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武仙娘一命。

湘鴛月連連後退,口中直呼:「不,不!」

「沒用的東西!」武仙娘隨即一揮手,又將湘鴛月擊飛在地。

「求求你了,仙武殿下,求求你放過我妹妹吧!」湘鴛月爬著,泣求,模樣要多悲慘有多悲慘。

「夠……了!」這時湘鴦月出聲道來,她不忍再看自己姐姐這般低三下四!

武仙娘盯向湘鴦月,倏然就是一刀切在了湘鴦月的腰側!

湘鴦月幾乎就是咬碎了牙,但卻不叫痛,而是道:「武……仙娘,你說我要怎麼做才能……消去你的怒火?」

「自己剮!」武仙娘接道。

湘鴦月又問:「我自己剮,你……是不是就能讓我姐姐離開?」

武仙娘不語。

「不,鴦妹!我不會苟活的!」湘鴛月這時痛呼。

然而話落,武仙娘卻是又一揮手,將人擊飛去。

「我剮!我……剮!」湘鴦月立時道來。

武仙娘一鬆手,匕首一收,將人一丟。

湘鴦月愣了愣,道:「我……拿什麼剮?」

武仙娘殺眼一盯,道:「隨你用什麼,手抓,嘴咬,都行!」

湘鴦月慘笑。

「鴦妹,我不要你救!武仙娘,我們和你同歸於盡了!」湘鴛月這時一喝,竟是自爆締城來。

「姐!不!」湘鴦月不在乎自己生死,但是她在乎自己姐姐的性命。

武仙娘回頭,冷冷一掃,毫不在意。

龐大的締城爆炸之力,頃刻就朝武仙娘捲來!

當然,湘鴦月也未能倖免。

重生之龍騰校園 「不自量力!」武仙娘開口之時,疊疊九眸已現,黑息立時就將她自己包裹起來!

兩姐妹臨死一剎,皆震,這……是什麼眼睛?

然而,她們卻是永遠也不可能知道了。

因為姮頁境頁心級的自爆之力已將兩人身軀徹底粉碎來。

爆力一散,退去黑息的武仙娘則露出完好無損的身軀來。

一聲冷哼后,她締力一揮,就將遍地殘血碎肉盡數化成了灰!

疊疊九眸,即隱。

武仙娘心頭怒火終於開始退卻。

但此時的她,卻仍舊宛如血腥女王!

一袍包裹的軀身,雖無血染,但卻無比鐵血!魔人的誘惑在這種鐵血殘酷的身象下,更是有一種曠古絕今的魔美!

彷彿,央獨為天! 103.全部去陪葬!

溫池。

廷雲心頭很煩亂。

他很清楚出門前的小姑奶奶有多麼的憤怒,他就從來沒有感受過她這樣的狀態。

她會暴走!

她會無情殺戮!

她會讓傷他的人死無葬生之地!

可是他不想小姑奶奶去製造這樣的血腥,真的不想。

而這不為什麼,只因她是他的女人,他想他的女人善良、仁慈。

「唉,罷了,早就該有心理準備了,往後她的女人天下,還會有更多的殘酷到來。現在我最重要的是想辦法用一物代替視線。嗯……只能製作一件頁器,通過感知周圍頁息和洛炁的變化來覺察一切。嗯……頁器不能太硬太重,太硬太重會讓雙眼不舒服,只能又柔又輕,嗯……就以一條絲帶來製作吧,這樣,剛好可以系在頭上。」廷雲呢喃完,便立即出了溫池,回屋製作去。

而沒過多久,武仙娘便回來了。

不過,她並沒有立刻來找自己男人,而是先去洗浴了一番。不管有沒有血腥,她都不想讓男人碰觸她身軀時,出現抗拒現象。

此外,她還吩咐了榮紅魚,將書房裡的參涵送回政玫身邊去。

——雙胞胎已經死了,已經沒有必要再這樣保護他了。

——————

「雲哥哥。」走進男人的製作室,武仙娘輕喚。

廷雲輕聲道:「回來啦。」

「嗯。」武仙娘瞥了瞥他手中的絲帶。

廷雲迴轉身軀,微微一笑,道:「再等會兒,我很快就製作完了。」

武仙娘默然。

劇本樂園 廷雲欲言又止,最後還是繼續製作。

約莫半個時辰后,廷雲笑來:「好了,以後它就是我的眼睛了。」

武仙娘抽泣,不語。

「來,仙娘,給我系在雙眼上。」廷雲莞爾遞來。

武仙娘很想撕碎這條直扎她心的絲帶!

可是,她不敢。

她今天已經犯了一次錯了。

她的男人還沒懲罰她,她不能再添錯找罰。

最終,她還是接過來,緩緩為男人繫上。

「仙娘,別難過了。」廷雲豈能不明女人的糟糕心情。

「雲哥哥,我錯了,你懲罰我吧!」武仙娘隨即道來。

廷雲拉過人來,笑道:「已經懲罰完了啊!」

武仙娘微怔。

「幫我繫上,就是一種懲罰。以後沒我的允許,你不能摘下。」廷雲笑道。

武仙娘倏然抱來,死死圈緊!

「咳咳咳,小姑奶奶,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廷雲連忙道。

武仙娘略微一松,但仍舊無比迷戀地磨蹭著男人的胸膛。

廷雲欲語。

但紅唇卻在下一刻吻來,無盡吸吮!

廷雲全身火熱,知道她這是想求歡。

無奈,他只得應求,熱烈回吻於她。

很快,兩人便在這製作室的地上翻滾起來。

——————

果妘城。

王宮。

「外公,外婆,藍詩陽一死,妘頁皇宮已亂,我們立即攻打吧!」果宇陽急不可耐道。

果章和孤纖陷入沉默。

「外公,外婆,大皇師肯定會策應我們的!」果宇陽又道。

孤纖接道:「宇陽,你就沒想過湘鴦月為什麼能殺掉藍詩陽嗎?」

「當然想過了,肯定是偷襲得手!」果宇陽道。

孤纖搖搖頭道:「締贊學院如今可謂是戒備森嚴,她湘鴦月本事再高,也不可能那麼快就殺掉藍詩陽,而且還能逃脫,除非……她湘鴦月已不是婞頁境。」

「外婆,你是說湘鴦月是姮頁境?這不可能!」果宇陽立即否定來。

這時果章道:「宇陽,你還記得,大皇師最後所見的人是誰嗎?」

果宇陽一震,有些不敢置通道:「外公,你是說……她們姐妹倆從大皇師獲得了晉陞機遇?」

「不,我認為大皇師已……死。」果章出聲道。

「不可能!外公,大皇師可是姮頁境頁心級,妘頁城誰能殺得了他?」果宇陽立時道。

「可是大皇師失蹤了近一個月了,他的心腹居譯也消失了。而這一個月來,大皇師就從來沒有聯繫過我們,按理說,我和你外婆的晉陞,大皇師他至少應該來慰問賀喜一下才是。可是……他卻沒有,彷彿……他這個人已經徹底消失了。 攻妻不備:帝少,早上好! 再結合湘鴦月的刺殺成功,我認為湘鴦月和湘鴦月兩人應該是奪了……大皇師的締力,而大皇師已被她倆殺死了。」果章又道。

「奪了……大皇師締力?這怎麼可能?」果宇陽絕不相信。

孤纖接道:「宇陽,世間洛章無數,有些人締練的洛章是有致命缺陷的。而大皇師從來不近女色,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想,這或許……就是大皇師的致命弱點。」

果宇陽呆住了。

「嗯,就是這樣,宇陽,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果章隨即道。

果宇陽忽然卻道:「外公,外婆,如果她們姐妹真的是姮頁境了,那現在為什麼不和我們聯繫?」

果章和孤纖,也是困惑的。按理說,她們姐妹實際和他們是同一陣營的,她們姐妹不可能一直去單打獨鬥,應該和他們匯合才是。

「或許,她們還有什麼未完成的事情吧。」孤纖想了想,接道。

「還有什麼未完成的事情?」果宇陽道。

「她們既然刺殺了藍妃的兒女,應該也不會放過參涵!或許在湘鴦月去締贊學院刺殺之時,湘鴛月則去了仙武宮刺殺參涵!」果章這時道。

果宇陽忍不住道:「那仙武宮為何沒有動靜呢?」

果章和孤纖相視起來,神情凝肅。

「外公,外婆,你們不會認為湘鴛月失手被擒了吧?」果宇陽這時問道。

孤纖道:「很有可能。那武仙娘可是一直深不可測!她的男人廷雲都能以婞頁境頁底級重傷姮頁境的湘鴦月,那麼她自己絕對不會遜色!」

果宇陽沉默起來。

半晌,他才道:「如果湘鴛月真的被擒,那麼湘鴦月應該更加找我們求助才是啊!可是為什麼藍詩陽死亡消息都泄露了,她卻還沒有來找我們呢?」

果章和孤妃再次對眼起來,莫非湘鴦月……也被擒了?

「外公,外婆,你們剛才說武仙娘深不可測,那她有可能以一人之力,殺掉她們姐妹嗎?」果宇陽這時冷靜至極。

果章和孤妃一震,這……不是不可能!如果真是這樣,事情就真的麻煩了,說明對方早就有滅掉他們的實力,而之所以到現在還不出手,那應該就是想借這一次皇朝分化,來看清所有人的臉面!好一網打盡!

「外公,外婆,看來你們只能選擇離開妘頁城了。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果宇陽看著兩人震驚神色,緩緩道。

「宇陽,你什麼意思?」孤纖問來。

誰知,果宇陽卻道:「我的意思是外公和外婆兩人走!我留下來善後!」

「不行!」孤纖立時喝止。

「外婆,在烏烏死後,我就有一個執念,所有皇室締侶備選全部都得為她陪葬!烏烏得不到的幸福,他們全都別想!當然,政玫那老女人的命,我會留到最後,去慢慢……慢慢千刀萬剮!」說到最後,果宇陽滿身戾氣。

果章和孤纖相視起來。

「快走吧,外公,外婆!說不定,那藍妃已經瘋狂了,她已經在催促政玫來攻打我們了!你們不能再多留,趕緊走!」果宇陽急道。

果章和孤纖沉默著。

果宇陽忍不住又要語。

這是孤纖道來:「宇陽,這個執念,你怎麼可能去完成?」

果宇陽微微垂目,但道:「能陪葬一個是一個!」

孤纖忍不住一嘆,道:「這樣吧,外婆去幫你完成!你和你外公一起走!」

話出,果章和果宇陽頓時一驚。

「不行,外婆,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果宇陽回神立拒。

「不用多說了,你很你外公一起走!」孤纖卻露出堅決。

果宇陽欲語。

果章已道:「夫人,我怎麼可能讓你孤身一人去涉險?這樣吧,我和你一起去,宇陽現在就離開!」

孤纖欲拒,但果章卻緊緊握住了她的手,目光不容置疑。孤纖心頭暖暖,最後微微點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