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斯諾也不疑有他,接過杯子就往脖子里灌。

然後…

「卧槽,什麼鬼!」

「呸呸呸!」

。。。

花了半個小時,冷斯諾把這白教授和秦教授的光榮事迹給龍衍和鐵牛講了一遍。

龍衍聽著聽著,臉上閃過一抹煞氣。

敢對嬈嬈下手,活的不耐煩了!

只是…

「你確定這個白教授和秦俊成是秦琛的親爹親媽嗎?雖然秦琛那個人挺變態的,但是起碼還是個正常人,怎麼聽你講的,他這親媽好像腦袋有問題,哪有迫害懷孕兒媳婦的?」龍衍問道。

冷斯諾攤攤手,一臉頹廢;「我也覺得不像,但是我查過資料,當年就是他們倆親手把我哥扔到沙漠然後讓義父撿走的,還對外製造了一場車禍,說自己已經死了…我真的是沒見過這麼當父母的…」

「那秦琛知道自己被扔的事實嗎?」

「知道,不過我也是前些時間才發現他們的,之前黑網的實驗室一直都不在總部,這些人我也沒見過,就是這幾年,才搬了回去…雖然資料顯示這倆人可能就是秦琛的父母,但我還是覺得,他們那種人生不出秦琛這樣的孩子。」

「檢查個DNA不就知道了?」

「DNA也不準,我哥從小就服用了大量的生化藥劑,基因早不知道變異多少回了…這倆人最近活躍的狠,忽然回來肯定沒好事,你們等等,先別叫嫂子起床,我去給教父打個電話先!」冷斯諾說著,便直接跑到樓上打電話去了。

這個瓜吃的有點大,他走了半響,龍衍還在思考這裡面的彎彎繞繞…

沒一會。

盛寵為凰:皇上您要點臉 冷斯諾下來了,一張臉也黑的嚇人。

不等眾人開口,他便憤怒的說道。

「丫的是回來認親的!還打算在這裡長住!真的是走哪裡都甩不掉麻煩!」

「認親?」龍衍挑了挑眉,原來這世上不要臉的人還真的是存在啊。

如果冷斯諾剛剛說的話都是真的,那秦氏夫婦也太不是人了!

就在他們正商量對策呢,嬈嬈從樓上下來了。

看到三個大男人坐在一起,她先是一愣,隨即笑道:「你們可真精力旺盛…」

「不好了!」這是斯諾弟弟!

「你公公婆婆來了!」這是鐵牛。

「我去幫你幹掉他們吧!」龍衍蠢蠢欲動。

嬈嬈楞在了原地:「你們在說啥?」

「就是那兩個老貨去來找我哥了,好像已經和我哥說明自己身份了,然後我哥去接他們了,晚上叫我們一起吃飯…」

斯諾弟弟總結道,果然,沒到三秒,嬈嬈的臉也黑了…

這剛折騰一圈,還沒休息呢,怎麼麻煩又來了!

不過…

想到教父曾經交代自己的任務。

也許…

是時候接開秘密了!

想到這,她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

接到白蕊心的電話時,秦琛本能的就想要掛掉。

然而下一秒,他就聽見白蕊心來了一句,我是你媽啊小琛,讓他按掛機鍵的手卡在了原地…

雖然早有了心理準備,可當聽到白蕊心親口承認她就是自己母親,並且真的沒死時,秦琛內心還是起了波瀾的。

不過想到在沙漠里白蕊心的所作所為,對於忽然到來的「父母」,他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準確的說,是沒有驚喜…

更讓秦琛生氣的是,白蕊心說這次他們回來不僅僅是來道歉,還是來看爺爺,合著半天,就自己被蒙在谷里?

嘴角劃過一抹冷笑,秦琛的心又冰冷了一分。

只是在白蕊心打完電話之後,教父的電話也到了。

老人一反常態的勸說他,到底是父母,讓他起碼去接一下…

秦琛無奈,只得親自去迎接。

因為心情複雜,他甚至都沒通知嬈嬈…

在機場等了半個小時,白蕊心和秦俊成拖著兩個大大的行李箱出來了。

一改當日在黑網時的疏離,夫妻倆見到秦琛就十分激動的沖了過來,拉著秦琛的手一通噓寒問暖。

尤其是白蕊心,哭的那叫一個肝腸寸斷,引得路人都紛紛側目,在對上秦琛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不知道真相的吃瓜群眾還以為秦琛怎麼著他們了!

「先上車再說吧。」秦琛是個情緒不會表達的人,被白蕊心拽著他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要僵硬了。

白蕊心還想再煽情,卻被秦俊成給攔住了。

到了機場,白蕊心有些意外。

不是說秦琛很有錢的么?怎麼還得自己開車呢?

壓下心理的疑惑,她主動和秦琛聊天。

「二十多年沒回來,這裡變化可真大啊…」

「是啊是啊…我都不認得這是哪了,小琛啊,你明天有時間嗎,能不能帶媽媽去轉轉啊…」

媽媽?

多麼熟悉又陌生的詞啊…

「明天上午我要陪嬈嬈做產檢,下午吧。」秦琛隨口應付道。

提起嬈嬈!白蕊心心理咯噔一聲!

不過很快,她就逼迫自己恢復了鎮定,不怕,她現在是秦琛的媽,從輩分講,嬈嬈是她的晚輩!

車子進了酒店,秦琛打開後備箱將他們的行李拿了出來,直接走了酒店的內部通道。

看到自家BOSS忽然從電梯里出來,SR洲際酒店的員工們是又驚又喜,紛紛和秦琛打著招呼。

「董事長好!」

「安排一間總統套房。」秦琛一邊點頭一邊吩咐道。

一直進到了豪華的房間里,白蕊心才用不確定語氣小聲問道:「小琛,這家酒店都是你的嗎?」

「我是執行董事,但是股份不在我手裡。」

「啊?」白蕊心愣住了。

「嗯,一部分在孩子手上,一部分在嬈嬈手上,你們先休息吧,我訂了晚宴,晚上7點會有人來帶你們過去的。」秦琛淡聲說道,想了想又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卡。

「旁邊就是洛城最大的商場,我不愛轉街,就不陪你們了…」

平行時空的巨星 「可…你不帶我們回家嗎?都是一家人,媽媽住外邊多不好。」白蕊心故作可憐道。

「暫時還不方便。」秦琛回答。

想了想又道:「你們當年那麼隨意的離開,現在又要隨意的出現?請問,我能有個準備時間嗎?」

白蕊心:「…」

「好了,休息吧,來日方長。」

是啊,來日方長,看著關上的門,又看看桌子上的卡,白蕊心眼底閃過一抹幽光。 蘇慕辰沒想到會在這樣情況下和秦琛再次相遇。

現在的他,還是這般狼狽…

迎著秦琛探究的目光,他本能想躲,就在這時,地上的一個小混混撿起了鋼棍狠狠的朝著秦琛後背敲去。

「小心!」

距離太近,蘇慕辰下意識的將秦琛往旁邊一推。

與此同時,秦琛也反應過來,飛快的抬起手對著那個混混的肚子便是一拳。

混混慘叫一聲倒了下去,秦琛伸手撿起了棍子,打算去敲掉他們的腿。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手輕輕的拽上了他的胳膊。

「算了,你打他們不如把他們送進去改造。」

秦琛微怔,垂下的眼瞼掃到拽著自己的胳膊,大片的鮮血順著灰色的布袍往下低落。

鼻尖屬於鮮血的腥甜讓秦琛眼底怒氣又濃了幾分。

「為什麼不還手?」秦琛一邊幫蘇慕辰止血,一邊質問道。

雖然蘇慕辰的武力值因為被廢掉的雙手下降了不少,可這些人怎麼看也不是他的對手…

「我在修行期,不能動武…」蘇慕辰輕笑一聲,還想要說話卻劇烈的咳起來。

秦琛一隻手搭在他的脈搏上,複雜的嘆了口氣。

想了想把人給背了起來,又拽上了還在瑟瑟發抖的小姑娘。

他面色如霜,渾身撒發著濃郁的煞氣,使得周圍的空氣都跟著下降了不少。

見他往外走,人群中自發讓出一條道來。

秦琛淡漠的掃了一眼他們在混混頭子前停了下來。

「聽說你是公安局副局長的小舅子?」

地上的混混被他盯的一愣,哆嗦著捂著胸口後退了幾步。

「是啊…你想幹什麼?」

「你叫什麼?」秦琛又道。

「他們都叫我刀疤哥…」見秦琛皺眉,混混頭子膽子又大了幾分,虛張聲勢的嚷嚷道:「怎麼樣?怕了嗎?」

「識相的的把這小姑娘留下趕緊走!」因為忌憚秦琛剛剛的出手,混混頭子沒敢太過囂張讓秦琛也留下。

「怕!怎麼不怕?」

秦琛輕哼一聲,抬腳把人踹上了一旁的樹上,然後掃了一眼已經驚呆的圍觀群眾。

「還看什麼?報警啊!」

說完,他便背著蘇慕辰帶著小姑娘走了。

。。。

一個小時后。

蘇慕辰身上的傷口都清創完畢,他也換上了嶄新的衣服。

看著蘇慕辰身上那一片片青青紫紫,秦琛的內心很複雜。

被他們救下的那個小姑娘也沒走,蘇慕辰換藥她就在門口守著,顯然是把人當成了救命恩人…

看蘇慕辰渾身打滿繃帶,她的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你快起來,施主不必多禮。」

「對不起大師,不是我,您也不會受這般罪過。」小姑娘抽泣道。

「我沒事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你若是感謝,就感謝這位秦施主吧,沒有他我們倆今天也不能那麼順利就脫險…」蘇慕辰感慨道…他是在修行,不能傷害到一早一木,可偏偏佛祖讓他遇到了這個小姑娘,出家人慈悲為懷,他豈能見死不救。

小姑娘聞言,轉身就又要拜秦琛。

卻不想膝蓋還沒彎下,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給穩穩的拖住了。

揚起頭,她對上了秦琛那雙幾乎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眼睛,獃獃的楞在了原地。

「想不想報仇?」

「當然…」

「那我給你機會。」秦琛說著,從兜里摸出了一張名片,在後面寫了一串奇怪的數字和拼音。

「拿著這個,去上面的地址,會有人教你。」

小姑娘怔怔的看著他,又看了一眼床上沖自己微笑的大和尚,用力的點了點頭。

她走之後,病房裡瞬間安靜了不少。

誰都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相顧無言了許久,蘇慕辰先出聲笑了起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