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倩倩道。

「不行,劍角獸速度還是太慢了。」莫東其實使用易步躲避,是想要尋找易步突破的機會。

易步卡在這個層次已經有好幾個月了,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劍角獸無法將他的極限逼迫出來。

這時候,眼見劍角獸再次撲來,莫東沒閃沒避,就像是懵了一樣,站在那裡。

「這小子,難道想要和我一樣徒手硬抗劍角獸嗎。」張遠瞪大了眼睛。

「看他瘦瘦弱弱的,應該有其他招數吧。」蒙倩倩不覺得是那樣。

可下一刻眼中就有異光閃過,「看來我們的這位小師弟不簡單呢。」

只見莫東在劍角獸撲殺過來的時候,身軀微側,幾乎在劍角獸扭頭咬來的時候,他雙手抓住了劍角獸如劍的角。

劍角獸力量很大,莫東早有體會,然而還是低估了一些,劍角獸身體一翹,將莫東也支了起來。

劍角獸怒吼,獸體狂扭,莫東掛在劍角獸上,好似風車一樣。

莫東沒有鬆手,他若鬆手說不定會被劍角獸踩踏用角刺死。

劍角獸暴戾一吼,向樹木撞去,莫東暗罵這畜生智商倒挺高。

劍角獸的角很尖銳也很堅固,角上還有毛刺,那如劍的角軀體上長著數不清的硬毛。

所以,莫東無法輕鬆的在劍角獸的閃避。

「給我斷。」

莫東自然不會讓自己陷入被動,雙臂發力,他想要將抓住的毛刺拔下來,不過他在空中無處借力。

因此,他用力將抓的角扳斷了,是從劍角獸的身上根部斷的。

兩聲吼叫的時候,莫東抓著兩隻斷角落到了地上。

「這傢伙的力氣。」張遠吃驚后,臉上便露出了興奮之色。

此時,劍角獸斷角后徹底發狂了,身上散發著絲絲危險的氣息,那一聲吼叫方圓百里野獸哀鳴。

「不好,倒是忘記劍角獸還有一招。」這時候,蒙倩倩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

「快躲開。」蒙倩倩喊著。

莫東自己也有預感,這劍角獸要展開真本事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瞳孔一縮,只見這劍角獸望著他,血紅的眼睛閃爍殘暴。

只見劍角獸身軀一抖,從其身上爆射出密集的細針,向莫東襲殺過來。

「這是……」

莫東頭皮發麻,他想到劍角獸有這一招,好像暗器一樣。

「糟了。」張遠臉色大變,可是他想要救援也來不及了,而且就算他過去也無法阻攔住那密集的攻擊。

而在蒙倩倩喊的時候,方天的眸子就有一絲光華閃過,不過很快暗了下去。

這密集的針類暗器,其實是劍角獸角上的毛刺,把毛刺當作武器,這是劍角獸的絕技。

劍角獸常常靠這一絕技反殺敵人。

莫東抬起手,靈力滾滾而出,想要將毛刺卷下,然而密集的毛刺竟然穿透了靈力。

「這……靠靈力根本沒有阻擋不住,沒想到如此鋒利。」

莫東臉色微變,在這等密集的攻擊下易步也沒有用處。

其實說了這麼多,從劍角獸身軀一抖,毛刺爆射過來,就只在呼吸之間。

見到自己的毛刺將敵人覆蓋,劍角獸血紅的眼睛里也浮現了一些人性化的滿意。

然而,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劍角獸的眼睛里也流露出幾分凝固。

只見,劍角獸爆射出的毛刺被一張黑色的屏幕阻擋。

這黑色屏障是什麼呢。

當毛刺全崩遠的時候,莫東手中之物出現,竟然是一柄殘銹斷劍。

「這小子……不過劍角獸的毛刺很尖銳,就算是最頂尖的寶劍也抵擋不住,而且這小的破劍藏在身體的什麼地方呢。」

張遠鬆了口氣,開始觀察莫東手中的殘劍。

莫東自己也泄了口氣,其實剛才真的危險,如果他不是修鍊一門劍技的話,是無法將劍揮舞成堪比屏障的。

《飛天劍》是一部劍技,也屬於靈技。

是莫東從藏經閣中帶出聖荒功的時候選的一門靈技。

他是第一次修鍊劍技,這一切都是因為祖劍的原因,而他也沒有選擇其他靈技。

在龍鳳聖力可被他掌控,以及能淬鍊身體以後,他對靈技的渴望就不怎麼大了。

並且,蛻凡境界可以修鍊的靈技實在少的可憐。

所以他選了有關劍的靈技,兵器對修鍊者實力的提升很重要。

在府天門修鍊的日子裡,除了提升修為外,他都在練劍。

好在他悟性很強,幾天時間飛天劍三式,第一式平天式有了小成的境界。

而飛天劍平天式不僅是厲害的劍招,還是很有威力的防禦招式。

「平天式。」

祖劍雖破,可到底是靈兵,製作材料遠不是凡兵可比,飛天劍招式也屬於頂尖。

莫東這一劍斬去,看似銹跡斑斑的祖劍,竟有靈光流溢。

劍角獸雙目中閃過一絲忌憚,竟然扭身向遠處逃去。

然而,他這一身寶材,莫東能放他離開嗎。

很快,凄厲的獸叫聲不斷響起。

半刻鐘后,劍角獸被莫東一劍解決。

而劍角獸的屍體上,劍痕累累,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劍痕都錯開了劍角獸的角。

要知道,劍角獸的角很密集,空隙很小,可有人竟然用劍精準的每次斬在劍角獸身上,而沒有觸碰到其角。

「師弟,你是修劍高手嗎。」張遠奇怪的看了眼莫東,蒙倩倩也這樣認為。

這樣的用劍造詣,基本是把劍當作手用了。

「其實,我修劍還不到半月。」莫東道。

「切。」張遠和蒙倩倩都差點比中指了,這劍技可能是府天門的,然而要說莫東之前沒有練過劍,他們是如何都不相信的。

只有方天深深的看了眼莫東。

這時候,莫東將祖劍收入戒指中,而這一幕則讓張遠羨慕大叫。

「都說你小子出身普通,但我怎麼看你身份很不凡呢,你師兄我在宗門修鍊了兩年多,都買不起一個儲物納戒。」

蒙倩倩對於張遠的表現很不恥,罵了一句沒出息,自己走到莫東身邊,就摟住了莫東的脖子。

「師弟啊,你說你有儲物納戒,那麼今後找到的靈材就要拜託你了。」

蒙倩倩的身材高挑,然而卻不骨感,皮膚不是白皙極嫩的那種,可偏小麥的顏色有另類的魅力。

「咳咳。」莫東被蒙倩倩的粗放嚇到了,好在蒙倩倩似乎也察覺到這樣不妥,鬆開了莫東。

然而,見到莫東咳嗽的樣子,蒙倩倩就大眼一瞪,咬著銀牙道:「怎麼,我身上有難聞的味道嗎。」

「沒有,沒有怎麼會,蒙師姐香噴噴的。」莫東連忙道。

蒙倩倩立刻大眼呈月牙,挽了下額間秀髮,道:「胡說什麼,人家也就香一點。」

莫東暗暗翻白眼,這樣自戀的女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心中卻暗暗點頭,儲物納戒絕對屬於珍貴物品,在龍寶殿里也有儲物納戒。

然而,儲物納戒需要五萬靈石,根本不是普通外門弟子可以買的起。

而張遠羨慕,卻沒有貪意,而且不知為何他覺得張遠的羨慕以及蒙倩倩的獻殷勤,都有點假呢。

接下來,莫東就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了,因為這三人小隊中,不缺儲物納戒。

在分贓的時候,蒙倩倩倒是大方,把劍角獸一半的材料都分給莫東。

剩下的二分之一都落到張遠手中,而令莫東眼睛圓瞪的是,張遠從懷裡摸出一個戒指。

張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誰都可以看出他那副賤樣,分明很喜歡看莫東吃驚的樣子。

莫東發現了什麼一樣,仔細去看蒙倩倩和方天的手,發現二人手指上都有戒指。

三人都有儲物納戒。

想到剛才他們對自己有儲物納戒驚喜羨慕的樣子,莫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普通的儲物納戒需要五萬塊靈石,這三人身家竟然如此肥。

恐怕之前他們氣喘吁吁的與劍角獸一戰,多少都有些裝的痕迹。

一切都是為了試探他的實力。

莫東忽然覺得,他對這三人的了解還只是表面。

不過,一頭劍角獸就可以有兩千塊靈石的價值,而莫東分到了一千塊靈石。

這一千塊靈石,需要一個普通弟子攢三四年。

怪不得,那麼多的弟子選擇出外歷練。 第一百零六章通靈蓮

天蠶花、象妖獸、水藍果……

十五天後,莫東整理著自己這些日子所得。

不得了,竟然有五萬多靈石的價值。

此時,莫東自己有點明白為何張遠、蒙倩倩、方天三人人手一個儲物納戒,原來掙取靈石並不難。

不過,說不難是他實力在那擺著。

十五天里,四人遭遇了兩次滅頂危險,不僅什麼都沒有得到,還差點喪命。

以他的體魄恢復能力,如今在肩膀處還有一道疤痕,這是兩天前的災難所至。

他們誤入一頭霸主妖獸的領地,這頭霸主妖獸實力堪比靈動境界巔峰,四人意識到後轉身就逃,然而仍然受了傷。

在這十五天里,莫東自身得到的磨練,飛天劍更加熟練了。

最讓他驚喜的是,兩天前的受難,他的易步終於突破了,進入了易步第二層。

不僅如此,在與妖獸搏鬥中,聖荒功周天運轉更快,龍鳳聖力淬鍊體魄更強。

莫東估摸著,自己閉關半月,將能讓自己體魄突破,徹底推開通天石門。

「師弟。」

張遠走了過來。

他的臉色有點蒼白,顯然帶著傷,那天霸主妖獸差點將其胸膛一爪破開,是莫東救下了他。

好在,他們都隨身帶著療傷丹藥,只要不死就有機會活命。

「師兄。」十五天里,讓莫東融入了這個三人小隊中,把這三人從心裡當作朋友,這聲師兄也不再是禮貌。

「現在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我們要去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可能危險,也可能很輕鬆。」

張遠說道,莫東靜靜聽著。

「這其實是我們這次歷練的主要目的,我們為了去那個地方已經準備了半年。」

「哦,那個地方有什麼神奇之物嗎。」莫東這次有點驚訝了,問道。

這時候,蒙倩倩走了過來,她還是和以前一樣,俏麗的容顏,高挑的身材,換了一身寬鬆一點衣服的她,以及蓬鬆的長發,有了更濃的女人味。

唯一瑕疵的就是蒙倩倩額頭新增了一道小拇指長的細疤,這也是兩天前留的。

這道疤痕很影響美觀,如果是其他女子早就恨不得死,蒙倩倩似乎毫不在乎。

而莫東知道,龍寶殿有美顏和消除疤痕的東西,所以蒙倩倩的疤痕不算什麼。

「它是一株靈蓮,名字叫通靈蓮。」蒙倩倩道。

「通靈蓮!」

莫東驚呼,在府天門的日子,他海綿一樣的吸收了許多知識,這通靈蓮,他多注意了一下。

因為,此靈材是煉製通靈丹的主材料,而通靈丹則是可以助於蛻凡境界進入靈動境界的寶丹。

蛻凡境界雖然只是真武境界和靈動境界之間的過渡境界,只要靈海填充完整就可以進入靈動境界。

可以說,就算不是天才也一樣能進入靈動境界,只是時間上會長久一點。

許多人在蛻凡巔峰待了幾年才邁入靈動境界,這是因為他們的靈海明明覺得完整,可總有一絲差距。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