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細的腰肢,腹部甚至有極為誘惑的線條,半點凸出的模樣都沒有。

若要真說的話,好像也只有側腰的地方多了一絲軟肉,可是陳瀅敢保證,真的只有一點點而已,就連她腰肢上的肉肉都比姜雲卿的要多。

姜雲卿聽到陳瀅話失笑,到底還是個小丫頭。

她任由陳瀅挽著,笑道:

「才剛三個月呢,哪兒能看得出來。」

「再說我一直習武,每日晨起晚練從未間斷,肌理也自然跟旁的女子不同。」

「眼下月份淺,看不出來,等再過幾月肚子大起來時你就知道了。」

姜雲卿說話間,拉著陳瀅的手說道:「你呀,一直這般鬧騰,等孩子出來,你可是他們的姨姨,到時候可要好生疼他們。」

陳瀅眼睛放光:「那我給他們當乾娘好不好?」

說完她突然又想起來這兩個孩子的身份,沒等姜雲卿說話自己就已經沮喪下來。 畢竟偉豪跟葉子希前腳才離開,程思玥沒多久就打來了電話。

這讓林天恆不得不考慮到其中的聯繫。

等林天恆接聽電話之後,程思玥的第一句話,更是讓林天恆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天恆,剛才偉豪帶著葉子希來找我了!」

「你有沒有事?!」

如果偉豪跟葉子希敢碰程思玥一根毫毛,那林天恆絕對要讓他們這對狗男女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殘忍!!!

「我沒事,就是有點害怕……」

剛剛偉豪帶著葉子希,來到了程思玥家樓下。

他們兩人倒是沒有傷害程思玥。

但這半夜三更的,偉豪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站在自己家樓下,並且還衝著自己慘笑。

程思玥就是膽子再大,也承受不住這麼驚恐的畫面。

聽到這裡,林天恆好奇的問道:

「偉豪這貨,大半夜就站在你家樓下傻笑?也沒說點什麼?」

電話那頭的程思玥,拍著自己睡衣下鼓鼓的胸脯,一邊安撫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一邊對林天恆說道:

「他讓我轉告你,明天上午九點,學校門口集合。」

「偉豪準備跟我擺場子?」

「不是,他好像組織班級同學,準備來一場高考前夕的聚會。」

聚會?

偉豪這貨腦子怕是短路了吧!

蘇廚 不過稍微想了想,林天恆就明白偉豪在打什麼鬼主意了。

偉豪剛繼承了他爹的十億資產,加上他又非常痛恨林天恆。所以偉豪現在急需一個當眾羞辱林天恆的機會。

而高中同學聚會,自然成為了偉豪的絕佳選擇。

畢竟這些都是朝夕相處了近三年的同學,要是能讓林天恆在這些同學面前顏面掃盡,那偉豪肯定會覺得爽到極點。

剛好林天恆也需要一個機會,來把偉豪的十億資產搞到手。

美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所以沒有多想,林天恆便笑著說道:

「嗯,那思鑰我明天早上來接你。」

「嗯……」

見程思玥欲言又止,林天恆便關心的問道:

「怎麼了思鑰,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鼓起勇氣,程思玥用被子捂住腦袋,聲如細蚊的羞澀說道:

「天恆,我有點害怕……所以,你能不能,能不能來陪我?」

植物大戰殭屍之空間帶不走 上次偉豪給程思玥帶來了不小的陰影。

之前沒看見偉豪還好,但剛才一看到偉豪那張人不人鬼不鬼的臉,程思玥頓時想起了那晚的事情。

再加上大半夜的,程思玥自然害怕的不行。

一個身材和顏值都爆表的美女,發出這種楚楚可憐的柔弱請求。

這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致命的毒藥。

林天恆當然也不例外。

所以他喘了幾聲粗氣,然後丟下「等我」兩個大字,便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到達程思玥家門口之後,林天恆連忙發信息,讓程思玥來給自己開門。

焦急等待了幾十秒鐘后,林天恆終於聽到了微弱的門鎖轉動聲。

旋即,林天恆看到了程思玥那種害羞到極致的粉紅小臉蛋,心臟頓時跳動的更加劇烈!

「女兒,這麼大半夜的你不會是要出去吧?」

程思玥老媽的聲音,給林天恆和程思玥都瞎蒙了。

好在程思玥反應速度很快,連忙喊道:

「媽,我沒出去,是我點的外賣到了。」

程思玥老媽嘆氣道:

「都跟你說多少遍了,外賣不幹凈。而且你女孩子家的,要保持好身材。你這天天吃夜宵,要是回頭肥的跟頭豬一樣,你覺得小林他還會要你嗎?」

「知道啦~」

程思玥生怕自己老媽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於是她便做賊般的拉著林天恆的手,帶著林天恆進入了自己的閨房。

但是不得不說,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真刺激!

一進入房間,林天恆就被房間內那股若有若無的淡淡幽香,給刺激的荷爾蒙爆棚。

因為這種香味,不是那種刺鼻的香水。

這完全都是由程思玥的幽幽體香,長年累月的沾染所導致。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無需多言,接下來的一切,都由人類的原始本能所引導。

不知道何時,程思玥已經被林天恆給剝的一乾二淨,望著那誘人的嬌軀,林天恆忍不住撲了上去。

「不行!不行!」

意亂情迷的程思玥突然清醒了過來,捧著林天恆的臉說道:

「我還沒有做好當媽媽的準備!」

林天恆一邊吻著程思玥的脖子,一邊霸道的問道:

「怎麼,不願意給我生孩子嗎?」

渾身一怔的程思玥,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我當然願意!!」

尋寶全世界 「只是……我們都還沒有做好當爸媽的準備。所以,天恆你要不……要不去買那個小雨衣吧……」

小雨衣?

這是什麼玩意兒?

反應了一會兒,林天恆才弄明白,原來程思玥說的是套套。

林天恆摟著程思玥的嬌軀,躺在床上無奈的嘆道:

「這都凌晨兩點多了,我上哪兒去買這玩意兒啊~」

感覺自己好像掃了林天恆的興緻,程思玥心中滿是內疚。

正當她準備豁出去,答應林天恆不要小雨衣也行的時候,窗戶外面突然響起了詭異的討論聲:

「不應該吧,剛剛我過來的時候,可是看到有一家24小時營業的無人超市。」

「我要不要告訴主人,其實女主人家的樓底下,就有一個小商店還在營業?」

「拉倒吧,你們一群笨蛋,老大他明顯是不想戴那玩意兒,所以才這麼故意這麼說的~」

……

這熟悉的聲音,讓林天恆頓時差點沒嚇軟。

冷靜下來之後的林天恆,連忙用被子將程思玥裹得嚴嚴實實,然後他自己推開窗子,準備狠狠的訓斥一頓這些無良小弟。

但是推開窗門之後,林天恆居然沒有發現半個人影。

「老大,這裡!」

張於歌在樓底下的一輛房車門口,開心的揮著手。

見林天恆一臉疑惑,一位雇傭兵主動解釋道:

「主人,是您讓我們保護好女主人一家。所以我們才特地在女主人的窗戶上面,裝了一個微型聲音接收器,和一個微型擴音器。」

「這樣我們便可以24小時保護女主的安全,並且可以在危險來臨的第一時間,快速通知女主人先躲藏好。」

……

貼心的雇傭兵又說道:

「主人您放心,我們只安裝了聲音監聽和傳送裝備,不會偷窺女主人的隱私。另外您如果想要繼續剛剛的行為,我們可以關閉這些裝備,並且替你去把小雨衣買回來。」 陳瀅嘀咕道:「不行,他們兩個是皇子皇女,是陛下的孩子,怎可能隨意認下乾親……」

姜雲卿雖然看不見,卻也能想象的出來陳瀅此時垂頭喪氣,耳朵尾巴都耷拉下來的樣子。

她挑眉道:「怎麼不行?」

陳瀅抬頭。

姜雲卿說道:「我和璟墨都不是講究之人,這乾親更是私底下的事情,與皇家無關。」

如果是別的人,哪怕再親密的關係,姜雲卿也絕不會輕易讓自己的孩子去認誰當乾爹乾娘。

畢竟她和君璟墨身份特殊,一旦沾了這份乾親,那將來所牽扯的事情可就不僅僅是兩個孩子,還有孩子身後所代表的皇室,與其他氏族之間的較量和利益糾葛。

可是陳瀅不同。

姜雲卿相信陳瀅想要認下這兩個孩子並沒有半點私心,而陳家也有足夠的教養和矜貴,不會因為陳瀅和皇子的這份關係,便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而有了這份關係,卻能更好的護著陳瀅的將來。

哪怕將來她和君璟墨的孩子即位,有這份牽絆也能保護陳瀅一聲榮耀,陳家二十年不衰。

姜雲卿揉了揉陳瀅的腦袋說道:「我巴不得你能來給他們當乾娘,到時候也能多一個人疼他們,否則讓我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我非得累死不可。」

「真的?!」

陳瀅頓時睜大了眼,滿臉的驚喜。

姜雲卿捏了捏她臉頰,「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太好了!」

陳瀅高興的笑了起來,原本因為之前魏卓的話題有些陰鬱的眼中盛滿了笑意,挽著姜雲卿的手保證道:

「雲卿姐你放心,我定然會好生保護他們。」

她隨即想到了什麼,又連忙道:

「這件事情雲卿姐別告訴旁人,我也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陳家人,將來寶寶只私底下叫叫我乾娘,平日里還是君臣相稱,免得壞了規矩,也讓一些心思不好的人生出亂七八糟的想法來。」

姜雲卿聞言有些詫異,聽著陳瀅說完之後,就嘰嘰喳喳的說起了孩子出生后的事情,彷彿剛才那話只不過是隨口一言。

她不由露出抹淺笑來。

阿瀅真的是長大了,也有了這般七竅玲瓏心思。

穗兒在旁聽到姜雲卿懷了雙生胎,忍不住高興的眉眼皆彎,原本穩重的面上露出好奇:「小姐,那您腹中的是小公主,還是小皇子呀?」

姜雲卿失笑:「現在哪裡能看得出來。」

醫術到了一定地步,又精於婦科的人,的確能在胎兒還沒出生的時候隱約診斷出來胎兒的性別,可那至少也得在胎兒完全成型臨產的時候。

現在她腹中的兩個孩子怕還只是豆芽兒菜呢,哪兒能看得出來是男是女。

穗兒也發現自己是問了蠢話,忍不住吐吐舌頭,和陳瀅一起笑起來。

……

久別重逢的淚意褪去,馬車裡面換上了說笑的聲音。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