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來告訴師兄,一成*都沒有,我們連近林正陽身的資格都沒有。

想要堂堂正正報仇,我們至少要修鍊數年時間,否則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說到這裡,季川停了下來,看著穆絕冷漠的表情有些鬆動,繼續說道:「師兄可願等數年時間?我們做的事情,對林正陽確實沒什麼損失,僅僅為了打亂了他的陣腳,對我們後續行動有利罷了。

真要說對付林正陽,我還真沒有想好對策,實在是林正陽名聲太盛,又是宗師境巔峰修為。」

穆絕一直默不作聲,忽然說道:「今日所見的那名峨眉派弟子,與林正陽相比如何?」

「嗯?」

季川眼睛陡然睜大,說道:「我沒見過林正陽,只知道其宗師境巔峰修為。

但那名女子給我的感覺極其危險,追根究底應該是林正陽要強一些。

不過作為峨眉派弟子,應當也有自己的一些底牌手段,應當不會簡單。」

經過穆絕這麼一提點,季川腦海中忽然有了一條計劃。若能成功,說不定真能要了林正陽的命。

到了那時,他可也在刀尖上起舞,稍有不慎孰死孰生猶未可知。

究竟能不能成功,還要看一部分運氣。

人定不一定就能勝天!

穆絕雖然報仇心切,但也不是傻子,沒必要硬碰硬,眼見季川的模樣,他便知道季川有了計劃。

季川忽然莫測道:「師兄,接下來我們可就沒那麼輕鬆了。

想要扳倒林正陽,看來非得想辦法拖那位峨眉派高徒下水了,這也是在刀尖起舞啊。」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不不不會的,難道那隻超自然的生物找來了?那自己要找人對付他的事,他也知道了?所以,才憤怒地把那自己找的要對付他的人打飛了出去?

王小小想到當初那隻超自然生物說的,不要想著找人來對付他,在現世可沒人會是他的對手。

如果讓他知道了她找人來對付他,那麼就不要怪他心情手錶了,好吧!是心狠手辣了。王小小越想內心越恐懼,整個人抖得更利害了。

然而,正在這時,「你怎麼了?很冷么?抖得這樣利害?還是說……」

山無凌收回放在王小小肩上的手,一手撐著沙發靠的地方直接一用力,翻了過去。然後坐在王小小的旁邊,滿臉純真地一看著王小小,「時亦那混蛋欺負你了?」說著轉頭看向時亦滾落的地方。

時亦聞言,顧不得再裝死,抖著手伸了出來,然後,抓住沙發的邊緣,一用力,伸出了那顆腦袋。憋屈道:「冤枉啊!我怎麼欺負她了?我啥也沒幹好嗎?簡直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你不信,你問她啊!」

哎呦,老子的腰啊!時亦扶著自己的腰,呲牙咧嘴。

王小小一臉的懵逼,這是……發生了什麼?還有自己旁邊坐的這個蘿莉是那個?

山無凌看著呆愣的王小小,怒道:「還說沒有,那我們一進來她一幅要哭了表情是怎麼回事?別以為我們沒看到。」

「就是,人一個小姑娘,都快哭出了。而這除了你又沒別人,難不成,還是她自己把自己弄哭的不成?」肖狩從外面走進來一臉的你當我們瞎啊的表情。

「就是啊!?說謊也要有個度,我真的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時亦。」零幕度和肖狩並排著走進來一臉的失望,彷彿時亦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時亦:「……」啊喂,你們倆戲精上身了?老子能對她做什麼?老子再閑也不可能欺負一個小姑娘啊!一點成就感都沒有,要欺負就欺負妖怪或妖精啊或得罪過我的人啊!

山無凌也是一臉的鄙視,「就是,只會欺負一個小姑娘,臉呢?都被狗吃了?

還要狡辯,我們都看到了,剛剛小姑娘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看著你。還說沒欺負人家,老實交代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阿亦。不然……」

時亦:「……」看著滿臉威脅的山無凌,時亦是欲哭無淚的。

尼瑪,老子到底做錯了什麼?這一個個的,都說老子欺負王小小。

「不是,我到底怎麼欺負她了?老子真的快冤死了。比竇娥都冤,就差六月飛雪了。王小姐你說,我到底有沒有欺負你。」

山無凌也看向王小小,給了對方一個鼓勵的眼神。「對啊!不要害怕,方心大膽地說出來,我們幫你欺負回去。」

零幕度和肖狩走至沙發,在王小小對面坐了下來,同樣給了對方一個鼓勵的眼神。

零幕度開口道:「對啊!放心大膽地說出來吧!不要懼怕惡勢力小人的脅迫。」

肖狩也道:「就是,我們會為你做主的。」

時亦:「……」尼瑪,什麼叫惡勢力小人的脅迫?還有,什麼叫我們會為你做主的? 公主謀之禍亂江山 做什麼主?你這樣說的好像我真對她做了什麼一樣。

可是天知道,老子也很方好嗎?老子壓根就不知道老子到底幹了什麼,讓你們這一群二逼這麼激動憤怒的事了。你們能不能說清楚?讓老子就算死也死個明白?做個明白鬼?

啊呸,是讓老子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讓你們這麼憤怒。

最後,幾人一致看向王小小。

王小小一臉懵逼地看著自己的眾人,臉紅得更利害了,似是要滴滴血般。「怎、怎麼了?」

幾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你說,時亦(我)有沒有欺負你?」

王小小聽到這話,再看看看著自己的眾人,這下不止臉紅了,就連耳根都紅了起來,低下頭,聲若蚊蠅,「沒、沒有。」

時亦鬆了一口氣,爬上沙發,毫無形象地坐了下來,一臉的你們冤枉了老子的表情,「你看,我就說我沒有吧!老子是被冤枉的。聽到沒有聽到沒有?」

「……」零幕度和肖狩一臉的無語,這二貨,真的是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顏色就瘋狂。

山無凌一臉的懷疑,「真的嗎?你別害怕,勇敢地說出來。」

「小凌兒說好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你不愛我了,我好傷心,嚶嚶嚶……」時亦捂臉假哭。

山無凌聞言一臉的不忍直視,「特么的,一個大老爺們能不能不要動不動就嚶嚶嚶?怪噁心人的,還有,原來我們之間還有信任這玩意兒么?我怎麼不知道?」

醫亂情迷,高冷男神在隔壁 時亦:「……」

零幕度:「……」

肖狩:「……」

王小小:「……」

呃,這幾人的相處方式好怪異啊!

不過,很羨慕他們能互相這麼信任的對方肆無忌憚地開玩笑啊!像自己,王小小像是想到了什麼,眼裡的光一下子泯滅掉了。

抿了抿唇,王小小想到山無凌剛剛說的話,暗暗給自己打氣,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當前解釋這個誤會才是最重要的事,想著王小小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

「時先生並沒有欺負我,那是那是那是……因為我眼裡突然進了沙子,有點不是舒服而已,跟時先生沒有任何關係。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說著王小小站了起來,深深地鞠了一躬。

「啊……」眾人沒想到是這個原因,有些懷疑,山無凌率先問了出來,「真的么?」

「對啊!如果他欺負了你,我們一定會幫你揍他的,放心吧!」肖狩也是一臉的懷疑。

「對啊!大膽說出來,不要害怕。」零幕度一臉的不要擔心,我們是站在你這一邊的表情。

時亦:「……」尼瑪啊!老子真的快冤死了,最憋屈的事莫過如此了。

王小小看著一臉關心的眾人,瘋狂點頭,「是真的,時先生很好,並沒有欺負我,謝謝你們。」

「好吧!」有些遺憾的肖狩。

「有點失望。」零幕度小聲嘟囔了一句。

山無凌還是聽到王小小這話,再看看一臉認真,沒有絲毫說謊跡象的王小小,也不糾結這個問題了。 就在季川將消息賣給風媒組織,一日後。

「林正陽召開英雄大會,是為了成為青州武林盟主!」

這樣的一條消息,清晨時分猶如風捲殘雲般,席捲整個郡城。

為這本來就不平靜的郡城,點燃了一根引線,將其徹底引爆,轟然沸騰。

這條消息很突兀,唯獨知道的就是,消息從風媒組織中傳出,但有心人都知道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前日一整日時間,季川不斷變換身份,將消息販賣給數個風媒組織。

沒有哪個風媒組織,會拒絕這樣的消息,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根本。

大街小巷,酒樓客棧,路邊茶肆等地方,都在盛傳此事,還在不斷的擴散。

哪怕是販夫走卒,都會謠傳幾句『林正陽想一統武林』這樣的論調;孩童口中往日里唱著的童謠,而今也變了味。

且不論其真假,長此以往下去,就算林正陽名聲再好,也架不住別有用心之人從中作梗。

「聽說沒有,林大俠想一統青州武林!」

二嫁貴妻,首席寵上天 「哪能沒聽說啊,今日清晨城中都傳遍了,現在還不知道的恐怕還在家睡大覺呢,哈哈哈……」

「哈哈哈……」

這番言論引起一眾鬨笑!

「那你們覺得如何?」其中有好事之人問道。

「義薄雲天林大俠,當選武林盟主我是支持的,我青州武林向來勢微。

今有林大俠一統武林,想必會迎來一番武林盛世。」

場面竟是一邊倒,支持的聲音愈來愈盛。

在場的大多都是散修,一來多受林正陽恩惠,二來他們向來不被宗門弟子認可,急需尋找一個靠山。

這不,林正陽給了他們機會,他們豈有不抓住的道理。

其中道理,季川早已知曉,不過季川可沒打算管他們,能限制林正陽的不是這些散修,而是那些宗門、家族勢力。

這些宗門家族,一直是當地的巨頭,現在有人想要打破這樣的局面,這些勢力自然不能同意。

試想一下,誰願意頭上多一個人管這管那的。

像這樣的言論,在郡城四處傳播,大有林正陽已經成為盟主的架勢。

眾多來此看熱鬧的江湖散修,聚集在當陽郡城中,此時倒是成就了林正陽。

「呵呵,現在我們看戲就行。」季川今日清晨特地早起,來到一家茶肆坐了下來,與穆絕一同品著茶。

就是為了看看風媒的辦事效果,果然不出季川所料,這種事情還是要交給專門的人才。

要是他們自己幹這種事情,還沒等消息散播整個郡城,恐怕就被林正陽斃於掌下了。

穆絕坐在一旁,看著四周江湖人士爭論不休,默不作聲,細細摸搓著手中漆黑的刀鞘。

「師兄還不打算告訴我,你與林家究竟有何深仇大恨?」季川打量著手中的粗製瓷杯,不經意問道。

沉默!

穆絕依然沒有說話。

過了許久,穆絕終於開口道:「到時,你自然會知曉。」

「呵!」季川淡笑一聲,沒想到還是沒有問出來。

說實話季川如今想知道穆絕之事,可不是八卦之心作祟,而是想要看看其中有沒有可利用之處。

此時,凡是能打擊到林正陽的東西,都要不惜一切的用上,季川可不會有任何心慈手軟。

「可惜了!」季川搖了搖頭,心中感嘆道

穆絕不想說,季川也不會強迫。

……

……

「老爺,老爺……」

一名下人飛快跑進議事廳,連一聲通報都沒有,可見此時他是如何的著急。

「混賬東西,議事廳里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議事廳主座之上,正坐著一位精瘦的中年人,一身綾羅所制的精美衣服,一看就知道是顯貴人家。

此人,正是當陽郡城李家家主李安,此時正滿臉怒色的看著堂下跪伏在地的下人。

這般不懂事的下人,李安豈能姑息,就準備讓人壓下去好好教訓一下。

下人眼尖,知道衝撞了老爺,連忙磕頭說道:「林家家主召開英雄大會,是為了成為青州武林盟主。」

「呼!」說完,這名下人狠狠出了一口氣,放下心中的大石。

正在氣頭上的李安一怔,眼中充滿不可思議,隨即皺著眉頭道:「你從何聽來?」

「老爺,剛才小人出去購置府中用品之時,發現大街上都在傳,想必不是空穴來風。」下人額頭冒汗,實在是跑的太急了,不過還是連忙說道。

「老爺,陸家家主來見。」

這時,門外出來一聲慢條斯理的稟報聲。

「快……快請陸兄進來。」

李安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下人,此時陸兄有造訪,心中有些信了自家下人所言。

不一會兒!

「李兄,陸某不請自來,還望恕罪。」

一進內堂,陸山便拱手說道。

陸山人如其名,長得倒是極為壯實,一身華麗的衣服被撐得緊緊的,渾身肌肉橫飛。

由此看來,陸山修鍊的應當是橫練功夫,而且已經有一定的火候。

「哪裡哪裡,陸兄客氣,來人看茶。」

說完,李安擺了擺手,讓一直跪在地上的下人下去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