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咧嘴笑了笑,走上前去,分別將雙手按在兩位長老的肩上,一邊將一股溫和的靈氣能量朝著而這體內灌注而去,一邊淡淡的問道。

「算算算!田燁閣下,是我等多有失禮了,還望閣下見諒!」

那兩位長老此刻哪裡還有半分的脾氣,方才在葉天的幫助下緩了一口氣,便是趕忙翻身站了起來,朝著葉天連連鞠躬。

葉天方才製作出來的那法陣,對於他們而言,簡直是令得他們望塵莫及的存在,這樣的手段,即便是流雲仙門之中許多的長老輩都不曾擁有,此刻,他們也是完全的明白了,這年輕人,有著驕縱的資格,有著在他們面前不屑一顧的底氣!

同樣的,也真的有著衝擊那九級法陣的可能性!

「那就有勞二位帶路吧,我對那九級法陣,也是頗有興趣呢。」

收回手來,葉天便是率先做了個請的動作淡淡的笑道。

那兩位長老見狀,趕忙是連連點頭,走在前面為葉天開路,一路上都是點頭哈腰的,看著也是分外的滑稽。

好片刻,兩位長老終於是帶著葉天穿過了小鎮,葉天也是經過這兩位長老的介紹才知道,這座小鎮,流雲仙門接待外來者的地方,那些沒有門中之人引薦的,亦或是慕名而來,想要投身流雲仙門的人,都是會被暫時的安置在這裡。

顯然,葉天是不需要再在這裡等候了,兩位長老直接帶著葉天穿過了鎮甸,朝著那更為深處的山門之中而去。

走進那山門之中,葉天也是立刻發現,這山門之中的環境,與青蓮谷完全不同,青蓮谷看上去,是那種隱與世外的亭台樓閣,而這流雲仙門,也是相當的符合其名字,一走進山門之中,便是有著一種雲霧縹緲,如臨仙境之感。

放眼望去,整片山脈之內,各處都有著建築存在,這些建築大都是十分古老的院落,其中的房舍樓層皆是不高,最高的不過也就兩三層,不過這些建築都是十分考究的,而且,從這些建築之中,明顯能夠幹得出這流雲仙門逐漸擴大的方向。

整片山脈之中最為古老的建築坐落在北邊,越是朝著山脈的南邊,這些建築就是越新穎,從北向南延伸著望去,能夠十分明顯的感受到流雲仙門隨著歷史逐漸演變的過程,到得最南邊的時候,那些建築已經跟如今時代的建築無二了。

而這整片山脈之中,那些飄渺的雲霧,居然皆是十分純粹的靈氣能量凝聚而成,想來這山脈之中,也是一片十分高級的洞天福地了。

「兩位這是要帶我去何處呢?」

跟在那二人的身後,葉天的目光四處打量了一番之後也是淡淡的問道。

他大概的能夠看出,這二人帶他前去的方向,相對來說要靠南邊一些,不過按理來說,那九級法陣,應該是在一些比較古老的建築之中才對,想來,在去往那九級法陣之前,怕是還有些事情要做了。

「呵呵,田燁閣下勿要著急,且跟著我們來便是,那九級法陣,要進入其中還需要一切其他的準備,我們還是要將一些事情給您講清楚,做好所有的準備,方才能讓您安心的進去其中。」

似是也察覺到了葉天的疑惑,那高個子的長老當即開口解釋道。

「這意思是那法陣之中,還有這一些危險存在了?」

聞言,葉天也是饒有興緻的問道。

如今他也算是精通法陣之道了,自然也是清楚,法陣這種東西,稍作修改,就有可能導致完全不同的結果,殺陣與困陣,幻陣之間相差的東西並不算是極多,特別是高級法陣,是能夠很輕易的改變法陣性質的,想來,那九級法陣就更是奇妙了。

「不錯,不瞞閣下,那雲霧飄零大陣,不單單是我流雲仙門的前輩大能留下來的瑰寶,同時,也是流雲仙門的護山大陣,要進入其中參悟,還需進入其大陣的核心之所,我們自然還是需要將那其中可能對您造成傷害的一些東西先收斂起來,方才能讓您進入其中。」

那高個子長老介紹的時候倒是並不避諱什麼,這些事情,也並不算是什麼流雲仙門的重大機密,自古以來,便是有著不少研究法陣一道的高手,熱衷於來到流雲仙門,進入各種法陣挑戰,參悟,追求更高的境界,而那雲霧飄零大陣,更是不少超級宗師們所熱衷之所,這樣的事情,顯然這流雲仙門中的人也是已經習以為常了。

點了點頭,葉天便是並未再說什麼,跟隨這那兩位長老的步伐,便是朝著南邊山脈之中的某處大殿飛身而去。

……

片刻,三人的身影,終於是在一座看上去十分低調的大殿之前停了下來,這大殿的存在,說是話是真的低調內斂到了極致,甚至於葉天站在這大殿之前,都完全沒能認出這就是流雲仙門的核心大殿。

這大殿兩層高,從外面看十分的樸素,就像是一棟十分普通的民居一般,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唯有那大殿門扉上一塊手寫的牌匾,刻著「流雲殿」三個字,彰顯著這處大殿的真實身份。

「貴門的大殿,倒是十分的樸實無華啊,看來貴門主,也是個極為勤儉之人。」

葉天目光在這大殿之上掃了一眼,確實並未發現什麼特別之處,當下也是點了點頭輕笑道,對於這樣低調節儉的世外高人,葉天倒是也頗有著幾分好感存在。

這樣的人大都是比較質樸,醉心於修鍊而非外物富華的,相比起那些動輒就喜歡將自己的殿堂宅邸弄得金碧輝煌,巴不得別人跨上一句「好有錢」的,反倒是這樣的人,更能讓葉天感到親切。

不過,對於葉天這般認知,那兩位長老也僅僅是相視一笑,並未多說什麼,旋即便是引著葉天,朝著那大殿之內走去。

葉天跟在那二人身後,尚且還有些詫異於這二人有些奇怪的表情,下一刻,在踏入大殿之中的瞬間,葉天便是明白了這二人為何怪笑了。

踏入大殿之中,葉天腳下第一時間傳來的,居然是一種失重之感,彷彿是一腳踏入了虛空之中一般,而出現在葉天眼前的,赫然便是一片裊裊的雲煙,涌動不休,如同一片浩瀚雲海,朝著視線所能企及的盡頭之處無限的延伸而去!

「八級法陣?」

目光四望之間,葉天也是立刻反應了過來,這大殿的內里,居然是被八級法陣完全的籠罩,從外面看樸實無華,進入其中,卻是有著這般異常壯闊的景象! 「我收回剛才的話,貴門主的品味,很高。」

點頭微笑之間,葉天也是換了一番語氣重新讚歎道。

這流雲仙門的大殿,當真是十分的講究,這大殿之內的八級法陣,葉天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其不凡,雖然看上去並無什麼特別,只是一片煙波浩渺的雲海,但在這雲海之間,葉天卻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循環之理的存在,甚至,在這浩然雲海之間,葉天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時間的流動!

這法陣,定然也是已經達到了八級法陣的巔峰層次,甚至是四大超級法則之一的時間法則,都已經被涵蓋在了其中!

「呵呵,門主就在大殿之中,接下來的路,可要靠閣下自己走了,我們這些對於八級法陣無從涉獵之人,可是根本無法進去找到門主,便先去給您打點進入大陣的事項了。」

那一高一矮兩位長老站在門前朝著葉天拱了拱手,並未再朝裡面走了,顯然,這大殿之內的八級法陣,對於他們而言,幾乎可以說是個天然的屏障,走去其中,可就徹底的迷路了。

點了點頭,葉天當下也是一陣好笑。

敢情這來了這大殿之中,還有另外的考驗啊,想來,這大陣也是用來隔絕那些跑來濫竽充數碰運氣的傢伙的,不能在這大陣之中找到流雲仙門的門主,還談什麼參悟九級法陣?

「這流雲仙門的門主,拒絕人的方式倒是十分的講究,確實是個好法子,今後我也把府上裝潢一番好了……比如留個坎水籙在門口。」

目光一邊四望之間,葉天也是一邊心中暗笑。這樣的手段,拒絕人倒是十分的和諧,讓人自知不配面見,自己也就離開了,恐怕這大陣之中,有著不少的高手的是迷失了,想要通過這大陣,恐怕也是需要有著極高的法陣一道修為才行。

當然,門前留個坎水籙這種想法,葉天也就只能當做玩笑一樂了,真的在門前留個坎水籙,恐怕前去拜會他的人,百分之九十還沒見到他的面就已經給淹死了吧。

緩步走進這大陣之中,葉天也是頗感到幾分玄妙,這大陣之中雖然是沒有其他的什麼東西,但云霧涌動,雲海翻騰之間,卻是讓人有著一種時間流逝的感受,甚至是凝望著那翻湧的雲海,能讓人生出一種時間時快時慢,時而加速跳躍,時而停滯不前的感覺。

這法陣之中,沒有其他的東西,只有這片近乎無邊的雲海,葉天感受了一番之後便是發現,這大陣之中出了最基本的那些循環之理和法則之力之外,只有時間這一法則的存在,而也正是因為這一法則的存在,才令得這整個法陣,都顯得無比的玄奇。

「不知道在這其中,法則之力是否能夠有什麼作用……」

最終一邊喃喃了一聲,葉天一邊便是抬起手來,朝著那浩瀚的雲海一招手,頓時,一陣雲霧便是朝著他飄飛而來,在他的手心之中盤踞而起,隨著越來越過的雲霧朝著他的手心之中盤踞而來,葉天手中,很快便是凝聚起一個拳頭大的純白色圓球。

那圓球之內,皆是飄渺的雲霧,這些雲霧不斷的壓縮在一起,最終變成了一個棉花球一樣的東西,其外面,有著一層透明的薄膜包裹著,令得葉天無法直接出沒其中的雲霧,葉天也是饒有興緻的將這圓球放在手中把玩,就想拿著一個塞滿了雲霧的氣泡一樣。

而當那圓球落在葉天手上的時候,葉天居然是發現這東西是軟的,就像一個橡皮球一樣,任憑他怎麼揉捏,都僅僅是有些變形,最終依舊會恢復原狀,其外面的那層薄膜,給人的感覺十分堅韌,無論如何都是破除不開。

葉天試著抽出了血月刀,將那圓球放在刀刃上劃了一刀,然而,即便是以血月刀的鋒利,都沒能將之劃破!

「嘖嘖,這玩意兒果然奇妙,恐怕將之破開,時間法則就多多少少的能夠有些領悟了吧……時間……時間流逝……誒!對了!」

忽然,葉天像是心中想到了什麼,立刻便是盤腿坐了下來,將那圓球縮小了些許之後,直接便是吞入了腹中,而葉天自己的心念,也是迅速的潛入了靈巢空間之內。

「榕兒!」

靈巢空間之中,葉天略微的抽了抽手,那雲霧凝聚而成的圓球便是出現在了手中,當下,葉天也是頗有些驚喜,立刻開口呼喚榕兒。

「葉天哥哥!」

聽得葉天的聲音,榕兒立刻是一溜小跑從林間跑了出來,直接跳起來朝著葉天就是一個飛撲,掛在了葉天的後背上。

「來,你看看這東西,操控你能感受到的超級法則,試試能不能將之破除開!」

葉天頗有些興奮的將那圓球遞道了榕兒的手中,帶著幾分催促的道。

「這是……誒!這不是時間法則的法則之力么!」

榕兒接過那圓球之後,一雙眼睛頓時爭得大大的,頗有些驚訝的道。

「你說裡面的那些雲霧?」

聞言,葉天當即大喜,那些雲霧要是時間法則的法則之力,那顆相當不得了啊,大肆的吸收煉化,恐怕直接就能讓他悟出時間法則來!

然而,榕兒卻是搖了搖頭:「這些雲霧不是,這些雲霧應該是一些基本的法則之力衍變出的東西,真正的時間法則,是外面這一層薄膜!」

一邊說著,榕兒便是一邊指了指那白色圓球外面的一層薄膜,當得她的之間落在那白色圓球之上的時候,其上的薄膜居然是直接破裂開了,那其中滾滾雲霧,頓時便是朝著靈巢空間的市面八方涌動而去,不過,這並未對靈巢空間造成什麼影響罷了。

「嘻嘻,葉天哥哥,我知道怎麼幫你了!」

瞧得那泡泡一樣的薄膜破裂,榕兒當下便是一陣嬉笑道。

「哦?你要怎麼幫我啊?」

聞言,葉天心中也是略微的有些驚喜,伸手點了點榕兒的鼻尖問道。

宮闈浮塵 「唔……葉天哥哥,你先把心念收回去,榕兒會融入你的體內,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榕兒就好!」

「好!」

話音落下,葉天當下便是直接將心念給收斂了回來,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感覺到,榕兒在這一瞬之間,便是直接化為了一道輕靈的氣流,直接融入到了他的體內。

那種感覺很是奇妙,就像是有著一股清泉流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一樣,帶來一種一場清涼舒適之感,而伴隨著這種感覺而來的,是腦海之中的一陣空靈澄澈,彷彿是整個世界都變得一場的安靜了起來,只有微風習習,溪水潺潺,靜好的令人陶醉。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好悶騷 「葉天哥哥,這是我第一次融入你體內,你先習慣一下這樣的感覺,之後,我會開始幫助你感受這法陣之中的空間法則,要是你能將之感知清楚的話,應該能夠對時間法則有著一定程度的感悟!」

榕兒那脆生生的聲音陡然傳入葉天的腦海之中,就像是貼著他的耳朵在與他說話似的。葉天當下也是點了點頭,屏息凝神,開始感受著自己身上的一些變化。

曾經,葉天也是有著藉助涅槃尊者的靈魂力量戰鬥的經驗,因此對於這樣的感覺,倒是並不算陌生,只不過與涅槃尊者帶給他的那種力量充盈之感不同,榕兒融入他的身體之內,帶來的是一種彷彿融入了自然之中的空靈感受。

葉天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榕兒的融合,方才真正的激活了他作為自然之靈的那些強大之處,彷彿在此刻,他自己,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那下一刻就出現在了自己的書房之中,先將沐靈夕安置在軟榻之上,這才開始著手處理起自己的公務。

不到一會兒工夫,熾焱葯祖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坐忘長生 「是靈夕師傅回來了嗎?」

然而當他看到軟榻上的沐靈夕之後,這才高興的沖著沐靈夕說道。

「果然是靈夕師傅回來了,我這才將靈夕師傅早上所教授的金針之法練習了一遍,其中有幾處不明白的地方,正想要向靈夕師傅請教呢。」

一邊說著,熾焱葯祖就準備向沐靈夕詢問自己的問題,結果卻被宮佑冥的一句話給激住了。

「你的金針之術恐怕以後無法學習了,沐靈夕中了音蠱,但是施蠱之人已經化作了飛灰,現在你最好有辦法能控制住沐靈夕體內的音蠱,否則,用不了多久,沐靈夕的金針之術可能也就記不了多少了。」

熾焱葯祖在聽到宮佑冥的話后,頓時如遭雷擊。

「你說什麼?靈夕師傅竟然中了音蠱?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在看到熾焱葯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時,沐靈夕連忙介面說道。

「就在剛才不久,李雪從蠱毒門派中找來了會釋放音蠱的人,我一不小心就中蠱了,而且那中蠱之人還被我誤殺了。葯祖師傅可有辦法幫我解蠱?」

熾焱葯祖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一個趔趄差點癱坐在地。

沐靈夕在看到這一幕之後,瞬間覺得自己想要解除音蠱的希望非常之渺茫。

然而宮佑冥卻並沒有抬頭去看熾焱葯祖,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處理完自己手頭的公務,然後儘快帶著沐靈夕出發,前往自己的師門,看看自己的師傅,有沒有解除音蠱的方法?

至於找來熾焱葯祖,宮佑冥只是想讓他盡量控制沐靈夕體內音蠱的發作,為他尋找解除音蠱的方法,提供更多的時間。

然而熾焱葯祖在快速的思索了一番之後,頓時出聲說道。

「我有辦法能控制音蠱在半月之內不發作,但是這半月之內若找不到解除蠱毒的方法的話,靈夕師傅恐怕會直接開始喪失記憶,而且所承受的痛苦也會比正常發作時更加的難以承受。」

宮佑冥在聽了熾焱葯祖的話后,頓時心中一痛,但是此時也容不得他再思考許多。

只得對熾焱葯祖說道。

「就用你的方法先拖延半月吧,想必這半月的時間也足夠我去尋找解蠱的方法了。」

熾焱葯祖在聽了宮佑冥的話后,頓時從懷中掏出了一枚丹藥,然後遞給了沐靈夕。

「這顆丹藥可以抑制蠱毒,但是在這半月期間,靈夕師傅絕不可使用靈力,若是一旦使用靈力,那麼音蠱就會得到力量開始復甦,到時候,蠱毒就無法控制了,靈夕師傅要切記啊!」

沐靈夕在聽到熾焱葯祖的話后,心中卻是一陣猶疑。

若是自己不能使用靈力的話,那她就會變得與普通人無異,那種不安全感,讓沐靈夕的心中頓時感到一陣忐忑不安。 綁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略微的閉目感受,葉天便是愈發的對著自然之靈的狀態感到驚喜。

在這般狀態之下,他的一切感知都是幾句的提升,就連的那平日里他從來不會注意的氣流轉動,靈氣能量的起伏漲落,這些種種他從未注意到的細節,都是有了一種無比清晰的感受,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是能夠令得他有所感受,彷彿連這片空間之中的那些塵埃,都顯得清晰了許多。

而這幫狀態之下,令得他最為清楚的感受,就是時間的變遷。

之前對於葉天而言,或者說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時間的變遷,無非就是日出日落,晝夜更替這樣的感覺,但在這自然之靈的狀態之下,葉天卻是能夠感受到時間演變的種種不同。

他體內四種屬性的靈氣能量,在此刻,彷彿都是受到那時間法則打牽引,開始出現了不同的變化——

火靈氣在那時間法則的影響之下,開始有了明前的溫度變化,從星星之火,到熊熊烈火,從劇烈燃燒,到逐漸熄滅。

水靈氣則是經歷著不斷的流動和演變,水滴落下,逐漸彙集成小溪流,溪流漸漸匯合成為江河,匯入海洋。

風靈氣從一次呼吸開始,細小的氣流涌動,逐漸開始變得越來越龐大,到得最終,終於是牽動了龐大的氣團,翻飛涌動。

而木靈氣,則不斷的循環著草木的枯榮,彷彿不斷地經歷著四級變換,不斷地生長,又不斷地衰敗。

時間流逝的感覺,在這一刻變得十分的清晰,葉天的心念不斷地變動著,讓得這時間演變的速度時而加快,時而減緩,時而出現一些不規則的變動,時而完全的停滯下來。

就與這八級法陣形成的浩瀚雲海幾乎一模一樣!

而此刻,葉天所看不見的東西,是他的身體四周,正有著一些透明的波動流淌著,那些透明的波動不斷融入他的體內,有不斷的從他體內擴散而出,形成了一個十分完美的循環,將他包裹在了那透明的波動之中。

終於,他身邊的那些透明波動,在某一個時間點上全數收斂進了他的體內,而就在此刻,周圍那浩瀚的雲海,也是陡然間開始涌動,大量的雲霧,形成一起巨大的氣旋朝著葉天的體內灌注而去,他就像是巨大的漩渦一樣,將這些飄渺的雲霧紛紛吸納進體內。

周圍的雲霧每被他吸納一分,便是會變得淡薄一分,這個過程,葉天自己都不知道持續了多長的時間,而當的最後一縷雲霧被他收斂入體內的時候,那大陣也是終於悄然散去,露出了那頗為簡單樸實的大殿內部。

深吸了一口氣,葉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眼眸緩緩的掀開,此刻,在葉天的眼中,正有著些許散碎的銀色微光閃動著,就像是一把銀色的碎片灑在了他的眼中,看上去頗有著幾分妖異之感。

「多謝前輩賜教!」

嘴角微微一掀,葉天便是朝著面前空曠的大堂拱了拱手朗聲道。

「呵呵……能夠將這法陣參透是你的機緣所在,天賦絕倫,果然也不愧是顏月看上的後生了,上到二層來吧,老夫在二層等著你。」

就在葉天話音落下之刻,這大堂之內,陡然便是有著一道蒼老的聲音徐徐響起,那聲音之中,有著一股難掩的欣慰,顯然,這聲音的主人,已經許久沒有遇到過能夠讓他看得上眼的人了。

循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葉天便是找到了通往大殿二層的樓梯,緩步走上之後,便是來到了這大殿的二層大廳之內。

起初葉天還帶著些許的防備,畢竟這一進門就布置下八級法陣打大能,不再布置點別的什麼法陣,有些說不過去。不過當得葉天走上二樓的時候,卻是發現這整個二層空間之內,再沒有任何的法陣存在了。

二層的大廳,相比於一層還要更加簡單,看上去就像一件空曠的靜室一樣,只有些尋常的擺件,並無任何的特別之處,向著大廳的盡頭之處,有一排看上去經過精心修剪的盆栽,而此刻,在那盆栽旁邊,正有著一架輪椅停靠,在那輪椅之上,有著一道人影,正拿著剪刀悉心的修剪著面前的盆栽。

葉天朝著那人影投去目光,光是看著那人拿剪刀的手,就能夠看出那是一個年歲很高的老人,一雙手顯得十分的乾枯,就像是只有一層皮膚緊緊的貼著骨頭一樣,但那雙手卻是顯得十分的穩當,絲毫沒有半點的動搖,每一剪刀下去,都是十分的穩健。

「小友,先找地方坐吧,老夫將這一株苦竹修剪好再與你細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