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你!找打?快滾開,別擋著我!」唐玉故意挑釁般的說道。

唐熙義氣急敗壞的嚷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讓我讓開?」

「唐熙義,你是不是覺得你身上的東西還有點多啊!還想少點什麼?」唐玉說話很壞,一下子就戳到了唐熙義的痛處。

「你,我要殺了你!」唐熙義話剛出口,伸手就要掐唐玉的脖子。

可是唐熙義的武力,一百個也未必是唐玉的對手。

瞬間,唐熙義就被唐玉所制服,單手擰到背後,隨後唐玉在唐熙義身上一腳,就把唐熙義踢了個狗吃屎。

看到唐熙義滑稽的動作,蘇曼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之後,唐玉把唐熙義如何陷害自己的事情全部說給了蘇曼。

蘇曼也不過是個從小長在蘇家的大小姐,雖然見識廣闊,可是本人並沒有接觸到什麼人性的黑暗。

尤其是聽唐玉說是堂姐和堂弟陷害他的時候,滿臉的驚奇跟不可置信。

說到水牢里驚險逃脫的時候,蘇曼情緒緊張,捂著了嘴巴。

「可以說,我能活下來,全靠老天爺不想讓我死,要是哪一步差了哪一點,都是沒有半點生機!」

整個過程唐玉講述的可謂是十分精彩,蘇曼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情緒也隨著唐玉的語言起伏不斷。

換句話說,在蘇曼的心裡,已經全然相信了唐玉才是真的唐玉,也就意味著唐熙義的身份,已經被蘇曼懷疑了。

「那唐公子此番前來,為的是?」蘇曼這個年紀,若說對青年俊傑不動心,肯定是假的,所以說話間,臉頰上有紅雲浮過。

「我來,是為了這種禽獸的奸計無法得逞,避免蘇小姐受騙,耽誤了終身大事!」

「還有呢?」蘇曼緊張而忐忑的問道。

「還有……」唐玉看著蘇曼的神情,突然有點明白了。

「沒有別的了!」唐玉果斷的回絕了。

「哦……」蘇曼臉上一黯,那種紅暈一閃而過,有一些失望。

「那,唐公子,我先去了,你好好在這裡休息,吃喝什麼的,我會安排下人好好伺候的。」蘇曼有些失落的轉身離去。

唐玉望著蘇曼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也有我的無奈啊!」

對於婀娜多姿的蘇曼,唐玉說一點也不動心,那肯定是假的,可是唐玉也絕對不是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爛人。對於陳彤,唐玉還是非常專一的。

可唐玉沒有想到的是,一切的意外居然會由那個不值一提的小丫鬟引發。

蘇曼失魂落魄的回到閨房中。

此時的翠翠方才起來。

「小姐,這麼一大早的,你去哪了啊?」

「我,沒事……出去走了走。」

翠翠跟蘇曼一起生活了多年,那自然是相互極為了解的,一看蘇曼的神情,就知道蘇曼肯定不正常。

「小姐,難道你去找唐公子了?發生什麼了嘛,給我說說唄……」

蘇曼本來就不是什麼能藏住事情的人,對於翠翠的各種詢問,蘇曼無奈中道出了實情。

「竟然是那位公子!昨天回頭土臉的,還真沒看出來!」翠翠驚奇的說著。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可今天見了我才知道!可他一點別的意思都沒有。」蘇曼略帶失望的說道。

翠翠眼珠直轉,突然間靈光一閃,說道:「小姐,若他是真的唐玉,咱們可是有婚書在的!」

「可他已經有了婚配……」

「有婚配?小姐,你看那些大人物,哪個沒有個三妻四妾的,進門以後誰的地位高,那還得靠娘家的實力……」

翠翠嘰嘰喳喳的說了一氣之後,蘇曼還真的又重拾信心了!

作者星河一夢說:今天年初一,依舊是兩章!那麼目前累計欠四章………… 次日,蘇家大堂中。

唐玉和唐熙義早早的被人叫到這裡等候,說是蘇玄有了決斷。

比起忐忑無比的唐熙義,唐玉自然是絲毫不緊張。

「你緊張個什麼啊?你不是有婚書在身嘛?唐公子?」唐玉笑嘻嘻的朝著唐熙義說道。

唐熙義冷哼一聲,故作淡定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緊張了,等著吧,蘇家主待會就把你這個冒牌貨送到官府去!」

面對唐熙義有氣無力的要挾,唐玉淡淡一笑,突然覺得跟唐熙義爭這個,毫無意義。

儘快把這件事情結束之後,重新踏上修鍊的道路才行。

等了一會,一個輕快的腳步從門口傳來。

來人是翠翠,進來直接走到唐玉身邊,把唐玉拉到一邊,小聲的問道:「唐公子,聽說你已經有了婚配?」

唐玉看翠翠問的這麼直接,也不敢隱瞞,直接回道:「有了。」

翠翠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隨後又問道:「公子覺得我家小姐樣貌如何?比起公子家裡的美嬌娘誰更好看呢?」

「蘇小姐的樣貌自然極為出眾,比起在下家裡的妻子,自然是蘇小姐更美!」唐玉極為客氣的回道。

「這樣啊,明白了!」翠翠面上一喜,轉頭離去。

又過了不久,蘇玄夫妻從正廳走來。

「把婚書拿來!」蘇玄兀然開口。

唐熙義面色一喜,以為自己有戲,連忙從懷裡把那份珍貴的婚書拿了出來。

「請蘇家主明察!」

蘇玄接過婚書,卻是看也沒有看,兩把就將婚書撕了個粉碎。

「現在你還有什麼證據?」蘇玄面色陰沉,語氣之中也帶著隱隱寒霜。

唐熙義眼睛睜的老大,不敢相信剛剛蘇玄所做的事情。

「那婚書!蘇家主您怎麼可以這樣!」

「你們是何人?來我蘇家有何事?」蘇玄沒有在意唐熙義的表情,虛指著二人問道。

「回稟蘇家主,在下乃是稅司小吏,路過蘇府時候,勿入蘇府內宅。還鬧出了不少誤會,實在不好意思,還請家主原諒。」唐玉一下就明白了蘇玄的用意。

立馬誠懇的道歉。

而唐熙義可沒有這個悟性,「蘇家主,您怎麼能擅自撕毀我的婚書!這可是您當初和我爹簽定的啊!怎麼可以這樣!」唐熙義蹲在那些婚書隨便間,想要拾起婚書。

「我問你是何人?」蘇玄聲音大了不少,同時也多了幾分嚴厲。

唐熙義聽了一驚,趕忙回道:「在下乃是唐玉,帶著婚書前來想蘇小姐求親!」

「求親?可有婚書?」

蘇玄這一句,讓唐熙義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你居然不想承認了?好一個一諾千金的蘇家家主!原來不過是言而無信之輩!」 重生之跨國巨頭 唐熙義被蘇玄的動作生氣至極!

情緒激動間,口無遮攔的說著。

「來人,將這個滿口胡話的小子拖出去,按照擅闖民宅的罪名送到官府去!」蘇玄話音未落,就從門口進來兩個青衣大漢,一左一右的壓住唐熙義,把他從門裡拉了出去。

「蘇玄,你不能這樣,你跟唐思義有過約定!你不能對我這樣!」

「嗵!」一聲沉重的悶響之後,唐熙義的聲音消失了。

見唐熙義已經失去了娶蘇曼的機會和憑證,唐玉也是心裡一松。

「蘇家主,若是沒有別的事的話,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唐玉比起唐熙義來說,識趣多了。

「來人送客!」

轉眼的功夫,唐玉就離開了。

「爹爹。你怎麼如此對待女兒的婚事!」蘇曼立馬從後面的屏風出來。

「這兩個皆是心懷鬼胎之人,若是將你嫁給他們其中一,爹爹都心痛無比。為了你的幸福,爹爹可是違背了跟唐思義叔叔的約定啊!」面對蘇曼的質疑,蘇玄也是有些無力。

「乖女兒,爹爹還是為你好啊!那唐家的實力,比起咱們家來說,你就是下嫁!嫁過去以後有多少苦日子!」

蘇曼瞪大了眼睛,沒有想明白蘇玄到底是哪裡為了她好。

一邊的蔣楚然也跟著蘇玄的話繼續往下說,「我的乖乖,你就聽爹娘的,准沒錯!那唐家兩個人,就剛剛的表現,也給不了你多少幸福!聽娘的,以後娘一定個給你介紹一個更好的!」

孽愛深囚 「是啊……」

隨後便是一通說教。

蘇曼神情有些不悅,可是面對父母的這般言語,也失去了爭辯的興緻。

只是低頭看著地上的那張被撕碎的紅色婚書。

「曼曼,爹娘都是為了你好!你好好想想!」

良久之後,蘇家的大廳,一個下人在蘇家幾人都離開后,正在打掃,那幾片紅色的婚書已經被掃到了一起。

下人正要好奇的撿起來看看這紅色婚書裡面的內容時候,翠翠跳著小步,歡快的進來了。

「王媽,等等……」

隨後翠翠走了過來,一片片的拾起,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王媽,你繼續吧!」

隨後,再次揮動長腿,蹦蹦跳跳的朝著蘇曼的閨房去了。

「小姐,小姐,我回來了!」翠翠幸喜將那一片片被撕碎的婚書放在了桌子上。

「乾的不錯!」蘇曼稱讚了一句。

隨後想起了那個拒絕自己的男人。

「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被人拒絕過!你居然這麼無視我!難道我長的真的不如你的家裡嬌妻美?」

「哼哼,有婚書在,你就是我的了!想娶也得娶,不想娶也得娶!」

蘇曼被唐玉無情的拒絕,這讓從小几乎沒有受到過挫折和打擊的蘇曼很不爽。

有一句俗話說的好,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是想要。

而此時的蘇曼就是處於這樣的一種狀態,甚至於她的情緒中,只有少部分是喜歡唐玉,想要跟唐玉結婚。而更多的部分都是想要證明自己的吸引力。還有就是跟自己慪氣。

「對嘛!這才是我的小姐,雖然他是別人的,可是搶回來就是了!咯咯!小姐現在這樣,還真的像一隻護食的母老虎呢!」翠翠一邊偷偷的想道。

蘇曼看著一邊翠翠偷笑的樣子,臉色一板。

「你別笑,到時候,你也一樣是暖床的丫鬟!」

「是是是,翠翠一輩子都伺候小姐,永遠給小姐鋪床疊被。」翠翠也知道剛剛偷笑是有點不太好,連忙說著好話。 沒多久,唐熙義就被壓著扭送到了官府。

蘇家狀告他的罪名是假冒女婿,意圖騙錢騙色。

而蘇家在藍宇的關係來說,無論是訟師還是關係,都是唐熙義這個在藍宇沒有絲毫根基的人能夠撼動的。

很快就上堂審理,沒多久,就以欺詐罪,判了五年,隨後就關到了監獄裡頭。

「我是冤枉的!」

「我是冤枉的!蘇玄,我跟你沒完!」

「放開我……」

已經被鎖上鐐銬的唐熙義,在去往監獄的路上,毫無意義的掙扎著。

而護送他去的看守,則是見慣不怪的看著。

「小子,你什麼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敢在藍宇去騙蘇家的錢財!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去林家騙呢?那多刺激啊!」

「喔!你瞎說什麼。我有婚書在身,怎麼能是騙呢!都是蘇家那個老傢伙他言而無信!他出爾反爾!」命運突然如此巨變的唐熙義,已經亂了神志。胡言亂語的解釋著。

那看守看向唐熙義的眼神中有些憐憫,又有些戲謔。

走了幾步,那看守突然在唐熙義的后腰上摸了一把。

「沒看出來啊,你身上還挺軟的!」看守淫邪的笑了笑。

唐熙義可聽說過牢房裡的那些人,尤其是長期得不到女人的人,甚至會把男人當作女人來用。

「你幹嘛!」唐熙義驚恐的看著那看守。

「不幹嘛,不幹嘛!待會你就明白了!嘿嘿!」

在異常的驚恐中,唐熙義進了大牢,在獄卒的照看下,洗了身體,換上了一身乾淨的囚服。

「袁隊長!我剛看了,那臉蛋長的俊俏,而且身上細皮嫩肉的,是個好貨色!我給您準備準備?您嘗嘗鮮?」

一個滿臉鬍子的男人隨地吐了一口痰,「好貨色?好!正好有些日子沒開葷了!」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