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最終他們還是要舍其一,此時,黑翅妖獸身體之上的赤紅色光芒再度微微明亮了一分,而眾人之中也是有絕大多數都是發現了這一點,當即他們便是一個個都將目光落在了那黑翅妖獸的身上,竟然是連此時的葉天和楚玄二人都忘卻而去。

當眾人的目光落在黑翅妖獸身體之上的時候,黑翅妖獸那雙黑色翅膀在此時卻是驟然張開,頓時遮天蔽日,猶如一面鋪天蓋地而來的惡魔一般,將整個陽光都遮擋而去,讓得此時的擂台變得黑壓壓的!

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是感覺到一股無窮的壓力,不知道那股壓力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然而卻是讓得眾人感覺到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而緊接著,黑翅妖獸的一雙翅膀當即便是劇烈的呼扇了起來,隨著每一次呼扇,都有一股狂風呼嘯而過,猶如是蒼天發怒一般,將附近的樹木都吹拂的東倒西歪,甚至看起來馬上就要被連根拔起一般!

此時的楚玄也終於是意識到了那黑翅妖獸似乎有些不對勁,當即,他也終於是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那黑翅妖獸。

可是,他這一看,卻是讓得他那布滿皺紋的老臉之上頓時浮現一抹驚駭之色!

別人由於距離遠,看不太清楚,然而楚玄此時卻是看的清清楚楚,那黑翅妖獸的一雙黑色的翅膀之上此時猶如是有著一片片火炭在徐徐燃燒一般!

那赤紅色的光芒看起來極有質感,而且一片一片極有規律,那色澤看起來像是火炭,卻又更像是地底之下的岩漿一般!

別人看不清楚,不知道那威力,可是楚玄卻知道,此時的黑翅妖獸彷彿是和咪咪徹底的聯合在了一起!

果不其然,在楚玄這個想法剛剛升起之時,楚玄便是清楚的看到,那黑翅妖獸的黑色翅膀在此時徹底變成了赤紅之色!

那赤紅好像是在一瞬間突然爆發而出的一般,那原本看起來像是一片片火炭的赤紅色在此時猶如瞬間迸發綻放的一般,對楚玄造成了極大的視覺衝擊!

此時的楚玄也是不得不用自己的雙手遮擋自己的眼睛。

然而,就在他剛剛遮擋住自己的眼睛的時候,在那黑翅妖獸翅膀的劇烈呼扇之下,一股極高的溫度頓時從天而降!

那中感覺像是蒼天責罰眾生般,不放過每一個角落,那溫度與此時現場的溫差極大,彷彿一個像是冰山,一個像是地獄!

而楚玄的反應也還算是極快,此時也已經是感受到了自己頭頂傳來的高溫。

不過不一樣的是,那高溫是由黑翅妖獸的翅膀煽動而吹下來的,比起之前葉天身上的那股高溫,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此時,面對自己周身驟然提升的高溫,楚玄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當即便是迅速召喚他自己的靈力能量,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身體包裹在一片藍色的靈力能量之內。

而與此同時,那半空之中的黑翅妖獸卻也是沒有閑著,它的翅膀在不斷的煽動之下,那一片片赤紅之色的羽毛也是偏偏落下,而那羽毛最後所落之處,竟直接是一片焦黑!

不管那是青石地板,還是木質桌椅,還是黃土地面!

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此時,眾人看到這一幕,當即便是一個個慌亂的躲閃,然而,還是有幾個湊得近的人遭了秧。

那羽毛落在他們的身上,衣衫頓時被烤化,在冒起一股青煙的同時,他們也是發起一道極為凄慘的慘叫聲。

若是仔細聽起來。還能聽到那羽毛烙在人的皮肉之上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此時的眾人也是更加驚慌,現場頓時亂成一團,然而葉天此時卻是紋絲不動,因為葉天對於高溫免疫,即便是那羽毛落在自己的身上,葉天也是無動於衷。

可是,楚玄不一樣,楚玄對這些高溫並不免疫,此時的他用自己的靈力能量抵擋黑翅妖獸散發而出的高溫,然而卻是無暇理會他正對面的葉天! 小男孩聽著沐靈夕那堅定不已的語氣,看著她眼中那熊熊的鬥志,心中原本的暗沉竟是一掃而空。

他要變強,強到再也不受欺凌,強到再也不畏懼陷害,強到可以過隨心所欲的生活。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被學院處分,再也不能修鍊之後,他心中剛剛升起的希望瞬間就熄滅了。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我恐怕以後再不能修鍊了,又談何變強。」

小男孩眼中剛剛恢復的神采,瞬間又變得暗沉不已。

沐靈夕無奈的舉起一隻手指,在小男孩的面前搖了搖。

「不不不!你錯了,除非是你不想修鍊,否則誰又能強迫你?學院處分嗎?那根本就不存在,你又何必過於計較呢。」

沐靈夕一臉輕鬆的說道。

小男孩聽到沐靈夕的話后,眼睛瞪得滾圓。

「你你你!你說什麼不存在?我剛才確實動手了,高寶不會放過我的。」

沐靈夕看到小男孩那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一臉神秘的說道:「反正我說不存在就是不存在,不信,過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小男孩看著沐靈夕那神秘的表情,心中忐忑不已,但是他現在除了相信沐靈夕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反正不會有比不能修鍊更慘的事情了,還不如期待一下。

「好吧!我信你!」

說道這裡,小男孩臉上的愁容盡散,取而代之的卻是滿滿的鬥志。

「信我就對了,不過我還得提醒你一句,以後遇到吃虧的事情,要學會智取,千萬不要指望什麼規矩來為自己撐腰了,知道嗎?」

沐靈夕見自己總算是將這小男孩說通了,心中高興不已,為了以後小男孩不再吃虧,沐靈夕還是不得不提醒了一句。

那小男孩在經歷了今天的事後,心裡明白了不少東西。

見沐靈夕是真心的想要幫助自己,心中不由得疑惑不已。

「你為什麼要幫我!」

沐靈夕早就知道小男孩會這樣問,嘴上不加思索的就回答道:「覺得你像我當初一樣傻,所以就幫幫你嘍。」

小男孩原本以為沐靈夕會說什麼路見不平之類的話,但是在聽到沐靈夕說自己傻的時候,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

「我那才不是傻,只是有些耿直罷了,你不懂就不要亂說!」

沐靈夕看著小男孩那瞬間陰沉的臉色,越來越覺得有趣起來。

「好吧!你像我當初一樣的耿直,現在總對了吧!」

沐靈夕說完,竟是忍不住的掩嘴輕笑,看的小男孩一陣難受不已。

那句話聽上去沒什麼不對的,但是為什麼他還是那麼的不舒服呢。

怎麼也沒想明白該如何反駁,小男孩索性不想了,只是黑著一張臉,看著沐靈夕,反正他不舒服是假不了的。

娛樂圈第一廢柴妖精 沐靈夕看了看天色,現在估計午飯都快結束了,想必剛才那裡的事情早都鬧得沸沸揚揚了吧,該來的人也快來了,沐靈夕對著小男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仍是黑著一張臉,像是鬧脾氣一般的說道:「夜元鈺!」 而此時的這一幕,也正是葉天想要看到的一幕,葉天就是想讓楚玄無暇顧及自己,這樣,自己方才能夠找到機會對楚玄發起致命一擊!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而後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那半空之上的黑翅妖獸,當即便是再度大喊道:「再低點!」

那半空之上的黑翅妖獸當即便是聽懂了葉天的意思,而後身形也是再度對著楚玄往下降了下來,一點點逼近楚玄,溫度也是一點點升高!

而眾人此時早已經是慌亂逃竄,根本沒有時間再看黑翅妖獸此時身體之上的赤紅色光芒。

在噪雜的人群之中,還有那麼幾個固執的,此時竟然是動用了靈力能量,想楚玄一樣,來保護自己的身體,而為的,只是能夠清楚的看到此時的黑翅妖獸!

在黑翅妖獸的不斷下降過程中,楚玄額頭之上的汗水也是越來越密集,咪咪和黑翅妖獸的這一招,之前的楚玄是萬萬沒有想到的,他也從來不知道,妖獸之間,聯合起來竟然還能發出如此威力!

可此時知道這些,顯然是為時已晚,這個時候,他所面對的不僅僅是黑翅妖獸散發而出的高溫,更有葉天那氣勢洶洶的眼神,以及那以及緩緩舉起的雙手……

楚玄知道,葉天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葉天一定會對他發起攻擊。

然而,他卻只有雙手雙腳,即便他實力如何高強,此時也無暇在面對葉天的進攻!

葉天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將自己劈風拳的能量凝聚而起,這也是葉天的無奈之舉,畢竟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已經所剩無幾,若是再釋放虛沌之印的話,葉天知道自己一定會再度靈力枯竭。

不過葉天也很清楚,即便只是劈風拳,打在此時的楚玄身上,那也不是鬧著玩兒的,畢竟如今的葉天對劈風拳的掌控也已經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那威力自不必多說。

此時,葉天的身形對著那楚玄猛衝而去,沒有絲毫的遲疑和停頓,而那慌亂逃竄的眾人之中,卻是有著幾道目光,極為震撼的望著此時的葉天。

他們之前從來沒敢想象過,一個小小的葉天,竟然能夠在天池城掀起這麼大的風浪,當他們此時真真切切的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是說不出話來。

當然,在這些人中,還包括林軒兒,此時的林軒兒依然趴在地上,只不過她的臉上再度浮現了一抹希冀,她看著葉天的目光之中也是有著一抹隱隱的震撼。

只不過,那抹震撼被藏在了擔憂之中,乍眼一看,林軒兒的目光之中似乎只有擔憂,並沒有震撼,然而,若是仔細看起來,那抹震撼遠遠大於那抹擔憂。

那是因為,林軒兒從心底對葉天有著極大的自信,她相信,只要葉天想做,便沒有做不到的事情,雖然她自己也知道這樣的想法很是誇張,可是信任這種東西有時候就是不講道理的!

因為有了這抹自信,所以她的擔憂相對會減少一些,而那抹震撼,則是對於葉天如今的實力。

林軒兒已經看的清清楚楚,直到現在,葉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足以和通幽境後期的楚玄相比擬!

那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之前的林軒兒雖然對葉天有信心,但是並不代表林軒兒相信葉天能不和通幽境後期的楚玄一戰,而此時,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切,林軒兒已經徹底震撼了,甚至她的心中隱隱升起一抹自卑之感。

想起從前,雖然葉天的實力一直都比她高,然而那個時候的他們也相差不多,總是在一起探討修鍊,互相幫助。

然而,如今的林軒兒再度站在葉天的面前,卻是感覺到一股自卑之感,那是油然而生的,並不是林軒兒自己強制自己產生那抹感覺的。

而這抹自卑之感也讓得林軒兒仔細的想了想關於自己和葉天的未來。

林軒兒此時似乎已經看透了一件事,屬於葉天的舞台不是葉氏家族,更不是郾城,也不會是天池城,而是整個天神大陸!

林軒兒之所以生出這樣的想法,僅僅只是因為她此時看到的一幕!看到葉天周身環繞著咪咪和黑翅妖獸,看著葉天對戰楚玄都沒有絲毫的膽怯!

這一幅幅畫面,似乎都在宣布著,葉天終不是天池城內的一方強者,他未來是會在天神大陸閃閃發光的存在,是會站在巔峰傲視群雄的存在!

想起這些,林軒兒難免會想到自己和葉天的未來,若未來的葉天真的是那個樣子……

可是,此時突然發生的一幕打斷了林軒兒此時的思維。

林軒兒緩緩抬頭,收起自己的思維,卻是看到,葉天的身形已經是到達了楚玄的身旁!

眼看著葉天那揮出的拳頭之上有著一股極為刺眼的藍色靈力能量,那靈力能量好像是馬上就要脫手而出一般,蘊含著極強的威力!

而與此同時,那楚玄也是第一次有了一抹驚慌的感覺,因為此時的他的確已經束手無策,他一邊要顧及自己頭頂之上的高溫,可是另一邊還要防禦葉天釋放而出的攻擊,這雙面夾擊,讓得此時的他極為難受!

然而,就在那葉天的拳頭即將接觸到楚玄的胸口之時,突然衝過來幾道黑色盔甲府兵!

那幾個府兵直接是竄到了楚玄的身前,將葉天此時釋放而出的攻擊威力全部抵擋而下!

狼性首席的嬌妻 幾個府兵也都是通幽境的實力,此時吃一記葉天的劈風拳,倒也不算是多麼嚴重的事情。

然而,嚴重的地方本身就不在這裡,而在上方的那黑翅妖獸!

幾個府兵雖然順利擋下了葉天的攻擊,然而黑翅妖獸卻是再度滑落而下幾片羽毛,羽毛剛好落在了那幾個府兵的身上,頓時,他們身體之上的黑色盔甲當即便是化為黑水順著盔甲滑落而下!

這一幕讓得此時毫髮無傷的楚玄都是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那溫度竟然會那樣高!連鐵制的盔甲都能瞬間融化,那若是落在人的身上,會怎樣? 高寶被人打傷的事情,像是一陣風一般的在整個學院中傳開了。

所有人都像是聽到了什麼重磅新聞似得,好奇不已。

就在重傷昏迷不醒的高寶,被跟在他身後的那兩名學員帶走之後,一隊穿著學院執法隊制服的人出現在了那片區域之中。

「剛才是誰將高寶打傷的,快點站出來,反正遲早都是一死,還掙扎個什麼勁。」

領頭的那個看起來一臉痞氣的人,對著周圍剛還在圍觀的學員們吼道。

原本還聊得一臉興奮的學員們,在看到執法隊來了之後,瞬間作鳥獸散,根本沒有人去回答那人的問題。

眼看著周圍的學員就要走光了,那領頭的人直接伸手抓住了一名學員,煩躁不已的說道:「是不是你!」

那名學員一看自己被抓住了,魂都差點被嚇飛了。

「不是我!不是我!是夜元鈺。」

那名沒來得及跑掉的學員一臉驚恐的說道,絲毫不顧及他早上的時候還跟夜元鈺說過話的同學情誼。

「夜元鈺是誰?站出來!」

那領頭的人,直接看著周圍早已走的沒剩多少的人大聲說到。

被他抓在手中的學員趁他不注意,直接轉身逃走了。

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就像是背後有十幾頭狼在追趕似得。

領頭的手中一空,見那學員已經跑遠了,啐了一聲,也不再管了。

只是眼睛掃視著周圍的一眾學員,想要找出那個叫做「夜元鈺」的學員。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在他的地盤上公然違背校規。

然而看了一圈,也沒看到夜元鈺站出來,那領隊的直接不耐的大喝一聲。

「哼!現在不出來,小心一會我找你出來可沒你什麼好果子吃。」

只見那領隊的剛一說完,大手對著身後的執法隊隊員一揮手,只見十幾名執法隊員,瞬間對這片區域進行了封鎖並開始排查起來。

沐靈夕此時正帶著穎月和夜元鈺兩人從那處隱蔽的角落出來。

沐靈夕算著時間,現在也差不多該來人了。

至於怎麼讓夜元鈺安全的不受責罰,沐靈夕心裡早就有了應對之法。

三個人一起走著,方向是朝著宿舍區走去。

當時夜元鈺法術攻擊高寶的地方,就在前往宿舍區的必經之路上,這也是高寶當時為了增加自己羞辱人是的快感,所以特意挑選的,只是不巧的讓夜元鈺碰上了。

執法隊的人員正在調查其他區域內的學員,然而當沐靈夕和夜元鈺的身影出現在他們視線中的時候,那些學員明顯的暗中示意執法隊員,他們要找的夜元鈺已經出現了。

那些眼神飄忽的學員,一副做賊心虛的尷尬表情,剛一指完,就裝成自己什麼也沒說過的樣子,那種虛偽的神態,讓沐靈夕看的一陣作嘔。

只見執法隊員經過學員的指認,瞬間確定了夜元鈺就是沐靈夕身邊的那個男孩,一名隊員連忙朝那領隊的方向跑去,附在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那領隊的看了一眼沐靈夕的方向,見沐靈夕跟那兇手站在一起,眉頭一皺。 此時的楚玄用恐懼的目光看著葉自己頭頂之上的黑翅妖獸,他此時有些後悔,後悔當時自己一不留神讓黑翅妖獸從自己的手中逃走,而後來到這裡,竟然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力!

然而,楚玄的這些心情,此時卻都是灑在了葉天的身上,不管是因為黑翅妖獸,還是咪咪,他所有的仇恨最後都歸結到了葉天的身上。

因為楚玄感覺,這些東西全部都是葉天帶來的,自己受到的所有衝擊也都是因為葉天。

當即,楚玄便是再度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葉天的身上。

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沒有看向他,而是看著他身旁那幾個極為痛苦的府兵。

雖然那幾個府兵的實力不凡,個個都是通幽境的實力,然而面對黑翅妖獸羽毛之上的高溫灼燒,已經是讓得他們的盔甲盡化,身體之上的皮肉也已經冒起了一股股黑煙,以及一股極為刺鼻的焦胡之味。

片刻之後,葉天也是注意到了楚玄望向自己的目光,當即葉天也是緩緩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楚玄的身上。

看到楚玄此時那憤怒的表情,葉天卻是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而後自然也是明白,此時的楚玄心中一定恨極了自己。

當即,葉天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如果說楚玄想要和自己兩敗俱傷豈不是損失慘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