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野秀夫看得分明,瞠目欲絕!自學習了陰陽師的技能,與犬鬼結下契約,這頭強大的式神可說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從初難度走到現在,多少次必死之局,都是靠著犬鬼才平安度過!

他萬萬沒想到,有了自己的屬性加持,本應該更強大的犬鬼竟然就這麼死了!

「周啟你這個混蛋!」何野秀夫一聲怒喝,不顧如雨落下的雷霆,背後森白的骨翼猛然扇動,一頭鑽進了雷暴的海洋。隨即,身上技能作用的光芒一閃!

「禁千貳百拾壹式.八稚女!」

億萬繼承者追妻:九十九次說愛你 學自拳皇中八神庵的必殺技悍然發動!

周啟目光一凜,深知厲害,上個任務中,張定軍就險些被何野用這招給活活打死!何況如今的何野變異為追蹤者后,屬性較以前相比何止翻了一倍!

「輕摘宿斗換酒錢!」

劍仙歌訣第二式應手而出!

長劍如封似閉,幻起一道道有劍光組成的光幕,如銅牆鐵壁護衛在身前!面對何野開大招攻出的漫天爪影,他第一時間採取了全面的守勢!

「叮叮叮……」半空中火星四濺,金鐵交擊的聲音如雨打芭蕉不覺於耳!

兩人出招快絕!只彈指間,劍爪相交便何止百下!

突然!何野秀夫身上的數百根觸手突然一陣瘋長,趁周啟全面防守之際如靈蛇一般纏了上來!

猝不及防之下,周啟只覺手腳一緊,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剛欲掙脫,便在他身形停滯的瞬間,胸口和頭臉上頓時連中數爪!

何野秀夫一招得手,目中凶焰大盛!

「周啟!我要你死!」隨著他口中一聲暴虐的嘶吼!如刀鋒利的一雙鉤爪死死扣住周啟的雙肩,身後骨翼一扇,若流星一般自半空中急速墜落!

「轟」一聲巨響,兩人身形墜地!震起漫天的塵土!

片刻之後,飛揚的塵土中,何野秀夫踉蹌著站起身,搖了搖在撞擊后昏沉的頭顱,身體保持戒備姿勢的同時,目光中透出一絲驚疑。

他沒有收到來自空間的擊殺提示!

總裁的天價契約 從數百米的高空下墜,竟然沒有幹掉周啟!

「咳!你一定感到很奇怪吧?這麼好的機會都沒能殺死我!」

聞聲,何野秀夫猛地一偏頭,但見夜色下,漫天尚未飄落的塵土中,周啟手持長劍緩緩從中走了出來。

「哈哈哈……!」何野秀夫片刻的驚訝過後,突然仰天狂笑,聲音越笑越大,如子夜鬼哭,響徹夜空。

「現在,殺不殺死你,有什麼分別?被我抓傷之後,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和我一樣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哈哈,而我,作為病毒的母體,將成為你的主人!周啟,你將永遠被我奴役!除非,你肯放棄這次任務,放棄眼前的一切,立刻回歸空間。」

「你輸了!周啟!與殺死你相比!讓如此驕傲的你嘗嘗失敗的滋味,應該更加令你難受才對!在這一點上,你我並沒有什麼不同。」

「笑夠了沒有?」周啟伸手擦去自己臉上的血漬!目光冰冷地注視著笑容猙獰的何野秀夫,口氣森寒地問道。

何野秀夫的笑聲漸漸停止,眼中得意的神色緩緩消散。他從周啟冰冷的眼神當中,沒有看到哪怕一點擔心和恐慌的樣子。憑自己的直覺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周啟並沒有作偽!

「既然笑夠了,就去死吧!」

話音落下的瞬間!周啟身上光芒一閃!天啟騎士死亡留下的大招「無人可擋」悍然發動!

何野秀夫但覺眼前一花,便失去了他的身影,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鎮邪劍森寒的劍鋒已經近在眼前!

「笑踏神龍憑海醉!」

周啟腳踩神妙的步法,幻化出一連串的虛影!千道虛影左右穿梭,三尺青鋒寒光閃閃,不見他使出任何華麗的招式,從頭到尾,長劍只有一個字!

一擊即中 「削!」

「哧哧……!」劍鋒聲聲作響!血肉片片飛濺!

片刻之後!周啟口中一聲清嘯,飛身躍出戰圈,倒持長劍,長身而立!回首冷漠地注視著渾身只剩下一副骨架的何野秀夫!

「對你這畜生來說!凌遲,算是便宜你了!」

「你…….」何野秀夫艱難地從喉嚨間迸出一個字后,再也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響,轟然倒下!

然而就在這時,他自骨架中滑落在地的內臟卻如同發酵般一陣急速的膨脹,瞬間,便將骨架盡數包裹起來!絲絲肉芽從中生長而出,飛快地卷向散落一地的肉塊!

隨著一片片肉塊被吞噬,顏色呈詭異的暗紅色的各種內臟器官緊密地聚攏在一起,彼此相連。很快便組合成了一團外形如同一隻巨大無比的胃,不斷劇烈蠕動的肉糜!

肉糜不斷拉伸著形狀,不停地改變著形狀。底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中長出了三對刀足,粗壯的刀足看上去如同蜘蛛的節肢,非常的有力。將碩大的身軀穩穩地從地面托起!

於此同時從它背上生出了數百條觸手,揮舞間不斷地加粗變長!

「變異到第三形態了嗎?」周啟嘴角一掀,對這詭異的一幕,似乎早有預見。

面對周啟的無動於衷,噁心的變異體如同受到了刺激,更加瘋速地進行生長。位於前端的肉壁上,伸出四根尖牙般的短肢,在肌肉的撕裂聲里,左右一分,撕扯開了一道近米長的豎縫,露出其後一隻足有車輪大小的金色獨眼。

眼開靈就!

預示著變異即將完成!

金色獨眼中怨恨,兇殘,貪婪,驚疑,諸般情緒紛呈,最終定格成冷漠和暴虐!預示著何野秀夫僅存的一絲人性,在變異完成之際,被G病毒完全的泯滅了!

注視著眼前惡形惡狀的變異生物!周啟一雙淡金色的眸子紅光一閃,瞬間變得猩紅無比!身周黑氣涌動,他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身上頓時充滿了無比邪異的氣息!

「我不會再留下任何的機會給你的何野,錯誤犯下一次便已經足夠了!」周啟口中如喃喃自語,合身化作一道血影,只往這怪物身上一撲!

「天魔四噬!」

一片濃黑如墨的霧氣瞬間將這一方空間包裹,夜空下,只有一聲聲巨大的心跳聲砰砰作響!呼嘯的夜風中,隨著心臟不斷張縮的聲響,天地間一片詭異!

遠方!

距離火光衝天的新野縣城以東60里的一處林地。正盡情享用自己戰利品的影衛,突然猛地一回頭,額頭上碩大的獨眼充滿驚懼地死死盯著身後某個方向。

就在剛才那一霎那,透過一絲神秘的聯繫,它清晰地感受到,那個人似乎變得更加強大了。

直到良久,影衛方才回過頭,繼續享用自己的盛宴。在它初生的意識當里,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種濃濃的危機感!影衛無法開口用語言去描述這樣的感覺。它只知道,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讓那個人看到自己的價值。

與此同時,博望坡前,顯露真身之後,身軀變得大如山嶽的尼科爾斯,口中那充滿了得意,狂放,卻沒有一絲內涵的笑聲,如同被踩到了雞脖子,戛然而止。

「那該死的凡人在呼喚我!不!該死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他怎麼可能擁有那種力量!」

尼科爾斯在夜空下亮如兩盞燈籠般的巨眼中,閃過一絲心悸!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隨即,龐大的身軀迅速化作了一團黑霧,一聲不吭地飄向了遠處。

當它遵從呼喚指引,抵達荒原的剎那。遠遠見到周啟的身影,尼科爾斯粗重的呼吸不由瞬間為之停止,臉上的表情驚訝有之,恐懼有之,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感應到了它的到來,周啟緩緩轉過身,一雙猩紅的眸子在黑夜中熠熠生輝,目光平靜地注視著尼科爾斯。除了臉色有些蒼白,額頭的碎發在夜風吹拂下顯得有幾分凌亂之外,他看上去與平時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然而落在尼科爾斯的眼裡卻是另外一番景象。從眼前這如雕塑一般安靜的身影上,他感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強大的壓迫感沉重到讓它幾乎喘不過氣來!

彷彿出現在眼前的不是周啟,而是無盡深淵三十六層的君主,那頭脾氣暴虐的毀滅之龍!

「該死的,唔,主人,遵從你的呼喚,我來了!」尼科爾斯乾咽了一口口水。語氣恭敬地詢問了一句。它能感受到,只要這凡人願意,哪怕不使用那該死的印記力量,反掌之間便可以輕易地取走自己的性命。

深淵法則,強者為尊!對比自己強大的存在抱有敬畏,是根植於每一頭深淵惡魔靈魂深處的信條。

「帶我回軍營,尼科爾斯。」周啟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身上如山厚重的威壓霎時若潮水般退去,他身子突然一軟,翻身栽倒在了地上。

總裁的錢奴 「額!」前後強大的反差,讓尼科爾斯一臉的懵逼。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心中縱有千言萬語,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偉大的上位惡魔先生原地呆立了半晌,搖了搖碩大的頭顱。如做賊一般,躡手躡腳地走到周啟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將他從地上抱起。

「嗯?」手爪與周啟的身軀觸碰的瞬間,尼科爾斯嚇了一跳!

周啟身上的體溫高得嚇人,險些連它在深淵魔火中錘鍊出來的皮膚也吃不消。

尼科爾斯圓睜著銅鈴般的巨眼,目光複雜地注視著周啟。

「遵從你的吩咐,主人。」

良久,它低聲應了一句。一展身後肉翅,眨眼消失在了天際。 博望坡前一戰,數萬喪屍葬於火海!

黃月英眼見大局已定,著手下軍士以每百人一伍為單位,散成百隊,各執火把燈油,向四周細細搜尋殘敵。

時夜色將盡,天色微明。突然看到前方一哨人馬疾馳而至。

黃月英眉頭一挑,手持戰戈催動坐下熊貓率軍迎了上去。借著火光依稀看得分明,突前一員大將,正是奉命誘敵的大將魏延。

「見過軍師!」魏延將雙刃長刀橫擔在馬鞍上,雙手抱拳,坐在馬背上施了一禮。

「魏將軍少禮。」黃月英微微一點精緻的下頜,算是作答。

「不知主公可曾在此處?」魏延施禮完畢,雙眼往黃月英身後中軍一掃,急聲問道。

「嗯?主公單人前往新野拖住賊首,至今未歸?看魏將軍神色匆忙,莫非有緊急軍情要稟告與他?」

「正如軍師所料。魏某此番奉軍師將令誘敵於坡前,待功成領軍退入岔道之後,誤入一處山谷。眼見其中景緻頗為奇異,末將思之,恐對破那妖鬼有用,故而惶急來報!」

黃月英聽他說完,面色一正。魏延算是個持重之人,當不會大驚小怪。人說一相一克,皆由天定。如劇毒蛇蟲所生之地,多伴有解毒之良藥。難道魏將軍竟然發現了可以剋制妖鬼的事物?一念到此,她急忙出聲詳詢。

「不知魏將軍所言是何異象?」

魏延左右尋不到周啟,找到軍中這智慧如海的女軍師也是一樣。當即將自己誤入山谷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原來自博望坡前成功誘敵後,魏延率領麾下5000騎軍匆匆循著事先勘好的岔道退入。原本打算按照黃月英事先交代,觀山前火起后,攜兵準備掩殺。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惡魔尼科爾斯一個小激動,帶五萬大軍一起看了把流星雨。不但引燃了博望坡中的山林,連帶魏延率軍退入的岔道也順道被點燃了。

無奈之下,魏延只得領軍撤離。沒曾想,月黑風高,路險馬急。在山中一陣轉悠,來到了一處入口隱蔽的山谷。等他率軍進入山谷中一看,才發現這山谷中的景象詭異非常。

一株株植被生得惡形惡狀,見到活人便揮舞根莖,擇人而噬!其中的蛇蟲鼠蟻,也變得碩大無比,性情狂暴,行動卻大為遲緩,如天性已失,頭腦不靈。與新野城中所見的妖鬼竟有幾分雷同。

身後大火封山,魏延無奈之下,只得沿途斬殺這些變異的植被和生物。一路往山谷深處探尋路徑。希望能找到其餘出口繞道趕往博望坡。

卻沒曾想,在行軍途中遭到了一群變異螞蟻的偷襲!尋常都懶得用鞋底碾死的蟲蟻,一個個變得如西瓜大小。滿山遍野湧來,勢不可擋!

魏延情急之下,連連施展武將技,雖然殺出了一條血路,卻越發深入了山谷。好不容易擺脫螞蟻大軍,更麻煩的事情卻接踵而至。方才一番拼殺,折去了數百將士性命,士卒更是人人帶傷。受傷嚴重的,已經隱隱出現了變異的癥狀!

若是這5000人馬全都異變為妖鬼。那自己可算是百死莫贖,有何面目去見主公!

正當魏延感到心焦之際,恰在這時卻驚訝地發現。山谷深處的景緻與先前相比,如兩片天地,截然不同!其中的植被生物若尋常一般,沒有任何的異變。不但如此,彷彿這山谷深處隱隱有一道無形的屏障與外面相隔。就連追擊在身後的變異螞蟻也在到了某處之後便折頭返回。竟是不敢深入半步!

他當即沿路細細查看。卻見已至深秋,這山谷內卻遍地生滿長有四片嫩葉的無名花草。其上散發出縷縷幽香,隨風一傳,正是令那無數螞蟻退卻的緣故所在!

魏延腦海中靈光一閃,當即命令士卒,小心採擷這無名花草服下。

未過多時,服下花草的士卒紛紛嘔出一團團腥臭難聞的污穢之物。5000人馬個個吐得頭昏眼花。肢體無力。然而!那變異的徵兆卻已然消失不見!

「有效!」魏延腦海中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或許自己此番誤打誤撞,卻正發現了連華佗神醫都束手無策的解毒良藥!他當機立斷,命軍士將谷中嫩草收集了一包隨身攜好,待軍馬稍整,便原路殺出。

誰料,自服下了那無名花草之後,谷中蟲蟻聞到眾人身上的氣味,竟然如敝蛇蠍,就連那惡形惡狀的草木都唯恐躲之不及,老遠便抽根收莖,躲在了一旁。

來時兇險萬分,歸去如履平川。除了折損的數百將士外,此行可算是有驚無險!

黃月英聽魏延將經過一一到來之後,秀眉一挑。看來自己所料無差。魏將軍果然找到了解毒的良藥。

「主公行止動向月英自會差人去找!魏將軍還請速速回營,將此花草交給華佗神醫查看。若果真對克制那妖鬼有奇效,此行功德圓滿,月英必在主公面前保將軍首功!」

「如此,多謝軍師,某這就迴轉軍營,去尋神醫!」魏延聞言大喜,謝過了黃月英之後急忙告辭,打馬揚鞭向著軍營的方向馳去。

魏延一路急趕,天明時分已到了軍營。卻只見營門大開,守門的軍士竟然一個全無!

「嗯?」魏延暗自提刀在手,人不離鞍,催馬向中軍帳走去。還未行到帳前,就看到留下守營的數千軍士,張弓搭箭如臨大敵,團團將營帳給圍住!

「發生何事?」魏延一面凝神戒備,一面向軍士厲聲詢問道。

「是魏將軍!太好了!您可算回來了!主公營帳里有妖怪!」

「妖怪?休得胡言亂語!」魏延一聲呵斥。心中暗自尋思。如尼科爾斯那魔神,這些士卒都曾見過。他們口中的妖怪又是誰?一念縈懷,他催馬來到帳前,單手持刀將帳簾挑開一看!

「嘶!」看到帳內的情形,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入眼處,但見主公周啟昏迷在地!魔神尼科爾斯蹲坐在他的身旁!

而他的身後,卻垂手站立著一個獨眼巨口,筋肉覆體,橫生孤拐,雙臂若刀,形象猛惡的妖鬼!看來士卒口中所說的妖怪多半指的就是它了!

魏延自看到它的第一眼,身上便寒毛亂炸,感受到了一股極強的致命威脅!

難道主公竟遭了這妖鬼的毒手?

「不對!若是如此,那魔神尼科爾斯怎可與它共處一室,相安無事?看他垂手恭立的樣子,莫非此怪已被主公收服?」

「魏將軍?」

正當魏延驚疑不定的時候,突聞身後有人呼喚,回頭一看,只見華佗青衣麻履,雙袖搖曳,穿過一隊隊士卒,飄然走來。

「末將見過華神醫,此處情況不明,魏某稍後再與神醫敘話。」魏延匆匆與華佗說上了數語,便又回頭,滿臉戒備地注視著周啟身後的妖鬼,以防有變。

「嗯?」華佗聞言一愣,急走幾步來到帳前,抬眼往帳內一看。

「咦!」當他看到緊閉雙目,昏迷在地的周啟時,口中驚訝一聲,眉頭緊皺,臉上被深深的凝重所替代。雙腳往前一邁便走了進去!

「華神醫?哎呀!」魏延身在馬背,一時阻擋不及,心中捉急,忙甩鐙離鞍下了戰馬,持刀追了上去。但見華佗俯身仔細觀察周啟著周啟的面相,顯是醫生坐診時常用的望診法。

中醫坐診,講究望,聞,問,切以明病人病理。良醫每每只需察言觀色,便能確診,對症下藥。

華佗端詳良久,剛欲伸手去搭脈搏。

「如果不想手指殘廢的話,你最好別碰他。」

華佗聞言急忙停手,抬頭看著說話阻止自己的尼科爾斯。

「周將軍為你所救回?」

「唔,沒錯,主人是我帶回來的。醫生你有意見?」尼科爾斯對著華佗呲了呲牙,沉聲說道。

華佗沒好氣地沖他翻了個白眼。對這二愣子般的回答置若罔聞。

「我且問你,你主人身上肌膚可是如同火燒,呼吸間卻自有一股寒氣出入口鼻?」

「唔,沒錯,就是這樣,把他弄回來,差點沒把我給烤熟了。」

「華神醫,主公身體寒熱交替,卻是為何?」魏延聽聞二人對話,急忙出聲詢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