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起了槍,拉著周棟就是幾巴掌。

啪啪啪。

力道比較大,打的周棟口吐鮮血。

豪門契約新娘 林軒將其丟在地上,迅速的朝白千夢走去、

白千夢衣服被染紅,地上還有大灘血跡,林軒將其扶起來,讓其靠在肩膀上。

迅速的出手,點了白千夢手上的幾個穴道,鮮血這才停止。

「你們報警,我送老師去醫院。」

留下一句話,林軒抱著白千夢就朝教室外跑去。

沒離開教室的同學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他們早就嚇傻了,縱使周棟躺在地上,他們也不敢靠近。

林軒離開之後,他們更害怕。

害怕周棟從地上爬起來,持刀砍他們,他們根本就不敢報警,而是迅速的離開教室。

一些學生跑去政教處通知政教處的老師。

不良寵婚 很快就有不少老師出現在五班教室。

不多時,警察就到了。

周棟,以及其他幾個持刀的學生都被帶去詢問。

林軒抱著白千夢迅速的朝醫院趕去。

醫院進行了縫針,包紮之後,就推出了手術室。

一間獨立病房、

白千夢躺在床上,臉色一片蒼白。

林軒好像犯了錯的小孩,低著頭,不敢去看她。

白千夢無力的詢問道:

「林軒,你告訴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情,周棟怎麼會帶著刀來五班。」

林軒搖頭,說道:

「老師,周棟一直追求凌佳樂,可是凌佳樂卻和我在一起,上次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他帶人來打我,今天我一來學校,他就帶著人過來,幸虧我體能好,把他們都打趴下了,可是我沒想到,他會對老師出手。」

聞言,白千夢一聲嘆息。

「哎,現在的富家公子,真的是無法無天了。」

「老師,你沒事吧?」

白千夢無力的說道:

「醫生說我失血過多,傷口已經縫針,修養一段時間就康復了。」

林軒大罵道:

「周棟這王八蛋,我繞不了他。」 教師育人子弟,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職業。

周棟對林軒出手,他可以選擇原諒,可是他大逆不道,對白千夢老師出手。

不可饒恕。

白千夢早就聽說過一班周棟的惡劣行為。

周棟不止一次打傷人,曾經打殘了學生,可是他家裡有錢有權,最後都出錢擺平了。

而周棟爸是學校的校董,學校也不敢開除周棟。

她提醒道:

「林軒,周棟家裡有錢有權,你別跟他發生爭執,否則吃虧的是你。」

「老師,放心吧,他不敢把我怎麼樣。」

如果說是以前,林軒面對周棟這樣的校園惡霸,他肯定會繞著走。

可是現在他不但覺醒了異能,還是一名反恐特戰隊員,區區一個校園惡霸,能奈他何。

「對了,你有槍?」

白千夢想起了在教室的時候,林軒拿出了槍,不由的詢問道:

「持槍是犯法的,就算是玩具槍也不行。」

對於自己的身份,林軒沒多說,既然白千夢認為是玩具槍,那就是玩具槍。

「老師,我知道了。」

「你已經一個周沒上課了,快去上課吧,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高考了,抓緊時間複習。」

林軒點頭:

「嗯。」

就在林軒打算回學校的時候,一群警察推門走了進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亮出了證件,在林軒身前晃了晃。

「林軒,你涉嫌持刀傷人,請跟我們走一趟。」

林軒頓時就怒了。

「什麼,我持刀傷人,開什麼玩笑。」

「請配合,不然我們就只有把你烤回去了。」

林軒冷靜下來。

持刀傷人的是周棟,現在警察卻找上了他,這肯定是周家從中作梗。

周家的勢力未免也太大了吧,連警察都聽周家的。

「我跟你們走。」

他到要看看,這周家到底能掀起什麼風浪。

林軒被警察帶走之後,幾人走進了病房。

為首的是一個穿著鮮麗,臉上畫著濃妝的中年婦女,其後是周棟和一些保鏢。

周棟撇了躺在病床上的白千夢一眼,淡淡的道:

「媽,這就是白千夢,你幫我搞定她。」

留下一句話,周棟轉身就走出了病房。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周棟媽吳艷走了過去,從包中拿出了一張卡遞過去,一臉傲慢的說道:

「卡里有十萬塊,拿了十萬塊,指認是林軒持刀砍你。」

白千夢臉蛋上帶著怒意,冷聲道:

「拿著你的錢滾。」

吳艷一聲冷哼,道:

「白千夢,你別不知好歹,如果不按照我說的去做,不但你老師職業生涯就到頭了,就連整個江華市都沒你立足之地,你媽還在醫院治病吧,我一句話,醫院立刻把你媽趕出醫院。」

「你……」

白千你臉上帶著怒意。

吳艷淡淡的道:

「你自己想清楚,是為了一個學生斷送了大好前程,還是拿著錢給你媽治病。」

留下一句話,吳艷轉身就走。

很快就有醫生走進了病房,醫生拿出了一張費用單遞給白千夢。

「白老師,醫藥費已經花完了,今天中午之前把費用交清,否則我們就只有停止用藥了。」

白千夢看著手中的費用單,臉上帶著為難。

她媽患上了疾病,這些年花光了她所有積蓄。

現在她急需用錢。

桌上卡里有十萬塊,這筆錢能解她燃眉之急。

可是傷她的是周棟,要她說是林軒,這種有違良心的事情她辦不到。

林軒被帶到了派出所,被拘留起來。

他一點都不擔心。

他到要看看,這周家到底要把他怎麼樣。

中午時分,百千夢媽被醫院停止了用藥,被趕出了病房。

醫院,走道上。

百千夢手中綁著繃帶,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媽,她眼角泛起霧氣,晶瑩的眼淚滾落。

她撲到在老人懷中,輕聲哭泣起來。

很快,警察就找上了白千夢。

病房中。

面對警察的詢問,白千夢咬牙,含淚道:

「是……是林軒持刀傷我。」

面對昂貴的醫藥費,看著臉色蒼白,臉色帶著痛苦的媽,白千夢做了一件有違良心的事情。

她很自責。

可是她需要錢給媽媽治病。

警察走了之後,白千夢躺在病床上,不斷的哭泣。

「林軒,老師對不起你。」

警局。

一間審問室。

林軒雙手被烤著,前方坐著兩個警察,一男一女。

女的二十來歲,身穿警服,帶著警帽,模樣倒是頗為清秀。

男警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冷聲喝道:

「小小年紀,膽子不小啊,居然敢持刀砍傷老師。」

林軒撇了警察一眼,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

「真沒想到,周家的能量居然如此之大,大白天的睜著眼說瞎話。」

「你承認不承認不重要,傷者白千夢已經指控你持刀傷人,而且班上不少同學都看到了,你已經被江華一中開除了,等著上法庭吧。」

虐殤:代罪新娘 「什麼,白千夢老師指控我?」

林軒反駁道:

「這不可能。」

詢問的警察沒在多說什麼,轉身就走。

林軒也被帶到了拘留室。

拘留室,冷清,寂靜。

林軒坐在木板床上,神色中帶著一抹凝重。

難道周家真有如此大的能量,居然能說服白老師反過來指控我,能說服班上的同學指控我?

林軒覺得,不能坐以待斃。

既然周家想弄死他,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很快,拘留室大門打開了。

一名穿著時尚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他嘴中叼著香煙,一臉得意的神情。

在他身後,跟著兩個警員。

看到走進來的人,林軒臉色頓時變的低沉。

「周棟,我還真是小瞧了你們周家,居然能在江華市隻手遮天。」

周棟一聲冷笑:

「臭小子,跟我斗,我弄不死你,你放心,你以後在監獄的日子不會好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