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陣蛋殼破碎的聲音!

「不對,是它出生了!」

小新看著從蛋殼破裂之處冒出來的那個灰撲撲的小腦袋,鬆了一口氣。

「咯咯!」

那隻小血色神鷹叫了兩聲,一下撲到了小新的懷裡。

嚇了小新一跳!

「你幹什麼!我可不是你娘親!」

「你別這樣啊!芙蓉,快!你是女人,過來抱著它!」

小新對於這個事情,可是完全沒有經驗。

若是讓他擊殺一隻凶獸,他恐怕連眼睛都不會多眨一下。

可現在讓他抱著一隻凶獸的崽子,他卻緊張的要死!生怕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嘿嘿,凶獸都是智慧很高的生物,而且第一面見到你,很有可能就把你當成它的娘親了!你可要好好照顧它!」

唐玉在一邊打趣的說道。

看著手足無措的小新,唐玉和芙蓉在一邊呵呵直笑!

手忙腳亂了好一會,小新才算是能夠安安穩穩的抱住這個小血色神鷹。

而血羽山外!

經過那一次恐怖無比的獸潮之後!

血色飛鳥再也沒有回歸血羽山,因為維持它們所需要的天地元氣的根源!已經消失不見!全都化作了唐玉和小新的修為!

也就是說,這個漫天血色飛鳥的場景,是在也不會出現的了!起碼在血羽山這個地方,永遠也不會出現了!

而黑叔和秀的身死,給血羽府主帶了極大的麻煩。

「這都十多天了,妹妹和黑叔怎麼都還沒有回來!」

「你好賴是個男人,就不能上去看看?真的是廢物!」

看著夫人發飆,血羽府主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他本來就是有點倒插門的意思。

在家裡,地位從來也不高!

而今又涉及到了凌雲閣兩個極為重要的人,他就更加不敢多說話了!

只能夠在一邊婉轉的勸說道:「夫人,你就別著急了,放眼整個血羽府,又有誰是黑叔的對手呢?他們估計是在等著機會,要不就是得了好處,直接回去了!」

「放你的屁!」

府主夫人破口大罵!

「我跟你說,你今天要是不帶人上去找,以後就別想上老娘的床!」

聽到這裡,血羽府主心裡一陣慶幸,暗道:「正好,府里有幾個新來的小丫鬟,模樣身段都還不錯……」

可他夫人的下一句話,就讓他墜入懸崖。

「但是每天的公糧不能少,少了一點!讓你這輩子都再動不了想女人的念頭!」

想想這個暴脾氣的女人,以及她背後強大無比的老丈人,還有凌雲閣的恐怖勢力!

血羽府主還是冷靜了下來。

老婆再嫁我一次 終於,還是帶上了諸多人馬,朝著血羽山再度進發!

而經過前幾天的狂暴獸潮之後。

整個血羽山的環境都變了,各種野獸都少了很多,而且樹木也沒有之前的那般繁盛了。

總之一切的一切,都讓著血羽府主有些不安。

而此刻,在山頂之上的唐玉三人,則是在靜靜的等著眼前這株血櫻仙草的成熟。

看起來這株血櫻仙草,馬上就要成熟了!

「你說,它娘打算在這裡生下它,是不是想要用這仙草來補充體力啊!還是說,打算將仙草餵給它?」

小新抱著小鷹問道。

「這草名叫血櫻仙草,傳說中,能夠極大程度的恢復人類的氣血!想必對於凶獸來說,也是極有裨益!很有可能是下蛋之後,它自己吃了補充的吧!」

唐玉補充的說道。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漸漸的暗淡了下來。

天上,突然多了一朵暗紅色的雲彩! 毒販頭子更是驚懼,今天是怎麼了,本來已經在寨子里安插了眼線,不但沒有起到正面的作用,反而出師不利。

「各位請進,請到寨上一敘。鞍馬勞頓,一定睏乏,略備薄酒,請各位賞光。我們可以一笑泯恩仇的。」

「有誠意你就下來,可以保證你們的寨子完好,否者你們看這是什麼?一定會把寨子炸平。」毒販拍著黑洞洞的大炮說。

「我下去可以,但是你敢進來嗎?」

「哼。廢話少說。開炮。」

賀豐收這時候正在寨牆上,看著他們已經進入了狙擊槍的射程,瞄準那個炮手,沒有等到大炮發射,一槍就把炮手擊斃了。毒販頭子發出了炮擊的命令,卻不見炮響,低頭一看,見重炮手的腦袋耷拉著,腦袋上一個窟窿正在咕咕的往外冒血,突然的意識到遭到了伏擊,連忙趴下,叫到:「給我往裡沖。」

一群烏合之眾叫嚷著衝進了寨子,寨門從後面關上了,這叫關門打狗,進了寨子,這一幫毒販就傻眼了,不知道路怎麼走,隨時就可能遭受到來自閣樓、大樹,石頭後面的襲擊。不到一個時辰,戰鬥結束,除了俘虜的幾個,其餘的全部殲滅。

舉寨歡騰。這一仗不到消滅了來犯之敵,還繳獲了一批先進的武器,老寨主更是把賀豐收當做救世的英雄。

「老寨主,不知道你有沒有想法徹底的消滅這些毒販?」賀豐收問道,

「你說,今天我們大獲全勝,估計以後這幫毒販不會來騷擾我們了、」

「老寨主,我想不如乘勝追擊,把毒販的老巢端了。」表哥還在毒販的老巢里,把他們的老巢端了,救出表哥才是目的。

老寨主坤倉瞪大了眼睛,今天的勝利,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把毒販的老巢端了,以前想都沒有想過。「毒販在此已經盤踞了幾十年,他們的根基很深,政府也曾經幾次清剿,一直都沒有成功,他們這一幫人心狠手辣,毒販好多都是以前退役的軍人,軍事素質很高,我們這些寨民以前看見他們都是躲著走,要麼是加固寨牆,要麼是給他們進貢,很多年都是這樣過來了,一下子消滅他們,難。毒品的高昂利潤,這些毒販就像是韭菜一樣,一茬下去了,又一茬就會長出來。」

「不管他們是韭菜還是什麼菜,這一次就把他們的根挖了,要不他們的犯罪就永遠不會停止,不但制毒販毒還干著殺人越貨,敲詐勒索的勾當。不但危害附近的寨民還危害全世界有人的地方。有很多國內的犯罪分子就逃到這裡了,他們還是罪犯的保護傘,庇護地。」賀豐收說。

「你有把握嗎?」老寨主問道。

「你給我挑選五十人左右的精壯男子,軍事素質要過硬。另外把那幾個俘虜問一遍,選一個罪行輕微願意活命的給我帶路。」

「好,我試一試。」

經過簡單的戰前動員,賀豐收帶領著五十餘人多隊伍悄悄的出了寨子,一夜急行,來到毒販的老巢,此時,毒販基地門口的大門緊閉,賀豐收命令帶來的一個俘虜叫門。

「你們是幹什麼的?」大門裡傳來了聲音。

「快開門,老子打仗回來了。」俘虜叫到。

「帶回來花姑娘了沒有?」裡面傳來了不懷好意的笑聲。

「有花姑娘,帶回來好幾個,你要不要看看、」

「撐死眼餓死球,帶回來的花姑娘輪不到兄弟們。你們是不是在半路上就給辦了?」裡面傳出來聲音。

「你趕快開門,讓你摸摸。」

大門「呼啦」的開了。一把烏黑的槍口對住了那個崗哨的頭,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一把尖刀已經刺進了他的胸膛。

賀豐收一擺手,後面的人隨著進入。毒販們都在酣睡之際,賀豐收知道裡面的布局,加上俘虜的帶路,不一會兒就解決了地面上的武裝。

來到關押表哥的地方,看守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情況,以為是政府軍攻了進來,慌忙抵抗幾下,就連忙逃竄,打開牢門,賀豐收大聲叫到:「梁滿倉,梁滿倉。」

昏暗裡一個孱弱的聲音答道:『到。』

終於,賀豐收看見角落裡一個蓬頭垢面鬍子拉碴的男人,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已經廋的變形的表哥,賀豐收上前拉起他;「快走。」

梁滿倉磨磨蹭蹭哆哆嗦嗦的不願意起來,前天已經聽毒販說了,這些天要清理號子,梁滿倉已經是老囚犯了,而且錢財已經被他們榨去不少,自己的價值已經不大了,清理號子,自己肯定是首當其衝。他以為一定是拉他出去槍斃的,因此哆哆嗦嗦的站不起來。

「表哥,我是賀豐收啊!」

梁滿倉抬起無神的眼睛,認真的盯著賀豐收。

「我是你的表弟賀豐收,你忘了,我坐你的路虎車去紅溝,路上你被綁架了,我就是那個乘你車的賀豐收啊!」

「你咋來這裡了?」梁滿倉不相信的說道。

「一兩句話給你說不清楚,趕緊走。」

見梁滿倉連站立起來都困難,賀豐收背起他就走。

外面還有凌亂的槍聲,不過大獲全勝已經成了定局。賀豐收對跟上來的人說道:「撤退,全部撤退。把這裡放一把火燒了。徹底的燒了。」

背著梁滿倉出來,走到雨林深處,賀豐收看見毒販的巢穴燃起了衝天大火,火光里不斷的傳出來爆炸聲,毒販的老巢里不但有毒品,一定有槍支彈藥。這些盤踞在深山老林里毒販巢穴,和政府軍周旋了幾十年,不但沒有滅亡,反而越剿越旺,這次他們做夢也不會想到會覆滅在一幫土族寨民的手裡。這是制毒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重創。

回到山寨,賀豐收急匆匆的來到老寨主家裡,想把這個大喜訊報告給老寨主,不料碰見淚眼婆娑的阿彩。

「老寨主呢?」賀豐收問道。

「在屋裡。你們回來了?」阿彩回答到。

來到老寨主的房間,見老寨主一身的繃帶,雪白的繃帶上是殷紅的鮮血。房間里圍滿了人。 「這是?天地異象!」

小新看著天空中的紅雲說道。

「區區一株草,就能夠引動天地異象!恐怕這株草,不是尋常物啊!」

在唐玉的記憶里,這血櫻仙草,乃是傳說中的東西,既沒有相關藥方,也沒有那種神奇功效的實際例子!對於這血櫻仙草,唐玉的印象並不算深刻。

「這個名字,我似乎聽說過!」芙蓉突然開口。

「我聽說,以前有一位皇后似乎生了一個女兒之後,就無法懷孕!沒有皇子的她很是擔心自己的地位,可是身體的原因,已經無法生育!後來,就是通過這種仙草,才又生下一個皇子……」

「切,那種謠傳,故事而已!都是編的!」小新不屑的說道。

「可是,後來產下的那個皇子,就是當今的南武皇帝!」芙蓉立馬補充道!

「那就是說,這個東西,雖然本來的價值不是很高,可是如果對於特定的來說,卻有極為重要的作用?這樣的話,倒是有必要將它好好收藏起來了!」

而就在三人說話間,天上的那團紅色的雲彩,似乎越來越低!也越來越大!

很快的,就將整個山頂都覆蓋了起來。

「待會可能會有雷劫,你們小心些……」

唐玉對於雷劫還算熟悉,而且身體之中,還有煉神殿可以吸收雷電,對於雷劫,唐玉並不怕!

可就在這個時候,山下響起了一陣人馬行動的聲音!

一列燈火,像是黑暗中的一條長龍……蜿蜿蜒蜒的朝著山頂的方向走來!

「這些人……」

「希望他們不是敵人,要不然……」小新嘴角揚起了一股殺戮的笑容。

「小新,不宜濫殺無辜啊……」唐玉也只是勸說,可他也知道,小新以殺入道。恐怕這一輩子,都遠離不開殺這個字了!

山下上來的人馬,正是被夫人攻擊的好慘好慘的血羽府主。

「報!府主大人,好像那紅雲就是停在了這山的山頂之上!俗話說的好!紅雲出,異寶現!恐怕,這一次咱們要發點財了!」

聽說到發財,這個血羽府主神色一變,立馬下令。

「全速前進,上山!」

而山頂之上的唐玉三人,看著火光開始快速的移動。 一昭升仙 心裡都泛起了一陣麻煩!

一切的根源,就是這血櫻仙草,但是這仙草,就像是,難產了的母豬一般,已經叫喚了好久,可就是不生!

很快的,唐玉幾人就聽見了不遠處有人喊道。

「前面的幾個人聽著,我們是血羽府的!此處乃是血羽山,屬於血羽府境內,一切天材地寶,都屬於我血羽府!還希望你們儘快離開!不要滋事!」

一個官兵大聲的呵斥道。

「此地乃是山林之中,奇珍異獸無數,意思都是你血羽府的?笑話,我們先發現的這東西,必然屬於我們!哪有你們後來先得的道理!」唐玉據理力爭,嚴肅的反駁道。

「你們再不離開,就別怪差爺的刀無情了!」

說話間,那些人已經策馬來到了山頂。

血羽府主一馬當先。

「我看你二人不像一般人,還是儘快離開的好,省的一會徒增殺害!」

「少廢話,想搶就憑本事過來搶,到時候,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小新已經有些惱怒,不想在多費口舌。

「轟隆隆!」

天空之中那血色的雷雲已經開始打雷。

眼看這異寶就要降臨!

「府主大人,再不動手,待會傷到了那寶貝,可就不值得了!」

貪實屬人的本念,本來他們上山的任務,是搜尋秀和黑叔,可卻被此地的異寶所吸引。

血羽府主皺了皺眉,一咬牙。

「動手!速戰速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