綱手冷著臉說道。

「安了安了,絕對不會讓實驗室踏上火之國一步!」春野櫻擺擺手笑道。

簽到從一棟樓開始 五代目火影便瞪了她一眼,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你別想著從村子或者我這邊拿到關於克隆的資料,在大蛇丸基地獲得的資料,回到村子之後也必須全部上繳!」

少女頓時兩眼一翻,苦著一張小臉訴道:「師傅,你這是要我在短短的幾小時內把所有資料都背下來嗎?」

仔細一想就知道不可能吧!

如果大蛇丸辛苦了多年的資料有那麼簡單,是一夜之間就能背下來的量,那她也不用這麼麻煩了,自己去把克隆搞出來吧!

綱手的表情仍然是淡淡的,不帶任何暗示。

「那是你自己的事。」

她說道。

(保底更新22。求月票!千萬別掉下新書風雲榜呀!另外求章說求推薦求訂閱~) 治療忍術在少女纖細的腳踝上覆蓋的藍光,閃爍幾下后宣告忍術結束。

綱手鬆開手,站起來。

「好了!治療結束!」她用力拍了一下少女那兩瓣弧線優雅的軟白嫩肉,發出啪一聲脆響,「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忍術我也已經交給你了,自己想辦法吧!」

「疼……」少女揉揉屁股,皺起秀眉開始體悟綱手話里的玄機。

她發現綱手今天真是話裡有話,一句話絕不說透,非要拐幾個彎才能搞懂。

像這句「該說的我已經說完了,忍術我也已經交給你了「就別有深意,尤其是她說已經把忍術交給自己了,那是什麼意思?

綱手教過的忍術,一共就那麼幾個,仔細想想看,似乎也沒哪個忍術能幫得上啊?

她需要的是,能幫助她在極短時間內記下大量資料的忍術……

春野櫻躺在床上苦思冥想了好一會兒,一無所得。

倒是綱手等了她好一會兒,還不見她起身,便催道:「小櫻,你還不穿衣服,我可是要出去了!」

她看著少女如夢初醒般坐起來穿衣服,微微嘆了一口氣。

綱手早就過了為忍術瘋狂的年齡,在少女身上看到的那股衝勁,在她體內已經消失很久了。

她其實已經有點刻意刁難的意思了,就是想讓櫻知難而退。

把地點定在火之國以外,本想她會因為在國外建立基地的困難而放棄這個想法,沒想到櫻居然不知不覺和雪之國大名風花小雪勾搭到一塊了,本是委婉的勸退,結果反而成了一種鼓勵。

這事其實不需要太急,等過個兩三年,她真的掌控了木葉的局勢,到時再宣布啟動克隆人的實驗,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對於外行人來說,人體實驗是很殘酷的事情;但是作為醫療忍者,綱手卻很清楚這種實驗只要用在正處,對木葉忍者來說是一件絕好的消息。

比如說,只要開禁人體實驗,綱手有把握在幾個月以內把幹細胞的應用做出來,能用幹細胞分化成組織、器官,沒有任何副作用地治癒身體殘缺的忍者,從此木葉忍村的字典里將不會再有殘疾這個詞。

比如說,木葉已經好多年沒有新葯誕生,而只要允許進行克隆人的人體實驗,那麼新醫療藥物的研發速度將會提高無數倍,忍者們的戰場恢復能力或者急救能力將會大大提高,秋道家族的秘葯,也不會再屢屢出現吃死人的情況。

只要等上這麼幾年,等宣傳到位,潛移默化地將人體實驗正名,就能名正言順地進行人體實驗。

所以櫻根本沒必要現在就冒險做這個。

不過,鼓勵也好吧,年輕人有衝勁也是一件好事。

自從自來也提到那個叫做「曉」的組織,綱手心裡便一直有不詳的預感……所以在未來的風雨來臨之前,她也希望年輕人能加快成長速度。

櫻若是真的去雪之國搞什麼實驗基地,只要別用木葉的人做實驗素材,有她護著,木葉其他人也管不著她到底幹了什麼。

要是真能做出點什麼成績,那就再好不過了。

這方面她還是挺信任春野櫻的,這個少女在研發忍術方面真的是一個鬼才。

最後她還是設置了一個考驗。也可是說是一層保護吧。

在帶回來的所有捲軸都要上交給情報部門的情況下,她要怎麼拿到自己想要的資料。

如果她能辦到這一點,日後就算要追究,也很難追究到這一節上。

這個考驗並不困難,櫻手頭擁有的忍術,完全能幫助她做到這一點,就看她想不想得到了。

如果真的沒想出那個法子,那她就老老實實等多兩年,再開始搞這個所謂的克隆吧!

她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在這個階段停一停,把基礎打紮實了再前進……

也不是什麼壞事。

———————————————

綱手的提示其實很明顯。

她所教的忍術,一共就那麼幾樣。 天下第一妃 全部擺出來,排列組合一下,不用太多時間櫻便得到了答案。

只是,還差一些小細節還需要完善……這種事情,每一個細節都很重要。

自己一個人苦思冥想半天,找不到靈感,春野櫻翻翻日曆,後天便是白的生日了,她心中一動。

「出去逛逛,換換腦子,順帶買生日禮物給她吧……」

換上外出的衣服。

傍晚,木葉某繁華的步行街上。

「歡迎光臨!」

小店的店長以標準的姿勢鞠躬,打開玻璃門,將兩位婷立在門外的俏麗少女迎進化妝品店裡。

經驗老道的服務員都有一手識人的本領,兼職侍者的店主一邊將這兩位打扮素雅的女孩請進來,一邊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她們。

看人最終級的目標,就是要判斷出客人有沒有掏錢的能力和意願。

三國之絕世謀臣 普通人家的女孩,很想買而沒錢買。

忍者中的女孩,不怎麼想買而有錢買。

前者她自己就會選好貨品,無需熱情陪伴、拚命推銷,畢竟說破嘴皮,她兜里也就那麼一點錢;後者才是他爭取的對象。

進門的這兩位,雖然只穿了便服,顯然都是忍者:從走路時不自覺地挺直腰肢的綽約姿態,到潔白無暇得近乎完美的肌膚,以及炯炯有神的目光,這些特徵中可以看得出來。

擺出一個完美的微笑,配上他英俊的面孔,年輕的店長心中對自己能引起小女生尖叫的儀態充滿了信心,對付這種情竇初開的女生,他很有一套經驗,往往三言兩語就能把她們迷住,然後哄得她們乖乖掏錢買下昂貴的化妝品。

他以最帥氣的姿勢迎了上去,正要說話。

走在最前的那個粉色頭髮女生一記凌厲的眼刀便掃了過來,似乎完全沒有被他的俊臉所吸引,反而像是非常反感他的故作姿態和刻意的接近,故而警告了他一眼。

年輕店主被那清冷的綠色眸子剮了一眼,一瞬間如墜冰窟,手腳都好像被凍住了,僵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

店主哪裡知道,粉發少女用這套來勾搭妹子的時候,他還在穿開襠褲呢!

把她當普通女忍者來撩,只能說店主真的是流年不利……

春野櫻這樣瞪了那人一眼便再也不管他,轉頭向身邊的女伴說道:「雛田,真的要買這個嗎?跟我上次送的風格差距太大了吧!」

「你上次送給別人一套戰鬥和醫療兩用的千本針,雖然是很實用,可是,」雛田這時只想對她翻個白眼,雖然她不用翻也已經是了,「這根本不是一個花季少女應該收到的生日禮物!」

「我們可是忍者啊……」櫻弱弱地反駁了一句。

忍者的生日禮物,最合適的難道不應該是武器嗎?那套千本可是她精心挑選的絕版套裝,用起來非常順手!

然而雛田顯然不同意她的觀點……

「不,我們是女忍者!」白眼少女堅定地說道,在「女」字上刻意咬得很重,「梳妝打扮可是女性的一種禮儀啊。做任務的時候可以不講究那麼多,可是在放鬆身心的日常交際中,遵守禮儀也是對別人的一尊重吧?」

她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著:「你看看我,至少也稍微化了點淡妝啊。哪像你,素麵朝天就上街了!拜託你也有點女生的自覺好嗎?就算你底子再好,也稍微塗點唇彩吧,今年可不流行自然粉!」

「呃……」春野櫻眨眨眼,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話說自然粉是什麼顏色來著?

「也不算素麵朝天吧,出門之前我還是用忍術清潔過臉的……」她硬著頭皮強辯了一句,查克拉用在這方面比洗面奶——櫻指的是洗臉的那種——要強得多。

對於化妝這種事情,她確實和其他女孩有著深層次的代溝:洗過臉再上街算不算素麵朝天,也只有糙漢子才會做出肯定的回答了。

「哼!」雛田小臉昂起,不屑地說道,「你這種披著女人皮的糙漢子,不要跟我說話!」

噫,某種程度上雛田還說真中了答案……

不過準確說來。

應該是還殘留著某些男性特質的女漢子吧!

(為宋家大弟子加更!求推薦!求月票!求訂閱!以及求評論章說~~~) 天賦黨永遠比努力黨更遭人恨,這一條不僅適用於櫻之於鳴人和佐助,也適用於別的妹子對春野櫻的羨慕嫉妒恨。

仗著有醫療忍術和冰遁查克拉,某人現在漸漸可以自稱天生麗質了,即便是不施粉黛,外表也算得上俏麗動人,自然有資本不化妝就出門見人。

所以在化妝方面,春野櫻還維持著上輩子的性格,不喜歡女生化太多妝,無論是別人還是她自己。可能是低劣的化妝技術看多了,離得遠了還好,近處看時那不自然的膚色總會讓她感到有點彆扭,雖然她一直沒有搞清楚裸妝和不化妝的區別……

說實話,作為一個忍者,把太多的時間放在打扮自己身上,那是不合格的表現,至少櫻自己是這樣想的。

兩人稍微閑聊了幾句,充分交換了各自對化妝的意見,增進了對彼此的了解……

外交黑話暫且打住,總之,櫻到底是沒有被雛田說服到接受出門化妝的事情。

倒是在選取送給白的禮物方面,櫻全盤接受了雛田的意見。

首先PASS掉了唇彩。

這邊的顏色不多,只有那些比較鮮艷莊重的深紅色調,不適合白這樣皮膚比較白皙的人。根據雛田的說法,有冰遁血繼的人皮膚偏白偏冷色調,口紅色彩應該用鮮明些的少女系,如淡紅、桃紅之類的顏色。

櫻也不知道哪來的這麼多講究,姑且就信了吧。

接著是眼影、腮紅、粉底之類,晃了一圈,什麼都沒買,倒是雛田口裡的理論說了一大堆,然而櫻稀里糊塗感覺自己完全沒聽懂……

她突然就明白那天佐助聽完她講解的東西之後是什麼感受了。

晃到指甲油麵前,櫻猛地精神一震。

倒不是她終於遇到了自己感興趣的化妝品,而是突然想到了那個連男人都要塗黑色指甲油的曉組織——這是她對曉最深刻的印象,也是這麼多年過後她對曉僅剩的一點印象之一了。

一群大男人隨身攜帶一瓶指甲油,隔幾天就要塗一次,那這個曉組織豈不是GAY里GAY氣的充滿了基情?

春野櫻突然陷入了沉思。

震驚!忍界最強地下組織,其實質,原來是忍界最大同**友組織?

「你喜歡這種顏色嗎?可以試用的。」窩在一旁的店主見她一直在盯著那幾瓶深色指甲油在看,便走上前來說道。他被櫻瞪了一眼之後就老實多了,櫻稍微泄漏一點殺氣足以讓他不敢造次。

「不不不,我只是隨便看看。」櫻連忙從櫃檯前挪開身子。

「這款黑色是經典指甲油顏色,你的手型很好,皮膚也很白,塗上這種顏色會很好看的。」那人見她態度溫和了許多,便打蛇隨棍上地跟著說道,「不喜歡太濃艷的風格的話,也可以試試這款裸色的少女風,是那種不耀眼的可愛型指甲油,非常適合你穿衣打扮的風格!」

他取出幾瓶專用於試用的指甲油放到櫃檯上,示意櫻可以隨便試用。

她連連搖頭,拔腿正要走,就被雛田攔了下來:「你在看這款顏色嗎?品味不錯嘛!」

「這個……好像太艷了,不太適合白吧?」

「不會啊,這種黑色的氣質是穩重又端莊的……算了,反正你又不懂,給我乖乖閉嘴,把你的手伸出來給我做手模就好了!」

雛田兩眼一瞪,柳眉高豎,小表情極具威懾力,看得櫻連忙伸出手來任其擺布。

任她把幾種顏色都塗到自己指甲上:「怎麼樣,覺得哪個顏色比較好看?」

嗯……櫻的個人感覺就是大紅大紫的顏色又俗又艷,不,應該說櫻覺得任何改變指甲自然顏色的塗抹,她都不太喜歡,所以那款裸色的,跟指甲原色幾乎一樣的指甲油就成了她的唯一選擇。

「這個塗上去之後跟沒塗完全看不出區別,差評!」雛田直接搖頭說道。

完全看不出區別嗎?櫻突然心中一動。

對了,這東西除了裝飾用以外,還有掩飾的效果……

那麼,關於那件事的最後一塊拼圖,似乎就是這個了。

兩天後。

本來想給白慶生的,沒想到情況突然有變,偵察部隊似乎發現了大蛇丸的主要基地,櫻的休假宣告泡湯。

她留下禮物——兩瓶分別為咖啡紅和透明色的指甲油,便匆匆離去,留下滿臉疑惑的白一頭的問號:春野櫻居然會送出這種禮物,她真的知道自己適合哪種顏色嗎?

這次十四分隊仍然是在火影大樓里集合。

「我們發現了幾個可能是大蛇丸主基地的地下洞穴……」綱手拿著幾張任務簡報凝重地說道,「你們的任務仍然跟上次一樣,一個小隊負責一片區域,探索並毀掉這些基地。這次的任務比上次要危險得多,雖然偵察部隊仍然沒有發現大蛇丸的蹤跡,不過基地里可能還殘存著別的音忍,以你們的實力應該不會有問題,但還是要多加小心。侵入大蛇丸的主基地,會不會遭遇大蛇丸突然殺回來的回馬槍,我們也不好說……」

她念著任務情報,一邊看著眼前站得紋絲不動、毫無動搖之意的暗部們,心裡暗暗點頭。

「如果順利的話,這次任務可能會有很多收穫,所以,為了盡量將有價值的東西都拿回來,大家請帶上這些捲軸吧。」她朗聲說道,努努嘴,示意暗部們過來取這次任務配發的裝備:一堆堪稱巨大的封印捲軸。

「一人帶一個,綁在身後。可能會有點妨礙行動,大家稍微克服一下。」綱手提醒道,「遇到戰鬥時記得把捲軸取下來。」

最後那句話是對著春野櫻說的。

這裡面,她的戰鬥經驗是最薄弱的。

以此同時,她的戰鬥力可能是最強的。

春野櫻感覺到了綱手的目光,便輕輕點了點頭,接過志野遞來的捲軸,和夕顏互相幫助著,把它綁在了腰后。

感覺沉甸甸的,比她大腿還粗的捲軸綁在身上果然很容易阻礙行動,一不小心就會卡住的樣子。櫻扯了扯捲軸,有點不解自來也是怎麼天天背著這麼大的捲軸行動自如的。

硬體條件不一樣吧……那個粗豪的大叔,光大腿就比她的腰還粗了……

「最後,還是那句話,一旦發現大蛇丸在附近出現,所有人立刻放棄任務撤退!」

綱手沉聲說道。

「出發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