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級定位器?」

「這個,那個,啊,今天的太陽好圓啊!」

「你們幹什麼,幹什麼,啊啊啊,救命啊,元嬰境尊者打人啦!」

「沒天理啊,元嬰境暴打鍊氣境,太欺負人啦!」

「對嘛,有事兒好商量,咱都是一個祖師爺交出來的,可萬萬不能傷了和氣。」

「這個六級定位器可是小子吃飯的本領,還指望著賺點兒靈石花花呢,你們這……」

一群老頭,你吹鬍子我瞪眼的,恨不得一把掐死眼前這小王八蛋。

忒可惡了。

什麼叫元嬰境暴打鍊氣境?

若真是想打你的話,一巴掌下去,早就成肉醬了,還有力氣在這裡嚷嚷?

算了算了。

那六級定位器玄妙無比,如今回想起來,依舊是心曠神怡,此等天縱奇才,有些小脾氣也是應該滴,以後入了傳送陣協會,也算是同僚了,忍了!

赤信子一聲清咳,示意眾人住口,而後,對著喬拉丹說道:「莫說老夫不給你機會,這六級定位器的製造之法,留在你手裡也沒什麼大用,頂多就是賺點兒靈石罷了,若是能貢獻給傳送陣協會,老夫保你一個名譽長老的席位!」

嚯!

喬拉丹蹦了起來。

榮譽長老?

那也是長老啊!

傳送陣協會那可是覆蓋整個修真界的龐然大物,能成為其長老,那地位、那勢力,一飛衝天的有木有!

到時候,喊上一群元嬰境的打手,往狐岐山上一站,嘿嘿,玄天宗?分分鐘打成鬼門宗!

咦?

等等!

想起自己在龍虎寺的經歷,喬拉丹突生警覺,這名譽長老不會是跟龍虎寺供奉一樣,只是徒有其表糊弄人的吧?

不行!

得問清楚了才成!

「那個,諸位前輩見諒,小子孤陋寡聞,不知這傳送陣協會的名譽長老,算是什麼等級,可享受什麼好處?還請為小子解惑!」 長谷川探頭出去,嘿嘿笑著說:「跳下去吧,跳下去我就放過你。」

米勒哆哆嗦嗦的一動不敢動,「長谷川,我平常待你不薄,不如,放我一馬。」長谷川點點頭,「當然!我已經放過你了,跳下去吧。」

跳下去?從22樓跳下去必然是個粉身碎骨的結果,除非米勒不想活了。無奈之下,他只能吱吱扭扭的爬回來。剛剛爬到窗台上,長谷川一把將他拽下來。

雪花劍神 立冬走過去抓著他的頭髮,把他給拎起來,轉眼一掃,看見一張桌子,把米勒硬生生拖過去。

「no!no!no!放過我吧,我馬上拒絕凱文的要求,我會送你們出境,怎麼樣?!」米勒大聲求饒,立冬絲毫不理睬,抓著他腦袋就往桌子角上撞。

砰砰幾下,米勒就頭破血流,一直不停的求饒。

長谷川對阿進說了幾句,後者走上去把米勒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搜刮下來,關鍵是為了拿手機。隨後,幾人就帶著米勒和他的情fu一起離開。

一陣五花大綁之後將兩人仍在後備箱,開車揚長而去。

……

一個小時之後,長谷川在郊外的別墅里。

米勒的情fu被捆著手腳,堵上嘴巴,仍在了沙發上。米勒則坐在椅子上,同樣被捆著手腳,動彈不得。

鹿溪走到他面前,抬手拿掉塞在嘴巴里的布條。米勒呼呼的大喘氣,掃了一眼。鹿溪帶著淡淡的笑意,開門見山的說道:「放心,我們不要你的命,只要錢。」

一聽到這話,米勒似是放下心,緩緩舒了口氣,看他的狀態應該是認栽了。他點點頭道:「好吧。可是,就算你們拿到了錢,真的能離開這麼?」

長谷川走上來,輕聲道:「這不用你管。」米勒抬頭看著他,點了點頭,「我給你了一切,你卻背叛我?」

「是啊,你給了我一切,但卻要殺了我的家人。我寧願不要這所謂的一切。」

米勒不屑的哼了一聲,轉頭看向鹿溪問道:「要多少錢說吧,我會叫人轉到你們的卡上。」鹿溪輕笑著搖搖頭,「我們要現金,五百萬!」

「什麼?五百萬?我沒有這麼多錢!」米勒激動的大喊。

五百萬美金不是個小數目,折成人民幣要三千多萬了。這個數字是他們幾個人之前就商量好的。以長谷川對米勒的了解來斷定,五百萬現金應該是他能拿出的極限了,當然了,這不是說米勒只有這麼多錢,他還有房產、車子以及眾多產業,甚至每天都在賺錢。

但相當一部分錢都在流轉的過程當中,五百萬現金應該已經是最多的了。

鹿溪沒有理他,而是回頭叫了一聲:「冬冬。」

立冬從後面走上來,順手抄起桌上的一個玻璃煙灰缸,朝米勒的腦袋砸過去。剛剛在米勒情fu的公寓中,他就抓著他的腦袋往桌角上撞了幾下,血漬都沒幹呢,現在又來一下。

咚!一聲悶響,隨後就是米勒的慘叫。立冬停都沒停,緊接著就砸了第二下。

咚!咚!咚!米勒雙腳被固定著,連躲都沒辦法躲,雙手也被牢牢綁在椅子扶手上,擋也不能當,只能拚命的大叫求饒。

在立冬動手的時候,長谷川手下的幾個人坐在後一驚一驚的,看著都感覺疼。

終於,在連續砸了六七下之後,哐嚓一聲,厚重的玻璃煙灰缸應聲而碎。

「哇哦!!」長谷川手下的四個人坐在一排,發出一聲驚呼。

米勒搖晃著腦袋,已經被打得幾近暈厥,「別…別打了。」

鹿溪低下頭,靠近他的臉,輕聲問:「五百萬現金,給不給?」

「我…我…沒有那麼多…」米勒氣虛微弱的說了一下。

鹿溪回頭看著立冬微微一笑,「動手吧。」

立冬轉身走到牆邊的一個工具箱旁,蹲了下來在裡面翻騰了一下,隨即拿出了一柄鋒利的斧子!轉身慢慢走過去。

眼前這一幕早就在鹿溪的計劃之內。米勒好歹也是一方霸主,不會輕易就範,所以肯定需要採取一些暴力手段。將這件事情交給立冬來做,不為別的,只是為了讓他能夠重拾信心。

這麼說一點都不誇張。經過了刺殺凱文失敗,挾持米勒被逃走之後,立冬的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他現在急需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鹿溪這麼聰明的人,自然看得通透,在不聲不響間已經傳達給立冬一個信息:你有一個親手殺死米勒的機會。

立冬提著斧子走過去,米勒眼裡儘是驚恐,張大嘴巴話都說不出來。長谷川站在一側,握拳放在嘴邊,阿進他們幾個人也都不再說話,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米勒搖了搖頭,「別…別…」

立冬一臉冷意,雙眼沒有流露出任何感情,此刻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就如鹿溪所想,他現在需要一個宣洩的渠道,這個渠道就是眼前的米勒。

米勒的手臂被綁在了椅子扶手上,立冬抬腳踩在了他的手上,一手高高舉起斧子,Huu!一下砍下來。

咔嚓!由於力量太大,斧子直接把椅子的扶手劈斷。「啊!!!」米勒用力向後仰頭,脖子上青筋暴起,看上去血管都要爆裂。這一斧子砍斷了他三根手指。

長谷川咬了咬牙,沒什麼反應。阿進他們幾個人發出微微的低吟,似乎沒想到這個中國小子下手這麼狠。

鹿溪再次低下頭,冷眼盯著米勒,「五百萬現金,給不給?」米勒已經停止喊叫,雙眼時睜時閉,顯然已經撐不了多久。見他沒有回話,不等鹿溪說話,立冬已經走到另一邊,抬腳踩了上去,這一次踩在了他的手腕上,意思是就砍掉整隻手。

米勒渾身打了個激靈,馬上清醒過來,抬著頭大聲道:「我給!我給!」

……

幾個小時之後,凌晨四點,長谷川和阿進的車子駛回別墅,走進屋子裡。

長谷川拎著一個很大的黑色皮包,他拉開拉鏈,仍在了地上。 祕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立冬和鹿溪湊上去看了一眼,裡面堆疊著密密麻麻的美金。

「三百七十萬,估計現金也就這麼多了。」長谷川說。

取錢的方式也是鹿溪安排的。先讓米勒分別打電話給幾個親信叫他們湊錢,把所有錢湊好之後,只允許一個人開車來到了郊區一片很空曠的空地。

地點是長谷川挑選的,因為他知道,那個地方一馬平川,沒辦法再隱藏其他人。長谷川帶著阿進趕過去,拿走了錢,並且把送錢的人綁起來仍在後備箱里。相信過幾個小時之後會有人來找他的。

「可以放我走了么?」米勒虛弱的說。好在剛剛鹿溪讓他的情fu為他簡單包紮了一下,還止住了血,不然早就昏過去了。

鹿溪微微一笑,「不要急,你還要幫我們做一件事!」 好處?

好處多了去了!

赤信子眉毛一抖:「傳送陣協會規模如此之大,每年賺取的靈石不計其數,這些靈石,除了一部分用於維持協會日常花度之外,剩下的,都會分發下去,自上而下逐層分配,誰多誰少自有法度,你這名譽長老的身份,每年可領取上百萬的靈石,怎麼樣,嚇到了吧!」

上百萬的靈石?

好吧!

喬拉丹翻了一個白眼兒,很想從神龍逆鱗裡面掏出那一千萬靈石將這老傢伙砸趴下了。

打發叫花子都沒有這麼摳門兒的!

不爽!

表情都寫在了臉上,白痴也能看出喬拉丹很是不爽。

一日爲妃 這些個元嬰尊者也不爽了。

「小子,你這是什麼表情,每年一百多萬的靈石你還嫌少?」

「老夫身為正牌長老,每年也就不到一千萬而已!」

「你只是一個名譽長老,一百萬,知足吧!」

「你也不算算,每年一百萬,你要是能活上個數百上千年的,能得到多少靈石!」

「就是,你才鍊氣境,就算給你再多靈石你也沒處兒花啊!」

嘿!

喬拉丹眉頭一抖,這話可就不愛聽了,什麼叫沒處兒花啊,上次拍賣會可是花了近億的靈石呢,一會兒還要再花個幾千萬呢,就傳送陣協會這百十來萬,都不夠個零頭。

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顯然,若是就這點好處,根本就打動不了喬拉丹。

赤信子站出來了:「小子,你先別搖頭,這名譽長老可不僅僅是有分紅,還有別的好處呢,平日里,協會裡接到構築陣法的生意,想接生意的都搶破頭了,有了這名譽長老的身份,你就擁有優先接生意的權力,這下滿意了吧?」

滿意?

更是不滿意了!

喬拉丹氣極而笑,心想,就憑小爺我的陣法造詣,別人求都求不來呢,小爺我還巴巴的去搶?瘋了吧!

其實,這就是喬拉丹對修真界、對陣法師不了解了。

要知道,現如今的修真界,傳送陣已經是非常普及了,每年新建的傳送陣,少之又少,大多數都是維護、休整之類的小生意,錢少不說,還很費工夫,所以,每次有新傳送陣要建造,協會內的陣法師都是搶破了頭,就為了能多賺點兒靈石。

若不是這樣,就靈劍宗建造的那座四級傳送陣,哪用得著這麼一大群元嬰境的尊者前往,還不是被錢鬧的,喬拉丹也是大方,將此事丟給了七寶玲瓏閣,七寶玲瓏閣哪還會幫他省錢,可勁兒的花,這群老傢伙,仗著身份高,愣是霸佔了這樁油水十足的生意,一窩蜂的就沖了過來。

所以,在那些想吃這碗飯的人看來,這名譽長老之職,用處大著呢,當然了,就喬拉丹這憊懶性子,幫人去造傳送陣?想多了。

所以,非常之不爽。

乾脆,喬拉丹也懶得再這群老頭瞎白話了,直接說明自己的要求:「我現在好歹是咱們協會的名譽長老了,是不是得有幾個保鏢啊,元嬰境的沒有,給我配備幾個培元境的總可以吧,要是我被人欺負了,協會的面子也不好看啊!」

這是準備藉助傳送陣協會的力量來滅掉玄天宗呢。

可是。

赤信子一頭黑線,搖頭,木有!

木有?

喬拉丹傻眼了。

「那我要是被人殺了咋辦?」

這是個問題。

赤信子嘿嘿一笑,回答道:「這個你放心,若是你亮出了傳送陣協會名譽長老的身份,對方還敢殺你,只要證據十足,協會就會為你討個說法!」

這感情好。

雖說是事後報復,卻也能震懾對方不是。

「怎麼個章程?」

喬拉丹好奇的問道,心想,最好是以牙還牙,殺他個雞犬不留才好呢!

然而。

「誰若是殺了我們協會的陣法師,就會被禁制使用傳送陣,按照陣法師的地位高低,禁止的年限也各有不同,你是名譽長老,誰若是殺了你,百年之內禁止乘坐傳送陣!唔,若是對方願意掏一千萬靈石贖罪的話,可以放開禁制。」

噗!

喬拉丹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這報復手段,強大,實在是強大。

傳送陣協會能歷經數千年而不倒,能傳承至今,果然是老天眷顧啊!

得了。

傳送陣協會顯然是指望不上了,還是得看自己的。

不過。

看這一群老頭兒的架勢,自己若是不交出這六級定位器,肯定是走不了的。

那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