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

羅格說道:「蒂娜,我給你介紹個朋友吧。」

蒂娜面帶疑惑的看著羅格。

「出來吧。」羅格說道。

說完后,一個棕色的類人形生物從書房飛出來,站在餐桌上,對著蒂娜微微鞠躬。

「你好!我是艾桑德拉。」稚嫩而清脆的聲音響起。

「..這是…」蒂娜捂著嘴,驚訝的看著羅格。

「艾桑德拉是一隻妖精,我尋到的夥伴。」羅格平靜的介紹到。

「…你好,我是蒂娜。」蒂娜伸出手,對著艾桑德拉溫和的說道。

「你好..蒂娜。」桑德頓了頓,然後站到蒂娜的掌心。

……… 好在吳賴感覺到自己的這半天努力沒有白費,他已然分明地感覺到莫欣夢的體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境界也從晉陞到後天處境開始,一路飆升,後天成境,後天圓滿境,後天圓滿境巔峰,只是到了巔峰這一步的時候,已然用了兩粒丹藥,境界卻是沒有一絲兒要晉陞的意思。

就在吳賴心中微微有些焦急的時候,卻是突然感覺目前的情形有些不對,此時莫欣夢的體質已然是後天圓滿境的巔峰狀態,自己靈氣包圍圈的口子釋放出的那緩緩流淌的靈氣,剛一出來,便立刻被吸收了進去,根本就對莫欣夢的身體造不成半點兒衝擊。

吳賴恨不得此時狠狠地掐自己一把,終於明白過來問題出現在哪裡了,是自己現在釋放的靈氣太少太慢了!

剛一開始的時候,莫欣夢的體質嬌弱,自然承受不起太多的靈氣,自然需要1吳賴控制靈氣的釋放速度,以免靈氣過於狂暴,從而撕裂莫欣夢的身體,可是到了後來,在無數精粹靈氣的淬鍊下,莫欣夢的修為境界直線上升,到了後天圓滿境的巔峰,而此時洗髓丹中的靈氣對於莫欣夢來說,已然是有益無害,自己此時卻還是控制著靈氣的釋放速度,反而是使得對於莫欣夢來說,靈氣供應不足,從而使得莫欣夢這麼長的時間,境界沒有寸進!

吳賴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卻已然不敢操之過急,而是緩緩地擴大那個釋放靈氣的口子,果然,隨著靈氣的大量迅速的溢出,莫欣夢的體內沒有半點兒不適之處,吳賴這才徹底放下心來,而此時莫欣夢體內的這粒洗髓丹幾乎又消耗殆盡了,便立即朝著任雅嵐吩咐道:「雅嵐,速速再喂莫老師一粒丹藥!」

昏昏欲睡的任雅嵐立即清醒過來,將一粒洗髓丹迅速地塞進了莫欣夢的櫻^唇中,而這一次莫欣夢也不用吳賴吩咐,直接就將這粒洗髓丹吞進了腹中。

吳賴這一次卻是學聰明了,不再干涉這粒洗髓丹,只是將神識靜靜地停留在莫欣夢的體內,隨時準備應對預測不到的問題。

果然,這一次洗髓丹徑直進入了莫欣夢的體內之後,沒有了吳賴靈力的束縛,靈氣頓時爆發開來,很快便衝擊到了莫欣夢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吳賴發現,莫欣夢的身體各處在這充沛靈氣的沖刷下,沒有什麼異狀,這才放下心來,將自己寄托在莫欣夢體內的那一縷神識退了出來,回歸本體。

而此時莫欣夢的身體表面,已然騰起了一陣陣乳白色的氣體,將那些本來被排出的污垢齊齊沖刷下去,重新露出了皎白如玉的肌膚,而吳賴和任雅嵐分明發現,此時莫欣夢的肌膚竟然比之一開始嬌^嫩了不少,簡直如同嬰兒一般,看得任雅嵐大為驚嘆,心裏面也迫切希望自己能夠開始修鍊了,別的不知道,這美容的效果可是一流的啊!

而莫欣夢自己則是渾然不知道周遭的一切,她的體內此時已然感覺不到了最初的涼意,反而是熱浪滾滾,身體的每一處都似乎沸騰起來,整個人似乎就要被撐爆了一般!

「靜心平氣,排除一切雜念,熬過了這一關,你就是世間頂尖高手先天武者了!」吳賴看到莫欣夢的臉上似乎浮現出了一絲兒痛苦,急忙出聲提醒道。

莫欣夢聞言,銀牙緊^咬,擯除腦海中的一切雜念,果然整個身體似乎輕鬆了一些!

吳賴則是緊緊的盯著莫欣夢,雙手抬在胸前,隨時準備出手相助,不過這突破的最後關頭,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吳賴並不想出手,畢竟這種突破,一旦藉助外力的話,那就落入了下乘,對於今後的晉陞會產生很大的障礙,所以最好還是本人自己的努力最好,所以吳賴此時只是警惕地注意著,並不准備出手。

幾分鐘過去了,吳賴只覺得這幾分鐘極為漫長,終於忍不住想要出手試探一下莫欣夢此時體內的情況,卻是突然感覺到莫欣夢的身上突然傳出一陣劇烈的了靈氣波動,然後一股強悍的氣息從莫欣夢的體內傳了出來,吳賴還好說,基本不受什麼影響,端坐在莫欣夢身前的任雅嵐卻是遭了殃,只覺得一陣兇猛的氣流撲面而來,竟然被那氣流吹了起來,直直地朝著床下跌飛出去!

「啊?」任雅嵐大驚之下,發出一聲驚呼。

還好吳賴見狀不妙,手疾眼快,身子一縱,已然是飄身而起,越過了莫欣夢的頭頂,翻了一個跟頭,正好搶在任雅嵐落地之前,整個人墊在了任雅嵐的身下。

任雅嵐本來以為自己要重重地摔在地板上了,卻是不料掉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尤其是自己的臀^部正巧不巧地坐在某個人的雙^腿之間,差點兒就被^插了進去,一個激靈之下,轉身一看,原來是吳賴,這才鬆了一口氣,驚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長長地吁了一口氣說道:「哎呀,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這一次要摔個頭破血流了呢!」

「呵呵,沒事,我安慰安慰你!」吳賴伸出手臂,環抱在了任雅嵐的胸前,雙手交叉著握住那兩團綿^軟的高聳,下^身還故意地朝上頂了頂。

「小無賴,你壞死了,還不趕緊看看莫老師怎麼樣了?」任雅嵐嬌^吟一聲,嗔怪道。

「嘿嘿,莫老師肯定沒事了,已經晉陞成功了,不然的話,剛才怎麼會散發出那麼強大的氣息,那正是晉陞成功的標誌!」吳賴嘿然笑道。

任雅嵐卻是有些不放心,還是帶著幾分疑惑地問道:「可是,可是莫老師為什麼還緊閉雙目,沒有醒過來呢?」

吳賴聞言,抬頭看了看莫欣夢,只見莫欣夢此時寶相莊嚴,雙目微閉,呼吸平穩悠長,不由笑道:「傻丫頭,莫老師剛剛晉陞,現在正是鞏固修為的時候,此時身體自動調節,估計不用多長時間就會醒過來了!」

任雅嵐聞言,這才徹底放下心來,此時她已經被吳賴撩^撥的春^心蕩漾,下^身處更早已經是泥濘一片,索性整個身子抬起,微微調整了一下角度,然後緩緩地坐了下去。

吳賴只覺下^身頓時被一陣溫潤包圍了進去,緊緊地箍著自己的下^身,哪裡能夠忍耐得住,頓時搖晃著身子開始動作起來。

於是兩人就在地板上開始劇烈地運動起來,屋內再一次開始了之前的交響曲。

半個小時之後,當任雅嵐高仰著頭,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息的時候,整個人便酥^軟地靠在了吳賴的懷裡,眼神迷離,一副滿足的神色。

可是當任雅嵐伸手撩了撩擋住視線的頭髮時,卻是赫然發現,莫欣夢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正似笑非笑地坐在床邊看著自己,頓時俏^臉飛紅,垂下了螓首。

「嘿嘿,雅嵐,你這叫聲可是也不低啊!」莫欣夢見任雅嵐嬌羞的樣子,不由出言打趣道。

吳賴卻是關心莫欣夢的情況,出言問道:「莫老師,你現在感覺如何?」

莫欣夢聞言,舒展了一下藕臂,使得胸前的雄偉更為挺拔,只聽得渾身的關節竟然發出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

「小壞蛋,我現在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好像能夠一下子飛起來的感覺啊!」莫欣夢口中嬌^聲說著,雙腳在床邊微微一使力,整個人卻頓時直直地飛了起來。

「媽呀,真的飛起來了!」莫欣夢沒有防住自己竟然真的飛起來了,眼看就要撞到屋頂上了,嚇得是在空中手腳亂舞,整個赤^裸的嬌^軀然後失去了平衡,重重地從空中掉了下來,砸到了吳賴和任雅嵐的身上,三個赤^裸的人影頓時滾落一旁!

還好吳賴及時將任雅嵐推到一旁,不然的話,吳賴自己沒事,莫欣夢現在已經是先天高手,自然也無妨,只怕任雅嵐就會被砸得受傷了!

吳賴將莫欣夢抱在懷裡,苦笑著說道:「莫老師,現在你可是先天期的高手了,全力一跳的話,能夠跳上兩層樓那麼高,可不敢隨便發力啊,當然,你剛剛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必須慢慢適應這種嶄新的力量才是!」

莫欣夢也是驚魂未定,連忙點了點頭答應道:「哦,嚇死我了,這也太厲害了,我要參加奧林匹克運動會,我要去跳高跳遠,拿金牌去!」

吳賴聞言,頓時苦笑一聲,抓起莫欣夢胸前的綿^軟,揉了幾下說道:「莫老師,你現在是修者了,必須要調整看事物的角度了,奧林匹克運動會那是世俗界凡人之間的比賽,咱們修者是不能隨意干涉凡人的生活的!」

莫欣夢本來看到吳賴之前和任雅嵐的「大戰」,就有些忍耐不住了,如今被吳賴這麼一揉^捏,頓時翻身將吳賴緊緊地抱住,整個嬌^軀也貼了上來!

任雅嵐一旁卻是不滿地叫道:「莫老師,我還沒有修鍊呢,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急,先等等行不行啊?」 轉眼,羅格已經回來一個多星期了。

日子彷彿又歸於平靜,羅格按部就班的修鍊著。

蒂娜跟艾桑德拉相處的很好,不太喜歡伊拉,羅格則恰恰相反,他更親近伊拉。

……

這一天,羅格在書房中剛完成一輪修鍊,然後在第二輪修鍊時,正念誦著凝神咒,敲門聲響了。

門外的是蒂娜。

蒂娜也修鍊冥想法三個多月了,加上她本身就是才能者,精神力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精神強度已經不比他差多少,因而感應到隔壁的羅格處於什麼狀態並不難。

只有一點讓羅格非常不解,蒂娜一直沒能掌握她的能力,她那種感應安娜的能力時隱時現,直到現在都無法控制自如,因此羅格也無法看清蒂娜能力的正面目。

「哐。」

「怎麼了,蒂娜。」羅格站在門邊說道。

「….親愛的,我想跟你說個事。」蒂娜面色猶豫的說道。

「現在嗎?」羅格問道。

「嗯。」蒂娜點點頭。

「我們去客廳說吧。」蒂娜說道。

「好。」羅格點點頭,關上書房的門,來到客廳沙發上。

「親愛的。我不是加入了諾克森通靈社嘛。」蒂娜說道。

「嗯。你在那兒還好嗎?」羅格問道。

「很好,她們對我很好,尼娜姐姐很照顧我。」蒂娜說道。

「那就好!」羅格點點頭。

「她們…教了我一個魔法..」蒂娜猶豫的說道。

「….」

沉默了片刻,羅格才說道:「她們讓你承諾什麼、或者簽什麼東西了嗎?」

「沒有!她們什麼條件都沒提,只是說我既然加入了諾克森,那就有資格學習,但也正因如此,我才會來找你。」

「她們一個多月前就開始教我,我前幾天才練會的。」

「能讓我看看嗎?」 大叔,不可以 羅格實在忍不住說道。

「嗯」蒂娜點點頭。

溺愛成癮 說完,蒂娜站起來:「我需要一個目標。」

「魔法威力大嗎?」羅格問道。

「這只是一個束縛魔法。」蒂娜搖搖頭。

「我就是目標。」羅格說道,對魔法的好奇,讓他不惜親身嘗試。

「…好。」頓了頓,蒂娜直接點頭道。

「你退後點,再退…對,就站在那兒。」蒂娜說道。

羅格站在蒂娜兩米開外的地方,目光灼灼的看著蒂娜。

蒂娜雙腳丁字站姿,右手掌心向前,五指分開,左手握著右手手腕,靜立不動。

下一刻,羅格感覺到蒂娜的精神波動一斂,蒂娜的精神力場瞬間弱了下去,緊接著,劇烈的精神波動從蒂娜的掌心傳來。

「束縛鎖鏈!」

蒂娜的右手掌心,一個金色的五芒星圖案瞬間成型,緊接著,一根金光閃閃的繩索從五芒星圖案中心射出,瞬間將羅格纏住。

羅格看著身上細細的繩索,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魔法~這就是魔法…」羅格心中喃喃道。

「親愛的,你還好嗎?」蒂娜看著羅格愣愣的樣子,不由問道。

「很好,我很好。」羅格說道。

「這個東西,就只能綁這麼緊嗎?」羅格問道。

「應該還可以縮得更緊吧。」蒂娜說道。

「來,試試!」羅格說道。

羅格話音才落,身上的繩索就猛地縮緊。

「受不了了你就喊停。」蒂娜說道。

羅格點點頭,雙拳握緊,全身用力對抗收縮的繩索。

「….呼…不行了..我不行了..只能這麼緊了。」蒂娜突然喘息著說道。

羅格點點頭。

「困住大部分普通人足夠了。」羅格說道。

才說完,羅格身上的繩索就緩緩消散了。

「我才剛學會,連鎖鏈的形態都凝聚不出來,要是尼娜姐姐的話,可以凝聚出一條金光閃閃的鎖鏈,像真的一樣。」

「是嗎?」羅格平靜的點點頭。他的激情來得快也去得快。

這個時候羅格開始仔細思考蒂娜剛才釋放魔法的過程。

「這個魔法你能教給別人嗎?」羅格說道。

蒂娜搖搖頭,解釋道:「親愛的,不是我不願意教你,而是教不了。」

「就像冥想法那樣。」蒂娜說道。

羅格擺擺手「我當然相信你。」

其實,羅格心裡也猜測到,這玩意不可能這麼輕鬆就傳給別人。

就像觀火冥想法,必須要拿著那個項鏈才能學習。

魔法術式,需要承載物才能學習,也不足為奇。

「你剛才釋放魔法就只靠精神力嗎?」 錯惹萌妻 羅格皺著眉頭問道。

「嗯?不是啊。還有魔力。」蒂娜說道。

「魔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羅格有種預感,他即將跨出非常重要的一步!

「對,尼娜姐姐說,魔力是一種遊離在空氣中的能量,就跟空氣中的氧氣、二氧化碳差不多。」

「她說,魔力很可能是魔法乃至一切超凡現象的基礎,沒有魔力,就不會有魔法!」

「魔力…魔力…魔力!!!」蒂娜的話,對羅格來說無異於醍醐灌頂,彷彿一聲驚雷,在他耳邊,在他的靈魂里炸響,讓他整個人瞬間顫慄起來!

「原來,這就是最根本的差別!」羅格忍不住喃喃道。

曾經,在他利用超凡論覺醒了能力之後,他不是沒有猜測過,天地間可能存在靈力、靈氣什麼的能量。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 然而,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刻,這個猜測都沒有得到驗證。

而他內心中,其實已經在無數次驗證實驗中,漸漸否定了這個猜測。

……

「這…這就是魔力嗎?」在羅格漸漸平靜下來后,他卻感覺到了一種不同的東西,這是他之前從未感受到的。

存在於空間中的,星星點點仿若星辰,靈動活躍,又仿若蜉蝣。

相信才存在!

羅格身體微微顫抖,他甚至有種想哭的衝動,苦苦追尋十數年間,現在卻以這種方式實現了他深入靈魂的夙願!

這是諷刺,還是幸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