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奶奶過獎了!」戰亦寒勾唇道。能和瑾月在一起,的確是他今生最大的福氣。

「你們散步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劉奶奶說道。年紀大了,逛一會兒就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目送著劉奶奶和護士離開,蘇瑾月有些遺憾的收回了目光,嘆了一口氣,「劉奶奶的肌肉已經壞死了,就算治療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她剛剛用透視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劉奶奶雙腿上的肌肉都已經萎縮了。

戰亦寒點了點頭,神色凝重道:「劉奶奶的丈夫也是一名軍人,只是她丈夫在戰爭中犧牲了,所以她也沒有兒女。」

蘇瑾月感覺鼻子有些酸酸的,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如果能治好劉奶奶的腿該有多好。」劉奶奶治好了腿,身邊就算依然沒有親人陪著她,但是她可以去她想要去的地方。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坐在輪椅上靠著護士推著她走。只是不管是現在的醫學,還是將來的醫學,都無法讓壞死的肌肉重新煥發生機。 車子很快就來到一個有著嚴密防守的大門前,站在門口的兩名哨兵示意車子停下來。

其中一名哨兵小跑著來到車前,對著車裡的魏源星敬了一個禮,「首長!請您出示一下您的證件。」就算認識魏源星,該走的程序還是必不可少的。

魏源星拿出證件,給哨兵看了一下。

「謝謝首長!」哨兵再次敬了一禮,走到後面對著戰亦寒和蘇瑾月敬了一禮,「兩位請出示一下證件,沒有證件請下車登記。」 總裁爹地,媽咪是我的! 軍事基地可是絲毫都馬虎不得的。

等到蘇瑾月登記好,魏源星開車駛入了軍區,經過操場時,遠遠的就看到有一隊著裝筆挺的女兵,正站在那裡接受著檢閱。

「蘇瑾月,看來你今天的對手應該是這些女兵,她們可是很強的,你可不能大意了。」魏源星收回目光道。這些女兵是這個軍區中唯一的一隊女兵,她們每個人身手矯健,驍勇善戰,就連很多男兵都不是她們的對手。

蘇瑾月看著那一隊女兵,眼中有著一絲羨慕之色,「能和她們戰一場,就算輸了不虛此行。」她也曾夢想過要當一名女兵,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還是覺得醫生更適合自己。

魏源星將車開到停車場,剛剛將車停穩,就有一名小戰士小跑了過來。

小戰士對著車裡的魏源星敬了一禮,「首長!老首長他們在三號訓練場等你們。」

「知道了!」魏源星推門走下車。

在士兵的帶引下,蘇瑾月三人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小型訓練場,剛剛在車上看到的那一隊女兵,此時正站在訓練場的一旁,她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自信的神采。

在訓練場的中央,坐著幾名穿著軍裝的威嚴軍人,在他們的中間,一名身散發著上位者氣息的老者正坐於那裡。他自然就是在華夏有著舉足輕重地位,開國元勛之一的魏平山魏老爺子。

魏源星帶著戰亦寒和蘇瑾月,來到魏老爺子一行人的面前,「爺爺!她就是蘇瑾月,亦寒的未婚妻。」

魏老爺子微微頷首,看向蘇瑾月,銳利的目光猶如實質一般的在蘇瑾月的身上掃視著,見蘇瑾月神情平靜的與他對視,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欣賞之色。難怪孫子要將名額給她,能這樣與他平靜的對視,就算是坐在自己身邊的這些軍人,也未必能做的到。

魏老爺子微微一笑,將目光轉向了戰亦寒,「亦寒,傷好了些嗎?」

蘇瑾月暗暗地舒了一口氣。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她的手心裡現在都是汗,還好老爺子轉移了目標。

「謝謝魏爺爺關心,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戰亦寒目光恭敬的應道。現在他還沒有歸隊,自然叫魏爺爺更合適一些。

「那就好!」魏老爺子笑著點了點頭,再次看向蘇瑾月,「聽源星說你同意接受挑戰?」

「是的老首長!」蘇瑾月點頭應道。

「不怕輸嗎?」魏老爺子挑眉問道。

「比賽本就有輸贏,自然不怕。」蘇瑾月道。她若是怕輸,就不會答應接受挑戰了。

「很好!」魏老爺子讚賞的點了點頭,看向坐於身旁的一名軍官,「嚴京,你來說一下挑戰的流程。」

「是!」那名軍官站起身,開口道:「這次的挑戰一共分為三場,第一場是實力挑戰,一共三輪,贏兩局為勝;第二場是拆裝手槍,比速度,誰時間快誰贏;第三場是射擊,每人十發子彈,誰打的環數累積分高為勝。三場挑戰,只要能贏兩場就算勝利。」

「可有異議?」魏老爺子微笑著看著蘇瑾月。他一直在觀察著她,越看越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姑娘,特別是她身上的那種沉穩氣質,絕對不像是一個剛剛從農村出來的姑娘,反而像是一個早已見慣了風浪的人。這個蘇瑾月不簡單啊!

「爺爺!這對蘇瑾月不公平,蘇瑾月的身手是不錯,但是對於射擊和拆裝,她卻是絲毫沒有經驗的,這不是穩輸嗎?」魏源星開口道。

魏老爺子沒有理會自己孫子的叫嚷,看著蘇瑾月,「你怎麼看?」他當然知道蘇瑾月不懂拆裝和射擊,但是那個名額也不是那麼好得的,要讓其他人心服口服,就得讓他們無話可說。

「我試試。」蘇瑾月道。她是不懂射擊和拆裝,但是她可以學,自從她修鍊后,她學起東西來更快了。

魏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嚴京,開始吧。」

嚴京得到得到命令,踱步走到那一隊女兵的面前,「徐萌出列!方燕燕出列!凌小雨出列!」

「是!」隨著三道響亮的回答,三名女兵精神抖擻的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嚴京掃了三人一眼,「第一場實力挑戰由你們三人負責。」她們三人的實力在隊伍中是中上游的存在,老首長說不能放水,所以他只能選出比較強的女兵來應戰。

「是!」三人齊聲應道。

蘇瑾月走到場地的中央,等著第一名挑戰選手上場。既然來了,她自然要力以赴。

方燕燕走到蘇瑾月的面前,對著蘇瑾月拱了拱手,「我是方燕燕,請多多指教。」

「我是蘇瑾月,請多指教。」蘇瑾月也拱手道。

方燕燕揚了揚唇,擺出攻擊的動作。在她看來蘇瑾月實在不堪一擊,估計她只要兩招就可以將蘇瑾月打敗了。

愛之轉彎 蘇瑾月站在那裡,看著方燕燕等著她攻擊過來。對於這場實力挑戰,她還是很有自信的,畢竟她是一個修鍊者。

方燕燕見蘇瑾月不主動攻擊自己,便選擇了主動攻向蘇瑾月。速戰速決,才能體現出她們鴻雁小隊的實力之強。

蘇瑾月在方燕燕攻擊向自己的時候,側身躲開了她的拳頭,在與對方錯身而過之時,她的手指輕點上了對方腰間的穴道。她要的只是贏而已,並不需要靠傷害對方來達到目的。

方燕燕只覺得腰間一麻,接著就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為什麼突然就動不了呢? 車子很快就來到一個有著嚴密防守的大門前,站在門口的兩名哨兵示意車子停下來。

其中一名哨兵小跑著來到車前,對著車裡的魏源星敬了一個禮,「首長! 竹馬大人太妖孽 請您出示一下您的證件。」就算認識魏源星,該走的程序還是必不可少的。

魏源星拿出證件,給哨兵看了一下。

「謝謝首長!」哨兵再次敬了一禮,走到後面對著戰亦寒和蘇瑾月敬了一禮,「兩位請出示一下證件,沒有證件請下車登記。」軍事基地可是絲毫都馬虎不得的。

等到蘇瑾月登記好,魏源星開車駛入了軍區,經過操場時,遠遠的就看到有一隊著裝筆挺的女兵,正站在那裡接受著檢閱。

「蘇瑾月,看來你今天的對手應該是這些女兵,她們可是很強的,你可不能大意了。」魏源星收回目光道。這些女兵是這個軍區中唯一的一隊女兵,她們每個人身手矯健,驍勇善戰,就連很多男兵都不是她們的對手。

蘇瑾月看著那一隊女兵,眼中有著一絲羨慕之色,「能和她們戰一場,就算輸了也不虛此行。」她也曾夢想過要當一名女兵,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還是覺得醫生更適合自己。

魏源星將車開到停車場,剛剛將車停穩,就有一名小戰士小跑了過來。

小戰士對著車裡的魏源星敬了一禮,「首長!老首長他們在三號訓練場等你們。」

「知道了!」魏源星推門走下車。

在士兵的帶引下,蘇瑾月三人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小型訓練場,剛剛在車上看到的那一隊女兵,此時正站在訓練場的一旁,她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滿是自信的神采。

在訓練場的中央,坐著幾名穿著軍裝的威嚴軍人,在他們的中間,一名全身散發著上位者氣息的老者正坐於那裡。他自然就是在華夏有著舉足輕重地位,開國元勛之一的魏平山魏老爺子。

魏源星帶著戰亦寒和蘇瑾月,來到魏老爺子一行人的面前,「爺爺!她就是蘇瑾月,亦寒的未婚妻。」

魏老爺子微微頷首,看向蘇瑾月,銳利的目光猶如實質一般的在蘇瑾月的身上掃視著,見蘇瑾月神情平靜的與他對視,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欣賞之色。難怪孫子要將名額給她,能這樣與他平靜的對視,就算是坐在自己身邊的這些軍人,也未必能做的到。

魏老爺子微微一笑,將目光轉向了戰亦寒,「亦寒,傷好些了嗎?」

蘇瑾月暗暗地舒了一口氣。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她的手心裡現在全都是汗,還好老爺子轉移了目標。

「謝謝魏爺爺關心,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戰亦寒目光恭敬的應道。現在他還沒有歸隊,自然叫魏爺爺更合適一些。

「那就好!」魏老爺子笑著點了點頭,再次看向蘇瑾月,「聽源星說你同意接受挑戰?」

「是的老首長!」蘇瑾月點頭應道。

「不怕輸嗎?」魏老爺子挑眉問道。

「比賽本就有輸贏,自然不怕。」蘇瑾月道。她若是怕輸,就不會答應接受挑戰了。

「很好!」魏老爺子讚賞的點了點頭,看向坐於身旁的一名軍官,「嚴京,你來說一下挑戰的流程。」

「是!」那名軍官站起身,開口道:「這次的挑戰一共分為三場,第一場是實力挑戰,一共三輪,贏兩局為勝;第二場是拆裝手槍,比速度,誰時間快誰贏;第三場是射擊,每人十發子彈,誰打的環數累積分高為勝。三場挑戰,只要能贏兩場就算勝利。」

「可有異議?」魏老爺子微笑著看著蘇瑾月。 緣起情深 他一直在觀察著她,越看越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姑娘,特別是她身上的那種沉穩氣質,絕對不像是一個剛剛從農村出來的姑娘,反而像是一個早已見慣了風浪的人。這個蘇瑾月不簡單啊!

「爺爺!這對蘇瑾月不公平,蘇瑾月的身手是不錯,但是對於射擊和拆裝,她卻是絲毫沒有經驗的,這不是穩輸嗎?」魏源星開口道。

魏老爺子沒有理會自己孫子的叫嚷,看著蘇瑾月,「你怎麼看?」他當然知道蘇瑾月不懂拆裝和射擊,但是那個名額也不是那麼好得的,要讓其他人心服口服,就得讓他們無話可說。

「我試試。」蘇瑾月道。她是不懂射擊和拆裝,但是她可以學,自從她修鍊后,她學起東西來更快了。

魏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嚴京,開始吧。」

嚴京得到命令,踱步走到那一隊女兵的面前,「徐萌出列!方燕燕出列!凌小雨出列!」

「是!」隨著三道響亮的回答,三名女兵精神抖擻的從隊伍中走了出來。

嚴京掃了三人一眼,「第一場實力挑戰由你們三人負責。」她們三人的實力在隊伍中是中上游的存在,老首長說不能放水,所以他只能選出比較強的女兵來應戰。

「是!」三人齊聲應道。

蘇瑾月走到場地的中央,等著第一名挑戰選手上場。既然來了,她自然要全力以赴。

方燕燕走到蘇瑾月的面前,對著蘇瑾月拱了拱手,「我是方燕燕,請多多指教。」

「我是蘇瑾月,請多指教。」蘇瑾月也拱手道。

方燕燕揚了揚唇,擺出攻擊的動作。在她看來蘇瑾月實在不堪一擊,估計她只要兩招就可以將蘇瑾月打敗了。

蘇瑾月站在那裡,看著方燕燕等著她攻擊過來。對於這場實力挑戰,她還是很有自信的,畢竟她是一個修鍊者。

方燕燕見蘇瑾月不主動攻擊自己,便選擇了主動攻向蘇瑾月。速戰速決,才能體現出她們鴻雁小隊的實力之強。

蘇瑾月在方燕燕攻擊向自己的時候,側身躲開了她的拳頭,在與對方錯身而過之時,她的手指輕點上了對方腰間的穴道。她要的只是贏而已,並不需要靠傷害對方來達到目的。

方燕燕只覺得腰間一麻,接著就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震驚之色。這是怎麼回事?自己為什麼突然就動不了呢? 見方燕燕站著不動,鴻雁小隊的眾人都詫異的看著她。

「燕燕這是怎麼了?怎麼不攻擊啊?」

「是啊,好奇怪。」

「燕燕,你快上啊,別給我們鴻雁小隊丟臉。」

坐在魏老爺子身旁的幾名軍官,也都詫異的看著站在那裡不動的方燕燕。

「那個女兵這是怎麼了?看她的表情似乎像是動不了一般。」

「我聽說那個蘇瑾月是個醫生,精通點穴,這次被抓的那五個倭國人就是被她制服的。」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女兵被點穴了?可是我根本就沒有看到蘇瑾月點穴的動作。」

「我也沒有看到。」

魏老爺子拿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嘴角微微揚起一絲弧度。能一招就點住對手的穴道,蘇瑾月的功夫絕對在對方之上。

方燕燕試了半天,還是無法動彈,只能垂頭喪氣道:「我輸了。」雖然很不甘心,但是蘇瑾月能一招就讓她動不了,她不認輸又能怎麼樣。

「燕燕!」鴻雁小隊的眾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方燕燕。燕燕一向好強,這次怎麼這麼輕易就認輸了呢?

蘇瑾月走上前,手指在方燕燕的腰間點了一下。

「你竟然會點穴。」方燕燕此時才明白自己動不了的原因。她還以為只有武俠小說里才有點穴這門功夫,沒想到現實中真的有,而且還讓她給遇到了。

「我是一名醫生,精通穴道而已。」蘇瑾月微笑道。

「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切磋。」方燕燕對蘇瑾月拱了拱手,抬步向著隊伍走去。她才不信蘇瑾月的話,蘇瑾月若是功夫不好,是不可能那麼輕鬆避開自己拳頭的,而且還那麼精準的點住她的穴道。

「燕燕,你剛剛真的被她點穴了嗎?」

「被點住穴是什麼感覺?」眾人七嘴八舌的問道。她們也是看到蘇瑾月解穴的動作,才知道燕燕之前為什麼會認輸。

方燕燕點了一下頭,對著即將要上場的凌小雨說道:「那個蘇瑾月的功夫可能在我之上,你要小心一點。」

「好,我上去了。」凌小雨抬步向著蘇瑾月走去。她一定要打敗蘇瑾月,替她們鴻雁小隊爭回面子。

凌小雨來到蘇瑾月面前,「聽說你會點穴,我倒是要見識一下,看招吧!」

說話間,她已經快速的向著蘇瑾月攻擊了過去,她的攻擊很快,攻擊的角度十分刁鑽。她平時擅長的就是快速攻擊,將對方打個措手不及。

只是在蘇瑾月的眼中,凌小雨凌厲的攻擊還是太慢了一些,她伸出手如閃電般的抓住了凌小雨劈過來的手刀,往自己身前一帶,然後一個過肩摔將凌小雨摔在了地上。

凌小雨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接著就已經被蘇瑾月摔在了地上,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有些愣愣的眨了眨眼睛。我這是輸了嗎?

鴻雁小隊的眾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這也太快了吧!小雨的實力她們最為清楚,整個小隊只有隊長可以將她打敗。那蘇瑾月的實力是有多強啊!

「看來第一場比賽的結果已經註定了。」

「沒想到那個蘇瑾月的實力那麼強。」

「爺爺!我就說蘇瑾月厲害吧。」魏源星得意的笑道。那得瑟的表情,就像是他自己贏了比賽一般。

「臭小子!」魏老爺子瞪了魏源星一眼。不過他對蘇瑾月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不知道接下來兩輪她會不會同樣出色呢?

蘇瑾月走到凌小雨身旁,微笑著向她伸出了手,「還繼續嗎?」贏了這一場,第三輪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凌小雨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借力站了起來,「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她的實力,就算在整個鴻雁小隊,也是頂尖的存在。隊長與她對戰,她也從來沒有這麼快就落下風過。可見蘇瑾月的實力是有多強。再打下去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反正結果都是一樣。

嚴京看向魏老爺子,見魏老爺子點了一下頭,便開口宣佈道:「既然蘇瑾月已經連勝兩輪,那我就宣布,蘇瑾月第一場挑戰取得勝利。接下來是第二場挑戰,請要出戰的選手準備好上場。」

「我有個請求。」蘇瑾月開口道。

「你說。」嚴京點頭道。

魏老爺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看著蘇瑾月。他倒要看看,她會提出什麼樣的請求。

「我沒有接觸過槍,所以我希望可以給我一些時間練習一下。」蘇瑾月提出請求道。

嚴京詢問的看向魏老爺子。

魏老爺子點了下頭。拆裝槍看似簡單,但是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這需要對槍十分熟悉。很多士兵就算常年用槍,拆裝起來也需要三四分鐘左右,才能完成。

「你需要多少時間?」嚴京問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半個小時。」

「好,就給你半個小時。」嚴京同意道。

「爺爺!我帶蘇瑾月去。」魏源星道。他很期待蘇瑾月在半個小時內,能練習到什麼樣的程度。

魏老爺子瞪了魏源星一眼,「哪都有你。」他也很想知道,半個小時后蘇瑾月會不會給他帶來驚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