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術雖然強大,可他推演的命運仍然需要施法者自己去悟。

悟到了,便能透析命運之理,改變命運。

悟不到,一切成休。

「星辰破滅,空間自然就毀壞?那空間風暴···」

艾克皺起眉頭,他已經推演出一種答案,可那結果實在讓人不寒而慄。

沒錯,那星空中懸浮的星辰可能就是破開目前困局的答案,即便沒有使用過預言術,艾克也考慮過這些星辰的用處。

但也因為一無所知,艾克不敢輕舉妄動,在遺忘之塔中,每一個物什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命運推演的畫面也是這樣顯示,當星辰破碎,整個空間便會崩塌,屆時,空間風暴便會大舉入侵,將一切破壞掉!

這也是艾克不敢選擇這個答案的原因,這簡直就是死中求生的辦法!

「命運,真的不可捉摸嗎?」艾克攥緊雙拳,他已經做出自己額選擇了。

相信那一幅幅畫面,那便是此刻命運的理!

毀滅奧義!義靈九變!

比起破壞,有什麼比毀滅奧義還要狂暴的?

艾克揮手即來,毀滅奧義凝聚成一團,壓抑了整片星空。

四星傳世魔法!烏之雲汐!

伴隨著艾克的一聲大喝,這個未曾出世的四星魔法轟然降臨!

一個純粹的破壞性魔法!一個由毀滅的力量構造的可怕炸彈!

轟!

似乎是察覺到了烏之雲汐的威脅,此處空間的魔法規則終於行動起來,守衛在星辰的周圍。

烏之雲汐徹底爆發了,一浪浪的毀滅力衝擊過來,帶著決絕與瘋狂。

哪怕此時的毀滅奧義沒有踏入規則的行列,但他身為王者的資質註定能與普通的規則相抗衡!

他蔑視著一切!衝破了魔法規則層層的阻礙!

碰!

第一顆星辰爆炸了!引起了一連串的轟炸!

空間被炸開了花! 美麗綻放的星辰破滅之後,化為星光點點,直擊空間。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堅韌不可摧的空間規則隨著星辰的破滅而崩塌,空間通道中的風暴正在吞噬著一切。

艾克的心不爭氣的跳動起來,他明白已經來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御守琉璃!

在風暴即將席捲過來的剎那,艾克毫不猶豫的開啟了不滅之軀所攜帶的子魔法。

青金色的能量自構造的魔法中湧出,包裹住他的身子,即便是恐怖如空間亂流也無法擊破御守琉璃的三秒無敵時間。

「那道路,在哪裡?」

艾克默數著三秒之數,預言中的通道模模糊糊,隱藏在星辰炸裂的某處。

一!

依舊是爆裂聲聲,毫無生路!

二!

亂流威力狂增,空間的崩塌速度加快數十倍!

三!

艾克猩紅著雙眼,御守琉璃的效果即將消失,他已經做好了用時光回溯的手段回到三秒之前。

就在這時,最中央的一顆星辰中醞釀出了一條淡白色的星光之路。

自星光之路誕生的那一刻起,穩固的規則便強勢鎮壓了暴起的亂流,直達艾克所在的位置。

「果然!」艾克松出一口氣,他明白自己賭對了。

這個空間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囚牢,而是一個試煉空間!死中求生!

迷姝 這個試煉空間實際上考察的有三點。

第一是最基礎的力量,想要破碎那些星辰可不是一個弱者能做到的,至少那一擊足以媲美七階大魔導師。還有星辰破滅之後也需要強大的能量渡過幾秒鐘的暴亂。

第二便是決心,沒有橫下一顆心來是不可能面對星辰破碎之後的結果。

最後考察的還有鎮定!屬於魔法師的一顆大心臟。

因為從星辰破滅之後到星光之路開啟的那一段時間足以動搖施法者的心志,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亂了心神,失去原有的位置,從而被亂流撕碎。

要知道星光之路從星辰被破滅開始就確定好了接引的位置,正是施法者所站的地方。

所有的信息都是這座遺忘之塔反饋給艾克的,讓艾克無語的是,原本在試煉空間中會將通關的方式通過影像傳遞出來,供試煉者選擇。

然而現在,由於時間流逝,能量供應不足,讓遺忘之塔只能維持基礎的運轉,取消了這個功能。

若非艾克僥倖使用了一次預言術,恐怕被關上一段時間都還無法確定出去的方法。

「這還只是初次的考驗。」艾克踏上穩固的星光之路喃喃道。

從傳輸過來的信息看,這一層名為試煉煉獄,最後面對的還是一個試煉對象。

結合他從預言術中瞧見的畫面來看,那個模糊的高大背影恐怕就是星光之路盡頭的對手了。

當宅女撞上高富帥 咻!

當艾克消失在了星光之路時,此處的空間也完成了崩塌,化為一連串的空間規則,又遁入魔法陣中。

沒錯,整個試煉煉獄皆是由一個大型魔法陣來運轉的,這些試煉空間隨著闖入者而自動生成,被破滅之後又化為規則歸入魔法陣中靜待著下一個闖入者。

這種神奇的布陣能力足以顯露那個時代可怕的魔法程度,只可惜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些東西再也找不回來了,著實令人扼腕。

另一邊的唐克進度則是比艾克快上不少,他已經進入了傳承樓閣,並由此突破入第四層的流浪之空。

他與星辰古神之間也該有個了斷了。

「快一點!」

跨過星光,艾克的身影出現在了一處峽谷中。

這是一座完整的大峽谷,佔地不亞於一座超大型的城市,頭頂甚至還有藍天與赤日,一切都模擬的和外界一模一樣。

若不是艾克瞧見了一處石梯,恐怕都要以為這又是一個主空間了。

奧術感知!

艾克的雙眼蒙上了一層元素,石梯就在他的視線之內,可他要小心那道虛幻的身影。

「沒有變化?」艾克慢慢在峽谷之上的戈壁灘上走著,小心翼翼的靠近著石梯。

奧術感知反饋回來的信息並不樂觀,前路什麼都沒有!

正因為沒有,才會恐懼!

嗡!嗡!嗡!

不多時,空間泛起了漣漪,艾克張大了嘴巴。

在他的視線中,一道道規則糾纏著破開空間,並迅速形成一個人形生物的骨架,他高約三米,充斥著一股莽荒氣息。

咻!咻!咻!

一息之後,元素暴動,構成了他的血肉經脈。

短短三秒不到的功夫,一個類人型生物便出現在了艾克面前。更重要的是艾克完完整整的瞧見了一個「人」誕生的過程!

規則為骨,元素為軀!這種手段簡直就像是神明造人!

「吼!」

那人的一聲咆哮也打斷了艾克的遐思,他面無表情,雙腿微微彎曲,一躍而起,竟直接躥到了幾十米的空中。

「元素傀儡!」艾克眼睛發亮。

傀儡術在埃爾洛很常見,無論是矮人還是地精、侏儒,都有大把的匠師將其作為一門高超的手工學說。

同樣的,傀儡學也是當代機器人學說的基礎,位於起源首位。

原來你還在這裏 而元素傀儡就是一種失傳了的技術,他完全摒棄了各種金屬、木製、土質材料,而是藉由遊離的元素,以及一個特定的場合,特定的魔法陣製造出來的。

很顯然,支撐著這個元素傀儡的就是試煉煉獄這一層的大魔法陣!

換句話說,元素傀儡只能存在於試煉煉獄中,而在這煉獄中,就相當於在他的領域之內!

對於艾克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哈!」

空中的元素傀儡雙手朝前虛握,魔法陣一陣閃爍,一柄燃燒著火焰的元素大劍便自動生成。

兵術!炎龍幾!

轟!

橘紅色的火焰席捲了長空,一條巨龍浩蕩衝下,它的眼眸不停燃燒著,含著一股憤怒。

三星·岩石壁壘!

艾克反手便是一面岩牆,反應不可謂不快。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亂了艾克的心神,那岩石壁壘沒有絲毫的抵抗力,直接被瓦解為元素,轟然潰散。

棕色的魔法規則也漸漸消去,隱匿入艾克的真理世界當中。

「不可能!」艾克失聲道,下一秒火焰徹底將他吞沒。

高溫將艾克體內的水分蒸干,他的表皮甚至開始出現了皸裂紋。

可怕的火毒在他的體內肆虐著,此時的艾克徹底失去了戰鬥力,等待他的將會是死亡!

「時光回溯!」

艾克大喝一聲。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嗡!

時間之力啟動!時間回溯!

咻!

一瞬間,艾克回到了未曾受傷的狀態。

「呼————」他劇烈喘息著,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

艾克一雙眼睛睜的又大又圓,神經中還未散去的痛苦提醒著他剛才的兇險。

「這是怎麼回事?」艾克一邊防備著元素傀儡的下次進攻,一邊思考起來。

很快他有了答案,不過還得測試一下。

雷光穿刺!

嗡!

噗嗤!

這一次艾克凝聚的魔法尚未成型便破散了,彷彿有一雙無形的大手牢牢束縛住了元素的運轉。

「果然!」艾克冷汗直往外冒。

這個魔法陣不一般,他除了支撐起元素傀儡的身體與進攻外,還限制了試煉者使用的魔法。

換言之,元素魔法在這裡沒什麼用!一旦施展反而會被補給到魔法陣中成為元素傀儡的養料。

「試煉煉獄,果然是個煉獄。」艾克苦笑一聲。

在遺忘之塔那個時代,基本上的人都是魔法師吧,但這試煉偏偏不讓人用魔法來開戰,簡直就是作弊。

「哈!」

乘著艾克思考的功夫,元素傀儡再次攻過來,手中的火焰大劍也被紫色的雷霆劍所取代。

「可惡!」艾克低罵一句,元素傀儡的表現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那雷霆劍的能量來源明顯就是自己的雷光穿刺。

雷獸咆哮!

元素傀儡奮力甩出大劍,一頭雷獸風掣電馳,帶著一路火花便嚙噬過來。

「惡獄君主!」艾克怒了,直接喚醒了體內隱藏的那頭惡魔。

一股股精純的力量湧向他的四肢百骸,讓他的模樣一變再變,進入君主狀態。

那一隻猶如華貴金屬打造的手臂好似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流動著別樣的美感。

拳!震蕩!

「我可還有體術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