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言君眼中幽光一閃而過,但還是很配合的笑道:「是啊,你這幾天這麼能睡要不是清楚你這段時間都幹了什麼,我都要懷疑你懷孕了。」

洛熙眨眨眼,「難道我就不能在這段時間懷孕。」如果懷上了那肯定就不是雲言君的了。

雲言君臉上的笑容剎那間變得有些危險,「哦,你說你想要孩子了?」

不知為何,洛熙突然覺得眼前的雲言君讓她有些發毛,「……我哪句話說了!」

「就是剛才那句。」雲言君扯開自己的衣領,充滿侵略性的看著洛熙。

洛熙把被子往上扯了扯,感覺這樣她可能會安全一些。

洛熙:「雲言君,你現在給我往後推,不準再過來了!」

雲言君:「嗯?為什麼呢?」

洛熙伸出來的手正好拿著手機,雲言君眼珠子一轉就看到了手機上的內容。

雲言君伸手抓住洛熙白嫩纖細的手腕,微微一個用力就將人給拉到懷裡了。

洛熙頓時一驚,然,雲言君只是親了親洛熙的額頭,然後就翻身下床去了浴室,估計是沖冷水去了。

洛熙聽著浴室中傳來水滴落在瓷磚上的聲音,撇了撇嘴,「切,雷聲大雨點小。」

洛熙躺回床上,拿著手機繼續發簡訊。

洛熙:你們想要的東西在任雪的手上。

楚易:任雪?那個賭博女王?

洛熙:是,但是我希望你們可以等我的消息,不要輕舉妄動。

楚易這邊過了很久才回過來消息,大概是在考慮。

楚易:我知道了。

通完信后,洛熙把手機里的所有信息都刪除了,把所有痕迹全部抹去。

雲言君擦著頭從浴室走出來,正好看到洛熙刪完了所有信息。

雲言君:「看完了。」

洛熙:「嗯。」

雲言君:「看完了就去洗澡,熱水我已經放好了。」

洛熙親了雲言君一下:「好的。」

雖然這間房間是任雪安排的,但是這裡面並沒有裝任何攝像頭或者竊聽器,亦或者是其他東西。

第一,洛熙和雲言君對這些東西非常敏感,一進房間就會發現。

第二,任雪還沒有那個膽子,而且如果被發現,那可就是間接承認她有問題了,如果她腦子沒壞,肯定不會犯這樣的風險。

雲言君盯著洛熙的手機一直在想,洛熙所指的熟人究竟是誰,現在還背著他偷偷聯繫,嗯,有點不開心。

洛熙此時還不知道,某個小心眼的男人因為她的一句話把醋罈子給打翻了。

第二天洛熙一大早就起床了,大概是最近睡的時間有點長了,所以現在真的是神清氣爽。

這還是洛熙第一次醒的比雲言君早。

雲言君一直都習慣了淺眠,洛熙這一動,雲言君就醒了。

一睜眼就看見睡醒了還有點懵的某個女人,雲言君低笑一聲。

伴隨著雲言君的笑聲,洛熙迷濛的雙眼漸漸清明了起來。

洛熙眨了眨眼,看著雲言君戲謔的眼神,狠狠地低頭親了上去,「嘻嘻,阿言,早上好。」

雲言君被洛熙這一親有點找不著北。

雲言君:……一大早就給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他有點承受不來。

作為一個繼承禮尚往來的優良傳統美德,雲言君也給了洛熙一個早安吻。

「早安,我的女神。」

早餐的時候,雲言君和洛熙坐在桌旁,然而,雲言君的臉色明顯不好,因為就在剛剛,某個姓顧的突然闖進他們的房間,並且要和他們一起吃早餐。而且連早餐他都自己準備好了。

「這麼一大早有事?」 沖虛觀的小道士 洛熙無視兩個鬧孩子脾氣的男人,非常淡定的問道。

「嗯,你要的東西找到了。」得到洛熙的肯定,顧謹南也就可以放心的說了。

他之所以這麼一大早過來,原因之一就是為了和洛熙分享這條消息,還有一點就是他的房間被監聽了。

任雪沒有膽子在洛熙的房間里裝監控器,可不代表就沒有那個膽量對顧謹南的房間做手腳。

「昨天,你讓我觀察賭場里的賭客,還真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人,我也打聽過了,那個人之前並不是經常來這裡,但是每個月卻必定會來這裡一次,而且來了還從來都不賭。」顧謹南奸笑。

那個男人叫王哲,是一個每月必定會來卻從來都不會賭的男人,雖然對方看起來也很有錢。

最奇怪的是,王哲每月只來一次,但是最近卻天天來。

「所以,你查到了什麼?」洛熙淡淡的掃了眼顧謹南,她表示不想聽廢話。

「我查到了,那個男人有可能是任雪的上線,他最近總是會出現在這裡,可能是因為你。」顧謹南突然嚴肅的看著洛熙。

大概是因為洛熙短短半年裡,連毀了他們諸神兩個基地,有些慌了,所以才想從任雪這裡得到可靠的消息。

想到這,洛熙扯了扯唇角,那些人是傻嗎?她要做什麼有什麼計劃,任雪作為一個下屬有什麼資格知道!

飯後,洛熙當著雲言君的面又掏出了手機。

這下,雲言君表示他不可以再無視了。

雲言君:「又在給你那個熟人發簡訊。」

洛熙:「對呀。」

雲言君:「你們關係很好?」

洛熙:「還行,不過有一面之緣而已。」

一面之緣?還是熟人?

雲言君湊上去,而洛熙也沒有打算遮掩,大大方方的給雲言君看。

洛熙:任雪的上線已經有線索了。

易隊:太好了!需要我做什麼?

洛熙:那個男人叫王哲,你們好好查查他,但是小心一點,他那邊可能是有人保護的,別被抓到,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易隊:……我知道了,我們這邊會小心的。

洛熙放下手機,一抬頭就看到了雲言君憂鬱的金色眸子。

洛熙:「……」誰能告訴她發生了什麼,她家的公子如玉哪裡去了?! 「洛洛你都不愛我了。」雲言君可憐兮兮的看著洛熙,就像一隻被主人拋棄的小狗。

洛熙:「……」

看洛熙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雲言君不樂意了,「你那麼關心你那個熟人,怎麼都不多關心我一下。」

洛熙眼角抽了抽,這哀怨的語氣活脫脫像是她做錯了什麼一樣。

洛熙:「……別給自己加這麼多戲,乖乖的,啊。」

雲言君:「……」嘖嘖,女人。

雖然有些不滿,但云言君還是乖乖的坐在沙發上把洛熙攬在了懷裡。

雲言君蹭了蹭洛熙的頸窩,洛熙的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清香,非常好聞,撒嬌道:「作為補償,你今天要給我燒菜吃,你親手做的。」

雲言君眯著眼睛,又蹭了下洛熙的頸窩。

但是卻遲遲沒有得到洛熙的回答,雲言君抬頭,看到的是已經完全熟睡的洛熙,沒有一點意識。

雲言君眉頭緊皺,不過兩句話洛熙就睡著了!而且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洛熙是不是裝睡雲言君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雲言君將洛熙平放在床上,眼神閃爍,現在明顯不是一個將齊顏或者蕭瀧找來給洛熙做檢查的好時機。

雖然他現在極度擔心洛熙,但是他也不想破壞洛熙的計劃。

雲言君薄唇緊抿,拿出線內的手機,給蕭瀧發了個簡訊。

遠在Z國的蕭瀧看到雲言君發來的緊急通知,眉頭狠狠一擰。

「怎麼了?」一直站在蕭瀧身邊的齊顏問道。

蕭瀧把手機遞給齊顏,「你看吧。」

齊顏接過手機,一眼就看到了「洛熙」兩個字,漂亮的瞳孔微縮,就連純色也有些微微發白。

「居然……是真的!」齊顏震驚的看著手機上的內容,飛快的就回了一條信息。

蕭瀧:老大最近的情況怎麼?言行舉止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或者她最近有沒有在謀划什麼大事?

一連三個問題,雲言君一看到那個對洛熙的稱呼,就猜出這條簡訊是誰發的了。

雲言君:最近找到了諸神的線索,我們準備把對方一鍋端了。

齊顏捏著蕭瀧的手機,額頭微微冒出細密的汗珠。

蕭瀧:不可以!千萬不要讓老大離開你的視線!一秒也不行!絕對!

雲言君皺眉,正想問為什麼,結果對方就先來了一條簡訊。

蕭瀧:不要問為什麼,等我過去找你們。

之後就沒了音信。

緊接著一個電話就打了進來。

雲言君趕緊接通,而對面卻是低沉的男聲,而非柔和的女聲。

雲言君有些失望,但還是開口,「怎麼回事?」

蕭瀧也是一臉焦急,「我這裡也不知道,齊顏什麼都不願意說。」

蕭瀧邊打電話邊看著明顯有些不對勁的齊顏。

蕭瀧:「但是她一直都在說什麼……都是真的,老大沒有開玩笑……什麼的。」

雲言君:「好,我知道了,你們儘快趕過來。」

說完,雲言君就掛斷了電話。

雲言君看著身邊睡得香甜的女人,捏了下對方滑嫩的臉蛋,忍不住又多掐了一下。

「洛洛,你究竟還有多少秘密瞞著我們,現在我連你的身體出了什麼狀況都不知道。」雲言君眸色幽暗的看著洛熙,彷彿一隻吞人的巨獸。

一直到下午,洛熙依舊沒有半點清醒的跡象,期間雲言君都已洛熙太累想睡覺為由給拒絕了。

知道洛熙昏睡的大概時間才,雲言君表現的現在也不是很急。

早上因為洛熙毫無徵兆的昏睡,雲言君一直處於精神緊繃的狀態,一直緊盯著洛熙,生怕對方下一刻就會從他的眼前消失。

中午的時候,顧謹南又來了他們的房間,而且看向雲言君的眼神異常曖昧,但是隨即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雖然雲言君隱藏的很好,但顧謹南還是發現對方的眉宇之間有那麼一絲焦慮和疲憊。

結合從早飯之後就沒有出現過的洛熙的情況而言,肯定是出事了,而且還和洛熙有關。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出什麼事了?」顧謹南壓低聲音,一臉嚴肅的問道。

雲言君沉默了一下,「洛洛從早餐之後,就一直沒有醒過來,怎麼叫也不醒。」

「沒有醒過來?」顧謹南難得的皺起了眉頭,洛熙可不是一般人,會出現這種情況就能看出這件事的嚴重性了。

顧謹南:「有沒有給她做過檢查?」

雲言君:「還沒有,但是蕭瀧和齊顏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顧謹南點點頭,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他也不是醫生,不知道這算是怎樣的情況。

雲言君接著說道:「你知不知道什麼?」

「……不知道。」顧謹南思考了一下,然後搖頭。

雲言君:「現在只能等齊顏了,看樣子她好像知道些什麼。」

「齊顏嗎?」顧謹南點點頭,表示同意雲言君的話,雖然洛熙的手下有四幹將,但知道洛熙很多事的人只有齊顏,而且她也是洛熙唯一一個用來傾吐心事的對象。

所以齊顏會多知道一些事也是無可厚非的。

「現在怎麼樣了?能不能讓我去看看?」顧謹南人畜無害的看著雲言君。

雲言君:「不!行!」

「嘖,連給我一個關心的機會都不行,您老這醋勁可真是大。」

「行,我今天過來就是為了把資料給你們,就沒有我的事了,這樣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顧謹南無奈的點頭,沒辦法誰讓自己的武力值真心不咋地。

顧謹南身後一直做為裝飾品的暮晉東,將手上的資料放到了雲言君手中去看,就沒有再在意過了。

雲言君皺眉的看著手中資料,「這個任雪倒是真的很不簡單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