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就因為羽舞是四海龍族和海外黑龍合體所生,囚焰手裡有一柄人物伏羲劍,若木的修為,這兩樣東西應該都不足為懼的吧。

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囚焰的主人,這個人可能跟羽舞也有關係,而他是一個讓若木不敢輕視的人。

此仙可能是轉折點,非得打聽清楚才行。

「囚焰的主人跟你關係匪淺,此仙究竟何方神聖?」

他這麼問,肯定是發現了蛛絲馬跡:「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你見到了也未必識得出,認識了也未必知道。」

毫無意義的回答,看來要想從他嘴裡套出東西是不可能的了,還是等囚焰醒來吧。

懶得浪費時間,就進去牢房打坐,養精蓄銳,才能以更好的狀態應對所有劫難。

見他閉上眼睛,青龍知道他已經不想跟自己說話,關了大門,告訴他道:「有什麼需要只管告訴獄卒,能力之內無所不從。」不等他回答就轉身離開。

囚焰、羽舞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醒來,只感覺頭昏無力,手酸腳麻。

見哪吒在靠牆的位置打坐,撩人也移到與他遙相對望的一面。

聽見動靜,知道兩人醒了,也收了氣睜開眼睛:「看起來你兩對酒醉這回事還沒個概念,這樣的喝法,就算你黃龍脊護體,也要廢了修為,斷了仙根。」

兩人都不相信他說的,看一眼彼此,繼續痴獃狀。

過了半個小時,總算能夠適應醉酒後的種種異常,拍著牢門問獄卒:「現在是什麼時候?」

「宵禁的鼓聲之後我等又來回巡邏三遍,應當是酉時過半的時間了。」獄卒好聲好氣,畢恭畢敬。

她們是四海的英雄,雖暫時陷在囫圇,但也不影響四海水族感念她們的恩德。

宵禁過後,就是說錯過了吃飯的時間,偏偏肚子又在這個時候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羽舞輕輕的柔著安慰它,轉過頭問囚焰:「你有沒有吃的,我好餓。」

有氣無力,機械的搖頭:「昨晚只顧開心,忘了存糧。」

現在,只能把希望放在哪吒身上:「神仙,你有沒有吃的,變出來的也可以。」

十指張開,手上就現出一團三味真火,使盡全力朝牢門砸過去,把獄卒嚇得抱頭亂竄逃走,卻沒有突破若木的禁咒。

「看見了,這裡的禁咒太強,我的法力無法突破,如果你能解開若木的禁咒,我就能給你變出來酒菜。」

說了等於沒說,要是她能突破若木的禁咒,還用留在這個鬼地方嗎!

白他一眼,閉上眼睛臆想,在夢裡,什麼都有。

囚焰也閉上眼睛,第一次酒醉醒來,各種不舒服的感覺都有,非常不適應。

打坐調戲,等身體回到正常狀態已經是一個對時之後,肚子傳來咕咕亂叫的聲音,在羽舞之前帶進來的罈罈罐罐裡面找到幾個野果吃了,又閉上眼睛打坐。

視線一轉,又倒了九天之上。

經過這兩天的生活,三界之主的位置她是一刻鐘都不想坐了,在天涯不歸閣的時候就想著自由,好不容易自由了,當初要做三界之主,是覺得這個位置很高,高的足夠讓他任意妄為,可誰知道這個位置給她的只有權力和榮譽,而沒有絲毫的自由,可權利和榮譽,四海龍尊的稱號對她來說已經夠用。

在凌霄殿的這兩天,每天就是聽著各種彙報,不管幹什麼都有一大堆臣工告訴她不可以。這樣的生活,還不如在天涯不歸閣的時候呢!

跟青龍橫渡都已經說過了,可是他們的態度很明顯,三界之主的位置坐上去容易,要下來卻不容易,所以沒有絲毫猶豫的剝奪了她辭官的念頭,現在好不容易等來囚焰,這個摺子一定得讓她送去給若木。

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楚楚可憐的看著她:「咱兩可是好朋友,總不希望我有一天猝死在凌霄殿上吧,幫幫我,只要把這個摺子送到若木跟前就好了。」

囚焰搖頭,有些不解的看著她問道:「你是怎麼了,當初可是你自己要做三界之主的,現在怎麼突然不幹了?」

說起這事,確實也怪自己,嘆口氣,回答囚焰到:「當時是覺得三界之主肯定有很多好處,可誰知道這位置除了權力和榮譽之外就什麼都沒了,這幾天,向出去走走都有一大幫人跟著,我一個人出行,基本上要驚動整個天宮,還有,做什麼都有一幫人給你分析利弊,煩死了。」

點點頭,大概明白了羽舞的煩心之處。

當然,明白了歸明白了,但是對於三界之主,還是要說一句該對三界之主說的給她聽:「這沒什麼啊,你是三界之主嘛,三界中一切的大事都押在你身上,自然做什麼都要分析清楚利弊,不然的話你一個不小心就會有無數的生靈喪命。」

「你剛剛說的,青龍叔已經跟我說了至少一百次,橫渡也說了數不清的次數,更有那些所謂的天庭重臣不知道說了多少次,現在你又來說,可真對不起咱兩的交情。」

囚焰聳聳肩,無奈的告訴她:「可是這都是事實,三界之主,自然就該有三界之主的樣子。」

把摺子拍在她手裡,義正言辭的告訴她說:「我已經知道了,所以我要辭官,你呢,作為我最好的朋友,什麼都不用說,只要替我把這份摺子呈交給若木就好了。」

把摺子還給羽舞,有些為難的告訴她說:「不是我不幫你,只是吧這條路是你選的,所以怎麼樣你都必須走,沒有回頭路的。」

氣憤的看著她,有些責怪的語氣問道:「這麼說你是不幫我了?」

囚焰點點頭,拍拍她的肩膀告訴她說:「首先你要明白,一般的官員要離職才叫辭官,你是三界之主,從來沒有聽說一個帝君要辭官的,這簡直是千古奇聞,前人不曾做過的事情你也不能做,其次我必須告訴你,三界之主就現在的天道規矩來說,除非有人打敗天,就像主人打敗玉皇帝君一樣,你才能不做。」 在十三姨和花花公子斗戰時,羅陽似乎又聽到一個輕微的話音在耳畔響起。

「給我。」

這正是上次進祭壇時聽見的血煞子的話音。

那聲音跟一個柔弱女子的聲音差不多。

驟然聽見,倒會令人起雞皮疙瘩。

又聽魂獸說道:「主人,我感受到血煞子的氣息越來越強了。」

這麼說來,血煞子的分身影或許就在附近。

羅陽知道血煞子在問他要魂珠。

可他不能隨便把魂珠交給血煞子,除非能達成條件交換。

他來時夜色正濃 此時又不便開口說話,羅陽掃視一圈,也不見有什麼可疑的東西。

「十三姨,要不要我對付他?」羅陽問。

「不用!姑奶奶一個人就能殺了他!」十三姨大聲道。

其實羅陽是想獨自一人繼續往前走,那就可跟血煞子對話。

現今走開,又擔心十三姨會被血煞子對付。

若羅陽看著,還可以救十三姨。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十三姨也不是血煞子的對手。

「十三姨,你們不如先出去,我一個人去探一探,怎樣?」羅陽說道。

「姑奶奶很快就要收拾他了!」十三姨說道。

她要羅陽等她。

花花公子也不是真的要拚命,二人雖是在斗戰,也只是切磋式的。

便在此時,羅陽忽然看到前方有一點光芒。

也不知是不是眼花了。

再看,依然存在。

「十三姨,你們能不能先停下來。看看前面。」羅陽說道。

花花公子和十三姨同時跳出戰鬥圈子,齊刷刷朝前方看去。

「看到什麼了沒有?」羅陽問。

他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幻景。

只要進了祭壇,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真的。

俗話說:眼見為實。

這句話在祭壇裡面就不太適用。

「小子,那是不是有一點光亮?」十三姨問道。

「對。好像在指引我們向前走。」羅陽猜想道。

此時,又在心裡向魂獸打探消息。

「那個公的,有沒有感受到血煞子的氣息變強?」羅陽問。

「主人,強了許多。」魂獸怯聲道。

就算是匿在羅陽的識海里,魂獸還是擔心會被血煞子吞噬。

聽了后,羅陽便知血煞子極有可能在附近了。

畢竟整個祭壇都是血煞子的了,它可以隨時出現在祭壇的任何地方。

就算本尊不出現,血煞子的分身影也可來到羅陽周遭。

來自星星的你 只是有十三姨和花花公子在場,羅陽不便跟血煞子對話而已。

這次進祭壇,羅陽打算大膽向血煞子提出自己的條件。

若血煞子不依,那羅陽可能永遠出不去。

可不試一試,以正常的方法,恐怕是得不到血煞子了。

羅陽也是被迫那樣做的。

若能直接跟血煞子談妥,那也不錯。

現今那麼多人想拿血煞子,若被眾人看到血煞子,那羅陽想佔為己有就很困難了。

只有在悄悄之中,那才更省事。

三個人的膽量,那是有勇氣繼續往前走的。

羅陽不希望十三姨和花花公子再跟著走,便說道:「十三姨,這可能很危險。」

聽了這話,花花公子先是收住了腳步。

越往裡走,越是昏暗。

周圍有一點亮光,那都能映照得昏蒙蒙的一片,平添三分神秘。

花花公子是遇見過幻景的,他更擔心再次碰到那種情況。

上次能平安出來,花花公子也是心有餘悸。

還沒有來血煞門之前,花花公子也以為不用花多少工夫便能得到血煞子。

結果現今都還沒有找到血煞子。

「小子,別嚇人。人嚇人,嚇死人。」十三姨說道。

「十三姨,誰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點亮光?」羅陽說道。

十三姨自然想不通,只覺神秘。

花花公子也一樣。

只有羅陽能大抵知道是血煞子故意為之,或許就是為了引羅陽去見它。

當然,也有可能把羅陽引向死亡。

不去,又沒有機會見到血煞子。

去吧,可能是壯士一去不復返。

羅陽心裡也很矛盾。

有誰不愛惜生命呢?

何況羅陽家裡還有兩位大美女正在等他回家哩。

每晚見不到羅陽,安玉瑩和唐桂花都會思念他。

沉默了一會子,羅陽又說道:「三個人也不見得能走多遠,不如讓一個人前進吧。十三姨,我不能看著你冒險。你的命比我的貴。」

聽了這話,十三姨心裡暖洋洋的。

殊不知羅陽心裡打著如意小算盤。

花花公子已開始打退堂鼓了。

先前要跟進來,那只是為了找機會揍羅陽而已。

現今沒揍成羅陽,反而跟十三姨幹了一架。

幸好止住了,若真的火併起來,花花公子覺得很吃虧。

畢竟他來這兒也不是為了打架的。

「哼!你們不想有旁人做電燈泡,老子成全你們就是了!」

花花公子找了個台階下,這樣就不用怕別人說他膽小了。

「你再說一句,姑奶奶就滅了你!」十三姨嬌嗔道。

這次花花公子沒有頂嘴,徑直往入口出退去。

待花花公子走遠了,羅陽輕聲道:「十三姨小妹妹,不如你也回去。在出口那兒等我就行了。」

凰權:美人如毒藥 十三姨見羅陽那麼關心她,倒很感激。

「小子,這裡那麼危險,你一個人能行么?」十三姨問道。

「總得讓人去探一探,大家來探吧,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處。一旦出了大問題,那大家都要一鍋熟。不如我一個人去闖一闖,不是代價更小么?」羅陽曉之以理。

不是羅陽不擔心自己的小命,而是沒有辦法。

「小子,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有個照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