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青木靈焰可非一般東西,而是秦墨煉化【青焰】中的『焚天焰』而來,『焚天焰』的威力自然需不多說,此焰煉化成青木靈焰,根本不可能再被此獸強行煉化。此獸強行煉化,只會被此焰灼傷。

剛才秦墨就已有覺察,這才心中稍定許多。

首長的萌狐妖妻 「你這是什麼火焰靈力,本尊竟也煉化不了。」

一道滾滾如雷般的怪魚傳來。

「本尊?看來你的靈智已然不低,八階妖獸,應有少年人的靈智了。」秦墨好奇。

「哼!你現在被本尊吞入口中,老老實實接受你將被煉化的命運!這輩子,你都逃不出去,這裡是本尊的獸身,即使是化神後期,也難以逃出。」怪魚傳出魂音。

「是嗎?剛才你似乎並不敢煉化在下的靈力?」秦墨臉上生出邪笑,現在確定后,他反而沒有先前那般擔心了。

先前雖然擔心,但秦墨也並不慌亂,此地雖是獸體,但就在他進入此獸身體之時,已然將『三色劍』和【修羅魂幡】招回,有這兩件法寶在,秦墨這才會選擇被此獸吞入肚中。

此外也是為了避開外面那化神中期修士,他現在的實力,雖能與化神中期修士一斗,但畢竟不知此地情況,萬一兩人斗得兩敗偕傷,到時候,對方再出現他人參戰,可就有些無力應付了。

事實上秦墨的選擇也是對的,那人應該也是『白羊洞』修士。

「你的靈力雖是奇特,但本尊同樣也是能夠煉化的!」怪魚怒傳魂音,整片空間之中,忽的奇力大增。

「可惡,你觸怒他做什麼!」旁邊被困的『白羊洞』化神中期修士立即咒怒得很。 鍾柏雖是惱怒,但心裡忽的轉念一想:「此賊身上修鍊的火焰奇特,這頭八階妖獸沒辦法強行煉化此焰,對我來說,這也許不是壞事,反而是救命稻草。」

頓時,鍾柏臉上怒火大消,反而生出訕訕笑容:「在下鍾柏,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秦墨注意到此人忽的神色轉變,頓時,眼神閃礫,這才饒有閑趣回道:「在下秦姓。」

「原來是秦道友,鍾某這裡見過秦道友了。」鍾柏立即善眉笑道。

我是敖丙必須茍 「道友?閣下還是不要如此套近,在下與你可是不熟得很,且你是『白羊洞』長老,在下出自『東華宮』,兩大門派勢同水火,你我可也是敵非友。」秦墨臉色肅肅,並沒有要與此人交好的意思。

「這些不過是外事!眼下你我被困此地,同是落難,你我也不必再為所謂的身份地位爭鬥不休,我們若是被困死在此,門派之爭,也就顯得毫無意義了。」鍾柏依然一副笑臉,不過心裡卻暗想:只要逃出這鬼地方,老夫定第一時間斬殺你。

「閣下所說倒也的確有理,不過你是落難,在下,可不認為自己也是落難。」秦墨並不擔心,身上青木靈焰護體,此獸眼下似乎奈何不了他。

鍾柏笑眼深處閃過一絲鋒芒,不過這鋒芒藏得極深,不顯不露,被掩飾得極好:「秦道友就算修鍊了奇火,可以不被煉化,但要知道此處乃是這八階妖獸的獸體,想要出去談何容易?」

「唔?閣下想說什麼?」秦墨沉呤片刻。

「鍾某畢竟是化神中期修為,倘若你我兩人聯手,也是有大機率逃脫出去的。」鍾柏笑起來的樣子極顯諂媚。

秦墨故作沉思忖,埋著頭,作猶豫狀,半晌,淡淡一笑,搖搖頭:「恐怕就算合你我兩人之力,也難以從此獸身體中逃出。」

鍾柏臉上媚笑不減:「秦道友有所不知,只要在下恢復,便可傳秘音,讓在下同門救援,此獸雖是八階妖獸,但化神後期,還是可以對付的。到時候你我裡應外合,更能制殺此獸,豈不美妙。」

「閣下所議倒是不錯。」秦墨眼睛滴靈靈一轉:「不過,『白羊洞』此次來了化神後期大修士?」

鍾柏臉上忽一沉,旋即媚笑道:「道友大可放心,鍾某自然會保道友安全。」

「信你個鬼。」秦墨心裡暗忖:「想不到這次『白羊洞』竟然遣出化神中期修士前來,還好我現在被此獸吞吃,若是隨著龍暴等人一起,恐怕此行十死無生,化神後期修士,以我現在的實力難以應付。」

鍾柏見秦墨又作沉思之狀,立即笑道:「秦道友不需顧慮,以道友的修為,在『東華宮』應該也是核心弟子身份吧,想不到竟然還只是內門弟子,『東華宮』實在不懂得惜才,只要鍾某能脫離此地,必定作保牽引,讓秦道友入我『白羊洞』門下,成為核心弟子。」

拒做豪門妻:逃婚少夫人 「不知道『白羊洞』這次來了幾位是化神後期的修士?」秦墨並未理會鍾柏,轉而問道。

「只有一位,秦道友不必過於擔心的,在下與這位化神後期的弟子關係可是不錯得很。」鍾柏見秦墨無意接話,心裡暗惱之下,不得不更加熱絡。

「『白羊洞』只是為了這處靈礦,還有其他所謀?」秦墨好奇。

「哼!你可將鍾某的話聽在耳中?」鍾柏惱怒問道。

「在下僅僅問了閣下兩個問題,便如此不耐煩,閣下剛才的保證,恐怕也是虛假得很吧?」秦墨沉言問道。

鍾柏心中雖是怒得很,但聽秦墨這樣一說,不得不再壓下怒火,改面笑道:「秦道友誤解了,鍾某這就回答秦道友問題。不瞞秦道友,『白羊洞』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如今已然強過『東華宮』成為本星球上最強大的門派,但僅僅如此,我『白羊洞』自然是不滿足的,所謂一山難容兩虎,『東華宮』的存在,總是『白羊洞』的心頭大患,這次據說『東華宮』一名化神後期的核心弟子被困,對我『白羊洞』來說,可是莫大的機會。想必道友也該清楚鍾某的意思了。」

如此看來,這應該只是開始?這顆星球上最大的兩大宗門,終還是要走到最後你生我滅的一步。

秦墨自然也明白這其中意思,只不過這消息對他來說還是有些意外。

季菊一人,竟直接牽動『白羊洞』與『東華宮』之中的明斗。

不過這也不怪,化神修士在玄昆修真星上雖不算珍稀,但能修至化神後期,可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在『東華宮』,化神後期修士除了五大長老,也僅有幾名核心弟子,至於其他是否有所隱藏,秦墨不得而知,但明面上還是可以確定『東華宮』除了那位遁虛境高高在上的宗主之外,餘下第二實力修團的化神中期修為之人,不超過十人。

如此困折一名化神後期修士,『白羊洞』會有所動作,也就不難理解。

只不過短時間兩大門派應該也不會暴發徹底的大規模戰鬥,畢竟『東華宮』也只是困損一名化神後期,而且不是直接損失,只是被困,並未傷及根本。

『白羊洞』若傾巢而出,不見得就能十拿九穩,即使最後戰勝,也必定是慘勝,『白羊洞』也會傷筋動骨,到時候,反而被其他勢力趁機崛起。

「這次『白羊洞』和『東華宮』之間的爭鬥,必然是『白羊洞』大勝,不僅『東華宮』損失一名化神後期的修士,我『白羊洞』化神後期修為可有十餘人,而且我『白羊洞』背後更有強大勢力扶持,這也是『白羊洞』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因。秦道友可要有所覺悟,到時候,『東華宮』被滅,道友難不成還要與『東華宮』一起道消業隕嗎?」鍾柏見秦墨埋頭苦索,立即苦口婆心再勸。

不過秦墨沉默暗思,並未理他。

鍾柏頓了一會,見秦墨竟未接話,臉上神色再變:「秦道友難不成還要考慮嗎?」

「不了。」秦墨睜眼微笑。

「既然如此,秦道友該如何做,不需要在下提醒了吧?」鍾柏臉上鬆了許多,總算把這廝說通透了,不過,哼哼,等出去之後,必定要第一時間滅了這廝才能心頭之恨,可惡的東西。

「提醒?不需要。」秦墨立即擺身而立,就盤身坐了下來,並未再有其他動作。

鍾柏見秦墨靜坐,立即臉生勃勃怒意:「秦道友這是什麼意思?」

「閣下還是安靜等死吧,在下忙得很。」秦墨魂神一動,阻斷與鍾柏兩人魂神傳音。

鍾柏失聲大吼,但怪魚魂神立即被驚動,迅速瘋狂煉化鍾柏。

「此獸應該是傳說是的鯤鯨。」『殘魂』說道。

「鯤鯨?原本只是想出來尋找『紫鯤油』,說不定在那些大商會、交易城裡也會有此物賣的,想不到竟然遇到了這鯤鯨妖獸,不過此獸八階,不說斬殺此獸,現在就是想逃出去,恐怕也不是太容易。」秦墨怪笑。

「逃出去?若是沒有進入此獸身體,我倒確實擔心遇上此獸後會有不小麻煩,但現在,有青木靈焰所在,此獸沒辦法煉化你,反倒是奇妙了。」『殘魂』笑道。

「怎麼?」秦墨不明白。

「古獸鯤類,此類妖獸偕以吞噬為修鍊,《大吞噬術》事實上便是以此獸所修之法由傳而來,一些異術修士,更是將自身與鯤類妖獸融煉,煉化人獸異體,藉此鯤的吞噬之術修鍊。」『殘魂』說道。 「藉此獸修鍊?你的意思是,是藉此獸吞噬煉化我時,以此修鍊。」秦墨如今對修鍊之道已然大有所悟。

「的確。此獸已是八階,你要煉化此獸自然是不可能的。不過此獸在煉化時,你也可以藉此修鍊,因為煉化了『青木靈焰』的原故,所以可以保證不被此獸最終煉化。事實上,檀香此女的那件四角盤法寶,便是藉助那奇怪紫香才能催動,而煉製那奇怪紫香的『鯤油』,便是由妖獸所產。那件法寶本身雖是有些玄妙,但最重要的便是少不了鯤油所煉的紫香。」『殘魂』說道。

「你如此一說,此獸剛才煉化時,與那四角盤法寶倒也確實有些相似。」秦墨剛才就有疑惑,也不是太確定。

「此外,更有另一大妙處。」『殘魂』笑道。

「什麼?」秦墨再道。

「鯤類妖獸雖是天生強大,吞噬人族或是妖獸煉化修鍊,但萬物生靈,有其強大之處,便也有其弊端。此獸吞噬煉化的只是靈力靈體,對於魂神,卻是毫無煉化,除非是些獸化神之後,才會煉去體中魂神。因此,一些尚未渡劫化神成為神獸的鯤鯨妖獸,經常受魂神影響,甚至未能化成神獸,便就此墜亡。這也是此類妖獸的一大弊病。不少陰修修士甚至專門遊歷於星域的星空之中,就是為了尋找這些鯤類妖獸。」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殘魂』再道。

「果然還是你見多識廣,此事我倒完全不知。」秦墨意外大喜,目光往鍾柏處看去:「嘿嘿,此人可是化神中期修為,魂精不少啊,想必在此獸的身體中,更儲存著難以想象的魂精,這對『第二身』來說,可是個寶庫啊。不僅如此,這化神中期的魂神更可直接煉化入【修羅魂幡】之中。」

「此獸已然神智不弱,倒是可以試著與此獸溝通,倘若溝通不成,到時候再強行煉化。」秦墨這樣一想,便立即傳出一道神念:「鯤鯨神尊可在?」

「哼!找本尊何事?」不一會,鯤鯨傳回神念。

「不知鯤鯨神尊怎麼稱呼?」秦墨擠眉弄眼,怪怪笑道。

「本尊為何要告訴你?你一個區區人族,本尊吞噬的人族可不少,你旁邊那位鄰居很快也將被本尊煉化。本尊早晚也將你煉化,你休得張狂!」鯤鯨怒回。

「此獸雖有靈智,卻也不過少年心性,血氣方鋼,總還是有些莽莽撞撞。」秦墨怪怪暗思,眼睛轉個不停,卻也不氣,一副老奸巨滑的樣子,像極了賣九陰真經的老乞丐。

「不知鯤鯨神尊怎麼會出現在此星球上?」秦墨問道。

「本尊翱遊星域世界,喜歡去哪便去哪!」鯤鯨本尊回道。

「如此看來,此獸應該是無意來到這顆星球,否則當初若是就存在,此獸必然會被『東華宮』發現,即使此獸已是八階,但幾位化神後期同時出手,也能斬殺此獸。」『殘魂』思道。

「鯤鯨神尊,神威無敵,氣震星宇,這份霸氣,在下可是羨慕得很。」秦墨嘿嘿笑道。

「人族狡詐,你誇讚本尊,必是另有所圖,本尊絕對不會上當!」鯤鯨警惕。

「嘿嘿,以在下的實力,就算是想對鯤鯨神尊有所圖也不敢,更何況現在在下被你困在此地,毫無脫身之策。」秦墨笑道。

「哼!本尊雖困住了你,但也……!」鯤鯨神念未完,便斷了。

秦墨自然也猜到此獸的後半句,看來此獸是當真奈何不了自己了。

「人族果然是狡賊得很。」鯤鯨忽的惱氣道。

「神尊莫氣,在下可沒敢欺詐神尊。」秦墨依然一副淺笑的樣子,但他這笑容,在平常人看來,格外老謀深辣。

「你這奇火,是在哪裡得來的?」鯤鯨忽的問道。

秦墨略是輕疑,回道:「神尊見過此火?」

「未曾見過,這天下靈火,本尊也見得多了,煉化的也不少,但能讓本尊奈何不了的奇火,這還是頭一次。」鯤鯨疑道。

「嘿嘿,剛纔此獸還止口不言,現在便不知不覺說出,看來此獸確實還僅是少年心性。」秦墨心頭暗暗一思,自然也不會說出,立即笑道:「此火據說是在天溝深處才有。」

「天溝深處,那裡可是奇境,你去過那?」鯤鯨驚聲問道。

「神尊知道天溝?」秦墨並未回道。

「知道,天溝可是整個星域世界的一處極為神秘的地方,據說那裡有無數奇珍異寶,天地奇獸,甚至有仙草出現,吞吃一株仙草,便可化神成為神獸。」鯤鯨說起此地,一副大為感嘆的樣子。

「神尊可去過天溝?」秦墨再次笑著問道。

「並沒有,聽說天溝雖是神秘,卻也極度危險,是了,你說此火是來自天溝深處,我聽說在天溝深處,有一種奇火,叫『焚天焰』,此焰無物不焚,異常霸道,世間幾無人將其煉化。」鯤鯨疑道:「此焰當真是『焚天焰』?雖說你的靈焰奇妙,但也並不是太霸道。」

這一問一答,一來一回,兩人竟也不知不覺間交談熟絡了許多。

秦墨立即笑道:「此的確是『焚天焰』,不過在下身上的這並不是『焚天焰』本體,只是在下以靈力煉化的青木靈焰。」

「撕謊!人族果然不可信,『焚天焰』不可被煉化,因為煉化便會被『焚天焰』反噬而焚滅,世間怎麼可能會被人煉化。」鯤鯨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神尊既然不信,且看便是。」秦墨也不猶豫,立即張口一吐,便將【青燈】取出,【青燈】之上,一團碧光火焰,正是『焚天焰』的本焰。

「此焰,此焰,當真是『焚天焰』啊!」鯤鯨震驚,竟也如未見過世面的鄉村少年。

「這是自然,神尊現在相信,在下並沒有欺騙你吧。」秦墨笑著將【青燈】吞入肚中。

「那青藤,似乎也非一般靈物,想不到傳說不能被煉化的『焚天焰』竟然被你煉化了。」鯤鯨忽是一遲,立即魂神大震:「人族,你這是什麼意思?威脅本神?」

「神尊過慮了,在下可沒有要威脅神尊的意思!這『焚天焰』雖是霸道,但本焰的焰火還是被青藤所困,這也是在下能夠煉化此焰的原因,但也僅僅只是煉化。」秦墨自然不會如實相告,免得激怒此獸。

心裡卻是樂笑個不停,看來此獸已經懼怕『焚天焰』了,如此正好,正好可以藉此威脅此獸。

如此看來,縱然是八階修為強大的妖獸靈獸,雖不能直接煉化其獸體,但其也生靈智,也可以威逼利誘啊。

聽秦墨如此一說,鯤鯨似乎才鎮定不少,但也神色苦怪,對秦墨的話似乎並沒有完全相信的樣子。

「在下有一事,想與神尊商量。」秦墨笑道。

「何事?」鯤鯨有些警惕。

若是其他人族,鯤鯨絕對不會輕易和人族交流,最多只是威震幾句顯擺的話,就徹底將吞入身體中的人族修士煉化掉,他是絕對不會與人族有任何交流。

但秦墨身上的『青木靈焰』玄妙,他根本煉化不了。

眼下更是亮出『焚天焰』,明顯就是在明逼嘛!

想到這裡,鯤鯨更是暗暗有些惱怒,人族果然是奸如狐狼。

不過想到這裡,鯤鯨也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此人就在自己身體里,雖然修為比自己弱,但自己卻奈何不了,甚至此人還有威脅自己的手段。

特別是看到此人竟是一副面帶微笑的樣子,更令他覺得此人笑起來的樣子,像極了撒了一把米就在旁邊候著的賊鼠狼。

有如一根肉中之刺,扎在身體里,拔又拔不了。

要是此人在體外,倒也不怕,就算有『焚天焰』威脅,也可以接震殺此人。

「在下有一小事,想與神尊商量商量。」秦墨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

鯤鯨頓時有種自己要被算計的不妙感覺。 「商量?商量什麼?」鯤鯨格外警惕,有如防著賊鼠狼一樣防著秦墨。

秦墨並不著急,反而眼睛一轉,有意問道:「神尊想必已修鍊至少數千年了吧?」

「哼!本尊為何要告訴你?」鯤鯨半疑半鬼。

「靈獸修至八階最少也是需要四千年甚至是五千年以上,以神尊的修鍊天賦,想必應該不至於四千年。」秦墨眯眼笑道。

「本尊何需四千年。」鯤鯨頓有幾分傲意。

「三千年苦修,雖說神尊也吞噬了不少靈物和人物,但想必也受到了這些靈物和人族的魂神反噬之苦吧?」秦墨眯起的眼睛里閃過几絲銳光。

「放屁,本尊修鍊大道,豈是一般低階靈獸可比的,豈是會受反噬。」鯤鯨神念極重,明顯有震怒之意。

秦墨將此獸反應觀在心中,也不點破,繼續笑道:「在下手裡有一物,此物可是陰靈法寶,專門煉化魂神之類,倘若神尊有意,在下願意為神尊解除此煩惱。」

說著,秦墨勾指一挑,將[修羅魂幡]托於掌上,魂神微動,魂幡並未長大,不過幡中釋放滾滾濃郁的陰靈之氣。

「此物……確實是陰靈之物。」鯤鯨神念微震,頓時遲疑起來。

旁邊不遠處的鐘柏覺察到秦墨放出[修羅魂幡]的濃郁陰氣,也是一驚:「你怎麼會有如此邪異的陰靈法寶?」

此寶看上去威力其大。

秦墨並未理會鍾柏,立即笑著向鯤鯨傳出一道神念:「鍾柏已然確認,如此在下也就沒有欺騙神尊了。神尊雖是可以煉化掉此人身上的骨肉之靈,但其魂神卻是極難處理,不過以後此事,神尊都可以不必難為,在下可以用此魂幡幫助神尊解決你的困難。」

「你所說商量的,就是此事?」鯤鯨問道。

「正是。」秦墨確定,繼續說道:「你煉化血肉,我助你煉化魂神,對你來說,沒有任何損傷不說,反而解決了頭疼問題,你我合作,豈不天妙。」

「此事我需要考慮考慮。」鯤鯨傳音之後,便沉默了下來。

秦墨也不著急,將魂幡收起,安安靜靜的盤腿坐了下來。

「此人雖說不假,但也不難保此人有其他賊心,人族修士狡猾異常,需得萬分小心。」

「不過,這些年吞噬苦修,我身體中確實也積存了大量的魂神陰靈,若是不想辦法清除,這些魂神對我的神智已有不小影響。」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