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個威嚴至極的飄渺聲音響起,下一刻,天邊忽然有無盡黑光籠罩出現,遮蔽了天穹和驕陽。

「砰!」

毫無由來的,許辰這一道劍氣直接崩碎。

然後很快一股黑氣洶湧到了宮殿之中,在剩下的六個天魔聖者身上一卷,狂風和黑氣大作旋轉,最後六個天魔竟是生生變成了一個人影。

「嗯?!」

許辰頓時凝目,心中驚駭。

擁有如此手段和神威,難不成……這是天魔一族的問鼎強者出現了?!

「啪!」

封印葉素嫣的冰塊,不可逆阻的落在了由六個天魔聖者融為一體的天魔人手中。

「豎子,本尊只給你一次機會,是入我魔道還是與你的女人一起去死!」

這全新出現的人影全身黑氣森然,魔威浩蕩,壓迫許辰。 懾人的魔威驚心動魄。

此人出現彷彿把許辰隔離出了天地之外,在許辰的感覺中,時間、空間等一切都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在這個魔影面前,他變得極限渺小起來。

這種壓迫前所未有的強大,以至於將許辰禁錮在原地,連動彈都動彈不得。

「果然是問鼎的存在……」

許辰看著面前高大的魔影,咬牙開口。

「我對你已經耗盡了所有的耐心,做出你最後的選擇。」

纏繞濃密黑氣的魔影開口,同時他身上的黑氣漸漸薄弱,當所有遮蔽的黑氣都消失后,魔影本體顯露,駭然是之前揚眉道人的樣子。

「是你!」

星河 許辰瞳孔凝縮。

「本尊乃天魔源頭,也是天魔起源,有什麼可意外的。」揚眉道人盯著許辰陰狠道:「一百多年前如果不是因為你,此刻的我早已經圓滿復甦,但你卻干擾了我的復甦,導致我現在只能融合其他天魔做到半復甦狀態,所以,你應該知道我有多想殺你吧!」

「既如此你為什麼不動手?」

許辰冷冷看著天魔源頭,眼神中精光閃爍不斷。

「不用管這麼多,快點做出你的選擇!」天魔源頭陰森開口:「你是入我魔族,還是要與你的妻子一起死,對了,你此刻再看看這天下,你如果拒絕,那這整個天下的生靈也要滅亡,本尊的魔種已經灑遍天下!」

他伸手指向八方。

只見地下的無盡大地上,到處出現了黑色的光柱,這些柱子在不斷的擴散,所過之處將一切生靈都染成了漆黑的顏色,有的生靈死在了這些黑光之下,有的則蛻化成了黑色的天魔。

漫步雲深處 「又在逼我!」

許辰看到這一切瞳孔再度狠狠凝縮,雙手忍不住顫抖。

這讓他如何選擇!

入魔非他所願,但不入魔便是蒼生滅亡,連同他的妻子……

「不要衝動。」

忽然一陣金光在許辰的意識海閃爍。

許辰有所感,情緒微微躁動,是金鼎的光。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麒麟的血氣我已經收取,他日你若完成超脫可以讓麒麟起死回生,並不是不能扭轉。」

金鼎光芒搖曳。

許辰心神大震動,是的,他若超脫是可以將麒麟復活的!一瞬間,他內心的煞氣和戾氣消散了一大半。

但很快他神色又陰沉下來,內心暗道:「但現在我該怎麼辦,不答應是死,而如果答應了,我墮落成魔,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你不會成魔。」

金鼎回應。

許辰心中一動道:「你有辦法?」

「你答應他,我有辦法將你偽裝,也能幫你鎮守本心不入魔道。」金鼎閃爍光芒道:「總之你不能衝動。」

「明白了。」

許辰點頭,隨後道:「可是素嫣怎麼辦,我若答應入魔他們會把素嫣也變成魔,甚至這天下蒼生怎麼辦?」

「所以你更不能死,你需要時間儘快突破問鼎阻止這一切。」金鼎回應。

許辰眼睛眯了起來,沉默了一會又道:「不過我有點奇怪,這個天魔源頭為什麼還會給我這個機會,以我與他的仇恨,他應該馬上殺了我才對。」

「他想復甦,他看上了你的完美根基。」

金鼎回應:「他被鎮壓多年,修為實力早已凌亂不堪,加上你之前又干擾了一次他的計劃,嚴重讓他的復甦受到阻礙,現在的他只有把目的打到你身上才能完美復甦。」

「畢竟你是完美的,而他乃是天魔的起源,可以輕易的操控一切天魔,比如他融合六個魔聖於一體,一旦你墮入魔族,他就能完美的奪舍你的身體。」

「他如果真得到了你的身體,不僅能夠復甦還能夠更上一層樓,甚至於讓他超脫。」

「原來如此……那這麼說來,他也不是那般的佔據主動了。」

許辰眯起了眼睛,難怪這天魔不懼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原來是這天魔源頭看上了他這具完美的道體。

「起碼他對你的道體是極為在意的。」金鼎道。

「不管如何,現在也只有答應他這一條路可以選了。」

許辰在內心道了一句后,冷冷看向天魔源頭道:「我如果選擇入魔能得到什麼好處,我的妻子,以及你肆掠天地的這些舉動都可以停下來嗎?」

「你若入魔,我可以成全你和你的妻子,另外這天地間的生靈。」天魔抬頭看了一眼遼闊的天空道:「我可以繞過他們,他們對我已然無用,所以,你想好了嗎。」

「想好了。」

許辰冷漠道:「你停下一切舉動,我入你魔道。」

「好!」

天魔驀然一聲大笑,他揮手間傳令天下:「停下一起行動!」

天魔源頭極為興奮,只要許辰入魔他就能得到許辰的道體,以許辰的完美身體而言,他之後必然復甦,甚至於超脫!如此一來,天下的這些生靈對他來說又有什麼用?

格蘭自然科學院 「現在,你接受魔種吧。」

天魔源頭冷冷看著許辰,旋即扔出一個漆黑的氣團,只是一瞬間,漆黑的氣團已經入了許辰的體內,他冷漠道:「將這魔種融入你的神魂之中。」

「金鼎,如何?」

許辰盯著天魔,內心詢問金鼎。

「魔種入體會沾染你的神念氣息,也會引導你墮入魔道,不過放心,我可以幫你。」

金鼎光芒閃爍,將黑氣包裹放置在意識海上空,同時他留下一縷金光,這金光漸漸變得漆黑,讓許辰整個人的氣息立刻變幻,變得魔氣森然。

「很好!」

天魔滿意點頭,朝著許辰再次揮手,三滴漆黑的鮮血漂浮在了許辰的面前:「現在接受我的魔血,融入心臟。」

「……」許辰沉默。

「天魔起源者的魔血能改變你體內的力量,以及改變你的外表,我同樣可以幫你。」金鼎光芒閃爍。

得到金鼎的回應,許辰這才抓起魔血,吞入腹中。

唰!

金鼎光芒一閃,魔血被他注入了金色的光彩,這混雜了金鼎氣息的魔血遊離到許辰的心臟中后,有一層金色光芒在黑血內隔離,而黑血散開,頓時間黑光快速的渲染許辰整個身體,從內到外,力量以及許辰的膚色統統變的漆黑。

不一會功夫,許辰已是魔氣滔滔。

「哈哈。」

天魔起源大笑:「好極了,你去悟道吧,這一次不會再有人打擾你!」 天魔起源笑聲猖獗。

此刻的許辰看起來魔威滾滾,而且在魔種的影響下還在不斷的增強魔氣,有他的魔血影響,許辰最終必會墮入魔道。

哪怕許辰還能保留一絲清明不入魔道,但他的魔種和魔血已經融入許辰體內,有這兩者存在,他一樣可以隨時進行奪舍。

此事難就難在魔血和魔種需要許辰主動融合,不然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不過現在一切都成了。

天魔起源心情極好,看著許辰就如同看著最美味的食物,只等許辰突破之後,他把許辰的身體搶奪過來那他就是完美的問鼎,以這種完美根基,他超脫天道也是可期!

許辰冷淡的看著天魔,淡淡道:「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現在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還給我了?」

「你妻子?」

天魔看了一眼手中冰封的葉素嫣,他右手一揮,將葉素嫣扔給許辰冷笑道:「如你所願,就讓你們團聚吧。」

反正你們團聚的日子也不會很多了……

「很好!」

許辰接過冰封的葉素嫣,深深看了一眼后他撕開空間把葉素嫣放置在青蓮界內,然後漠然道:「現在我要悟道了,你們可以離去了吧。」

「當然,你可一定要順利悟道。」天魔起源邪氣森然的看了許辰一眼,身形一轉,唰的消失在原地。

天地間的諸多天魔見狀也紛紛動身,消失不見。

整個聖殿再度變得空空蕩蕩,只留許辰一人。

「天魔……」

許辰獨自環顧聖殿一眼,眼神冰冷徹骨。

經過這一遭,葉素嫣回來了,可是麒麟卻死了……雖然等他超脫之後可以讓麒麟起死回生,但超脫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

「麒麟,等我問鼎我會給你,也給這天下所有因天魔而死的人一個公道,這一天不會太久了。」

唰。

許辰瞬間消失在原地,同時大殿的門砰一聲狠狠關閉。

……

完美大道。

許辰之前領悟了萬道不亂、萬道無敵兩重,如今再度悟道,卻是需要領悟出第三重。

很快,許辰接續了之前的悟道狀態,再度沉在悟道的世界之中。

在麒麟護法的十幾年中,許辰已是漸漸找到了頓悟的突破口。

這次悟道為的是與天道爭鋒,擺脫天道的束縛和壓制,如此便要跳出天道局限,齊天並肩。

世間的萬般大道都在天道之下,不論許辰在這萬道之中如何強大終究還是萬道中的一種……

想要齊天並肩,首要脫離這世間萬道。

在無盡道的世界內,許辰像是一隻孤鳥,翱翔在汪洋之內,縱然驚濤駭浪、雷霆交雜,他一路向上,不知疲倦,他身具萬道不亂與萬道無敵,不管路途有多少阻礙均被他一路破開,這是他的方向。

悟道之中,許辰能感受到他自己的大道境界在增強,完美大道在不停的衝擊中完善渾厚。

「當孤鳥蛻變鯤鵬,當大道成長到極限之際應該就是悟道成功的時候……」

許辰堅信這一點,沿著他的方向不斷進擊。

時間緩緩過去。

十年又十年,一共三十年之後。

許辰全身一陣,在他的感覺中他的大道境界已經達到巔峰,再不能增強,在悟道世界之內,他也感覺自己似乎到了天之巔,而他的道此刻也彷彿是一隻翱翔天地的鯤鵬,再不似孤鳥那般弱小。

他振翅而起,想要齊天並肩,與天爭鋒,但不管他如何衝擊,這天之巔一隻都在他頭頂,始終在他之上,不能到達。

「為什麼。」

許辰眉頭狠狠皺了起來,他還是觸摸不到與天爭鋒的感覺,還是被天道壓在頭上。

「方向不對?」

他的大道境界明明得到了長足的進展,這說明他之前的堅持並沒有出錯。

「與天爭鋒與天齊高……」

許辰再度陷入頓悟之中,雖然之前的感覺沒錯,但現在結果看來,他的領悟還缺少一些什麼。

缺少就是不完美,而他的道是完美大道。

「第三重何為完美?」

許辰自問,陷入久久的沉默。

在悟道世界中,他始終堅持在衝擊天道,但天道始終在他頭上,彷彿擁有都觸摸不到。

他進一寸,天道便高一寸,他進十寸,天道就高十寸,永無止境。

「嗡!」

忽然,一點金光出現在許辰的悟道世界之中,這金光閃閃發光,像是天邊的驕陽,光芒照耀彷彿亘古長存,永遠不會消亡。

「金鼎?」

許辰在悟道中心神一顫,旋即平靜下來看著那與頭頂天空一樣高高在上,似乎永遠也觸摸不到的太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