線中的茫然。

「不是應該裁判來宣布規則的嗎?這個聲音是怎麼回事兒?」長明皺眉道。

「韋詠,你剛剛是不是說過,供能室被人動了手腳?」洪葉快速的向著秦岳問道。

「是。」

「所有保持陣形,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

當洪葉的話出口之後,竹青韻便是消失在幾人的視線之中,軒轅苟旦則是站在最前方,一股股半透明的波動不斷的從他的腳下向著周圍擴張。

一邊的長明,身邊更是直接出現數個法陣,每一個法陣的崩散,秦岳都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體上的不同變化。

「已經有十一種增幅魔法了,怎麼會這麼多?」

秦岳驚訝的看著長明身邊還在成型的增幅法陣,如果算上還沒有生效的增幅法陣的話,長明能夠加持的增幅法陣已經超過了三十個。

各個增幅法陣之間是會相互排斥的,加持的法陣越多,各個法陣之間的內耗就會越嚴重,一般情況下能夠同時左右三個增幅法陣就已經是很多了,而現在長明加持的增益效果,已經是這個數字的十倍。

「比賽場上,不許故意致死致殘……」

「哇哦,我們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洛心在裁判宣讀規則的同時就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竹青韻的位置已經從我們的監測中消失。

可能之前各位觀眾會對長明的稱號有所懷疑,但是我想現在應該不會再有人對此有任何的疑問了吧?」

解說的話引起觀眾的鬨笑,當長明周遭同時出現數個增幅法陣的時候,一些鑽研此法的法師就已經把長明當作是他們的偶像。

「你左我右,一旦發生任何情況,共同行動。」

洪葉一步跨出,直接站在了長明的右方,隱隱的把長明保護在三人的中心位置。

「滄宇的人已經來了!」

軒轅狗蛋提醒的聲音剛剛響起,半空中便是響起轟鳴的聲音,陰雲瞬間在洛心眾人頭頂成型,手臂粗壯的電弧,以不可捕捉的速度直接向著四人中心轟擊而去。

「別離開我五米的位置。」

秦岳下意識的想要以魔法抵抗這突然襲來的電弧,但站在前方的軒轅苟旦直接向著眾人低聲的喝道。

秦岳能夠非常清晰的看到一股白色的波動直接衝天而起,淡淡的白芒將所有的電弧全部攔截下來,當陰雲散去的時候,軒轅苟旦原本飄逸的頭髮已經變成了衝天而起的刺蝟頭。

「這個混蛋魔法的麻痹性還真的強。」

仙王的日常生活 軒轅苟旦啐了一聲,他終於有點理解為什麼剛剛洪葉會被一直壓制了,度司晨的雷電有著其他雷系魔法師所沒有的麻痹性,只要正面接觸到這種電弧,就一定會讓人體進入一種不正常的遲緩狀態。

不過,他狗蛋兒並不需要敏捷。

「都注意點,有一個人已經消失在我的感應中,很有可能是之前和古季風對陣的那個刺客。」

軒轅苟旦及時的向著幾人說著最新的情況,作為一名土系法師,軒轅苟旦對於大地的了解遠超常人。

「穀雨。」

六朝雨輕輕的轉動著手中的紙傘,法陣脈絡慢慢的在傘面上生長著,當一道淡藍的光芒亮起的時候,艷陽高照的天空突兀的出現了淅淅瀝瀝的雨水。

「娘的,我新買的衣服啊!」

「這些雨水擁有不弱的腐蝕性,不要讓它們沾染到皮膚上。」

「叫你小子託大,要不是特訓的時間夠長,估計現在就不是衣服的事情了。」

長明絲毫沒有為軒轅苟旦擔心的意思,反而是向著軒轅苟旦打趣道。

「別以為換掉了古季風,你們就能這麼肆無忌憚了。」

軒轅苟旦直接撐起了一根巨大的岩柱,橫在眾人的頭頂,滋滋的腐蝕聲不斷的傳進秦岳的耳朵之中。

「準備跟進。」

洪葉適時的提醒,讓秦岳在接下來的兩秒鐘之內,不至於脫離團隊。

因為就在洪葉聲音落下的瞬間,地面上竟是隆起一條長長的石幔,所有人在石幔出現的瞬間,便是直接跳了上去。

秦岳下意識的跟上了眾人的行動,當他的腳即將落在石幔上的時候,一片薄薄的岩片從石幔中生長出來,準確的接住了下落的秦岳。

「看來洛心更換上來的選手並沒有辦法做到如同古季風一樣的超距離攻擊,洛心的眾人在遭遇滄宇的魔法騷擾之後,狗蛋兒選手直接選擇了帶領所有的隊友向著對方的位置進行突進。 帝臨鴻蒙 、」

「從上帝視角我們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軒轅苟旦的石幔即將完成對於整個擂台的分割,整個石林幾乎被軒轅苟旦分離成數個支離破碎的區域。」

「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力夫有些茫然的看著前方,因為有著大量的石柱阻擋視線,他並沒有辦法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引起了腳下如此頻繁卻又清晰的震動感。

「做好你應該做的事情,其他的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度司晨輕輕的拍了拍力夫的肩膀,低聲的向著他吩咐道,雖然力夫思考問題的方式可能會有些過於簡單,但卻是一個非常值得信任的隊友。

「哦~」

力夫撓了撓頭,直接把自己背後背著的盾牌掄了起來,穩穩地放在自己的正前方,當盾牌與地面接觸的時候,竟是在擂台上敲出了細密的裂紋。

「準備接戰!」

軒轅苟旦興奮的向著身後的所有人喊道,天空中所有滴落的雨點,全都被頭頂同步生長的岩柱盡數抵擋。

「崩碎,濺射!」

「滄宇的全員都已經被軒轅苟旦的石幔包圍。

石幔大量崩碎!

濃重的煙塵中不斷有著大量的碎石向著滄宇的選手急速射出!

我是于振南 洛心開始反擊了!」

軒轅苟旦的魔法就像是一個號角一般,洪葉直接躍向半空,行者無疆伴隨著強烈的紅芒驟然出現在洪葉的拳頭之上。

「緊密!」

「鷹踏!」

在長明的增益魔法加持在洪葉身上的下一刻,洪葉的身形如同隕落的隕石一般,直接向著大地墜去。 轟!

剛跳下石幔的秦岳,感受到了來自於地面的強烈震動感。

原本因為石幔崩解濺射而形成的濃重煙塵,直接被掃蕩一空,觀眾的目光全都被中心位置的情形給吸引住了。

洪葉強橫無匹的衝擊,被一面大盾穩穩地擋在半空。

「洪葉的進攻直接被力夫的盾牌化解,這個大塊頭的速度和他的體形好像完全不成正比,上一秒他還在為滄宇的選手擋下不斷濺射過來的碎石,僅僅是眨眼間,力夫和他的盾牌就已經橫在了洪葉進攻的道路上。」

解說有些激動的快速說道,他沒有想到作為滄宇存在感最低的成員,在這最後一場比賽竟是能夠爆發出這麼驚人的操作。

「去幫洪葉!長明交給我!」

軒轅苟旦對於擂台上的感知最為清晰,長明與秦岳還沒有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軒轅苟旦就已經向著秦岳提醒道。

「好!」

秦岳猛地點頭,直接使用了風系進階加速魔法,向著洪葉的位置馳援過去。

此時秦岳的腦海中有著大量風系魔法,夾雜在這些魔法陣中的是零散的記憶,憑藉這些記憶,秦岳只能夠大概的判斷出來這是原主人的記憶。

「源泉!」

半空中的秦岳周身亮起了翠綠的光芒,原本因為加速而消耗的魔能被瞬間補滿,而秦岳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繪製法陣的速度憑空提升了兩成之多。

熟能生巧,所有的魔法陣在大量的練習之後,魔法師都能夠將繪製時間壓縮到一定的極限界限之內,一旦達到了這個極限,除非魔法師能夠完成質的突破,否則這個時間永遠都不會有著大的變化。

但當那抹綠光閃過的時候,秦岳身前的法陣成型的速度直接加快了不少。

「疾風刺!」

當法陣成型的瞬間,秦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周圍的風元素瞬間湧進法陣之中,下一瞬,大量的尖刺從法陣中心衝出,精準的刺向圍向洪葉的滄宇眾人。

「你們倆去把那個放增益魔法的傢伙解決掉。」

度司晨只是迴轉自己手中的奔雷,直接把衝進來的秦岳拉進自己的攻擊範圍,得到度司晨命令的六朝雨和袁浩直接向著長明的位置逼去,完全不去看這邊的洪葉二人一眼。

「小子,雖然你的實力差了點,但也還是能夠測試出部分的東西的~」

度司晨直接將奔雷插入地面,強橫的電弧從方圓五米左右的地方破地而出,直接將秦岳圍在了裡面。

「你在說些什麼?」

秦岳看著度司晨那有些陰冷的笑容,默默地運轉起自己體內的魔能,這種笑容秦岳看過不少,能夠配合這種目光的,不是變態就是殺人狂,或者二者皆是!

嘭!

一股巨力傳來,秦岳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應,身體便是拋向了半空,在撞上電弧之後重重的摔倒在地面。

「你的反應倒是不錯~

可惜弱了點。」

度司晨輕描淡寫的擋住秦岳反擊的魔法,一步步的走向秦岳。

「風舞!」

旋風在電弧即將擊中秦岳的瞬間成型,險而又險的擋下了刺向自己的電弧,但那股強烈的麻痹感,卻是在秦岳的體內消之不去。

「哦~忘了把特性去掉了,實驗材料只有五個,過早的玩死一個就不好了。」

當秦岳的身體出現不自覺的抽搐的時候,度司晨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向著秦岳說道,隨後一道電光直接劈向秦岳。

「在洪葉有些魯莽的衝進滄宇陣營之後,洛心的韋詠緊隨其後,在長明的魔法加持之下,韋詠的速度明顯加快了很多。

韋詠的疾風刺后發先至,非常及時的攔下了準備圍攻洪葉的滄宇眾人。滄宇分流,兩個人找上了遠處不斷提供魔法支持的長明,滄宇顯然是意識到了長明對於洛心的重要性。

雙方的刺客依然沒有在擂台上出現,顯然兩人都在等待著最佳的切入時機。」

「洪葉想要回援,但是力夫和他的盾牌好像並不同意,無論洪葉想要從什麼方向脫戰,總有一面大盾擋在他的面前。

剛剛切入戰團的韋詠,也被度司晨攔截下來,但韋詠並沒有像我們想象中的那樣弱,二人一時間打的難解難分,雙方好像短時間都沒有辦法佔據上風。」

當戰鬥開啟的那一刻,解說的聲音就沒有停下,不斷的向著觀眾講解著最為精彩的地方。

只是擂台之外沒有人知道,他們所看到的一切,都已經是被人偽裝過的畫面,此時擂台上的「韋詠」幾乎被度司晨打的沒有還手之力。

大量由單純雷電元素聚合而成的簡單電弧,不斷的向著秦岳的位置轟擊而來,秦岳幾乎沒有辦法用魔法進行反擊。

滴,我和你的奇幻生活 秦岳能夠瞬發的魔法無法對度司晨造成任何的影響,但所有需要時間繪製的法陣,還沒有等到秦岳繪製完成,法陣的關鍵節點就會被半空中突然閃過的弧光破壞。

秦岳已經連續幾次因為法陣崩碎而受到法陣的反噬,幸好法陣的完成度並不是很高,秦岳受到的內傷也不算太重。

但如果就這麼的一直躲避下去,在這方圓僅五米的範圍之內,秦岳能夠支撐多久,完全是看度司晨的心情。

「風之暴域!」

當秦岳再一次的跌落地面的時候,雙掌直接拍向地面,秦岳周遭的電弧光瞬間清空,原本奔雷所製造出來的牢籠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原本濃郁的雷元素被大量風元素替代,高速旋轉的罡風直接將度司晨逼退。

「魔裝!疾風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