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

「不過到底是我家有格調,個人意見,誰讓我們家都是一些大神呢!不怪你!」木薇又給了很中肯的評價。璃府的確是被舞依炫裝修地非常好而且他們家木蘭那幾個也都是挑剔的,看著木蘭賢良淑德的,那挑剔勁兒起來真是逼死人的。

「哈哈哈!」上官明昊看著她撇撇嘴的模樣笑起來,「木薇你還是真是誠實!」沒有那種誇大實情的話,也沒有故作驚訝,就是打心眼裡給的評價。

挑了挑眉毛,「那是!公認的!」

某個被氣的臉色發白的人,「公認的花痴!」

「誰在說話?」木薇皺眉扭頭問,難道幻聽了?

獻老爺子暗暗偷笑,文靜問,「太爺爺你笑什麼?」

「笑一笑太爺爺那就年輕了!」

唯一接著說,「笑一笑十年少,小妹妹多讀點書吧!是吧,太爺爺?」

「唯一說的是!對極了!看看爺爺是不是年輕了許多?」這咧開了昨個和大兒子一起補地牙,乍一看有點晃眼。

文靜小妹妹對唯一哼了一聲,真是沒風度的男人,娘親說了:要不得!又對著太爺爺說,「太爺爺,你還是閉上嘴巴笑好一點,不然我怕你嚇壞唯一小朋友,我是你親重孫和你生活了四年了都是老熟人了,人家初來乍到的接受能力估計不大行。」這可是她太爺爺,他做什麼叫的這麼親熱?

「畢竟人家和你不過才見了第二次的面。」文靜一副小臭臉看著唯一,讓他剛剛對她不客氣的!還是有些故意地拉著太爺爺的手給唯一看著。

可是唯一又不是一般的小孩子,一早就發現了這文靜退了一步尤其是太爺爺齜牙咧嘴的時候,比他的可大多了。

「誰被嚇壞了!我看你才是呢!你個膽小鬼!」他不喜歡這個文靜說的話,就好像他是個局外人,多餘的人。

唯一算是喊出了不小的聲音,引得正在一邊觀賞的大人都驚動的回了頭,本就是紅了臉的唯一更是不知所措了,一慌之下便跑開了。

「唯一!」木薇和南宮傲一起喊道。

木薇也不顧得其他人,說了句對不去就追了過去。

南宮傲看了看娘倆跑得方向,接著問道,「怎麼回事兒?」低著頭的文靜一直在絞著衣袖顯得很是拘謹,至於獻老爺子也是一臉的無奈帶了點尷尬。南宮傲視線一下子對上了文書夫婦,文書立馬便恭敬地低下了頭。

「各位我去看看他們,不用跟過來。」南宮傲很快也尋了過去,而準備緊隨腳步的人也停了下來。

「我們就先就坐吧!大概是小孩子鬧彆扭了。」上官凌說。

一伙人也不好怎麼著也只好跟著去大堂那邊先坐著,也畢竟不是什麼大事。可是文書夫婦倆就緊張起來了,看女兒的樣子就知道是說錯話了。

李安茜有些好奇問,「明昊,那孩子是誰啊?」聽著那孩子似乎喊了一聲文家小姐娘親來著,但是看起來那個女子也不像是有那麼大孩子的人。

「那孩子因為無家可歸了,被木薇收做養子,也是剛才那個位置南驕公子的養子,所以他們倆也有些緊張。」上官明昊顯然解釋了很清楚,總之他不想別人誤會。

「是嗎?那木薇姑娘還真是心善了,沒有嫁人便敢做如此打算。」未做他人婦便敢讓別的孩子喊自己娘親的確是個大的決定,她是佩服可惜不敢苟同,至少她對這個木薇不能了。似乎明昊對那個木薇的有那麼些不同。

「是啊!是個奇女子!」和他們去郊外和乞丐打交道,和乞丐相處融洽,未滿二十便是一字閣管事,未嫁人便敢做他人娘親可不是個奇女子嗎?

李安茜心裡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問,「你似乎對她不太一樣。」她明明有些疑問的口氣,卻說出了肯定的話。

「可能吧!」上官明昊自己覺得倒是沒怎麼想過,「快些走吧,大家都走得遠了。」

「哦,好!」李安茜愣了愣,也慌忙加快了腳步。

這邊跑出去的唯一,小孩子總是會找一個好地方躲著的。可惜啊,碰見了玩心一個比一個還要大的爹娘。

「哭了?」

一個靠著牆的水缸旁邊,木薇也學著他的姿勢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地下,不過唯一臉朝著膝蓋,她歪著看著他。

嚶嚶啜泣,幾乎聽不見他的哭聲。「從前啊,有兩個螞蟻比賽誰力氣比較大,一個說了一百個它舉起來的重物,一個說了十個后實在是說不出來了就立刻哭了起來。可是最後卻是那個說了十個的人贏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啊?」

「該死的南驕,你嚇死我了!」木薇拍了拍小心臟,實在是嚇到了。

南驕也沒有多說話倒是也學著他們倆坐在了唯一的另外一邊,「你繼續說!」

「因為最後,說了一百個的被另外一個的眼淚給砸死了!哈哈哈哈….」木薇突然就笑了起來,「哈…哈…哈!不好笑啊!」抿了抿嘴巴!

「我發現來自秋天的寒意都及不上你給我的寒意來的重!」南宮傲適時地摩擦著自己的手臂。

「冷什麼冷?有本事你來啊!孩子他爹?」木薇拍開他做作的手。

南宮傲小眼神蔑視了一番,「孩子他娘看好了!」

南宮傲清清嗓子,「你要是再哭的話,我們可都走了!」

「哇撒!你這算是哪門子哄人啊?」木薇氣得不行,「人家還是個……」

「唯一不哭了!」

唯小朋友很顯然淚痕還是沒有干,但是已經很努力在忍住,小手不時地在臉上划拉幾下擦去不受控制的眼淚,「這不是唯一要流下來的!」趕緊地解釋道。

木薇也是驚訝這一招竟然這麼奏效,看看那邊那個大小孩嘚瑟的眼神吶!

「是是是,娘親知道,它是因為有風刮過來了一不小心流下來了的。」小孩子一哭她可是心軟了,怎麼還捨得去用剛才南宮傲的語氣說話呢?一邊細心地給唯一擦眼淚一邊拿著手給他拍拍。

可是唯一也不知道怎麼了一直在說,儘管一直在抽搭著,儘管說的不是清楚,「木薇娘親,南驕爹爹,我以後一定不會這麼任性了,我一定會乖乖地,絕對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堅定的小眼神半點不容置疑。

「唯一,你怎麼……」

「我娘親以前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因為男人需要擔任這很多責任,在哭的時候根本沒有考慮清楚值不值得哭,所以你剛才就那麼一下子哭了出來。」

「是害怕我們會丟下你嗎?」南宮傲也拿著自己的衣袖給他擦了擦。

唯一目光黯淡了下去更別說緊繃的身子讓他看起來有多麼的緊張了。

「我以前也很害怕爹娘會不要我的,事實上他們也真的這麼做了。」南宮傲說道。

木薇抬起了頭,他真的是被……

唯一抽搭著,「那你們……你們會嗎?」

「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沒有,而我因為哭泣因為哭昏了腦袋把他們想的那麼壞想的他們不愛我,總有一天會把我丟下的。因為我那個時候根本沒有認真的思考。」南宮傲靠著牆壁,抬頭看著不算是那麼燦爛的天空。

「我的父母就像是這片不這麼燦爛的天空,他們給我的一切似乎不那麼的明朗可是撥開那些雲霧那些遮住的東西,才發現原來他們給予的是我永遠還不了了的。」

南宮傲看著唯一,「看著我唯一!」鼻子、眉毛、眼睛都是通紅一片,唯一看起來可憐兮兮的模樣可是卻要裝作自己沒有哭過的模樣,有些好笑。

「我和你木薇娘親自然是比不上你的生身父母的,因為他們給了你的生命單單這一點我們也無法比較的。所以我們也不想比較的,我們曾經一起在那場箭雨中逃了出來,生死之交那是肯定了。所以你難道不能給我們一點信任嗎?」孩子的顧慮如果不那麼早早地說出來也許那會是一輩子的心結。

腹黑總裁天價萌妻 他嘗過這個滋味,並不好受。他喜歡唯一這個孩子,還好他知道這個結該怎麼打開。

「是啊,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丟下你難道這個時候會丟下你嗎?」木薇知道了,唯一哭的原因。她再次看了看南驕,可是沒有逗留多久因為現在的重點是唯一。

「不會的!因為唯一是南驕爹爹和木薇娘親的兒子!」這一次他更加地斬釘截鐵。

唯一拉著他們兩人的手,「那說好了,你們兩個人一定不會丟下我不管的。就算是生了孩子也不會。」唯一稍微停頓了一下,「妹妹沒關係,要是小弟弟的話絕對不能只顧著他的。因為你們倆自己剛剛說了的。」

不會丟下他不管的!

木薇擰了擰他的臉蛋,「你個鬼靈精呀呀呀!」接著說,「看在你南驕爹爹偶爾的說人話的份上,來給他笑一個!」

「嘻嘻嘻!」唯一立馬笑了起來。

「你!」南宮傲瞪著木薇,「你個沒良心的,你才不會說人話呢!剛剛那個笑話我都快被你弄得感冒了!」

「啊啾!」唯一一不小心就打了個噴嚏,直接噴到了木薇和南驕的身上。

「哈哈哈哈~~~」木薇不知怎麼的就笑了起來坐在地上捂著肚子略微有些四仰八叉的,接著唯一也跟著笑了起來。

南宮傲也怒而生笑,「兩個小傻子!」拿著衣袖給自己擦擦,給他們擦擦。

「哈哈哈哈~」

這個角落的小天地,沒人會想到會發出這麼悅耳的聲音。

回到了上官府的大堂那裡,要不說大戶人家辦事效率就是比較快,這菜色一個接著一個的也就上了,這倒是是在等著人來了。

「哎呦,閨女啊,你這是上哪兒去了?」文墨早就坐不住了,這一會兒不見閨女心就難受得緊就怕是假的!所以今個早上讓他家下人給他臉上還撲了粉,就怕人家看出來昨個沒睡,還有也怕人家看見那臉上幾個紅巴掌。

一把大把年紀了,丟人!

木薇和南宮傲一手一邊拉著唯一過來了,「爹,我這又跑不掉的,緊張啥!」

沒急著坐下,水彩兒和文書就領著文靜過來了,看起來小姑娘也是哭過了,大眼睛可是紅的像個小兔子。

————————————————————————————————————————————————————

番外小劇場之船上打牌

「哈哈哈,通殺,給錢,給錢給錢!」舞依炫全身都在嘚瑟,果然忽悠古代人什麼的最是有成就感!

就是流氓風稍微重了點,總感覺像是個要債的。

「給!」鳳沐璃爽快的給了錢,但是這緊鎖的眉頭確實是弄不了了。才第三把,他就不信了!

「小主子,還請手下留情。」之前試玩了兩把就已經被貼的滿臉的是紙條了。

其他參戰的三個人不情不願的給了錢,前幾天剛剛放血給天涯那死小子,這會兒兜里比臉還乾淨,更別說臉上已經好多天沒刮鬍子了。看著主子依舊白凈的臉蛋,果然年輕就是有資本啊,再說了還有小主子給主子不時變一個東西出來,按照主子的個性又怎麼會給他們呢?

大男人鬍子拉碴倒也還好,男人味十足!

「小姐,蝦子炸好了!」天涯端著一盤子炸蝦過來了!

不公平!出鬼了!這乾淨利落的鬍子竟然還被做了造型,天哪!他是男人嗎?

舞依炫立馬起跳,「走快點!」吃的來了!

天涯立馬快步過來,舞依炫看了眼,「天涯,小鬍子不錯呀!這手藝! 醫女素心在玉壺 修鍊過?」

三飛趕緊把耳朵湊過來,只聽見天涯摸了摸束髮,「小姐,這麼誇獎屬下,還真是害羞了!」

三飛:就裝吧!

「小鬍子?」鳳沐璃摸了摸下巴,也不知道打得什麼主意!

未完再續! 450

「對不起,唯一哥哥剛剛是靜兒不好,說了不該說的話!」文靜小妹妹撅著嘴巴有些委屈地樣子。

唯一擺擺手,「沒關係,是我也有錯沒有好好說話的,還凶了你。」他傷心的很多原因也是自己真的害怕南驕和木薇會不要他,不過是這個小妹妹多說了幾句話,真正的問題還是在他自己。

文靜有些驚訝的看著唯一,「你不生氣?」她知道自己剛才那都是故意說得,而且絕對故意。而且她也知道這個小哥哥的身世了的,所以她才……

「沒有什麼好生氣的!你是妹妹,我該讓著你的。」木薇娘親說了,如果他自己都把自己當一會兒事兒的話人家也就不會了。他得適應。

唯一看了看木薇和南宮傲,求誇獎求誇獎!

木薇自豪地在唯一的臉上親了一下,「我兒子就是這麼善良。」

「哎呀,娘親,你這個樣子唯一怎麼放心把你嫁出去啊?要不是還是嫁給唯一吧!」這害羞的小奶音,簡直是要萌化大人的心吶!

「你喲!」木薇捏捏他的臉蛋后又轉過來看著文靜,「靜兒願不願意和唯一哥哥做好朋友啊?」小孩子哪有多少的惡意? 萌寶歸來爹地要排隊 任性的時候誰都有!不懂事的大人也是多了去了,所以她也不想去問文靜到底說了什麼不好的話。沒必要!

當醫生遇上不正經系統 「嗯嗯嗯!靜兒願意,非常非常非常,有那麼多的非常願意!」文靜小妹妹比劃著從爹娘這裡一直跑到爺爺那邊,呼哧呼哧的跑回來,「這麼多的非常願意。」

一眾人都被逗樂了,唯一也捂著嘴巴笑個不停,文靜就說,「唯一哥哥你笑了!對不起只讓你不高興了。我文靜打包票。」拍拍胸脯,這樣子和木薇倒是挺像的,「我以後都只會逗你笑的。」

因為文靜覺得,她都那麼說了這個小哥哥扭臉之後就完全不在意了,而且還對著她笑呵呵的了!真是個好人!娘親說了:這種男人值得嫁!

「你初來乍到的,又是我姑姑兒子,以後這一片玩耍的地兒我文靜絕對罩著你!」這大姐大的模樣,還真不知道到底誰比較大了。

「文靜妹妹,就沖你這個直爽的個性,咱倆一定得……」

「拜個把子!」這倆小奶音真是異口同聲。

南宮傲看著唯一一臉的正經,「孩子他娘,就是跟你學壞了!」邊說邊搖著頭,大有唯一之後一定是沒救了表情。

「搖什麼搖!」二話不說的就給了南宮傲腦袋一巴掌,「這是多麼好的品質。」

「呀!」第一聲文明,已經捂著心臟了。

「媽呀!」文墨已經快步到了女兒旁邊,不知道這時候落跑來不來得及?

「天哪!」文書抓緊了自家娘子的手,簡直無法呼吸。

「放肆!」上官凌已經拍案叫絕了。

「哎呀呀,木薇姐姐,當著小孩子的面就這麼暴力真是的!我詛咒你一輩子嫁不出去!」南宮傲隨機應變,立馬楚楚可憐,滿嘴是哀怨。這不嘴巴撅的渾身都是戲,可是比剛才的文靜妹妹還要高的。

這幫子老傢伙一個個緊張什麼勁兒?南宮傲暗道。

木薇直接鉗住了他的不薄不厚如此恰到好處的粉色唇瓣,要不說這不是個男的!木薇這時候還分神去了這廝的唇瓣,咋就這麼好看呢?

「詛咒我嫁不出去,你也會娶不到人的。不過沒關係!」

一秒變嘴臉什麼鬼?

木薇笑道,「因為都是別人嫁給我啊!」轉眼木薇錯過南宮傲目光直線射到了後面,小哥哥,比如你(lei)!

一個媚眼過去,毫不遮掩,大大方方!

但可惜很多人的眼裡變成了不知廉恥的!比如上官凌老頑固,還有那個李家小姐的眼裡。

飯後

木薇雖然想喝上官明昊多聊一聊比如人生規劃,可惜大家都要走,而且她覺得空氣也有些凝固了。若昕都說她最不會看眼色的,連她都察覺了那就表示…

「木薇,明日再見了!」明昊主動和木薇說了再見,而且他似乎喊著木薇也有些順口了。

小哥哥主動和她說話了,「好啊!好啊!」

南宮傲冒了出來,「唯一,提醒一下你的娘親,她已經離著上官府有一個拐角了。」

「娘親,這地兒也就咱們自家人了。」唯一扯了扯還在一直背對著走的木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